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晋霸天下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传国玉玺

第六百九十一章 传国玉玺



    华安自然不愿意步祖逖的后尘,为了收复故土,最终忧愤而死,为此,不得不为自己多做考虑。

    好在这么多年来,大晋朝廷经历了王敦、苏峻之乱,已经不敢随意处置边关大将了,而外敌的频繁入侵,也需要有军事统帅能力的将领来维持大晋的统治,为此,华安这么多年来,才得以平安无事,并逐步扩展实力。

    但华安的平安无事,并不代表朝廷对他已经完全放心,恰恰相反,朝廷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华安的一举一动,以防止华安生出异心,只是华安从未做出不利于大晋朝廷的事情,为此,仍旧受到朝廷的重用,况且,桓温、殷浩的实力也是极其的强大,华安的存在,便可以与这两位将领相抗衡,从而维持大晋将领之间的平衡,对大晋的长治久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至于张育提出的三个不可追击燕军的理由,华安仅仅在乎最后一个,也就是兔子狗烹鸟尽弓藏,毕竟,这一条对华安当下的威胁是最大的,而第一个原因,华安完全就不会担心,因为,魏国最强悍的主力大军已经覆灭,冉闵本人也被燕军生擒,一个没有冉闵和精锐乞活军的魏国,根本就不足为惧,至少,华安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制住他,从而不必担心魏国的突然倒戈。

    至于第二个原因,华安就更不在乎了,在渡河进攻河内郡的时候。华安就已经深思熟虑过了,北伐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桓温和殷浩是靠不住的。为此,从来就没有指望过扬州军团和荆州军团会前来帮忙。

    华安倒是觉得,在自己进入河北的这段时间,殷浩和桓温之间也不会消停,桓温的实力原本高于殷浩,但蒲洪和姚襄两支大军,全部投靠了殷浩。因此,如今的扬州军团是兵强马壮。实力决不在荆州军团之下,只是蒲洪和姚襄皆是异族,是否真心投降殷浩,很值得怀疑。

    “张育。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军目前在河北一带,根基还不是很稳定,的确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先帮助即将覆灭的魏国稳定邺城以南的数郡,而后再徐图良策。”华安轻声说道,算是认可了张育的分析。

    张育闻言大喜,抱拳道:“将军英明,如此属下就放心了。”

    华安看的出来。张育对自己很是忠心,这种忠心甚至超过对大晋朝廷,也就是说。在张育的心中,华安比大晋朝廷还要重要,为了华安个人的安危,张育可以不考虑大晋朝廷的利益。

    “报,启禀将军,魏国使者团队已经抵达朝歌。就在大营外面。”就在这时,魏国使者的团队抵达了大营之外。

    华安闻言大喜。忙道:“快请,快请。”

    “是,将军。”小校应了一声,前去传令。

    很快,魏国使者带着冉闵的儿子冉明进入了华安的中军大帐。

    “下官拜见华将军。”使者抱拳向华安行了一礼。

    华安微微扬手,轻声道:“不必多礼,使者请起。”说完看向使者身旁的少年。

    “敢问魏使,这位公子是?”华安自然知道这个少年一定是冉闵的儿子,但为了确认,还是要问一句的。

    “回禀华将军,这位便是我大魏的彭城王冉明,作为我大魏归附大晋朝廷的诚意送往建康城为质。”魏国使者抱拳说道。

    华安闻言点了点头,并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少年,只见这个冉明一脸的稚嫩,毫无让人畏惧的霸气,这与其父冉闵有着天壤之别,也许是年龄太小的缘故吧!

    “敢问魏使,传国玉玺可曾带来了。”华安再次问道。

    魏国使者连忙应道:“带来了,自然是带来了,来人,快呈上来。”说完示意身后的仆人,将传国玉玺献给华安。

    很快,一名魏国仆人拿出一个方形的包裹,并当着华安的面打开了。

    “哦,这就是传国玉玺。”华安轻轻拿起传国玉玺,轻声问道。

    “回禀将军,这便是自秦始皇以来,被历代君王奉为至宝的传国玉玺。”魏国使者正色说道。

    华安点了点头,并仔细的观看手中的传国玉玺,只见整个传国玉玺,做工极为精巧,方圆四寸,上面纽交五条龙,正面篆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另外,在玉玺的一角镶嵌着黄金,在传国玉玺的肩部刻隶字‘大魏受汉传国玺’右侧更是加刻‘天命石氏’四个大字。

