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晋霸天下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攻心之计

第四百九十三章 攻心之计

    华安闻言大喜,连忙起身向大帐外走去,帐内诸将皆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并跟在华安的身后走出了大帐。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在中军大帐的外面,近百名无当飞军抬着几十具叛将的尸体,并轻轻的放在地面之上。

    诸葛雄指着身穿金甲的两名叛将,大声道:“将军,这二人便是叛将邓定和隗文,剩下的这些都是他们麾下的部将,全被我军一锅端了。”说完露出了自豪的神情。

    “好,干得好,不愧是无当飞军,你们立了大功了。”华安大声夸赞诸葛雄。

    “叛将死伤殆尽,想必叛军主力一定瓦解了,这下我军攻打成都就毫无后顾之忧了。”一名北伐军将领,高兴的说道。

    “成都的叛军失去了外援,犹如瓮中之鳖,末路已经不远了。”另一名北伐军将领,肯定的说道。

    华安淡然一笑,看向诸葛雄,询问击杀叛军将领的过程,诸葛雄将发现叛军主力到开始击杀叛军的详细过程都仔细的叙述一遍。

    众将听了,无不拍手称快,并夸赞诸葛雄有胆有识,华安更是不住的点头,诸葛雄和麾下无当飞军的表现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发动火攻这一神来之笔,更是超出了华安的预计,并取得了更好的效果。

    看着地面之上有些惨不忍睹的叛军尸体,华安思索了一会儿,轻声道:“来人,将这些尸体处理一下,去除他们身上的血污,并用白布裹,也好让他们死的安详一点。”说完看向身后的亲兵。

    “是,将军。”亲兵们大声接受了华安的命令,并开始整理叛军将领的衣着和仪容。

    虽然叛军将领与自己为敌。但华安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仇恨,毕竟,他们原本就不是大晋的将领,也没有受到大晋朝廷的恩惠。反而投靠大晋后。在地位上受到了打压,从而生出叛逆之心。

    作为一名统领千军的将领。华安觉得有必要让他们死的有尊严一些,至少不能蓬头垢面的仍在乱坟岗。

    见华安如此宽容的对待自己的对手,麾下将领无不感叹,并没有人对此事提出异议。

    “王三。辎重营打造的攻城器械,准备的怎么样了。”华安看向王三,轻声问道。

    王三如实回道:“大哥,这才两日的时间,辎重营人手不足,就算有主力大军的将士帮忙,也才建造了少量的攻城器械。目前还不足以对成都发起进攻。”

    华安点了点头,轻声道:“让将士们辛苦一下,再加快一些进度,三日后。我军必须攻城。”

    “是,大哥,我会督促辎重营的。”王三连忙应道。

    华安挥了挥手,示意诸将返回各自的队伍,并帮助辎重营建造攻城器械。

    华安最后看了一眼地面的叛将尸体,转身走入了中军大帐,张育和谢思明对视一眼,跟了进去。

    见张育和谢思明跟进大帐,华安知道他们一定有话要说,于是,回身看向二人,轻声道:“二位大人有什么事吗?”

    谢思明首先笑了笑,轻声道:“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将军何须执着攻城,而忘了攻心之计呢?”

    “是啊!将军,眼下叛军诸将邓定和隗文已死,这正是我军攻心的最佳时机,将军可千万不要错过了。”张育跟着附和道。

    华安闻言,轻蹙眉头,问道:“攻心之计,恕本将愚钝,二位不妨说的具体些。”

    谢思明指着帐外,抱拳道:“将军让亲兵整理叛将衣着和仪容,不知接下来要对他们做什么呢?”

    华安闻言,微微有些惊讶,忙道:“自然是让他们入土为安了,难不成本将还要将他们暴尸鞭挞。”

    谢思明笑了笑,轻声道:“让叛将入土为安的任务,不如就交给城内的叛军好了,将军可将整理好的叛将尸体,全部送往成都交给叛军。”

    “将叛将尸体送往成都,这就是你们的攻心之计,倒是有点意思。”华安轻声说道。

    张育抱拳道:“将军,叛军主力已经溃散,但城内的叛军士兵未必可以得知,只要叛军主将封锁这一不利的消息,便会让众多叛军士兵怀有侥幸心理,从而誓死抵抗我军,而将邓定和隗文等叛将的尸体送往成都,则可以真真切切的告诉叛军将士,他们的主力已经被我军全歼了,这对叛军的震慑力是非同寻常的,是任何谣言都比不了的。”

