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伏天氏 > 第六百零六章 年末小聚

第六百零六章 年末小聚

    琴谷,乃是至圣道宫诸遗迹之一,也是极负盛名的一处遗迹。
  
      其原因除了柳狂生曾经的威名之外,还有便是因为琴谷从没有人真正触摸到柳狂生的琴,得到他的认可。
  
      由此可见柳狂生此人是怎样的人,人如其名,狂生狂生,哪怕死后,道宫天之骄子,皆不入他眼。
  
      琴谷入口是一处石洞,此刻有不少人来到此地,最前方之人正是叶伏天,他双手环抱古琴,琴曲依旧未断,若断,很可能便会打断琴谷和他之间的共鸣。
  
      他能够感受到,这片琴谷之中,蕴藏非常强大的琴道意志力量。
  
      抬起脚步,叶伏天穿过石门,步入琴谷之内,拱形石门内别有洞天,豁然开朗,宛若一方小天地般。
  
      翠绿的空间,怪石嶙峋,有山有泉,生机盎然,天地间像是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力量,那是音符在跳动,随同他的琴音而跳动。
  
      在叶伏天身后,不少人迈步走出琴谷之中,和叶伏天不同,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来自琴谷之中无处不在的压力,仿佛有琴音意志侵蚀而入,让他们感觉非常难受,像是要变得狂躁。
  
      “退出去在外面等吧。”叶无尘轻声说道,花解语和余生他们都纷纷点头,退出到外面,徐缺钟离等不少人也来到此处,都退回琴园外,唯独连玉清跟随而入,他手中同样环抱古琴弹奏,然而音符却像是无孔不入般,不断的钻入脑海之中。
  
      以前,即便是不修琴之人,也会前来琴谷淬炼自己的精神意志,但对于他而言,这里有着其它意义,然而无论是谁,从没有人走到过琴谷的那张古琴前。
  
      连玉清抬起头看向远方,在一处高地,周围环境优雅,一块平滑的巨石之上,有着一张古琴安静的摆放在那,此刻那张古琴的琴弦竟然自己跳动着,音符弥漫于天地间,和叶伏天手中的琴发生共鸣。
  
      连玉清他亲眼看着叶伏天一步步往前,走到了那张古琴面前。
  
      这张古琴,因柳狂生而成名,被誉为荒州名琴,惊魂。
  
      连玉清他的琴平和,如同他的心境般,他一直想要感受下柳狂生的魔琴是何等的狂傲,可惜他始终没有得到,而如今,那位道宫战第一的道宫新人,走到了名琴惊魂的面前,盘膝而坐。
  
      他有些嫉妒叶伏天。
  
      此时叶伏天停止了弹奏,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琴,这从荒古界楼兰古城中得来的琴当时还不愿追随自己,如今看来,怕是以后用不上了,不过留在身边,也是一种纪念。
  
      他都已经走到了这里,自然能够预感到将会到来的一切,音符引自己而来,是一种认可,也会是一种传承。
  
      他坐在地上,目光望向眼前的这张古琴,古琴旁刻字,惊魂,想必是这古琴的名字。
  
      伸出手,他双手轻柔的抚过琴弦,刹那间,琴弦跳动,叶伏天的手指随琴弦一起跳动,顿时周围天地间一道道音符出现,并且飘入叶伏天的脑海之中。
  
      叶伏天闭上眼睛,沉浸于其中,安静的感受着飘入脑海中的音符,将每一个音符都牢牢的记下,烙印在脑海。
  
      在他的脑海中还有一幅画面呈现,那是一位中年男子端坐于此处,双手抚琴弹奏的场景,惊魂琴的上一代主人。
  
      叶伏天聆听琴曲的同时,他感受到惊魂琴中似乎蕴藏一缕琴魂,正是这琴魂和他产生的共鸣,并且在这琴谷周围布下琴音结界,将此琴封于此地,若非是他弹奏浮世曲,根本无法踏足此地。
  
      他脑海中的琴曲给叶伏天的感觉便是狂,他从未学过如此狂的琴。
  
      当初所学的琴曲天下、乱江山,有壮观、有悲壮,但此刻脑海中的琴便只有一个狂字。
  
      仿佛自成一体,已是宗师之境。
  
      而此时的连玉清还在琴音所布置的结界外挣扎,想要踏足叶伏天所在之地,但他发现,他的意志正在渐渐迷失,若是真要强行闯入,他怕是会意志崩溃。
  
      终于,连玉清停下了脚步,看着叶伏天叹息了一声,随后转身退了出去。
  
      今日论道所发生的一切,他会铭记在心,激励自己,回去之后,他会磨炼心境,淬炼琴道。
  
      叶伏天在琴谷中数日不出,余生和花解语等人便在琴谷外等了数日。
  
      此时,道论已经结束,叶伏天离开之后,道论开始进行了真正的交锋,妖孽人物相互碰撞极为激烈,甚至道榜前列的人都交手了,但之前叶伏天走出的那一战,依旧算是此届道论最为震动的一战。
  
