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197章,放他一炮

第197章,放他一炮

    “虽然这些人是你引进来的,但赶走他们不是你一个人的职责。”
  
      “蔡姐?!”
  
      “既然叫我蔡姐,就要听话。我们联手退敌,之后你自己去找教主领责罚。”
  
      刘老静立空中,眼中绿焰闪动,沉默不语。
  
      朱雀圣使看他不动了,松开抓他的手,往空一挥,“敌人侵入圣山,乃是我们的耻辱,大家奋力杀敌,以报教主圣恩!”
  
      “黄天苍苍,四野殇殇,明明圣母,佑我儿郎!”
  
      八名宣经圣使率先喊出口号,接着上万信徒跟着齐声高呼,一阵阵声浪沿着青草滚滚远去。对面黑色的千人队,犹如这声海中黑色的礁石,任由一阵阵声浪传来岿然不动。
  
      朱雀那白色巨掌一压,早已经热血沸腾的大批信众犹如脱缰野马,汹涌着的滚滚激流般倾泻而出。
  
      刘总兵坐在马上耷拉着眼皮都快睡着了,看着那些人越跑越近,仰天打了一哈欠,转头对着一旁呆立着的属下说道:“天不早了,吩咐下去早点开始干活吧。”
  
      那名属下眨了眨眼,呆了两秒钟,慢腾腾地举起手里的小黄旗对后面招了招。
  
      掀开黑色的布幔露出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拧开火捻轻轻一吹一股股小小的火苗跳跃了起来。
  
      处在神机营千人队一旁的刑部差官们,看着神情淡漠的神机营兵士,好心提醒道:“对面那些人里有很多修行者,特别是那些穿白衣的,简直怪物一般,普通的炮火恐怕伤不了他们。你们的炮火里,可曾加了朱砂黑狗血等法药?”
  
      “法药?!那多贵啊,没有加!”
  
      “啊……那能行吗?”
  
      “哈哈哈,老弟放心了。这里面什么法药也没有,秘制黑火药二斤足矣!”
  
      看到那个刑部差官依旧有些猜疑不定,这名兵士将手中的火捻一把塞到那差官手里,“来,老弟。你也来放他奶奶的一炮。相信老哥,打炮绝对是世上最爽的事情。”
  
      这些刑部的差官们一向谨慎,接过火捻颇有些犹豫,不过一听那大兵爽朗的语言,不禁也有些浑身发热,伸出手慢慢用火捻点燃了炮身上的火信。
  
      一道火光,火信燃尽,差官一愣。
  
      轰!一声巨响,几乎同时其余的火炮也都响了。
  
      一道道烈焰划过苍穹,撕开草原的宁静,落入到奔涌着的信众群中,爆发出一阵密集的石破天惊般的轰鸣声。
  
      碎草叶与残肢混合着焦黑色的泥土,瞬间释放到空中,是这嫩绿色的世界里恐惧与愤恨的投影。
  
      而这愤恨与恐惧,将播下仇恨的种子,有了热血的滋润,尽管泥土已焦黑腐臭,但来年一定会开出更多的花,到时又是一片美丽的草原。
  
      差官敲了敲脑袋,才迫使自己从这震撼的场景中苏醒过来,耳朵一恢复知觉,马上便是震天的声响,在隆隆炮声的催动下,那些或激越或痛苦的嘶喊,就像歌剧里的和声一样轻柔。
  
      “怎么样老弟,打炮是不是很爽!”老兵摇晃着差官的脑袋,大笑着在他耳边喊道:“别傻站着,赶紧趁热再放他奶奶的一炮!”
  
      轰!轰!轰!……
  
      如礁石般挺立的黑色队列里,不断吐出一股股红色的火焰,每一口都是远方的一个大坑。
  
      差官的眼睛已经红了,一颗心如今滚烫的如同沸水里面煮过一样,一向以冷静谨慎著称的差官,已变为发狂的野兽。
  
      “老哥,你说的太他奶奶的对了,打炮真他奶奶的爽!”
  
      大兵轻轻挥了挥手,歪嘴笑道:“天天打也会觉得烦,也难免觉得累。”
  
      朱雀圣使那小山一样的身躯,在这密集的炮声中,连一根发丝都不曾受到影响。
  
      有几炮擦着她的耳边呼啸而过,她看着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青油油一片碧海里,又是同样的故事,火与铁的故事。
  
      就在她思绪飞扬的短暂瞬间,一颗特殊的炮弹激射而出。
  
      那是一道绿色的火焰,迎着漫天炮火,如飞瀑上逆行的飞鱼,刘老一头乌黑长发便如同他的旗帜,是巫苗留在人间最后的旗帜。
  
      正是这样的炮火吞灭了他的族人,空中那特有的轰烂血肉的腥臭味,让他再也难以保持冷静,不等朱雀圣使有所动作,他便先出手了。
  
      倔强而勇敢的绿光是飞向自由火焰的飞蛾,穿越空中飞射的铁与火,他仇恨的怒火急需敌人的鲜血来浇灌。
  
      然而一面旗子挡住了他的去路,那是一面比他一头乌黑长发更黑的旗子。风中滚滚飘动,如同生命的律动,翻涌的如黑色的海水。
  
      八名黑袍道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整个神机营千人的八个方向,一手持铁剑,一手执黑旗。
  
      绿火萦绕的拳头打在这浓烈的黑旗上,爆发出了的剧烈声响,将这漫天的炮火声都压了下去。
  
      如同天上一柄铁锤与地狱来的铁锥在人间相撞,看似柔弱的黑旗竟然是这样无比的坚硬。
  
      两锤相遇那强烈的金鸣声,使得时间都为之一顿,整个空间都处在破碎的边缘。
  
      大声似无声,一切仿若已然静止,一片静默中,刘老淌血的身躯倒飞而出,两道血泪缓缓流下,鲜红的血液同时从耳口鼻中喷出。
  
      一只巨大的手掌凌空伸来,在这漫天飞火中抓住了他的身体。
  
      金鸣声渐渐消失,世界又恢复成那个炮声震天的世界。
  
      刘老虚弱的眼睛看到了那张巨大的脸,那脸上满是温柔之色。
  
      “你的事情我知道,这炮声我却比你更熟悉。当年要不是恩人相救,我只怕也会葬身在这火炮之下。你先去休息,看姐姐我将这些恼人的铁管捏成铁球。”
  
      她将刘老交给一旁宣经圣使治疗。
  
      “让他去休息吧,你们听好了,教主在里面有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即便不能击退敌人也绝不能放一个敌人进去。这是本教生死存亡的时刻,把那一招也用出来吧。”
  
      朱雀圣使看了一眼那黑色的士兵黑色的战马,黑色的炮管上飘荡着的八面黑色旗子,决然说道:“我去对付他们,你们只管守好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