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198章,春之曲

第198章,春之曲

第198章,春之曲
  
  八名宣经圣使抱过刘老一起翻身下拜,“谨遵圣令,圣使放心,我等赴汤蹈火也会守住这里,这是我们的圣山,能死在圣山是我们的福分。”
  点了点头,两对巨大的肉掌,展开如两片舞动的肉翅,朱雀圣使仰天引吭高歌。
  呜啦啦!
  清越嘹亮的嗓音,穿透这阵阵炮声,带着动人而美丽的旋律飞扬在业空山前的草原上。
  雪白滚圆的肉体,缠绕着简单的红色丝绦,横隔在空,就像一堵肉墙。
  轰!轰!轰!……
  上百道飞射的烈焰径直撞在这堵墙上,炸裂出一道道赤红色火团。一切就在一瞬间,一切也只是一瞬间,瞬间的激烈亦是瞬间幻灭。
  啦啦呜!
  轻轻一抖,浑身无数层肥肉滚滚蠕动,雪白而靓丽的肌肤竟是毫发无损。
  朱雀圣使唱着嘹亮的歌声落入到了那片黑色的最浓处,八面黑色的旗帜层层叠叠将她完全包裹了起来,上下左右完全充斥着浓密的黑。
  外面看着,只见空中无数黑色旗子,影影幢幢,竟然将小山大小的朱雀圣使围的密不透风。
  呔!
  一声道家法音,八名黑袍老道,手持铁剑一跃而起,也纷纷钻入了这黑旗丛里。
  刘老躺在架子上,正看到了这个场景,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只是又喷了几口鲜血而已。
  一名宣经圣使扶住了他,“右圣使,你还是服下这药暂且休息吧。朱雀圣使跟随教主时间最久,她的实力值得我们信任。”
  腑脏如炭火般炽热,浑身疼痛难当,刘老看了最后一眼那飞舞的黑旗,吞下一大把药丸,闭目躺下,心中默默祈祷道:蔡姐,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为此我愿付出我一半的阳寿。如果不然,我会灭了铁剑门屠了神机营为你报仇!
  经过数轮炮火的洗礼,教徒和信众已经死伤了近四分之一,队形也散落开来,隐隐有了溃败的迹象。
  八名宣经圣使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掏出八只某种动物的角,根本不用互相协商,无比熟练地吹奏了起来,如同一人在演奏般。
  那是一支很奇特的曲子,旋律悠扬而舒缓,没有振奋的人心那种激越的力量,没有鼓动情绪那种浓烈的色彩,那是一种环绕在你身边的声音,是同伴的问候,是路人的寒暄,简单却让生活充满了其应有的味道。
  是田间互相抛洒的秧苗,是邻门递过来的香醋,是饭桌上添下的一碗碗醇酒。
  那是他们的生活,他们这些底层人的生活,终日奔波劳碌,滋润他们的没有多么高大光辉的荣耀,更没有那些声明显赫的名头功业,只是田里邻里之间乃至自家饭桌上,那些简单而真挚的交流,他们生于此,所有的期盼也全在此——简单而有尊严的生活。
  白袍教徒冷漠的眼中流露出一些莫名的情绪,半人半鬼的信众,赤红的眼睛竟然略微湿润。
  那些教义的确是假的,是拼凑的,但他们也的确需要某种东西来滋润他们的心,支撑着他们熬过一个又一个艰难的冬天,对于他们来说整个人生就如同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他们需要有人或者神来告诉他们,冬天过后一定会有春天。
  因此,这首曲子叫做:春天。
  一道淡淡的白色光晕出现在了这些教徒信众身上,他们平静了很多,他们不再恐惧,当他们不再恐惧的时候,便是奇迹发生的时刻。
  那些呼啸着飞来的炮火再也不能伤他们分毫,空中弥漫着焦黑泥土和破碎青草的腐臭与清香,却再也没有了血腥味。
  沉默的人群,如同行走在自己的田头巷间以及自己的那间破旧的草屋前,肩并着肩,拥挤着却不嘈杂,默默地前行着。
  那黑色的礁石终于动了,大明朝最精锐的神机营,这支充满荣耀与光辉的队伍,这支以沉静冷酷著称的队伍,竟然开始窃窃私语,开始出现了嘈杂的声音。
  刘总兵紧紧握着手里缰绳,不断安抚着胯下躁动不安的坐骑。
  那些整齐的炮声也变得散乱了,呼啸的声响此时听来如同临死前的挣扎的嘶吼。
  “大人,怎么办?”
  一直淡然呆立的下属,如今也有些惊慌失措,竟然主动发问。
  刘总兵瞪了他一眼,冷声说道:“慌什么!”
  吼完下属,他悄悄擦了擦手心的汗,抬头向草原的另一个方向望了过去,心中忍不住焦急地骂道:“奶奶滴,那个小子怎么还不来?!”
  已经有一队信众前行到足够近的距离,这里也是火炮的死角。
  看着微微发着白光慢腾腾走来的那些人,那些本是最底层最普通的凡人,如今让他这个高高在上的帝国总兵感到非常棘手忌惮。
  仓啷一声!
  抽出腰刀,吴总兵大吼一声,“火枪队准备!”
  最前排的三队黑甲兵士,取下背上的背囊,开始往手里的火枪里装填火药弹丸。
  他们是神机营负责近卫的火枪队,主要的职责是掩护后方的火炮团,往往用不了他们出手,毕竟此世间还没有哪支队伍能经得住几轮火炮齐射。
  火枪队依旧保持着沉默,他们握枪的手依然非常稳定,虽然甚少出手,但他们的练习从未停止过。
  半蹲在地,瞄准对面缓慢行走来的人群,是很容易的事,况且那些人傻里傻气,竟然直接冲他们走了过来。
  “预备!放!”
  一阵密集如同爆竹般的枪响后,一排白烟笼罩了整个火枪队,虽然暂时看不到对面,但这些枪手一点也不惊慌。
  在一个没有防弹衣的时代,撞在枪口上,除了死,就只能死的很难看了。
  前队后退,装填弹药,后队向前,依旧半蹲瞄准,依旧是慢慢行来的人群。
  这些低头忙碌的士兵没有注意到一旁马上的刘总兵又擦了擦手心,即便看到了他们也不相信在他们整队的齐射下,还有谁能站着。
  不等白雾散去,一旁马上的指挥员便马上下令让第二轮火枪发射出去。
  连续三轮过后,白雾越积越浓,已经很难看清前方的任何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