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190章,蝼蚁的觉醒

第190章,蝼蚁的觉醒

    城主双臂一张,层层密密的法力铺展开来,无数真元爆出,将周围的空间尽数压缩,一道道巍峨的城墙拔地而起,在这石室狭小的空间里,他用法力砌出了万里城墙。
  
      那些城墙都是重叠在一起的,可以想见其法力密度是怎样的恐怖,然而这城墙又十分地柔软,轻轻一裹,便将老者困在了其中。
  
      千万道城墙折叠在一起,这样的防御亦或是困局,何其难破。
  
      老者只是淡淡地看着,说起牢笼的坚固,三界间没有比关他的牢笼更坚固了,大约也只有十八层地狱下的无间炼狱能与之相比。
  
      在坚固的牢笼里再做牢笼,又有什么意义?!况且,这并不能困住老者。于是他只是坐在地上看着,期间只做了一件事——从地上捡起来之前的头颅,弹了弹灰,又按在了脖子上。
  
      两个紧挨着的头颅,互相打量了一翻,彼此都还挺满意。其实不满意又怎么样,只有一个身体,五个手指头再怎么摸,那也都是自己的肉啊。
  
      身影一闪,城主从原地消失了。
  
      老者四只眼睛,同时一惊,不可思议地看向石棺的里面。
  
      那里安放着那颗半人高的硕大头颅,前面的地板上坐着一个重伤的少年。
  
      朱炯被老者极重的一掌打在胸口,差点没死过去,缓了半天终于撑了过来,正要查看伤口,蓦然间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凌空出现在了自己的上空。
  
      城主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白皙修长的十指同时捏在那块青石上,双目冒着决然兴奋地光彩,凝聚全身的修为奋力将那青石砸向了那颗硕大头颅的额头。
  
      石棺本为上古神石,虽然比不上女娲娘娘补天的五彩石,也是仅此于五彩石的宝石。如今石棺竟然像气球一样变形,被吹圆了一圈。
  
      老者两颗头,同时暴喝一声,两只黑色利爪撕破城主布下的那千万道城墙只用了不到一瞬间,但这对于城主来说足够了。
  
      石棺被完全吹开来了,本来四四方方,如今滚圆滚圆,就连盖子都成了圆的,如气球般迅速膨胀的石棺忽地撞上了布满爪痕的山洞。
  
      下一刻整个业空山都在颤抖,巨大的轰鸣声在由坚硬的岩石组成的山体里来回传播,三道强悍绝伦的气息透过山体激烈爆发而出,仿佛下一刻高耸入云的业空山将被撕碎。
  
      山顶,二白二黑四位神官,八只手紧紧握住四根锁链,心里一阵叫苦:完喽,这次真他奶奶地撞大运了!不行,回头一定要申请一份额外的加班津贴才行。
  
      整个世界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唯有教主那绣金红袍依旧沉静如水,她双眉微蹙,深情地望着眼前悬浮的的画面,小手紧紧握着,静若天仙,一动不动。
  
      此时节,朱炯是最惨的。
  
      老者那一掌差点没把他打死,如今城主全力一击,加上那颗人头上附加法阵的反抗,老者冲破城墙奔袭而出的那股来自远古的雄浑法力。
  
      这三股力量任何一个,在三界里都难逢敌手,如今全部爆发在一个石棺里,要不是有业空山挡着,石棺都要被挤破了,可是即便这样,业空山也要碎了。
  
      处在最核心的朱炯,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城主在出手时,已经计算好了方位,用他的身体帮朱炯挡住了大部分来自老者的法力攻击,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那颗头颅上的法阵竟然这么厉害。
  
      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就越大,终于大到教主也控制不住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精心埋下的伏笔,寄以莫大希望的诱饵,就这么激荡成灰,一瞬间不到,便会消散在空中,不由得甚是痛惜,可既然做出了抉择,他对于一切的结果也坦然接受。
  
      老者虽然被城主挡住了视线无法看到,但他清楚地感知到了所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一切,那具珍贵的身体即将毁去,这是他等了好久才等来的机会,两颗脑袋里不禁全是眼泪。
  
      可是这又能怎样呢?!大不了再慢慢等,无非时间久一些,此刻里面安放着的那颗头颅,才是最最重要的。
  
      四位神官和教主也看到了,他们心底或许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之情。那也只是面对城主和那老者强大的存在,少年的生命如同蝼蚁般,只是作为俯瞰众生的神祗,故而他们略作怜悯姿态。但这也只是此刻他们心中万千情绪里,那最微不足道的一缕。
  
      没有人在乎少年叫什么,有过怎样的过往,心中还有什么牵挂,还会有谁在牵挂着他。对于别人来说,他是诱饵,是工具,是可以利用的躯体,仿佛已经是微尘般渺小的存在,但对于他来说,他是生命,这是他的整个人生。
  
      这一刻,朱炯是清醒的。他看到了自己那如蝼蚁般渺小的存在,嘴巴一翘,吃吃笑了出来。
  
      也许他并没能做出这个笑的表情,因为那只是不到一瞬间的事情,但那笑容清晰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的心理,他的元神世界里。
  
      元神世界里,那鬼气组成的大海,却爆发出了七彩斑斓的色彩,仿佛无数颗硕大的明珠在海底放光,尽管这海无比巨大幽深,依然将这蔚蓝的世界映照的通透澄澈。
  
      山顶上的四位神官震惊地发现,业空山亮了,亮起了无数盏明灯,纵横山体无数的洞穴全都被点亮了,无数道光柱透了出来,将外面的空间隔成了无数碎片。
  
      是山洞里那些符文在发光。
  
      下一刻,山体停止了震动,一道远古悠然的气息由山体发出,将之前的三道凌然霸气压制了回去。
  
      一切又都恢复成了一片祥和之象,仿若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到过毁灭的边缘,刚刚那一切连最短的幻象都不算。
  
      山体发出悠远而祥和的气息向最底层压去,抵达那石洞时,其上那成片的爪痕亮了起来,像是呼应又像是警告,实在不像是对抗。
  
      不过山体的气息还是慢慢退去了,石棺也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