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二十一章,一松一石

第二十一章,一松一石


  “放心,想去轮回,那有那么容易。待我拘他们的魂魄来。”
  黑袍使者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小塔,托在掌间,念动咒语,不一会儿,两道黑影便由地下飘出,被吸入到了塔内。
  白袍使者知道,这是孙关二妖的魂魄。本来他们可以去轮回转世,来世虽然没了法力,说不定还能叙一叙前缘,如今魂魄被拘,什么机会也没有了。
  他低头不语,伸掌劈开了那截树干,一卷古色卷轴落了出来,展开来上面刻满了蝌蚪文。
  “这是鬼文字,是鬼书,没错的。”黑袍使者猛然望向屋外,“嗯?!这里还有一鬼一妖。”
  话未说完,已经冲出,几乎下一秒,便来到了媚儿的房间。
  房间很简陋,只有一个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因为刚才朱炯和孙婆婆斗法还弄坏了那个桌子。
  黑袍使者在床上床下翻了一遍,没能发现什么,他一捻手指,食指顶端燃起了一个小火苗,发着青幽色的光芒。
  这是幽冥鬼火,能照出鬼和妖。对着屋子照了一番,只照出一些微弱的鬼气和妖气,气息是如此的微弱,无从判断究竟是之前留下的,还是现在藏有什么东西。
  “看来是我看错了。”黑袍使者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迈步出了房间,却悄悄使用鬼术,将自己隐藏在门外的阴影里。
  过了一会儿,屋里依旧不见有动静。这时白袍使者忍不住走了过来,他一眼就看到了隐藏起来的黑袍使者,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黑袍使者也不愿兄长等太久,于是现身和白袍使者一起离去了。黑袍使者心里有些疑惑,他确信他之前确实感觉到了一鬼一妖,不过这次任务已经完成,这些小事也不值得再仔细去追究。
  就在黑袍走了不久,媚儿的房间,一处地面掀了开来,露出朱炯和媚儿,他们穿着很少的衣服,搂在一起,脸色潮红,呼吸急促,额头上还有些许热汗。
  “实在是不行了,到极限了。”
  “娃娃,你已经很棒了,真的!”
  朱炯抖了抖洒满尘土的道袍,喘着气说道:“这袍子虽然能隐藏鬼气和妖气,但是太闷了。那人要是再晚走一会儿,我们今天就都完蛋了。”
  之前他们试着,用道袍将两个人盖住,可是媚儿的裙子太大,怎么也盖不全,之后不得不都脱了衣服,就在脱衣服的那一瞬间,气息外露,被黑袍使者发现了。
  道袍成功的掩盖了他们的气息,不然等阴阳二使拿到鬼书,打扫战场,他们谁也跑不了。
  “娃娃,你太了不起了。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媚儿爬到朱炯身上,抬手为他擦去了额头的汗。
  媚儿只穿很少的贴身的衣服,就这么将朱炯压在身下,特别是那对凶器,看的朱炯一阵眩晕,气血上涌,急忙捂住鼻子。
  “媚儿,你还是先穿上衣服吧。”
  媚儿有些不解,不过她现在很听朱炯的话,两人叠在一起,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免不了又是互相触碰。画面十分羞羞,让人遐想无限。
  “娃娃,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媚儿低着头,红着脸十分不好意思地问道。
  看到媚儿这样,朱炯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哎呀,不会是看上本王了吧,一定是的,本王这么英俊,更难得是还机智聪明,难道说,本王即将迎来第一个王妃?!
  “咳咳,这个媚儿啊,虽然我现在还小,但总有一天是会长大的。你有什么问题,放心大胆地问吧!”朱炯挺了挺腰身,故作成熟。
  “那个刚才我们两个躲在里面,”媚儿的头完全低了下去,声音也小了,“我抱着你,你穿很少衣服,我也穿很少衣服。”
  突然抬起头来,媚儿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娃娃,那时我们身体紧贴在一起,我,我,”媚儿眼睛有些湿润,显然十分激动。
  朱炯注视着她,拿眼神鼓励她,心道:说啊,快说啊,放心大胆地说吧,你做王妃完全没问题的。
  “我觉得你的体内,有一股很恐怖的鬼气。你是不是一个坏人啊?”
  噗通!
  朱炯栽倒在地,口吐鲜血,双眼翻白,似乎已经不省人事。
  媚儿急忙去扶他,朱炯哀伤的看了她一眼,自己爬起身来。
  短短不到一天,朱炯和媚儿可谓同生共死,几经考验,加上两人都是孩童心性,童心未泯,此时已经互相十分信任。
  于是朱炯将自己的遭遇,简单说了一番,媚儿听的几度落泪,朱炯说完后,又抱着朱炯哭了一会儿。看到媚儿如此深情,朱炯刚刚那颗破碎的心,又恢复了些。
  两人谈起终于摆脱了孙婆婆,又破涕为笑,手拉手在洞内四处转了转。之前的打斗,他们没敢出来看,不过交谈声都听见了。
  想到孙婆婆和关大哥,一松一石,相守千年。媚儿提议将他们的遗体埋葬。其实也没什么遗体,依旧是一块青石,还有一段树干。
  在洞外找了一处地方,将青石放在地上,将树干插在青石旁边,一如他们千年相守时候的模样。只是树干已经被白袍使者剥开,朱炯找了些绳子将其捆好,不想一块绢布由树皮里掉了出来。
  绢布上满是蝇头小字,朱炯试着读了几句,十分深奥,难以理解。倒是跟李青木传给自己的三清道法有些相似,但是大多数地方又完全相反。
  美人在旁,哪有时间研究这个,随手塞到怀里,便起身去陪着媚儿。
  是夜月色娇美,一片柔光,笼罩大地。月波洞里,朱炯和媚儿,坐在天井旁,喝酒赏月。谈起小时候的趣事,开怀大笑。
  朱炯每每开媚儿玩笑,她总要想一想才能明白,抓过朱炯,小拳捶他。有时候,媚儿想不过来,朱炯捂嘴偷乐,后来媚儿索性也不想了,看到朱炯笑,就捶他,朱炯感到非常无语,但是又非常开心。
  再后来,都喝多了,媚儿搂过朱炯,温柔的月色下,双双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