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伏天氏 > 第七百零五章 应劫之兆

第七百零五章 应劫之兆

    三日之后,浩瀚荒州之地,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这股压抑的气氛来自数日前的那场可怕风暴,玄武城中,城中许多地方破碎化作尘埃,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死伤诸多,诸葛世家、太行山、剑圣山庄、南天府、圣火教等诸多势力,皆有许多人命陨于那场大乱战之中。
  
      甚至,数位顶级的巨头人物都负了伤。
  
      但终究,诸葛清风和猿弘还是扛住了数位顶尖巨头人物,那疯狂的一战,让圣火教、南天府退却了,两败俱伤之后,双方各自撤退了。
  
      这场轰动一时的大战被世人称之为玄武城之战,在荒州的历史上也算是留下了一笔,影响了荒州的历史。
  
      不仅是在玄武城,太行山那边同样爆发了一场可怕的战斗,白云城主和荒州第一剑客杀戮之剑徐伤进行了巅峰对决。
  
      那场战斗白云城主身边的强大人物尽皆被诛杀,战斗的结局是,徐缺身负重伤,白云城主也被刺中了一剑,那疯狂的一剑让白云城主选择了停战,他的实力明明强于徐伤,他不想和徐伤拼命,这位荒州第一杀神实在太过危险了,负伤的白云城主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在徐伤的剑下全身而退。
  
      据说那一战之后徐伤就直接回听雪楼闭关去了,没有人知道他伤势如何,但想必是非常的重,但即便这样,徐伤还是让白云城主退了,无数人心中感慨,荒州第一杀神有多危险,恐怕白云城主如今比谁都清楚。
  
      除了两人之战外,展逍带去的知圣涯强者也有不少人埋骨太行山,同样的,太行山上许多妖猿命陨,鲜血染红了许多地方。
  
      然而太行山之战最为震撼的消息是,知圣涯九子之一的展逍,前来荒州之地拿顾东流的展逍,在太行山被杀,这位降临荒州并且很快在荒州引起一阵可怕风暴的人物,就这么死在荒州,荒州的人没有想到,知圣涯的人同样没有想到,当这消息传出的时候,无数人内心为之震颤,哪怕是道宫的大人物也是如此。
  
      所有人都明白,荒州可能会有一股更加可怕的风暴了。
  
      顾东流承认,展逍是他所杀的,如今卧龙山还要保顾东流的话,怕是猿弘和诸葛清风拥有圣物,也根本无济于事。
  
      知圣涯的圣子死在了这里,死在顾东流手中,哪怕圣人不出手,知圣涯,能够就此罢休吗?
  
      但孔尧没有再去卧龙山拿人,相反,荒州竟像是出现诡异的平静,所有人仿佛都安静了下来没有发声,但荒州的人都知道,这将是暴风雨真正要彻底爆发的前奏。
  
      南天府、圣火教等势力松了口气,展逍死的可真是时候,这样的话,没有谁能够救得了卧龙山和太行山了吧?
  
      卧龙山上,明月居,这几日来许多人询问顾东流太行山的情况,更多人的关心叶伏天去了何处,顾东流都只是回应小师弟受伤,他让小师弟离开暂避。
  
      其他人虽然有些怀疑,但也没有想太多,叶伏天不在卧龙山也好,如今卧龙山风雨飘摇,展逍被顾东流所杀,无人知道未来会如何,叶伏天活着,便是希望。
  
      但显然,顾东流的说法是无法说服得了诸葛明月的,此时诸葛明月便又看着顾东流道:“小师弟是什么人你很了解,我也一样了解,他不会一走了之,你究竟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明月。”顾东流看着诸葛明月,伸出手,轻抚着她耳边的秀发,轻声道:“答应我一件事。”
  
      “你死了,我好好活着?”诸葛明月看着顾东流,这几日来她问过顾东流数次,他都没有正面回答自己,显然他不想欺骗她,所以故意不言。
  
      顾东流轻轻点头。
  
      “那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诸葛明月道。
  
      “你说?”顾东流道。
  
      “以后,不许再对我说这样的话。”诸葛明月轻声道:“既然你不想说小师弟的事情,我便也不问了,但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回避,那日你来,不是便已经都说好了?”
  