    如此精雕细琢,并在一角镶有黄金的玉玺,当为传国玉玺无疑,华安早就听说过关于传国玉玺的各种传闻,而眼前的传国玉玺与传言是一模一样的,尤其是镶嵌黄金的一个拐角,更是足以证明这一点。

    “将军,这的确是传国玉玺,一定错不了。”大帐之中的张育,看向眼前的传国玉玺,轻声说道。

    华安笑了笑,轻声问道:“怎么,你对传国玉玺也有了解。”

    张育回道:“不瞒将军,属下只是略知一二,相传这传国玉玺取材自和氏之璧,秦国统一天下之后,取得了赵国的和氏之璧,秦始皇命令李斯转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并让咸阳最好的玉工对和氏之璧进行精研细磨,雕琢为玺,自此,传国玉玺便横空出世,秦亡之后,传国玉玺落入汉高祖手中,而后,西汉外戚王莽篡汉建立新朝,向汉朝太后所要传国玉玺,太后愤怒的将传国玉玺砸在地上,并崩坏了玉玺的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从此传国玉玺便多了一处镶金的拐角,而后曹丕篡汉建立魏国,乃使人在传国玉玺的肩部刻下了‘大魏受汉传国玺’的字样,以证实其并非‘篡汉’也,石勒灭前赵,得到传国玉玺,更是别出心裁,在玉玺的右侧加刻‘天命石氏’四个大字,如今,眼前的传国玉玺,与传言的一模一样,自然是假不了了。”

    华安闻言大喜,看向魏国使者,笑着说道:“魏使一行辛苦了,先下去歇息吧!本将第一次见到传国玉玺,当把玩一夜,明日便派遣大军护送魏使一行和传国玉玺,一同前往建康城。”

    魏国使者犹豫了一下,抱拳道:“下官告退,说完带着冉明离开中军大帐。

    魏国使者走后,中军大帐之内就只剩下华安和张育二人了,华安坐在大帐的尊位上,仔细的欣赏着眼前的传国玉玺,并时不时的感慨一二。

    张育见华安对传国玉玺颇感兴趣,抱拳道:“将军可知这传国玉玺所代表的意义。”

    “意义,代表什么意义?”华安随后说道。

    张育思索片刻,小声说道:“传国玉玺乃皇权神授,正统合法之信物,自古以来,便是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失之则国必亡。”

    “哈哈!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只怕没有这么夸张吧!现在传国玉玺就在本将的手中,难道本将现在就可以得到天下吗?”华安打趣的说道。

    张育闻言一惊,抱拳轻声道:“以将军目前的实力,只要善加经营,得天下并非难事,若有传国玉玺相助,就更加名正言顺了。”说完小心的看向大帐外。

    华安闻言,神色一紧,轻声斥道:“张育,你休得胡言,本将对大晋朝廷忠心耿耿,岂能做此不忠不义之事,此事万万不可再提。”

    “将军,如今大晋朝廷已经名存实亡,有如战国之周天子,为了天下百姓的生计,将军不必拘泥于君臣之礼,适当的时候,完全可以取而代之。”张育接着小声说道。

    张育说的都是实话,如今的大晋天子仍旧是个孩童,根本不具备驾驭边关大将的能力,大晋朝廷的各路边关大将,完全都是处于半独立状态,仅仅是在名义上归属大晋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华安也绝对不会私吞传国玉玺,并与大晋朝廷相抗衡,因为一旦自己私吞传国玉玺,一定会引起桓温和殷浩的不满,若是两路大军联兵讨伐,华安是难以应付的,况且,北方还有燕代联军,西北还有凉国和吐谷浑,华安实力虽强,但却无法同时对抗如此多的势力,而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受苦的就是天下的老百姓了。

    在华安的心中,传国玉玺完全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自己若是私吞传国玉玺,便会成为众矢之地。

    不过,华安看得出来,张育对自己非常的忠心,为此,也不在指责他,而是看着传国玉玺,笑着说道:“传国玉玺只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魏国拥有传国玉玺,不还是落了个国君被生擒,国运岌岌可危的下场,况且,你想过没有,若是本将私吞传国玉玺,朝廷会怎么想,天下人会怎么想,到时候,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本将是叛逆之辈,桓温和殷浩都会借此机会率军讨伐我军,另外,燕代等国的国君,也会为了得到传国玉玺,率军猛攻我军的,到那时,我军四面楚歌,不还是得乖乖的交出传国玉玺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