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晋霸天下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碎奚的愤怒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碎奚的愤怒

    readx;吐谷浑臣子握着不停冒血的嘴唇,痛苦的倚在女墙上,眼神之中全是惊恐的神色,他做梦都没有料到晋将会动手。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来人,放他离开。”晋将大声命令道。
  
      士兵将受伤的吐谷浑臣子放入吊篮,将其放到城外,并让其离开。
  
      在吐谷浑臣子离开之后,一名部下担心的说道:“将军如此对待吐谷浑大臣,只怕会彻底的激怒碎奚,姑臧城会更加的危急。”
  
      “本将实在看不惯这小国臣子的张狂,放他离开算是便宜他了,况且,今日一战吐谷浑大军损失了数千人马,碎奚只怕已经被激怒了,就算我们现在投降也难逃被屠戮的命运,若想要活命,就只有血战到底。”将领正色说道。
  
      显然,晋军将领肩负守卫姑臧城的重任,一旦城池被攻破,他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他必须激发麾下将士的斗志,让众将士跟随他守住姑臧,以等待援兵的抵达。
  
      “将军放心,将士们一定誓死追随将军,死守姑臧城。”部将连忙应了一句。
  
      晋军守将看向远处的吐谷浑大营,眉头深深的蹙起,他不知道援兵何时会抵达,但不论援兵什么时候来,他都必须誓死坚守姑臧城,唯有如此,他才有一线生机。
  
      “呜呜……”吐谷浑臣子满身血迹的走进了碎奚的大帐,并捂着嘴唇呜咽了起来。
  
      碎奚见状,大为不满,斥道:“为何一身血迹。”
  
      吐谷浑臣子,忍着剧痛,含糊不清的回道:“王上,晋将极为可恶,不但不肯投降,还割了微臣的嘴巴,这是在羞辱微臣,同时也是在羞辱王上啊!请王上立即发兵攻打姑臧城。灭灭晋将的气焰。”
  
      “废物,滚下去。”见臣子一副狼狈的样子,碎奚大为恼怒,并让其立即离开。以免看着心烦。
  
      吐谷浑臣子痛苦的离开大帐,并向军医所在的营帐奔去。
  
      “王上,晋将实在是太嚣张了,居然敢如此对待我吐谷浑的大臣。”一名晋将不满的说道。
  
      “王上,我军必须增加攻城的强度。尽快破城,并将姑臧屠城,以报被辱之仇。”另一名将领说道。
  
      碎奚自然更加的愤怒,被辱的大臣是他的属下,晋将如此对待他的属下,是对他的严重挑衅和藐视,为了挣回面子,他必须攻破姑臧并屠城三日,但眼下姑臧城防御极为严密,想要攻破姑臧城。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为此,他必须思考如何改变攻城策略,以尽快攻破姑臧城。
  
      “逞口舌之利,说了不该说的话,被晋将割唇也算是自取其辱了。”一名大臣不怀好意的说了一句。
  
      显然,这名大臣与被割唇的大臣非常的不和,为此,见自己看着不爽之人被晋将所辱,心情自然比较畅快。
  
      不过。碎奚听了之后却非常的不满,毕竟,这名大臣的表态站在了晋将的立场上,有吃里扒外之嫌。
  
      “混帐。你是说本王活该被辱吗?”碎奚愤怒的说道。
  
      大臣闻言,忙解释道:“王上恕罪,微臣是觉得凭口舌之利劝降不会有什么效果,只会让晋将笑话,并没有对王上不敬的意思。”
  
      碎奚闻言,看向这名大臣。正色问道:“那你有何良策,不妨说出来看看。”
  
      大臣嘴角一抹奸笑,正色道:“王上,我们可以将姑臧城周围的老百姓全都抓来,并用这些老百姓做肉盾,让他们冲在最前面,我军将士紧随其后,若防守的晋军发射箭矢,则前方的百姓必然死伤惨重,而守城的很多晋军士兵的亲人就在这些老百姓里面,他们如何能够忍心杀戮自己的亲人,所以必然会出现犹豫,守城也就会有漏洞,这就非常利于我军攻破城池了,王上觉得此计如何?”
  
