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妖魅记 > 204.长风破浪

  “然而眼前的局面也令木靖子有些不知所措,只听风拂女开口询问:‘三哥,我们闹出人命,该如何是好?’虬髯君却问:‘李郎,你打算怎么办?’木靖子顿即回应:‘不瞒三哥,并州刺史刘肇仁是我的挚友,本准备要投奔于他,可眼下闹出人命,想那越国公杨缟岂会善罢甘休?若此去只怕会牵累挚友,看来我和风拂要亡命天涯了。’虬髯君直言道:‘方才冲突时见李郎束手束脚,一妹也是掷鼠忌器,若拿出点真本领,越国公府这些人哪能够困住你们?’木靖子道:‘我和风拂,从越国公府出来毕竟理亏。’虬髯君双目炯炯望着二人笑问道:‘如何就理亏了?两情相悦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天经地义!’此话说到风拂女的心坎里,木靖子为之汗颜道:‘三哥所言极是!’见那些被吓趴的马匹,逐渐缓过劲来站起,虬髯君旋即爽朗道:‘骑上马跟我走,人是三哥杀的必会给一妹和李郎前程万里,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虬髯君真是性情中人。”
  “三人转道南下,出晋原畿区,经河豫畿区进入江淮。三人同行的一路上谈谈说说,虬髯君和风拂女确实性情相近,时常话语太投机而令木靖子无言以对,显得木靖子木讷寡言。但在论及兵事时,木靖子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那胸中的丘壑喷薄山河,立见雄才大略,尽显英武不凡。之前身为侍女的风拂倾心木靖子,就是因为得见他有如此风采,可惜骄奢倦怠的越国公杨缟久掌长安都牧,尸居余气已不能赏识。以至有眼前路途的柳暗花明,每当虬髯君和木靖子忘我的探讨用兵之道,风拂女从不插话,只是安静地聆听,心底里那是无比的欢欣。”
  “看来有机会我也得读读兵书。”
  “不一日抵达扬州,来到一处很不起眼的院落前。虬髯君引着木靖子、风拂女二人走进小板门,所见的装饰却已然别致,走进第二道门的景观那就格外壮丽了,还有三十几个奴婢侍立。接风洗尘,酒足饭饱,虬髯君说道:‘李郎和一妹历经艰难险阻才得以结为连理,暂且安心居住于此。’风拂女见虬髯君要离去,便问道:‘三哥不住在这里么?’虬髯君回应道:‘我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安排,若能妥当,估摸着得两个月,到时再来接你们起程。’
  风拂女和木靖子便住下,转眼两个月后虬髯君回到这里,说道:‘事情我都已安排就绪,只是还得到一个消息,因而此行三哥想,让你们自己来作抉择。’木靖子顿即道:‘三哥请说。’虬髯君郑重其事道:‘越国公杨缟已病故,李郎若有意投身朝堂,那便与一妹就此安居下来,另外我再赠予一份财富给你们,凭李郎之俊器要建功立业也指日可待;如果追随我去,李郎和一妹须知此行凶险非比寻常,前程几万里那还都是未知之路。’
  木靖子和风拂女相视一眼,却没有犹豫答复道:‘无论前程多么的凶险,我和风拂都义不容辞追随三哥,同甘苦,共患难,就是刀山火海也愿意去闯闯。’虬髯君莞尔笑道:‘好,那我们就一起闯荡。’
  当日从扬州乘船出发,木靖子和风拂女即使已知虬髯君富甲江淮,可也没想到会有如此程度的豪阔,望着眼前船队的庞大规模,两人暗暗咋舌不已。一天之后,船队驶出长江口又见到不知有多少的船只会合,在大海上挂起云帆,真是难以形容的壮观。风拂女不禁问道:‘三哥,这是有多少船、多少人出海?’虬髯君回应:‘大小船只共计一千七百五十八,人员共计二十二万七千余,各类手艺精通的人都有,各种物资也都齐备。’
  目睹虬髯君麾下船队令行景从,木靖子心里深为折服,有序掌控二十几万未经训练的人员,那要比指挥二十几万士兵更难,足见其运筹帷幄绝非全凭财富。船队浩浩荡荡长风破浪一路东去,在茫茫沧海上航行百多天,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达彼岸……”
  “原来虬髯君、木靖子、风拂女,还有带那么多人到翼洲去了。”林遥听得太入神,总算知道曾感叹生不逢时的虬髯君究竟要干什么大事,“他们就在翼洲大地上,开拓进取建立了淏国?”
