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362章,佛与干狗屎

第362章,佛与干狗屎


  
      “你真是太笨了,跟了我这么久。”大和尚又叹气又摇头的,看到悟明越来越迷惑的神情,训斥道:“讲的这么好,当然没有问题了,你还想怎么样!”
  
      “师父,这……”
  
      看着更加迷茫的徒弟,大和尚气的都要跳起来了,“就是因为那个王八蛋老畜生讲的太对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我懂了!”朱炯惊喜地走上前来,说道:“大师,您是觉得他们在用真法做恶事,利用真法吸引大家信他们,然后利用信众不懂真法,操纵信众做出种种恶事。”
  
      听完朱炯这么说,悟明也恍然大悟,“朱兄说的有理,这白眉僧讲的经法,我也是苦修数年后才慢慢开始有所领悟,他竟然直接将给这些毫无修行基础的信众,大家难免一知半解,强不知为知之……”
  
      大和尚瞪着他们两个,气的腮帮子鼓鼓的,双眼暴睁,啪啪!
  
      在两个少年一人头上敲了一下,大吼道:“这个白毛老畜生讲的这么对,讲的这么好,以后我还怎么忽悠人啊!这不是砸我的饭碗嘛!”
  
      朱炯和悟明捂着头,不敢再说一句话。大和尚气的上蹿下跳,一阵臭骂。
  
      这下不仅附近的听众听到了,院子里的很多听众也都听到了,纷纷转头望向这边,还议论纷纷的。看到大家这样,白眉僧也讲不下去了,他缓缓抬头望向这边。
  
      只见他白眉入颊,双目精光摄人,缓缓说道:“施主喧闹经堂扰乱佛门净地,只怕会直入地狱受那无尽苦楚,只是可怜你愚钝无知,不能通晓因果轮回,如此自甘堕落也是前世恶业所报。”
  
      听众们不再喧嚣,听着白眉僧的话,不住点头并且向大和尚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朱炯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大和尚,心中一动,故作惊讶地说道:“大师,他骂你愚钝!”
  
      大和尚看着悟明低头沉默不语,怒道:“我的亲徒儿啊,师父被骂,你就只顾着发呆?!”
  
      悟明抬起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师父,他说的有道理啊,扰乱讲经说话的确会……”
  
      “会什么,会下地狱是吗?!你去过地狱吗?你怎么知道下地狱就一定不好呢?”
  
      这边吵闹不停,早有几个僧人领着寺庙里的管事的和尚过来了。
  
      那个负责维持秩序的和尚很肥,他一步步踱着,十分不情愿,但等他看到闹事的是谁,大盆脸一抖,扭头就跑。
  
      朱炯曾跟这个肥和尚交过手,看到他这么怕大和尚,凑上前去恭维地问道:“大师,还是您厉害!您那时跟他说了一句什么话,这么管用?”
  
      “哈哈哈!我只是告诉他:屁股上的补丁该缝缝了,不然会出里面白色的东西。”
  
      朱炯听了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大师不会是……
  
      大和尚转身对白眉僧说道:“我说小白毛啊,既然大家都是讲经的,遇上了,你敢不敢跟我battle一下?PK一下?”
  
      白眉僧凝眉苦思,完全不知道大和尚在说什么。
  
      大和尚继续发问道:“我问你,你日也讲夜也讲,那么究竟什么是佛?”
  
      之前那句话白眉僧虽然不明白,但大和尚这么问,显然是要较量一番。他双眉一展,镇静地说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是谓三法印,若能达到此三项,可一窥佛法真谛。”
  
      悟明听了,忍不住点了点头,却马上看到师父瞪了自己一眼,只好低头不语。
  
      “你讲了半天经,是不是饿了?”说着大和尚从怀里掏出一大块红薯,掰开来吃了起来。
  
      白眉僧从天明开始讲经,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确实饿了。
  
      “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腹中的确有些饥饿。”
  
      “饿了就要吃,不懂就得学,来来来,和尚我的红薯来了,你敢不敢吃?和尚我的佛法来了,你敢不敢接?”
  
      说罢,大和尚抬手将剩下半块红薯扔到了白眉僧的桌案前。
  
      金黄色的红薯瓤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白眉僧缓缓说道:“佛门一粒粟,大如须弥山。既然施主肯施舍,小僧没有拒绝的道理。”
  
      说罢,他吃了起来。
  
      悟明没有点头,心中却深以为然。他师父也教过他,施主施舍给僧人的财物,是善根,是众人的福泽,决不能轻易浪费,是谓:佛门一粒粟,大如须弥山。
  
      “怎么样?好吃吗?”
  
      白眉僧点了点头,这红薯外面黑漆漆的一层皮,看起来脏兮兮的,还真的挺好吃,好大一块红薯不一会儿就被白眉僧吃了个一干二净。
  
      大和尚十分受用地赞叹了一声:“好舒服啊!”
  
      一直低着头的悟明突然发现,师父那踩了狗屎的赤脚尽然变得异常干净光洁,像是被什么东西舔过一样。
  
      朱炯也猛然发现,那个白眉僧头顶突然显出一股妖气。
  
      “小白毛,我的佛法给你了,能得多少,看你自己了。不过,和尚我突然想起了一句俗话——狗改不了吃屎。”
  
      白眉僧脸色骤然大变,他长着嘴,发出一阵阵干呕的声音,两束长眉一抽一抽的,一张老脸也涨成了猪肝色。
  
      他身体一阵颤抖,双手紧紧抓着身前的桌案,背部拱了老高。
  
      听众们都惊讶地伸长着脖子,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哇!
  
      白眉僧还是吐了,一团团黑色的事物从他嘴里涌了出来,恶臭难闻的气味,熏得附近的听众也跟着吐了起来。
  
      黑色的事物吐完了,再干呕,吐出的是黄色的液体,不一会儿,整个经案上全是黑色的粘糊糊的固体和黄色粘稠的液体。
  
      “唉,你这也不行啊,待和尚我帮你一把吧!”
  
      大和尚伸出手,凌空一按,扑通一声,远处的白眉僧一张扭曲的脸被径直按进了经案上他的呕吐物里了。
  
      场面彻底乱了,听众们被这场景弄得都吐了起来,恶心的谁也不敢再去看那白眉僧。
  
      最恶心的当然是白眉僧了,他两道长眉都拧成卷了,一颗光头直冒绿光,喉咙里咯咯作响整个身体玩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呜呜哇!
  
      他又吐出一大团事物来,这些东西让朱炯和悟明看的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