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贴身狂少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圣地,不死不休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圣地,不死不休

    虚空上,死神的躯壳在头颅爆碎后再也没有丝毫力量,径自坠落,砸进山川大地内,只留下充满愤怒与恨意的高喝,响彻天地间!
  
      而在场中,百名开拓者尽数消失,便是那三名圣人,亦发出不甘与惊恐的厉吼,身形倒转,根本无法反抗,被收进了那座九层天塔里!
  
      谁也没想到,死神这样一个为人族,为猎界鞠躬尽瘁,不惜身死亦要封印天外天的盖世英杰,最后竟会被逼的做出如此决定来!
  
      当然,不同与三人的愤怒和不甘。Ωヤノ亅丶メ....CO
  
      百名开拓者在临进天塔时,居然痛哭流涕,在大吼,在为死神此举而喝彩,丝毫没觉得他这么做有何不妥,更没觉得死神手段太过刚烈,连他们也一起封镇了!
  
      “好,做的好,死神莫邪,中原古国,皆不容侵犯,对待一线天,教廷,死亡谷这种人,就该如此!”
  
      “莫邪,你放心去吧,我们不会怪你,其他人也不会,而且在这九层天塔内,刚好腾出手来,我等一定会好好替你讨回公道,所谓圣地,所谓圣人,我倒看看他们如何面对所有开拓者的怒火!”
  
      “屠灭这些侩子手,胆敢欺辱莫邪,就是辱我开拓者一脉,什么圣地,我还不信了,尔等能抵御几十亿生灵的意念不成?”
  
      “莫邪,圣地余孽众多,封天绝地亦不能保全万一,难保他们不会继续作恶,但你放心,我会传话出去,你的子孙,此后将由众多开拓者护佑,各大支脉若不灭,你死神一脉便永存!”
  
      “说的对,你的功绩,大家有目共睹,不会忘了死神莫邪之名,更不会忘记中原古国对猎界做出的贡献,我已经通过秘法传讯族中,我族不灭,则莫氏永存!”
  
      声声大吼响彻寰宇,最终消失在天塔中,虽然让莫帅心下激动,萌生感激,但却不能令他愤怒尽消!
  
      诚然,他感激那些开拓者,感激那些人的辨是非,明黑白,也感激他们的大公无私,舍身取义!
  
      但,他更恨三大圣地!
  
      莫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真相竟会是这样,先祖逝世之前,居然曾经历如此让人痛心疾首的悲剧!
  
      说他是罪人,说中原流淌的尽皆罪血?
  
      这就是时间留给死神一脉,留给猎界功臣的印记吗?
  
      究竟谁才有罪,谁才是猎界的罪人,世间的大凶?
  
      “三大圣地,我与你们不死不休!”
  
      最终,天地寂静,莫帅独立其中,看着头上那座天塔,又看向空荡荡的荒野,刚才种种犹自在眼前重复,像是影碟机一样来回播放,令他心中怒意攀增,意识都险些紊乱了!
  
      他难以想象,当初先祖亲身经历那些栽赃,陷害,坑杀之时,究竟是什么心情!
  
      死神一脉何其超然与神圣,为辟疆土,为保猎界,他们付出了太多,也隐忍了太多,甚至到死都在为猎界安全而努力,舍弃满身修为不复仇,却去封印了大凶!
  
      可是,换来的是什么?
  
      是背叛,是垂涎,更是满满的恶意攻击!
  
      三大圣地,这个世人眼中多么神圣的词汇,当年居然曾犯下如此滔天罪恶!
  
      凭什么?
  
      凭什么功者死,奸者快?
  
      又凭什么,莫帅要去拯救那些曾经的罪人后裔,现在追杀自己的元凶?
  
      他不服,他仇恨,他深痛恶绝,圣地不灭,则莫帅不平!
  
      也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葬主所说的欲先平大凶,则先除圣地究竟是什么意思!
  
      要莫帅带着仇恨,带着对圣地的厌恶去对抗天外天,换来不世仇人的逍遥快活,他做不到,他也不想跟先祖一般,鞠躬尽瘁,结果却被自己人坑杀,那不是莫帅,那是死神!
  
      他的宗旨里,可没有绝对的大义,莫帅向来都黑白分明,恩我者,结草衔环,仇我者,睚眦必报,这才是他!
  
      更何况,此仇还是不世大仇,是几百年来的压抑与愤怒了,让莫帅为了所谓的天下不去计较,那不可能,更不现实!
  
      他宁愿自己背负所有,承担来自天外天百凶的压力,也绝不会放过圣地,放过那些内心丑恶的伪君子!
  
      与此同时,罪恶岭,大岳之下!
  
      因莫帅情绪太过激动,导致自身能量不稳,居然令身前的大岳都晃动起来,若非葬主隔绝了此地一切,估计莫帅溢出的杀气,能让整个罪恶岭都受到严重冲击!
  
      这一幕,自然被葬主尽收眼底!
  
      所幸,无头尸腹部的金光在这时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依旧是浓郁死气,这才让神猿收敛了出手的想法,紧紧的盯着莫帅!
  