      神州历一万零六年的岁末最后一日,至圣道宫中不少弟子已经离开道宫回家看看。
  
      没有离开的人依旧忙碌着修行,道战台区域,道榜石壁上,此刻新的道榜已经出来了,每年的道论结束之后,道榜都会有不小的变化,但这一届道榜最大的变化只有一人。
  
      道榜前此时汇聚了不少人,诸葛行、相芷琴、云峯等人都在,目光看着那新的道榜。
  
      叶伏天的名字,赫然在列。
  
      道榜,第十。
  
      以八等王侯境界,登上道榜第十,在这至圣道宫,堪称是奇迹了。
  
      当然没有人敢质疑这份榜单,以叶伏天在论战时展露出的天赋,那是道榜第一的潜质,而且法术、武道尽皆杰出,最后又以琴道战胜了连玉清。
  
      若非是他境界地位,本身的实力还是差了些,可能便不仅仅是前十了。
  
      除此之外,余生的名字也踏上了道榜,虽然只是在后面。
  
      但未来道榜三甲中的两个名字,仿佛在此刻已经出现在道榜之上了。
  
      叶伏天,很多人都记下了这个名字。
  
      遗迹之地,同样各处都有许多人修行,琴谷外,便时而有人投去目光。
  
      在此刻琴谷石门外面花解语她还在等,今天便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那家伙竟然还在里面修行不出来。
  
      就在此刻,一道英俊的身影从琴谷走出,他面含笑容,望向琴谷外等待的数道身影。
  
      花解语脸上露出笑容,走上前瞪了他一眼,柔声道:“修行如何了?”
  
      “琴谷中有一位前辈的传承,得了几首非常精湛的琴曲,还有前辈的古琴。”叶伏天笑道:“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花解语娇嗔的看向他,这家伙脸皮还真厚。
  
      “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花解语轻声道。
  
      “怎么会,我还要和我家媳妇一起跨年呢。”叶伏天笑道,随后看向叶无尘,道:“无尘,喊上沉鱼,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坐坐。”
  
      “好,在哪里汇合?”叶无尘道。
  
      “便在那座山顶吧,那里是这片区域最高的地方了,风景应该不错。”叶伏天指向一座山道。
  
      叶无尘点头,便转身御空而去。
  
      “余生,我会让小雕带清璇过来,我们直接过去吧。”叶伏天笑着道。
  
      余生点头,随后一行人一起朝着那座高山而去。
  
      山巅,能够俯瞰这片区域的风景,望着下方诸多遗迹,叶伏天笑着道:“道法区域便修行了大半年,而且还能够继续支撑我修行一段时间,这片遗迹想必还有一些琴谷这样的地方,看来未来几年都可以在道宫中好好修行了。”
  
      道论之后,相信不会再有人找茬了。
  
      他来道宫,就是为了好好修行提升境界。
  
      “还要在这修行几年?”易小狮咬牙道,忍不了啊。
  
      “七师兄,你在这么懒,有机会我可要和二师姐好好聊聊了。”叶伏天笑着道。
  
      “我会怕?”易小狮鄙视的看了叶伏天一眼,不过却似乎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猿战你怎么不回太行山?”叶伏天看向猿战问道。
  
      “老爷子让我以后跟着你。”猿战目光眺望着远方道。
  
      “也不用一直跟着啊。”叶伏天揉了揉眉心,这些妖兽会不会死脑筋。
  
      很快,叶无尘和柳沉鱼、黑风雕、伊清璇以及楼兰雪也同时来到了这边,叶伏天看向柳沉鱼笑着道:“沉鱼,又变漂亮了,看来我家无尘照顾的还不错。”
  
      柳沉鱼在道宫中自然也会修行,修为境界提升,气质自然更出众。
  
      “水云笙是谁,怎么在剑宫都听说了一些流言?”柳沉鱼看向叶伏天,像是很认真的问道。
  
      叶伏天眨了眨眼睛,看着那风姿卓绝的身影,道:“我错了。”
  
      这女人太狠了吧。
  
      “今天年末,你们就不要斗嘴了。”伊清璇轻笑着走上前来。
  
      “清璇说的对。”叶伏天点头:“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比如烤肉什么的?”
  
      叶伏天说着目光望向黑风雕,黑风雕猛的跳了起来,委屈的喊道:“老大,您有什么吩咐,我马上去做。”
  
      如今黑风雕已经学会了口吐人言。
  
      你们说话便说话,别打雕爷主意啊……很吓雕的。
  
      “要酒吗?”此时一道声音传来,叶伏天目光转过,便见醉千愁提着酒壶和徐缺一道走来。
  
      “好啊。”叶伏天笑着点头,这时候有酒再好不过了。
  
      “看来要可怜我的美酒了。”醉千愁似乎有些心痛,随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许多酒杯,金樽玉杯、琳琅满目,叶伏天目瞪口呆,这家伙,讲究。
  
      一行人坐在一起,醉千愁给所有人都倒了杯酒,笑着道:“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和师尊以外的人跨过年,为了缘分,喝一杯。”
  
      徐缺笑了笑,人生真是有趣,他也以为自己是个不合群的人,但到了至圣道宫却发现,醉千愁和叶无尘都挺有意思的。
  
      叶伏天和余生,似乎也很有趣。
  
      也许,真的是缘分吧。
  
      “为了缘分。”叶伏天一笑,一行人举杯共饮。
  
      “几日前的论道一战,倒是令人痛快,你们说,我们征服至圣道宫的道榜,需要几年?”徐缺笑着说道,可以预见,未来道榜上最前列的名字,大多应该都会在这里了。
  
      “三年吧。”醉千愁道。
  
      “三年吗?”叶伏天目光望向至圣道宫的风景,道:“道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征服它。”
  
      醉千愁和徐缺一愣,目光看了他一眼,随后都笑了笑。
  
      是啊,有些人的目标,根本就不在道榜之上,对于叶伏天而言,道榜于他,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那么,荒天榜、荒州呢?”徐缺看向叶伏天。
  
      叶伏天目光依旧眺望着远方,荒天榜、荒州吗?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没有回应这句话。
  
      但他的笑容,多年以后徐缺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才明白其中之意!
  
       PS:下一章会直接跳一些时间,道宫的具体修行就不详细写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