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名门春事 > 第六十六章 天宝身份

第六十六章 天宝身份


  瞧见国公之子亲自前来护送之时,贺知春便对知秋的身份有了猜测,如今正听崔九说,却还是咂舌不已。
  她只当知秋是郡主,顶多是个庶出的公主,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同晋阳一样,是嫡出的。
  她皱了皱眉,又继续问道:“不太对啊,公主不是都以封地为号么?怎么天宝与他人不同……而且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孙皇后生过双生女。”
  崔九这话一旦说出口了,也不在意什么官家秘史了,索性都说了。
  当年孙皇后怀胎十月,肚大如箩,连行动都不便利。帝后情深,几乎一日传三次太医来瞧,可也没有探出双胎的脉象,只当孙皇后腹中孩儿福气大,比寻常孩子结实一些。
  不多时,孙皇后便产下一女,甚肖父亲,陛下大喜,特意选了当初发家之地晋阳作为她的封号,恩宠非凡。
  岂料过了两日之后,孙皇后再次腹疼,又产一女,这下连太医都被吓了一跳,宫中之人也面面相觑。
  而且在这位公主出生之时,天有异色,于是便特别的取名天宝。
  天宝公主两三岁时,在一年上元节,长安城当夜无宵禁,花灯满城,彻夜欢腾。宫中王子公主也倾巢出动,出来看灯。万万没有想的是,就在那一年,长安城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没有人知道骚乱是从何而起的,只知道太子遇刺,天宝公主被拐,死伤无数。
  陛下为此大怒,抓了一大波人,但是再怎么寻,也没有寻到天宝的踪迹。
  “可能因为天宝出事的时候年纪尚小,所以尚未上宗谱吧,再加上这事儿简直是啪啪啪几巴掌扇在了陛下的脸上,孙皇后没过两年也去了,所以无人敢提及,你们没有听说过,也是正常。”
  崔九想了想,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
  其实原本他知道的也不多,毕竟许多年前的公主,关他鸟事?
  还是从魏王那知道了贺知秋有可能是天宝,这才去打听了一下。
  贺知春闻言皱了皱眉,有些难受的甩了甩头,崔九一见,伸出手来摸了摸贺知春的额头,没有发热,这才放下心来。
  “阿俏别闹了,你身子还没有好,再躺下睡一会,你若是有什么要问的,某定然知无不尽。”
  他说着,蛮不讲理的将贺知春抱着躺了下来,然后自己个坐好了,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腿上,又将他那带着血的外袍扯了过来,盖在了贺知春的身上。
  贺知春一心记挂着知秋,身子也确实难受得很,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追问道:“知秋离家那么久,又最是心思纯良,长安城中可有人护着他?幸亏她是嫡出的公主,身份高,这下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她了。”
  “她有三个亲兄长呢!不过魏王与太子向来不对付,魏王一直都在寻天宝,这次来的李思齐也得了魏王嘱托,所以你就放心吧。”
  贺知春心中顿时明了,大庆的嫡庶差别极大。皇位几乎不可能落在庶子的手中,陛下的三个儿子便各成一派,互相不对付。魏王近年来风头很盛,有他护住知秋,那真是太好了!
  “知秋不过是公主,为什么也会有人要她的命呢?”贺知春不舒服的挪了挪自己头,面朝崔九侧了侧身子。
  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崔九的回答,再一抬头,却看到他双眼亮晶晶的,快速的伸出爪子捏了捏贺知春的脸。
  “阿俏的脸果然跟猫儿的肚子一样,又暖又软……咬一口肯定是糯的。”
  又来?贺知春黑了脸,狠拧了一把崔九的大腿,疼得他赶忙松手,呲牙咧嘴的!
  “具体某也不知,但是某猜测当年天宝被拐的事情另有隐情,某些人见她回来,大概是心虚了。”
  贺知春有些失望,也是,崔九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年,也没有在朝中当差,知秋被拐的时候,他才多大啊,指不定在清河蹲着呢,哪里就知道里头的事。
  贺余是肯定知道的,但是他却不肯多言。
  现在看来,当初他说的什么挚友托孤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见贺知春不再追问了,崔九侧过头去,松了一口气,等他再回过头来,发现贺知春已经枕着他的腿呼呼的睡着了。
  崔九哑然失笑,低下头去对着贺知春脸吹了吹,她的脸又白又嫩的,像是上好的嫩豆腐,一吹气,脸上的小柔毛就飘飘荡荡的,有趣极了。
  他想了想,又忍不住伸出爪子,一会儿戳戳她的脸,一会儿又摸摸她的头发,直到贺知春觉得痒痒了,下意识的拍掉了他的手,方才停了下来,闭上了眼。
  别说贺知春,就是崔九也困得不行了,背着贺知春跑了一天,又是遇敌又是遇蛇的,他也已是精疲力尽。
  ……
  两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大亮了。
  贺知春看了看自己的脚,除了还有些红点点,已经不再疼了,她赶忙撕下了裙子的内衬,将脚包得厚厚的,勉强当了鞋子穿,总不能一直都让崔九背着吧。
  两人喝了些水,又在附近寻了几个野果子,便又沿着山路继续朝前走去,这一路上都没有听到追兵的动静,让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渐渐地已经能远远地看到炊烟了,这让二人更加的轻快起来。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贺知春竟发现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站着一个拿着拂尘的老道士。
  “这位小娘子,贫道见你骨骼精奇,满脸福相,一看便与贫道有师徒之缘,还不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拜某为师。”
  贺知春一听,翻了个白眼儿,拽了崔九就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骗子,跑到这山中来骗人了。
  老道士见二人不为所动,拔腿就追,一把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小娘子别走啊!想拜某为师的人,从长安排到洛阳去了。某掐指一算,特意在此等你的。”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啊!贺知春仔细看了看这老道士,只见他耳长脸长,尤其是那一对眉毛特别长,几乎已经垂到耳旁了,笑意吟吟的看上去倒当真有几分高人的模样。
  “崔九,这莫非是你家亲戚?”老道士没有拔刀就砍,应该不是敌人,说话还同崔九是一个调调,指不定还真有啥渊源。
  崔九一张脸却忍不住抽搐了起来,对着老道士行了个礼,“曾祖父,你怎么来了,别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