      “轰!”
  
      下一刻,神猿变色,继而满脸黑线,边浑身金芒大放,用以抵挡突如其来的杀机和暴动的莫帅,边厉斥道:“小子,你想干什么,欺师灭祖吗?”
  
      “我想杀人!”
  
      回应他的,是莫帅从牙关里挤出的四个字,眸子都赤红了,像是带着金色火焰!
  
      不过,他还是及时收手,不仅因为打不过葬主,更因为他的怒火是因圣地而起!
  
      所以,尽管心中悲愤,他还是一击即退,刚才那般,也只是为了发泄而已,因为他怕自己若是不发泄一下,很可能立马就会失去理智,杀进圣地,屠城灭族!
  
      见状,葬主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继而开口道:“你那先祖,给你留下的可不是仇恨,是真相,你知晓了什么?”
  
      “我知晓了天塔由来,知晓了圣地丑恶,更知道了先祖的初衷和遗愿!”
  
      莫帅没有隐瞒,将所见所闻简单讲了一遍,顿时令葬主皱起眉头!
  
      因为,这头神猿也听出来了,天塔出现的很蹊跷,那不像是死神的手笔,反倒像是本来就存在,死神所为,不过是加持了一番,令其更为神圣与超然,再次将大凶封进云层罢了!
  
      不过,葬主无愧千古一圣之名,仅片刻而已,就扬起嘴角,看向头顶虚空,最终酌定道:“是魔主,那头虚空兽看来比我想象的更加厉害!”
  
      “什么?”
  
      莫帅当下挑眉,他不是没想过魔主,但据神猿所说,魔主的修为似乎还不及他,怎能有如此通天彻地的手段?
  
      结果,神猿咧嘴,似乎很不自然,顿了顿才解释道:“虚空兽曾亲身接触那块天命石,演化出自己的道,可融于虚空,炼化天地,你所说的手段,以及这座天塔,又都牵扯到了空间,不是它还能是谁?”
  
      “另外,天命石神秘无比,超然于世,疑似凡人口中的天道,那虚空兽气运惊天,当年杀进那片魔土,此后便销声匿迹,连天命石都无人再听说过了,料想便是它用这天命石作为根基,镇压了百凶生灵!”
  
      “所以,在你先祖那个年代,才会没有大凶出没,只是显化一鳞半爪于世,也只有这样,一切,才解释的通!”
  
      闻言,莫帅沉默,久久不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虚空兽可就太仗义了,看来它才是这世间最大的英雄,比死神还要令人尊敬!
  
      不过,紧跟着莫帅就怒火蹭蹭直冒,因为越是这样,圣地的那伙人就越加可恨!
  
      他们不仅辜负了死神,辜负了人族,连妖族大能的心血都辜负了!
  
      要知道,无论是葬主,还是虚空兽,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为猎界安危兢兢业业,掏空了心思要去守护这片天地!
  
      可那些人呢?
  
      为了一己私欲,背后动刀,对英雄不敬,对英雄的付出不珍惜,更是追杀他们的后人,视死神一脉为眼中钉,也将垂涎的目光瞄向了禁地,简直罪不可恕!
  
      “我能出去杀几个人吗?”
  
      最终,莫帅咬着后牙槽,看向罪恶岭远方的天空!
  
      在那里,教皇,圣尊,以及杀神仍旧在观望,此外异国的各族诸强也都在场,他们亲眼目睹了无头尸杀下大岳,也看到了神猿与莫帅,当然想知道最后的结果了!
  
      只可惜,后来葬主出手,封闭了那片空间。
  
      所以目前为止,外面的人还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莫帅此刻恨他们入骨,迫切想用一些人的血来冲淡自己内心的仇恨和厌恶!
  
      见状,葬主微微一愣,继而竟摇头道:“不行,最起码暂时不行,我带你来这里,原本可不是为了让你杀人的,也不是为了让你知晓真相,死神在这,只是巧合而已,连我此前都不知道他的陨落地究竟在哪!”
  
      “那你带我来这干嘛?”莫帅不爽,语气也不怎么好!
  
      但葬主却并不在意,反而突然严肃起来,幽幽道:“你既然看到了死神留下的昔日缩影,也知道了这里是封禁天外天的地方,更知道此地曾经的祸乱,难道就没想过,为什么那些东西会在这出现吗?”
  
      此话一出,莫帅先是错愕,继而眸子一凝,出现些许惊讶,最后……直接满脸震撼了,看着虚空,看着曾经出现天塔的地方,一阵悚然!
  
      “没错,这里就是你祖上所说的俩界缺口,曾经贯通了天外天与猎界的缺口!”葬主直言不讳,一句话,让莫帅猜想成真,当下更加震撼了,眸光聚成一点,看向虚空,嘴巴张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无需惊讶,此地名为罪恶岭,意指罪恶衍生之地,自然有其道理,而我带你来,就是为了让你接触罪恶,见证天外天的凶险,顺便,磨砺己身,修成至尊位,继而一举成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