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晋霸天下 > 第一百零五章 调戏

第一百零五章 调戏

“灵儿,这兔崽子敢欺负你,你就用力打他,不用给师傅留面子。”针娘说着瞪了华安一眼,虽然表面看似生气,但语气之中充满了戏谑的成分,她知道王灵是肯定舍不得真的用力打华安的。

    王灵伸出粉嫩的小拳头,在华安宽大的肩膀上轻轻的捶了几下。

    华安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意,伸出右手抓住了王灵打来的粉嫩小手,柔声道:“夫人息怒,为夫再也不乱说话了。”

    说完紧紧的抓着王灵的玉手,大拇指在王灵的手背上来回的搓弄了几下,顿时一股心旷神怡的感觉涌上华安的心头。

    “讨厌,你还说。”王灵红着脸,娇斥了一句,用力一挣,想挣脱被华安握紧的玉手,但连拽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华安的大手就像钳子一样,将她的一双玉手紧紧的钳住了。

    王灵一时挣不开华安的大手,而针娘和雪儿就在旁边,这让她大感窘迫,额头也因为剧烈的用力而渗出了些许汗水。

    她的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哀求般的看向华安,嘟着小嘴,柔声道:“华安,你放手啊!”

    华安见王灵窘迫的样子甚是有趣,心中顿时更加得意。

    他清了清嗓子,颇为调皮的看向王灵,无赖的要求道:“让我松开也行,你得亲口叫我夫君,否则休想。”

    说完将脸转向一边,摆出一副地痞无赖的姿态。

    此时,针娘和雪儿正在旁边收拾绸缎,王灵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如何能叫的出来。

    但如果不叫,华安就抓着自己的手不放,看着华安那副无赖的表情,王灵急得差点哭出来了。

    其实,华安看到王灵急的要哭的表情,心下还是颇为心疼的,但很想立刻将手松开,但一想象到王灵亲口叫自己夫君的销魂感觉,顿时一颗心又硬了起来。

    王灵见华安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无奈之下,只得妥协的向华安的耳边靠了过去。

    她揪着小嘴,几乎贴着华安的耳朵,蚊声道:“夫君……”

    说完,一张本就嫣红的俏脸,顿时更加红晕,连带着耳根都红透了。

    “哇……”

    华安闻言,顿时感到浑身的肌肉都酥麻了起来,那一句带着深情的‘夫君’就像‘软骨散’一样,让华安手臂的骨头瞬间没了力气,紧紧抓住王灵的大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

    王灵顺势赶紧将手臂抽了回来,并且心有余悸的向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华安。

    华安却还陶醉在刚才的氛围中,王灵那带着体温的热气,仿佛还萦绕在他的耳边,让他的整个耳朵始终处于酥麻之中。

    第一次总是美妙的,华安来到这个世上,是第一次有女孩子亲口叫自己‘夫君’,那种感觉竟是如此的销魂。

    华安微微抬起头,嘴角洋溢着满足的表情。

    “臭小子,梦游呢?”针娘似笑非笑的娇斥了一句。

    华安闻言,猛地一怔,见针娘在前方五步外,正满眼嗔怒的看着自己,连忙抱着竹筐,憨笑着奔了过去。

    在四个人的共同努力下,晾衣绳上的绸缎,很快便被收拾一空。

    华安出于好奇便问起了这些绸缎的来历,原来,这些彩色的绸缎都是针娘接下的活计。

    自从她离开了司徒府之后,便失去了一份可以挣钱的途径,虽说华贵靠着木工的手艺可以养活一家子。

    但针娘不喜欢紧巴巴的日子,她想让日子过得更好,为此她接下不少刺绣的活。

    这个活可不轻松,不少绸缎由于堆放久了,拿回来时就散发着浓烈的霉味,针娘总是很负责的先将绸缎洗干净,而后挂在院子里晾干。

    待晾干之后,再按照顾客的要求,在上面绣上需要的图案,至此,一件作品才算是做好了。

    刚才,华安一进门看到的便是王灵刺绣的一幕,其实,王灵幼时的刺绣本是极差的,只是自从跟了针娘学习之后,水平便飞一般的提升了起来,此刻,已经可以按照顾客的要求绣出合格的图案了。

