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二十四章,雨过天晴

第二十四章,雨过天晴


  任由暴雨山洪冲刷着身体,整个天地,仿若无物。
  “唉,”一声叹息,“难道真的要我打开幽府?!”
  闭上双眼,用神识感知全身经脉,肚脐下三寸,为丹田,后背正对着丹田处,为幽府之门,此处若开,杂气涌入,直通心脉。
  那是一片连通元神的白光,没有罡气那么耀眼,但比之灵气更真实。那是人体本身的灵气,是守护幽府的门户。
  随着神识一动,那片白光裂开,移向两旁,一道黑气由阴湿的地下冒出,夹杂着些许天地灵气,越过这道门槛,直扑心脉。
  当这道鬼气撞上幽府,幽府中猛地爆发出一震耀眼的白光,那白光十分炽热,如同身体内出现了一轮太阳,在这团白光的照耀下,朱炯全身的鬼气,开始猛烈的翻滚。
  “啊!”
  一声剧烈惨叫,穿破风雨,穿过雷声,响彻深山,连野兽听闻后,都瑟瑟发抖。
  洪流爆炸开来,一个人飞了出来,在空中翻滚了几下,远远的跌落在地上,砸起一片泥浆,朱炯双目圆睁,就此昏死了过去。
  天明十分,云收风停,深山松林里,空气异常清新。阳光穿过树木落在地上,照耀着雨水清洗过的地面,处处是一片崭新的光泽。
  一只蓝色知更鸟在林间穿梭,啄食着地上,那些被雨水冲刷出来的草籽果实。
  翻开几个树叶,露出一双嘴唇,因为缺水开裂的嘴唇,被雨水冲刷了大半夜,裂缝里溢出的鲜血混着雨水,散发着淡淡如同刚开始腐烂的果实般的馨香。
  侧头望了望四周,确认安全后,知更鸟轻轻一口啄在那嘴唇上,清凉的鲜血入嘴,仿佛蕴含着非凡的能量,飞禽对此尤为敏感。
  这可比草籽有诱惑力的多,知更鸟也不管四周如何,低头开始猛烈的啄食。
  “啊!”
  一声痛呼,嘴唇张开,吐出一股黑气。知更鸟大惊,张翅想要飞走,被黑气一熏,跌落了下来。
  地上枯枝败叶里钻出一个人来,一身破旧的道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满脸的泥污,目光明亮深邃,如同这大雨后的青山。
  “好大的胆子,你竟敢趁本王熟睡之际,调戏本王。”
  擦了擦被啄的鲜血直流的嘴唇,朱炯看着手里奄奄一息的知更鸟,蔚然一笑,“这次轮到本王调戏你了。”
  轻轻捧过知更鸟,用嘴对准它的喙,轻轻地吸出一缕黑气。
  知更鸟马上恢复了活力,歪着小脑袋吱吱喳喳叫个不停。
  “好了,快走吧。本王又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
  知更鸟那蓝色的身影,在朱炯头上盘旋了三圈,叫了几声,向西面大山深处飞去。
  伸展腰身,仰天举目,大雨后的太阳显得格外明亮,晃得眼睛都有点受不了了。
  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朱炯怅然一叹,“原来如此!”
  当时,幽府之门大开,阴邪鬼气入体,直接冲入心脉,撞击幽府。这种剧烈的疼痛,就如打开胸膛,被人用粗铁棍直接捅心脏一样。
  本来是必死之局,不想一直蛰伏在他心脉里的先天罡气此时爆发了出来。李青木天纵奇才,毕生修为岂是等闲。先天罡气牢牢护住了幽府,击退了鬼气。但这些罡气不受他控制,被鬼气刺激,开始剧烈动荡。
  这个过程痛的朱炯差点昏死过去,身体已经没了知觉,只剩体内的神识还在。他就像一片树叶,被罡气的狂风刮得天旋地转,苦不堪言。
  问题是他的体内不只有李青木的罡气,还有更为丰盛的鬼气。受罡气激荡的刺激,那些如大海般蓬勃的鬼气,也开始四处涌动。
  罡气如狂风肆虐,鬼气组成的大海巨浪滔天,而朱炯只是这其间的一片树叶,一会儿被狂风刮到天上,一会儿又被巨浪卷入海中,海中水压巨大,压得元神窒息一般的难受,拼命浮出水面,又被狂风卷起,如此周而复始。
  如果李青木在场,只怕会惊讶的又活过来,怎么会有一个人的元神如此强大,换做其他人早就魂飞魄散了。
  朱炯只能死死坚守,他感觉自己的元神连一秒也撑不住,但他撑了一秒又一秒。渐渐的,他感觉出了海浪波动的规律,已经能够预先判断巨浪的位置,可是海中无处借力,怎么躲避,是一个问题。
  答案是,风。于是朱炯学会了冲浪。他分一半神识搭上狂风,便能浮在海面,有了足够的浮力,就等于有了冲浪板。
  这个过程差不多折腾了大半夜,终于熬到了风平浪静,也幸亏他元神一直保持着清醒,将幽府之门重新关闭了,不然再来这么一轮刺激,元神都要累散了。
  待到重新掌控身体,他用神识检查了一番,发现那些先天罡气依然固守心脉,不过体内的那些鬼气竟然有部分能够被他操纵了。
  一千多次的努力没有白费,辛苦炼化而成的罡气被鬼气所化,然而罡气上附带的朱炯的神识,如同魂魄般浸入了鬼气。虽然每次如同一点星光,微不足道,但一千多次努力,一千多点星光,终于点亮了银河。
  黑夜并不可怕,那怕每次只能增加一点光明,早晚有一天,也会照亮整个夜空。
  所以被知更鸟所伤,他下意识的便吐出鬼气还击。
  再次睁开眼,顿觉天地一新,真可谓雨过天晴。
  一夜大雨,溪水都有些浑浊。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朱炯脱下衣服跳了进去。
  冰冷的溪水,难以浇灭那颗滚烫的心。虽然只能运用鬼气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总算止住了鬼气对身体的侵蚀,也给了他时间,来寻找一个根治的办法。
  之前的衣服早已经不能穿了,只剩下李青木那件破道袍,青色的道袍,破了几处洞,洗了几次竟然没再破,如此坚韧的材质,也不知道之前李青木是怎么穿破的。
  好在深山无人,只有飞鸟动物,即使走光了,也不担心会被其他人看到,深山无人,到也别样的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