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147章,兼职的土匪

第147章,兼职的土匪

    劫匪甲:“是啊,今年六岁了,刚能走得了山路,这不带他见见世面,熟悉一下业务。来,儿子,叫张叔叔好!”
  
      劫匪甲他儿子劫匪小甲:“张叔叔好,今天我第一次打劫,有什么不当的地方,您多指点!”
  
      商贩乙:“瞧这孩子水灵又懂事,拿着,第一次打劫,叔叔得给,加油啊孩子!”
  
      劫匪甲:“哎,老张,这合适嘛?!”
  
      商贩乙:“拿着拿着,给孩子的!你看六岁就出来打劫,我得支持一下孩子的工作。”
  
      劫匪甲:“还不快谢谢你张叔叔?!”
  
      劫匪小甲:“谢谢张叔叔,恭喜发财,一路平安!”
  
      商贩乙:“这孩子会说话!以后一定会成为你父亲那样——一个优秀的劫匪的。好了老李,我得上路了,回见了!”
  
      劫匪甲:“这几天山里天气不好,你保重身体啊!以后常来啊!”
  
      商贩乙:“你也是,平时要多运动,保重身体,再见喽!”
  
      劫匪小甲:“张叔叔再见!”
  
      ……
  
      劫道劫到太太平平的一团和气,也算天下奇闻了,所谓:和气生财嘛,看来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果然人类的智慧,那是无穷的。
  
      中州大地,地大物博,事情总能很好的解决。有些地方就不行了,举个例子,东瀛,就是四面环海那个屁股大的小秃岛。
  
      农业时代,东瀛养活不了增长的人口,除了打仗这种自宫式削减人口的举国大型活动之外,还有一种奇怪的习俗:将年过七十的老人背上山活活饿死。
  
      为此,后来还拍过一个电影《楢山节考》,还是一个经典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个东瀛人将自己十分硬朗的六十九岁的母亲背上山,扔到雪地里的故事。他的母亲为了逼他背自己山上,还用石头敲掉了她自己满嘴的牙。(注)
  
      可见人与人屁股虽然不同,最大差不过三个屁股,脑子之间却能差数万个脑子。
  
      小道士朱炯,就是进入了这样的一片山区,其实同时进入的不止是他,还有很多人。
  
      一路走来,都有花花跟他相伴,过的很是愉快。天快黑时,花花将缩小藏在肚子里的酒,拿出来喝了很多,她自然又喝醉了,索性缩小身体,进入朱炯体内呼呼大睡。
  
      她能够穿过物体,就像一个鬼魂一样进入了朱炯体内,这里鬼气浓郁充足,她简直不要太开心,乐的冒着鼻涕泡,呼呼睡去,偶尔还有细细的鼾声。
  
      天色已晚,朱炯整了整道袍,向山腰处走去。那里亮着灯有一户人家,他打算随便化个斋饭,凑合一晚,明早继续赶路。
  
      那是一个小院,只有膝盖高的柴门,还是开着的,里面三个草房,中间那个还亮着灯。
  
      朱炯喊了几声,不见有人回答,便直接走进小院,去敲中间那个小屋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体态龙种,住着一根枯木拐杖,微胖的身材,只是有些驼背。
  
      朱炯打了一个道家的起手礼,说明来意。
  
      老婆婆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却不发一言。朱炯略尴尬,又说了一遍。
  
      老婆婆张大嘴,似乎在笑,但却没有一点声音。看到朱炯诧异的表情,她又张了张嘴,似乎笑得更厉害了,不过马上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摆了摆手,原来她是一个哑巴。
  
      哑婆婆还是带着朱炯走了进来,里面是一些粗木的桌椅,虽然简陋,倒是很干净。
  
      让朱炯坐下,哑婆婆从一旁屋子里取出一个粗瓷大碗,里面五六个粗面玉米饼子,还有一个大瓦罐,煮的是野菜汤。
  
      朱炯道了谢,看到这家很穷,很过意不去,也没敢多吃,只吃了一个玉米饼子,喝了几口野菜汤。
  
      饭后,哑婆婆领着他来到一旁一个小屋,那是间柴房,里面堆积着一些柴草,预备下雨天时生火做饭用。朱炯再次谢过哑婆婆,送她出去后,便盘膝坐下,这样虽然没有躺着舒服,小憩一下也是没问题的。
  
      过了好久,夜色已经很深了,一个瘦长的身影,肩上扛着一把长长的东西,就着朦胧月色一步步来到小院里。
  
      哑婆婆预先知道了一样,没等敲门,便迎了出来。
  
      “我说婆子,今天算是白跑了一趟,枉我早上还特意把锄头磨的雪亮,上面传下令来,这只羊先放一放。”
  
      说话的来者,是一个干瘦老头,一张嘴,牙都不全了,将锄头递给哑婆婆,伸手捶了捶自己发酸的腰,到底是一把年纪了,锄地都不行了,何况锄人呢。
  
      哑婆婆接过磨的雪亮锋利的锄头,侧过头在朦胧月色的阴影里,老脸冲老头一笑,拿眼睛瞟了一眼一旁的小屋。
  
      老头一张嘴,露出仅剩的几个黄牙,哈哈一笑,却如哑婆婆般,没有一点声音。
  
      茅屋里,劣质的油灯光线发黄,飘忽不定,土墙上两个瘦长嶙峋的怪影,一个干瘦老头一个驼背婆婆,拿着雪亮亮的柴刀和菜刀,向一旁的小屋走去。
  
      走到门前,老头伸手刚要推门,门里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是两个鼾声!
  
      一个低沉平稳,像是男的;一个清脆俏皮,睡的很畅快,似乎是个姑娘的。
  
      老头的手停在空中微微颤抖,他瞪着眼睛惊恐地看向身旁的哑婆婆,发现哑婆婆也正看向他,那眼睛瞪得,比他还大。
  
      二人在自家屋子里呆立了半天,进退不得,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个青袍小道士,推门走了出来,唇红齿白,只是有些睡眼惺忪。
  
      一看到这对奇怪的老夫妻,拿刀站在门前,朱炯一下子就完全醒了。
  
      哑婆婆惊恐的手只打哆嗦,关键时刻还是老头顶得住,哈哈一笑,“我回来晚了,婆子想要为我热饭,我拿着柴刀去柴房取柴,她怕我惊扰了小道长,便拿着菜刀追了过来。没惊着您吧,小道长?”
  
      朱炯恍然大悟,起身作揖,“那里那里,是我打搅大爷大妈了,我睡了半夜,想起来方便一下,不知厕所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