      碎奚闻言,嘴角露出了一丝奸笑,并正色道:“好,妙计,妙计啊!传令下去,将姑臧城周边的老百姓全都抓来,让他们做肉盾,明日一早向姑臧城发起进攻。”
  
      “是,王上。”众吐谷浑将领大声应道,并立即离开大帐。
  
      很快,多路吐谷浑兵马,分散前往姑臧城周边的村落,将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抓入了大营,并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呆在大营,很多百姓不知吐谷浑兵马要干什么,全都非常害怕。
  
      吐谷浑大军四处抓捕姑臧城周围的百姓,这么重大的大规模行动,自然不能瞒过晋军的眼睛,吐谷浑刚刚开始行动后不久,晋军就得到了消息。
  
      第二日凌晨的时候,晋军主将得知吐谷浑如此行事,心头显得极为紧张,他昨晚刚刚割了吐谷浑大臣的嘴唇,紧接着就发生了周边大量老百姓被吐谷浑兵马抓捕的蹊跷事件,这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吐谷浑王碎奚,极有可能将怨气发泄在姑臧城周边老百姓的身上,而这恰恰是晋军主将最担心的情况。
  
      “吐谷浑大军为何要抓百姓,查清楚了没有?”晋军主将看向一名部将,焦急的问道。
  
      “启禀将军,我们派出去的细作观察了一夜,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情况,吐谷浑大军只是将百姓们抓入他们的大营,但却并没有杀害他们,一个人都没有杀。”部将如实回道。
  
      晋军主将闻言,蹙起了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吐谷浑大军抓了这么多的百姓,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就在晋军主将感到非常诧异的时候,吐谷浑大军已经做好了随时攻城的准备了,只需吐谷浑王碎奚下达进攻的命令,众吐谷浑将士便可以立即向姑臧城发起进攻。
  
      “王上,三军将士已经准备就绪,数万凉州百姓也全部押入各军,随时可以向姑臧发起进攻。”一名吐谷浑将领大声汇报道。
  
      碎奚嘴角微微一笑,大声下令道:“进攻,全军立即向姑臧发起进攻。”
  
      “是,王上。”吐谷浑众将领领命,并立即率领各自的兵马,在凉州百姓的掩护下,向姑臧城缓缓逼近。
  
      黑压压的人群缓缓向姑臧城移动。守城的晋军将士见状,全都弯弓搭箭做好了迎击的准备,就连晋军主将也亲临第一线指挥,以确保城池可以守住。
  
      不过。当吐谷浑大军走近了之后,城墙上的众晋军将士觉得情况有些不对,走在队伍最前方的不是吐谷浑的刀盾兵,而是凉州的老百姓,这让他们感到大为吃惊。
  
      “将军。走在吐谷浑大军最前方的都是我凉州的老百姓,吐谷浑这么做是要让我凉州的老百姓充当肉盾啊!”一名部将终于明白吐谷浑半夜四处抓捕老百姓的原因了。
  
      “将军,吐谷浑这一招实在是太阴毒了,他们以百姓为前驱,让我军不好痛下杀手,如此将大大减弱我军对吐谷浑的杀伤,情况将对我军非常的不利。”一名部将焦急的说道。
  
      晋军主将也是大为吃惊,他万万没有料到吐谷浑居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向姑臧城发起进攻,面对如此险恶的状况,他的后背开始发凉。
  
      作为一名领兵大将。晋军主将心里非常清楚,不论吐谷浑攻城多危急,他都不能下令对充当肉盾的百姓痛下杀手,因为这些百姓是很多将士的亲人,让将士们射杀自己的亲人是很难行得通的,处理的不好,会引起麾下将士们的反弹,后果将极其严重。
  