    华安闻言,觉得很有道理,邓定和隗文等叛军将领的尸体,会让城内的叛军将士相信他们的主力已经被全歼了,从而失去继续坚守的信心,甚至对新朝廷完全失去信心。

    “好,不愧是攻心之计,本将决定了,只要亲兵将叛将的尸体整理好,便立即将他们送我成都,二位大人可写封劝降信,让城内的叛军将士出城投降,这样更能瓦解叛军。”华安大声说道。

    “是,将军,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了。”张育和谢思明抱拳领命,随即离开大帐。

    华安闭上眼睛,开始思索叛军将士,见到邓定和隗文等将领尸体时的表情,震惊、愤怒、恐惧、绝望,这些表情不时环绕在华安的眼前。

    很快,华安麾下的亲兵便将叛军将领的尸体处理完毕了,同时,张育和谢思明也写好了劝降的文书。

    张育与谢思明商议一番,最终决定由张育带领五十名士兵,运送叛军将领的尸体前往成都,因为,年轻的张育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谢思明却是蜀中的名人,若是谢思明进城,见了昔日的故人,只怕要惹出不少麻烦。

    张育带领五十名士兵,用二十辆辎重车,载着叛军将领的尸体向成都北门方向缓缓驶去。

    由于晋军大营距离成都的北门只有十余里,因此,张育一行很快便抵达了成都的北门,并在护城河的边上停了下来。

    正在城门楼上站岗叛军小校,见晋军一支小部队抵达城下,而且还有二十辆辎重车,觉得不是来攻城的,于是,看向身旁的小兵,急道:“快去叫军主。”

    吩咐完小兵,小校对着城下,大喊道:“城外何人,报上名来。”

    张育朝城上拱了拱手,大声道:“这位将军,在下是华将军帐下的行军司马张育,今日前来有要事,麻烦你们打开城门。”说完看向城门楼方向。

    “张育?没听过,你们先等着,我们军主很快便到。”小校没好气的吼了一声。

    没过多久,负责当班执勤的叛军军主登上了城门楼,在听取了小校的初步汇报后,看向张育一行人,问道:“你们此来,有什么事吗?”

    张育拱手道:“这位将军,在下奉华将军之命,已将贵部邓将军和隗将军等二十多位将军的尸体送来,麻烦你们打开城门,让我等进去。”

    叛军军主一听,不禁心头大惊,城墙上的叛军听了也都有些动容,邓、隗二位将军是他们新朝廷的中流砥柱,若是已经战死,那么,将意味着成都失去了外援,后果相当严重。

    “军主,昨日军中便有流言,说我军主力在羊肠谷遭遇了埋伏,难道这都是真的,邓将军和隗将军已经战死。”小校看向城下的辎重车,慌张的说道。

    叛军军主闻言一怒,斥道:“羞得胡言,距离这么远,你怎么看得清上面躺着的是什么人,晋军擅长使诈,若是晋军的精锐士兵怎么办,我们不得不防。”说完看向张育一行人的背后,并仔细的查看城门外的动静,以防晋军有攻城的阴谋。

    “将军,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了,麻烦打开城门,让我等进去。”张育再次大声喊道。

    叛军军主闻言,大声吼道:“丞相有令,城门不得随意打开,既然你们是送尸体的,把车子放下,你们可以回去了。”说完密切的注视着张育一行的一举一动。

    见叛军将领坚持不肯打开城门,张育知道再怎么强求也是无用,于是,抱拳道:“既然如此,贵部二十余将的尸体就放在这里了,告辞。”说完手一挥,示意身后的五十名士兵返回大营。

    五十名士兵见状,放下辎重车,在张育的带领下,沿着原路返回晋军大营。

    城门楼上的叛军军主,一直在密切的关注张育一行人的一举一动,见张育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才放下心来。

    “军主,他们已经走远了,我们要不要打开城门,出去看看。”小校轻声说道。

    叛军军主蹙眉摇了摇头,正色道:“丞相有令,绝不可随意打开城门,我们身为将军,必须服从丞相的命令,你带上几名士兵,从这里下去查看情况。”说着看向身前的吊篮。

    “是,将军。”小校应了一声,带领两名士兵,乘坐吊篮下到城墙底部,并立即向护城河的边缘走去。

    叛军小校仔细的观察,护城河对面辎重车上的尸体,过了片刻,转身看向城门楼,大喊道:“将军,尸体全部盖着白布,看不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