  “大楚皇朝百余年不断征战,收复阖洲、魇洲、宛洲、逐洲后,进入休养生息的时期,虽然天下九洲并非全在大楚治下,毕竟都已是掌握在人类手里。”林毅娓娓而谈道,“后来朝廷准备经略霁洲、翼洲,才发现虬髯君在翼洲开拓的疆域已不比地王封土小,方王除了功封也有恩封,而恩封原则是在愿意归附的前提下,且实际控制足够的化外之地。大楚皇历一八〇年,朝廷于霁洲恩封方王四位、于翼洲恩封方王七位,虬髯君得受‘七珠镶金玉冠’,被封为淏王。”
  “虬髯君率领众人在翼洲开拓疆土,必然会跟羽人发生碰撞,应该有许多惊险的战况吧!”
  “惊险的战况自然难免,但对于通晓兵法的虬髯君以及木靖子而言也是游刃有余。非势均力敌,肯定就容易应付,然而虬髯君麾下真正让羽人彻底的服气,却并不是武力。”
  “非武力,那是什么呢?”
  “衣食。”
  “吃的穿的。”林遥顿时点点头,可以想象到了。
  “羽人跟我们数千年无往来,没有经历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的时代变迁,更何况从夏商周秦发展至今的衣冠楚楚是多么华美,人人皆有爱美之心呀!”林毅说着不禁感慨万分,“虬髯君麾下让日常着装粗陋的羽人也有精致衣裳可穿,岂能不服气。民以食为天再说厨艺,敢问天底下还有哪个族群比我们华人更会做吃的呢?虬髯君带去的华人,用神洲来的大米饭配上翼洲当地的玉米粒,佐以鸡蛋、虾仁、青豆、瘦肉丁、葱,做成便餐名曰‘扬州炒饭’,谁曾想到这道简洁明快的‘扬州炒饭’,原本只是为解决饱腹所需,尽管含有漂泊在外思念故乡的情怀,居然就逐渐风靡翼洲,吃得交口称赞的羽人又岂能不服气。”
  “一道‘扬州炒饭’令羽人口服,一袭华夏衣裳令羽人心服,心服口服那是不服不行了。”林遥由衷赞许,当然也明白如此动人而美好的事情只会发生在人与人之间。而妖兽所到之处,光景何其之悲凉,比如曾经沦陷的逐洲、宛洲、魇洲、阖洲、甚至神洲大地北部,除了凶残的杀戮还有什么?相形之下,林遥愈加觉得在翼洲大地上,羽人与“扬州炒饭”间的故事,是多么温情脉脉。
  “心服口服了,人和政通也就自然而然了,虬髯君治下的淏国在翼洲七国里,那是格外的兴旺。各行手艺人士都安居乐业,城池生机盎然,荒芜之地变为田野。”林毅继而述说道,“不仅仅华人,纯朴勤劳的羽人也养起蚕、种起稻子,平日里吃饭已然习惯,更离不开得体的衣裳;翼洲特有的作物如玉米、花生、红薯、辣椒等也随着回故乡探亲的华人,跨越沧海传到神洲来,所以我们家也种上了。”
  “互通有无,真好。”林遥幽幽地说道,“当初虬髯君的船队去到翼洲要了百多天,他们回来神洲一趟,看来是极不容易呀!”
  “以那时的船速确实不容易,直到后来巫尊的一位弟子,也就是首任执掌兰台的太师‘祖冲之’,研制出的新船在坊间有‘千里船’之美称,速度大为提高。先是河船不久又有海船研制成功,速度最快的大型海船确实可日行千里,所以之后从神洲到翼洲,也就可以不用那么多天数了。”
  “太好了。”
  “在《淏国志》里记载着,大楚皇历一九六年十月两艘大型海船从‘明州’出发,历时三十四天抵达‘鸿津’港口。由此淏国临海的‘鸿津城’很快壮大,规模于二〇五年超过攸国的首府‘夕歌城’,继而于二〇八年超过煦国首府‘玛雅城’,接下来又于二一九年超过淏国首府‘玉陵城’,就此成为翼洲最大的城池。而淏国又因拥有‘玉陵’‘鸿津’双城,即使放在全天下六十四个方国里也极其闪亮,在十九个玄王国里已然出类拔萃,就是跟阖洲的梁国、熭国、誉国、宛洲的睿国、霈国相比都毫不逊色。因此可以说虬髯君、木靖子、风拂女‘红尘三仙’在坊间的名气,并不亚于‘九大八珠镶金玉’,全都称得上响当当的人物。”
  “故事说完,那就吃午饭吧!”方菲侧聆半天开口道。
  “虬髯君、木靖子、风拂女还在世么?”林遥意犹未尽。
  “这?爹爹可就不清楚了。”
  “姑姑去翼洲有五年了,肯定经历了许多许多有趣的事情,应该到过淏国,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回神洲,什么时候再来我们家……”
  

Ps:书友们,我是洛逍,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