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隋炀也是帝 > 第二百一十五章杨广的纠结

第二百一十五章杨广的纠结

“晋王殿下身体要紧,这个酒还是少喝点的好。”邢申心里存了试探之心。
  
  这话让晋王杨广稍稍迟疑了一下,转而淡笑道:“刑大人有心了,你说得对,作为统帅之人我要时刻保持头脑冷静,这个酒还是让张须陀来陪你喝的好。”
  
  杨广这话说得非常自然,却让邢申的心不淡定起来,猜不透杨广的身体到底是好是坏了。看他的脸色不错,身体也是很强壮的样子,可平时一两坛酒不在话下的人为什么突然不敢喝酒了呢?
  
  “王爷的身体------?”邢申试探着问了一句。
  
  “有劳邢大人关心,本王前两天有点受凉,这几天好了。”晋王杨广含糊其辞地说道。
  
  “王爷现在是三军之首,身体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伐陈大计的成败,当放手时且放手,以后还是少操劳点的好。”
  
  邢申的心还是向着高颖这一边的,说出来的话三句有两句是在试探。
  
  晋王杨广呵呵一笑,心里暗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就不要怪本王拉你下地狱了。”
  
  “刑大人有心了,父皇可有什么旨意请你通传?”杨广岔开话题问道。
  
  “有,只不过是密旨。”
  
  说完刑大人从个怀里掏出一个锦囊递给了杨广。
  
  杨广收到锦囊之后,当着邢申的面仔细查验了一下上面的火漆封口,确定无误之后对着外面喊道:“张须陀,带刑大人去客厅饮酒----”
  
  “请-----”
  
  张须陀陪同邢申一起去了客厅。
  
  晋王杨广没有亲自作陪,只是派了个小小的先锋官来陪着自己吃酒,这让邢申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进了客厅,酒席已经摆在了桌子上,涟水鸡糕,高沟捆蹄,钦工肉圆,板闸皮肚--------珍馐佳肴摆了一桌,全是当地特产。
  
  见此,邢申满意地点了点头,嘴上却没有什么好话:“在京城的时候,晋王殿下一向俭约自守,没想到出了京之后竟然这么铺张。”
  
  邢申这话说得有点不合适宜,有点端起酒杯骂娘的意味。
  
  张须陀的脸色微变,手里的酒杯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
  
  “邢大人,这桌酒菜是王爷特意为你准备的,你不值情也便算了,没有必要吃着王爷的饭,反过来陷王爷于不义啊。”
  
  张须陀这话当面说在邢申的脸上,这让邢申的脸为之一红,有心甩袖而去,却又怕引得晋王殿下生气,慌忙赔罪道:“张大人说得对,是在下逾越,口无遮拦了。”
  
  “邢大人坐下吃饭吧,这都是晋王殿下特意吩咐厨师按照你的口味做的饭菜,还望你不要辜负了王爷的一片好意。”
  
  “王爷有心了,这一杯作为在下的赔罪。”邢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邢大人海量,来-----来,再来一杯----”张须陀面色转晴,殷勤地替邢申又斟上了一杯。
  
  邢申的酒量不深,不敢多喝,可又不敢驳了张须陀的好意:“张大人,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聊天。”
  
  张须陀很爽快,他笑道:“邢大人想打听什么尽管说,只要不涉及军情要事,你尽管问。”
  
  “--------”
  
  张须陀这话说得让邢申开不了口,伐陈的进展可以说是军情要事,晋王的身体状况也关系到伐陈的成败,一个两个都不能问,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邢申不问,张须陀倒有话要说了,他质疑道:“刑大人此次过来宣旨,代表的可是皇上的威严,宣读之时理应通知晋王殿下,当着众将士的面,大声宣读,可你却连晋王殿下的面都没见就把圣旨宣读了,这事做得有点欠妥啊,晋王殿下不会追究,可堵不住悠悠之口啊。”
  
  张须陀这话说得不急不缓,听得邢申冷汗直流。
  
  “这-----当时高大人对下官说晋王殿下昏迷不醒,故此------”邢申话说到一半就被张须陀打断了。
  
  “说起来邢大人也是皇上身边的近臣,见多识广之人,偏听偏信的事情按说不应该发生在你的身上。”
  
  “是是在下的失误---”邢申擦了一下自己额头的冷汗,虚心道歉道。
  
  张须陀的官阶比邢申低许多,但此时,邢申却不敢小看他了。言谈间恭敬了许多。
  
  敲打的目的达到了,张须陀便不再咄咄逼人,
  
  把酒言欢,两人没过多久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张须陀拉着邢申喝酒的时候,晋王杨广正坐在书房里,眉头紧皱看着邢申送来的那份密旨。
  
  没过多久他遣人把谋士杨密和许雨青叫了过去。
  
  “宇文成都,你去门口守着,任何人不得靠近书房半步。”晋王杨广吩咐道。
  
  “王爷可是有什么话要吩咐吗?”杨密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知道父皇给我的密折写了些什么吗?”杨广把杨密和许雨青叫到自己身边低声问道。
  
  看着杨广眉头紧蹙的样子,一定是什么让他为难的事情,不然他不会这么着急把自己叫过来。
  
  可是什么事情呢?
  
  杨密思量再三也没想出有什么事情让晋王爷这么为难。
  
  韩擒虎和杜颜的军队已经会合,正在攻打朱雀航,听说领军的陈军首领是蔡征。
  
  贺若弼的军队正在跟任蛮奴率领的陈军想对抗。
  
  这两处战役胜算的把握很大,按说不该是调兵遣将的事情出了问题。
  
  会是什么事情让晋王殿下这么为难呢?
  
  杨密想了又想,最终没想出答案,他谦卑的回答道:“学生实在想不出皇上的心意。”
  
  许雨青也为难地摇了摇头:“学生见识浅薄,无法揣测出圣意。”
  
  晋王杨广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父皇的想法,我也刚刚想明白,”他微微顿了一下之后又压低嗓子说道:“父皇想让我把水路兵权分给秦孝王------”
  
  “这-----这是公然摘桃子啊。”宋雨青没想到皇上还没等伐陈胜利就开始提防起晋王殿下了。
  
  “殿下的意思是-------”杨密谨慎地问道。
  
  “这事我还没想明白,所以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晋王杨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点纠结。
  
  他又说道:“本王以为杨俊没有那个统帅大军的本事,若是把水军全都交付给他,伐陈战役的胜算程度将会消减大半,可是若不交给他的话,又违抗了圣令,这将抹杀本王所有的功劳。”
  
  这事听起来确实有点闹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