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173章,闯入者

第173章,闯入者

    随着一颗心逐渐趋冷,朱炯打算要用一些石破天惊的手段了。
  
      在他石破天惊的手段用出来之前,石先破了,虽然在山洞里,但天也确实惊了。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整个业空山仿佛都抖了三下。石屑纷飞,犹如一阵暗红色的石雨,洒向场间,彻底打断了法会的进行。
  
      祈祷参拜一停止,不知是被石屑砸中了还是体力不支了,大批的信众瘫软在地,迅速枯萎老化的脸,也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其余信众也许是被这剧烈的炸裂声吓到了,也许是被周围倒在地上的同伴的模样吓到了,一个个惊慌失措,却又无精打采地瞪着空洞的眼睛。
  
      明明是一场为地狱饿鬼施食祈福的法会,只怕如今饿鬼看到这些人都要被吓一跳,说不定还会分他们点鬼食吃。
  
      朱炯回头望向声音的源头,只见背后不远处那个暗红色的石门完全碎裂了。
  
      也正是之前潜伏者们拼力想要打开的石门,此时在他们横七竖八的尸首前,石门终于打开了。
  
      石壁上那幅流动的画卷依旧没有完全显现,铜缸旁的九个影子也停了下来,轻飘飘地挂在空中。教主在几名属下的拥簇下,静静地望着碎裂的石门处。
  
      随着炸裂的震动渐渐平稳,飞散石屑烟尘慢慢消散,碎裂的石门那边渐渐显出一群人影。
  
      石门内的人们一张张枯萎如饿鬼般的脸,空洞的眼睛怔怔望着门外,而门外恰好站着一群道士。
  
      朱炯看到石门外的道士,瞬间心中闪过无数念头,由仇恨而起,路过震惊与不解,继而渐渐明了,最终又归于仇恨。
  
      “原来如此,那些黑皮道士来到这里,最终的目的是这个隐藏的圣教,只是怎么不见那些锦衣卫了呢?!”
  
      一名银发老道手提铁剑,当先一步迈进石门。他气定神闲,宛若走进自己的道观,谁能想到,也就是他,几天前差点被朱炯用鬼术从背后抓破心脏。
  
      暗红色的远古石门,很难破,但断天剑恰好能破,在人世间,很多时候恰好并不是偶然,而是长时间谋划的必然。
  
      朱炯再次望向那九个铜缸,以及铜缸旁的九道影子,他们依旧飘在空中,并无异样。
  
      “教主!”
  
      一声低沉而爆裂的声音,仿若炸弹般响起。石台上,刘老双眼通红,紧紧攥着拳头,跪倒在教主身旁。
  
      轻纱底下,微微一声叹息,“右圣使,他们的确是趁你受伤,循着你的轨迹进入圣山的。我知道,他们是你的仇人,但今日以法会为重,切不可造次。”
  
      说罢,教主转向另一边,左圣使,也就是那个虬髯大汉。他对教主抬手一礼,转向石门处。
  
      “铁剑门,你们一向专在北方行事,今日闯我教圣山,不知所谓何事?”
  
      粗犷的声音,遒劲有力,充满威严却也不乱方寸。
  
      只有一人对此应对颇有不满,朱炯沉痛地说道:“喂喂!没搞错吧,人家门都拆了,直接上去砍黑皮老道啊!”
  
      好在他说话的声音极小,也没人注意他。
  
      一道尖细的声音的回应道:“尔等妖人,聚集流民,图谋不轨,本座今日特领皇命而来,还不束手就擒,否则让你们一个个横尸当场!”
  
      朱炯抬起头来,只见几名高大的黑袍道人让开来,果然擦脂抹粉的吴公公走了出来。
  
      朱炯暗暗盘算,这果然是一盘很大的棋,用天下第一酒坊的御酒引出刘老,再放跑受伤的刘老,借此攻入业空山。
  
      想到此处,对于少东家放了刘老而对自己施加杀招,朱炯也没那么恨她了。其实他一直也没怎么恨她,从见面第一眼起,朱炯就觉得她是一个执念较深的人,虽然不明白她做出那个选择的具体情况,但大抵终归是苦涩的。
  
      “何苦来哉!”
  
      叹了一口气,却又想到了自己,他何尝不是一个执着的人,既然选了复仇,苦涩是少不了的,不过更重要的是——他要送出苦涩给别人。
  
      尽管那些黑袍道人的闯入看似解了朱炯的困局,他依然对那些道人恨之入骨,他知道今天不用自己给他们送苦涩。
  
      看到那些公公们,轻纱遮面的教主心情大好,事情果然是按照文哥的描述一步步进行。她忍不住再一次看向石壁上的那副图案,九颗人头还差最后三颗。
  
      转向一直缩在一旁的玄武,教主轻声说道:“既然人都齐了,那就开始吧!”
  
      虽然面向玄武一人说的话,但教主身旁的那些下属同时对教主躬身行礼,齐道:“谨遵圣令!”
  
      女妖精庞大身躯率先飞起,遮天蔽日般地扑向黑袍道人。苗族大巫刘老,犹如毒蛇出洞,箭一般地射出,竟然比女妖精先一步到达。但他不是第一个冲到对方身前的。
  
      一个魁梧的身影,犹如山岳般早已经站在黑袍道人和那些公公身前。
  
      “你下手别太重,别忘了教主的嘱咐!”
  
      虽然是背向刘老,虬髯大汉这话却是说给刘老听的。
  
      苗族汉子一头黑发无风自起,刘老仰天长啸,“你放心吧,我会让他们发挥作用,肉渣都不会浪费一点。”
  
      八名黑袍道人一字摆开,虽然之前清江镇一战一时大意输给了朱炯,铁剑门底蕴深厚,摆开阵势来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女妖一双蒲团大手,携着数十斤肥肉,迎头糊了上去。
  
      八柄铁剑或上或下或左或右,轻轻挥舞间,将女妖势若万钧的攻击轻松消解。
  
      朱炯看着那几名道人,这一出手他们道行比之前要高了一大截,仔细看去,八名黑袍老道背上没了之前的大葫芦——当然,他们想背也没有,都被朱炯毁了——而是插着一面黑色小旗,顶端刚刚高过头顶。
  
      女妖虽然不知道那旗子的古怪,但修为高深,除了教主还未逢敌手,一抖肥硕的腰身,深厚的妖力蓬勃涌出,跟八名老道打的旗鼓相当。
  
      这边虬髯大汉和苗族大巫对着一群公公们,谁也没有出手。
  
      朱炯惊奇地发现,其中几名公公还对着大汉魁梧的身材和苗巫那精壮的肌肉——擦了擦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