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最后一个卸岭传人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超级葬甲虫

第一百七十二章 超级葬甲虫

"面对我的问题,铁头嘿嘿一笑道:“我们彝族人的祖先曾经给我们留下一个警示,如果在我们生活的地方有苗人的话,我们一定要小心防范他们的蛊,不同的蛊有不同的应付措施,而对付石头蛊最有效的办法便是用口水。”
  
  我不禁恍然大悟,“你是说,这些石头鬼不过是一种石头蛊而已?”
  
  铁头道:“应该是,不过它应该不是普通的石头蛊,你看它们不但被刻成了人的形状,不但还被分成了男女,并且……”
  
  铁头说着顿了顿,又继续道:“苗人们在炼这种蛊的时候,可能用了发情中男女的阴血,因此才会见到异性就想上身。”
  
  他这样一说,在场的两位美女的脸上立即又红了,而我不禁骂道:“操他娘的,炼这种蛊的人也太损了……”
  
  据说苗人擅长制蛊,而自古以来呢汉族男人都很喜欢和苗女结亲,但是时间一长,这些思乡心切的男人们又往往逃回故土。
  
  苗族女孩为了不被辜负,便对许诺返回的男人们下蛊,那么如果规定时间不返回来的话,就会令男人毒发身亡。
  
  关于养蛊的方法,《通志》中有所记载,甚至要用一百种虫类,
  
  这些爬虫,通常是毒蛇、鳝鱼、蜈蚣、青蛙、蝎、蚯蚓、螳螂……总之会飞的生物一律不要,四脚会跑的生物也不要,只要一些有毒的爬虫。
  
  把所有爬虫放入缸内以后,在一年的时间里让那些爬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乘下一个,这个爬虫吃了其他爬虫以后,自己也就改变了形态和颜色。
  
  据说他们可以变成的样子有很多,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叫做“龙蛊”,形态与龙相似,大约是毒蛇、蜈蚣等长爬虫所变成的。一种叫做“麒麟蛊”,大约是青蛙、蜥蜴等短体爬虫所变成的。
  
  而关于石头蛊,用平常石头就可以,在石头上施以蛊药经过长久炼制而成。石头蛊炼成后,便能够行动、呜啼,一旦缠上人,将会使人消瘦生病,甚至可以直接钻进人的身体。如果没有破解办法,或者巫师帮忙驱蛊,被石头蛊缠上的人三五年之内小命就会完蛋。
  
  所以千万不可随意辜负那些神秘民族的姑娘啊,当然不管哪个民族,只要对你好的姑娘,都不应该去辜负人家。
  
  在经过石头鬼的侵扰后,我们这心里都变得五味陈杂,说白了,我们每个人心里最怕的倒不是丢掉性命,而是变成了不在是自己的怪物,这可比死了要恐怖更多。
  
  好在大家能够及时化解了这场劫难,但我却不禁更加担心起二牛的安危。这小子明明走下来了,可他人到哪儿去了呢?
  
  这时候,想必每个人都已经感觉到了,一定有什么东西影响了二牛,让他主动脱离我们的队伍。
  
  但是,不管为什么?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便是寻找二牛。
  
  我们顺着墓室往里走,赫然发现墓室的里面端坐着一尊高达三米的石像,石像头戴着王冠,手拿着权杖,看起来像个国王。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夜郎王吗?
  
  可若是夜郎王,为何这墓中没有棺材,也没有其他任何陪葬?
  
  看来这塔庙还有更往下的一层。
  
  细心的李月潭很快就发现了,石像的右脚往前伸的比较长,中间更像是脱节了似得。于是她急忙走过去,接着她便对我们挥挥手,像是发现了什么?
  
  我和铁头、白玛急忙走过去,只见石像的右腿果真向前移出了一截,而就在那断腿的位置,一条密道直通向神像的下面。
  
  而就在密道的入口处,二牛的背包赫然躺在那里。
  
  我捡起背包仔细看了看,发现背包带已经完全断了,就像是谁硬生生的从他背后把背包扯下来了一样。
  
  但不用说,二牛肯定已经走进去了。于是我对其他三人点点头,示意我们进去。
  
  李月潭点头说:“先把牛乔羽找到再说。”
  
  于是我们三个人便小心翼翼的往密道里走去。
  
  进去之后,我发现这密道是倾斜往下的,走了十几道台阶后,密道突然向右一转,变成了一条直行的通道。
  
  但很奇怪的是,这条通道的地面上竟然镶嵌着一颗颗黑色石头似得东西。这让我想起了公园里那种铺满鹅卵石的道路,据说这种鹅卵石路赤着脚踩在上面,有按摩足底的功效。
  
  然而,陵墓里铺这种黑色石头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恐怕不是为了按摩脚底那么简单?
  
  而这条奇怪的通道又是通向哪里呢?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玄机?
  
  我们四人站在通道的入口处犹豫着,一时不敢轻易涉足。
  
  而就在突然间,我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我下意识的侧身躲避,顿时只感到一个人影从我面前一闪而过向通道里跑去。
  
  这个人的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熟悉,我不禁大喊道:“二牛,竟然是二牛,你小子跑什么?快给我站住!”
  
  喊着我便跑起来往通道里追,脚底踩在那些黑色的石头上,竟然啪啪作响。
  
  我一心想着追上二牛,哪有时间理会那黑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月潭他们三个也在后面跑,不过他们一边跑,嘴里却在对我催喊着:“大宝,跑快点,千万别停下来,地下的东西是活的……”
  
  什么?我心里着实一惊,原来脚下啪啪作响的黑石头是活的?莫非它们不是石头,而是一种动物。
  
  靠,什么动物能生活在古墓里?而且还能这么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并且背部又跟鹅卵石那么像?
  
  甲虫!我忽然想起一种甲虫!它们喜欢吃肉喝血,顷刻间便能将一具尸体变成白骨,那便是——超级葬甲虫。
  
  如果这些通道里的黑色石头都是超级葬甲虫的话,我们绝对又摊上事儿了。
  
  但跑着跑着,四周突然变得无比空旷,通道忽然没了,脚下也不再黑色的东西和啪啪作响的声音。
  
  我们下意识的抬起头回看,发现我们竟然跑到了塔庙的外面,庙门的两边矗立着两根高大的石柱,石柱前面还有两蹲三足石鳖在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