    平时,小翠和小竹两个丫鬟也会一起帮忙,只是,今日不巧,她们双双告假回家了。

    趁着针娘整理竹筐中绸缎的功夫,华安将在集市买的一支棕色镶玉带银坠子的簪子,插在了针娘盘起的头发上。

    “咦!这是送给娘的。”针娘拔下发髻上的簪子,惊奇的问道。

    华安点了点头,轻声道:“是安儿特意孝敬娘亲的,况且,这里除了娘亲,别人也带不了。”

    “这倒也是,娘就收下了。”针娘说完,笑得合不拢嘴。

    其实,在古代只有成了亲的女人,才会把头发盘起,而将头发盘起就需要特制的工具,这个时候簪子、杈子等头部首饰便应运而生了。

    针娘再次将簪子插在头上,看着眼前的三人,笑着问道:“好看吗?”

    “嗯,好看。”华安和王灵异口同声。

    “这是华安哥哥特意挑的,娘带上它更漂亮了。”韩雪雨的小嘴似乎更甜。

    三人的一阵恭维,让针娘更加高兴了,但王灵的眼中却带着一丝落寞。

    刚才收绸缎的时候,王灵见韩雪雨的脖子上,挂着一串漂亮的青玉项链,便好奇的问了起来,得知是华安送的,心里便有了一丝醋意。

    此时见华安又送给针娘,这么漂亮的一支簪子,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了,她原本以为华安一定还有礼物送给自己,但等了这么久,华安只顾着夸赞针娘,并没有送给自己礼物的意思。

    她侧目瞟了华安一眼,见华安丝毫没有注意自己,心头不禁掠过一丝难过,于是,闭上眼睛,低着头叹了口气。

    其实,华安眼角的余光,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王灵,他之所以不立刻将那对白玉手镯送给王灵。

    第一,是想故意先气气她,看她吃醋的有趣模样,而后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第二,那对白玉手镯比针娘头上的簪子要贵一些,华安怕自己的娘亲见了心里不舒服,对于自己娘亲的那点小性子,他还是很清楚的。

    第三,当着娘亲的面将手镯送给王灵,华安心里多少有些害羞,也怕娘亲笑话。

    “灵儿,哪儿不舒服,是不是累着了。”华安扶着王灵的胳膊,故作糊涂的问道。

    “放开。”王灵嗔怒着推开了华安的双手,揪嘴道:“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后院走去,时不时的伸手放在额头,完全是一副抹眼泪的动作。

    “这是怎么了。”针娘正在兴头上,顿时一头雾水。

    韩雪雨更是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华安。

    华安嘴角微微一笑,淡然道:“没事的,交给我了。”

    说完挺起胸脯,迈着大步向后院追去。

    ########

    韩潜离开皇宫之后,带着一百亲兵,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北伐军大营。

    一进大营,韩潜便召集校尉以上军官,在中军大帐中,商议具体的作战方略和战前准备事宜。

    当众将听说,荆州军团和扬州军团都是以多击少,而自己的北伐军却是以少敌多,直接面对桃豹的主力大军,顿时都表示极为不满。

    “将军,朝廷如此下命令,不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吗?”一个校尉急的跳了起来。

    “就是,凭什么他们都捡便宜,而让我们啃桃豹这块硬骨头,末将不是怕了桃豹,只是不愿让将士们白白送死。”另一个校尉接着道。

    就连副将陈雄也是义愤填膺,他看着韩潜,抱拳道:“将军,至少也应该让荆、扬二州主力军团,各自调拨一万偏师支援我们,桃豹的实力,将军不是不清楚。”

    “闭嘴,都不要说了。”韩潜猛的拍击桌子,大怒道:“朝廷的御敌之策是本将出的,独自抵挡桃豹大军也是本将的主意。”

    “将军,这是为何。”帐中诸将顿时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潜。

    韩潜蹙眉怒视诸将,微微叹了口气,正色道:“将士们,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如今,北方的赵国出动十五万大军南下,我大晋能调动的军队最多也只能与敌人相当,但敌军战力明显强于我军,只有集中主力破敌,方可挫败敌人的企图。而集中主力破敌的前提,便是让一支偏师拖住敌人的主力,也就是中路的桃豹军团。”

    韩潜说完轻轻背过身去,看着身后的巨幅军用地图陷入了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