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三界鬼道士 > 第405章,未来佛

第405章,未来佛

    随着烟尘散去,佛爷背后从山里钻出来的那个庞然大物终于显出了真身。
  
      那是一个巨大的石头人,比之前那座大山还要高一大截,圆滚滚的身体,顶着圆滚滚的头颅。单以外形看,如同人类的婴儿般,但他那如高山般硕大的身躯,就连佛爷都只有他脚那么高。
  
      之前佛爷炼化纳云,地上那些心中并没有看得清楚。石婴现世,信众们无不倒地跪拜。
  
      “吾涅槃之后,此子当的成佛,是为未来佛。”
  
      佛爷说着自己涅槃,却嘻笑颜开,厚厚的嘴唇如油锅里的香肠般上下翻滚。
  
      “他经历无量无边劫数,身如须弥山,体似无量海,能度四方一切众生。尔等,切记,一定紧跟此子修行可得无边无量福德。”
  
      信众们再此掀起狂热的跪拜,有的先拜佛爷再拜石婴,有的直接跪拜石婴。
  
      “你们还相信他吗?真相明明就在你们眼前,你们还相信他是真的佛爷吗?”
  
      苏安之大声呼喊道,她的声音异常嘹亮,远远超出了一个正常人的声音。
  
      朱炯一看,果然是那个老道,只见苏安之那笔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老道拿着几张黄纸符,一阵手舞足蹈,声音就这么出来了。
  
      “你们有没有想过,之前你们要烧死的那个姑娘,你们也会有那么一天的。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到了天堂,为什么还在恐惧什么,跪拜什么。你们都看到了,他所谓的金刚不坏,是多么虚假的谎言!”
  
      狂热的人群,开始有些迷茫,因为佛爷眉间那个黑点依旧还在,如果刚刚只是眼花,或者那个鬼道士的障眼法,可为什么现在那个黑点还在?!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这几句话就连无相和无方听在心里也不禁一阵阵后背发凉。
  
      佛爷暴怒,急忙示意半空中那个白衣女子。
  
      笛声再变,变得如幽溪入谷,婉转深邃却连绵不绝,信众们如同被打了麻药,再也听不见苏安之的声音。
  
      同一时间,佛爷抬起摩云巨手向着苏安之抓落而下。
  
      “你是那人的女儿,既然抓不到她,抓你也是正好。纳云那个废物,连这点事都办不成,还是老夫亲自出手吧。”
  
      知道信众听不到,佛爷开始肆无忌惮,他似乎也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佛光照落,可苏安之是个凡人没有法力,并不是妖怪,而且她不像朱炯体内有鬼气,但佛手真的抓住了她,在佛爷手里她不会比蚂蚁更有力气的。
  
      朱炯一闪身,早就跃上佛爷手背,左手雪隐剑冒着黑色鬼火,右手流云剑使出三清剑法,一起向佛爷手腕处斩落。
  
      佛爷咬紧牙关,下定决定拼着被伤了手腕也要抓住苏安之。
  
      老道一把拉起苏安之,急忙祭出一个遁逃符,一阵白烟过后,他发现自己依然还在原地,惊愕的他差点胡子都要掉了。
  
      佛光之下,这些小伎俩再也不起作用,二人只能拼命奔跑。佛爷手掌广大,他们又能跑的了多远。
  
      眼看就要抓住了,只见苏安之胸前一道红光激越而起,犹如一只利箭,径直在佛爷掌心轰出了一个大洞。
  
      巨痛传来,佛爷一阵心惊,他知道此女乃是那人的女儿,祭出佛光就是为了防止那人提前布下的手段。
  
      没能想到,那人手段如此了的,竟然能够一举破了自己金刚不坏的法门。
  
      同一时间,雪隐剑和流云剑齐齐斩落,鬼火跟佛光本就互相相克,犹如烧红的铁棍刺入了猪手,黑色鬼气和金色佛光相遇激发出熊熊大火。
  
      另一边,流云剑在朱炯手中虽然无法使用太多道家法力,因此无法发挥出它的极致,可这毕竟乃是昆仑派里排得上字号的名剑。
  
      一阵金石相击的轰鸣声中,流云剑生生斩进了佛爷的手腕中。
  
      佛爷疼的一声怪叫,要不是他没有眼泪,只怕早就哭出来了。
  
      也是,已经很多年没有真正受过伤了。
  
      佛光沿着手腕上的伤口喷涌而出,手臂极速收回。
  
      击退佛爷就是目的,现在朱炯也不愿跟这些莫名其妙的佛光硬刚,一闪身跳下了佛爷的手腕。
  
      他没想到真的能够伤佛爷这么深,其实这主要是因为那道红光破了佛爷的金刚不坏法像。
  
      如果他能实现知道,调整好角度和力量,他有把握直接切下佛爷的一只手来。
  
      不过看到苏安之安然无恙,他也放心了。
  
      “呜哇哇!”
  
      天上突然传来一阵巨大哭啼之声。
  
      朱炯心中诧异道,佛爷再不济也不会为了这点伤而哭了吧。
  
      抬头看去,不是佛爷哭了,是那如山般的巨婴哭了。
  
      而佛爷的脸色,比哭了还难看。
  
      “乖宝宝,不哭不哭,爸爸在这里!”
  
      佛爷竟然哄起了孩子,而那个巨大的石婴,竟然是他儿子。
  
      说什么未来佛,原来是自己儿子。
  
      “我……我饿!”
  
      巨婴一醒了就饿,一饿就哭。
  
      佛爷来不及处理伤口,抬手化出一枚金色圆蛋,这是之前炼化纳云所得的法力。
  
      将金蛋递到石婴面前,他张嘴一口就吞了。
  
      一秒钟不到,哇的一声继续哭了起来,“我……我饿!”
  
      这么大的婴儿,自然吃的要比一般婴儿多得多。
  
      这可急坏了佛爷,他抓耳挠腮,一狠心顺势扯下了自己那个受伤的手掌来,之前被朱炯斩的也几乎就要断了。
  
      这下巨婴不再哭啼了,开心地像啃猪蹄一样啃了起来。
  
      佛爷暂时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断手,疼的面如金纸。
  
      另一只手,对着信众就是一捞,捞了满满一手金光,将这些金光按在自己断手处,不一会儿一个新的手便产生了。
  
      只是这只手,无论从形状还是色泽上都比之前的那只手要差很多。
  
      信众已经迷失在了笛声之下,可佛爷取金光过急,依然有些信众受不了,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了气息。
  
      而让朱炯更加诧异的是,这些死虽死了,却并不见有英灵魂魄冒出。
  
      心中一惊,他明白了,这些人跟盈儿一样,他们的生命也好,灵魂也好,都已经所剩无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