      而若是不下令放箭,则又无法对躲在百姓身后的吐谷浑士兵造成杀伤,如此。大量的吐谷浑士兵,极有可能在凉州百姓的掩护下攻上城墙,从而攻破姑臧城。
  
      两难的局面让晋军主将的整个后背都湿透了,他几乎已经看到姑臧城被攻破之后的情景。全城的老百姓,不分老幼全部被屠戮,而他自然也死于乱军之中。
  
      很快,吐谷浑将士在凉州老百姓的掩护下,逼近了城墙,并竖起攻城器械准备攻打城池。而晋军主将却始终没有下达放箭的命令。
  
      “将军,吐谷浑已经开始攻城了,怎么办,难道不还击吗?”部将也急的额头冒汗。
  
      “传令下去,告诉将士们,只要姑臧城被攻破,全城的男女老幼将全部被屠戮,让他们自己选择吧!”晋军主将轻声下令道。
  
      显然,晋军主将的意图,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看看守城的麾下将士都是什么反应,只要多数的将士都能为了大局开始反击,则守住姑臧城就有望了,而若是所有的将士都下不了手,害怕误伤城外的无辜百姓,则城池一定就难以守住了。
  
      命令很快就逐级传达了下去,众晋军将士自然明白破城后的后果,为此,经过一番心里挣扎之后,弯弓搭箭开始反击。
  
      当然,他们不会瞄准百姓射击,而是瞄准躲在百姓身后的吐谷浑士兵,不过,由于箭矢的精度不够好,为此,误伤老百姓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了。
  
      “嗖嗖嗖……”守城的晋军士兵,相继发射箭矢,射向了城外,开始对攻城的吐谷浑士兵展开反击。
  
      晋军发射的箭矢给进攻的吐谷浑大晋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当然,被误射致死的老百姓也有很多,吐谷浑士兵和凉州老百姓的尸体堆积在一起,在姑臧城外积压了厚厚的一层。
  
      见城头上的晋军士兵,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开始反击,并给吐谷浑大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吐谷浑王碎奚大为恼怒,并下令全力强攻。
  
      强攻持续了两个时辰,吐谷浑大军伤亡数千,被挟持的百姓已经全部倒下,但姑臧城却岿然不动,依旧在晋军的手中。
  
      “王上,晋军抵抗极为顽强,今日怕是不能攻破城池了。”一名部将暗示碎奚,可以退兵了。
  
      碎奚的心里自然非常的不甘心,但面对这种情况,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为了不让吐谷浑大军继续伤亡,只好下达了退兵的命令。
  
      在经过一个上午的持续强攻之后,吐谷浑大军没能攻破姑臧城,并撤回了大营。
  
      吐谷浑大军渐渐撤远之后,晋军主将立即下令打开城门,并让部分将士前往城外,将所有被误射而伤亡的老百姓抬入城内,死亡的让他们入土为安,而受伤的,则让军医给他们治伤。
  
      当城门打开之后,晋军主将突然发现,很多老百姓都从死人堆里爬了起来,并扶老携幼向城门处涌来。
  
      “将军,至少有一多半的老百姓都没有死,他们都还活着。”一名晋军将领激动的说道。
  
      “一定是我军放箭的时候,他们伪装中箭倒地,从而躲过了一劫。”另一名部将连忙说道。
  
      “这些老百姓果然是聪明啊!居然大部分都躲过一劫。”晋军主将看到很多老百姓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自然也非常的高兴,原本极度悲伤的心情终于有了些许好转。
  
      很快,大量进入城内的老百姓开始分散安置,以利于管理和控制,防止他们因为没有食物而发生动乱,一些受伤的百姓也分散前往不同的医馆,让医馆的郎中为他们治伤。
  
      “将军,有千余进城的百姓要求将加入我军,以帮助我军共同戍守城墙。”一名部将大声汇报道。
  
      晋军主将大喜,大声道:“好,既然老百姓愿意帮忙守城,就最好不过了,让他们全部在瓮城待命,只要守城需要,随时召唤他们。”
  
      “是,将军,属下这就去安排。”部将领命,连忙转身前去安排。
  
      看着瓮城内主动要求参军的千余老百姓,晋军主将非常的高兴,并兴奋的说道:“吐谷浑原本打算以百姓作掩护攻入姑臧城,结果却是给我军送来了千余有生力量,让姑臧城的守城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这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是啊!将军,吐谷浑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部将应了一句,高兴的说道:“吐谷浑入寇凉州的消息早已送出,相信此刻关中和蜀中的兵马已经向姑臧增援而来了,宋刺史得到消息之后,也一定会回援姑臧,所以,只要我军继续坚持,很快吐谷浑大军就会被迫退军。”
  
      晋军主将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