      看着眼前的女子,顾东流心中无言,遇到这样的女子,又有什么办法?
  
      …………
  
      至圣道宫,这些日同样极不平静,展逍的死虽然看似和道宫无关,但只要是发生在荒州的事情,道宫身为荒州的象征,必然是无法完全撇开的。
  
      更何况,之前孔尧和展逍曾数次想要让道宫出手,道宫都拒绝了。
  
      再加上白泽的死以及白云城主和徐缺的战斗、等等诸多事情在一起爆发,道宫柳禅等人,皆都感觉到了一股极不寻常的气息,荒州可能真的要变了。
  
      此时,圣贤宫中,万象贤君来到了这里面见柳禅,似乎有些急。
  
      “何事?”柳禅见到万象贤君的脸色不由得问道,他也看出来,万象贤君似乎有急事。
  
      “道宫,要应劫了。”万象贤君神色极为凝重,因道宫出现劫卦,因此他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测算卦象,再加上最近荒州的动荡,他当然不敢掉以轻心。
  
      而就在不久前,他看到了可怕的卦象,道宫的劫卦将要来临,也就是说,道宫将要应劫,承受劫卦。
  
      “你确定?”柳禅的神色遽然间变得无比的凝重,万象贤君的神情让他明白,这次道宫之劫非同一般,极可能是大劫。
  
      “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出错。”万象贤君开口道:“世间万物皆有运转的规则,如今出现这种卦象必然是什么事情的触发,而在数日前,正好荒州发生了几件大事,极有可能便是这些日发生的事情,将最终导致道宫应劫。”
  
      “玄武城那边知圣涯率领数大势力和卧龙山以及太行山开战、白泽被杀、展逍命陨,这一件件事,最有可能让道宫应劫的,便可能是展逍的死,知圣涯那边,怕是不会善罢甘休。”柳禅猜测道。
  
      这些日的事件导致卦象变化,展逍的死,对于整个荒州大势而言,无疑是影响最大,可能直接推动卦象的变数。
  
      万象贤君轻轻点头,他无法测算出究竟是什么事情导致卦象将应验,但从事件的影响力大小而言,展逍的死确实是最大的推动,如今孔尧还在荒州,但却有一部分知圣涯的人离开了这里,圣子于荒州被杀,他们当然要回去交代清楚。
  
      秦仲也随同知圣涯的强者离开了,但下次来的,可能就不会是秦仲这样的王侯人物了,之前知圣涯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演变。
  
      “卦象有没有其它预兆?”柳禅继续问道。
  
      万象贤君摇头,卦象既是劫卦,那么应劫是必然的,至于之后会怎么走,没有人知道,万象贤君也测算不出,道宫在这一劫中,究竟会如何,是冲破这一劫,还是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召集六宫主事之人,此事,大家都有权知道,并且需商讨大劫来临之时,道宫该如何。”柳禅开口,万象贤君点头,如今,他们确实该着手准备了。
  
      但就在这时候,柳禅忽然间抬头看向远处,随后心中暗暗叹息,该来的人,终究还是回来了,他并不希望他回来。
  
      远处,一道气度非凡的身影迈步走向这边,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地上,能够在知圣道宫的圣贤宫中如此肆无忌惮之人,整个道宫中也没有几个,但柳禅没有责备,甚至一句话都没说,仿佛这极为正常。
  
      这回来的人,是白陆离。
  
      他弟弟白泽,在不久前被杀死。
  
      “老师,人拿到了吗?”白陆离开口问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卧龙山之后他外出历练,竟然会是永别,他弟弟白泽被人所杀,于道宫中被杀死。
  
      虽说白泽太过骄傲了些,有许多缺点,他也曾批评过,但那终究是他的亲弟弟,血浓于水,如今被杀,可想而后他是怎样的心境。
  
      纵然那件事他做的不对,应该受到惩罚,但为何要杀死他?
  
      柳禅微微摇头,徐缺也在逃亡中,他知道听雪楼的势力,他们之所以到现在都无法拿下徐缺和叶伏天,听雪楼怕是功不可没。
  
      “在追查。”柳禅道:“陆离,如今荒州动乱,不要因外界之事影响自己的心境。”
  
      白陆离,是道宫的未来,是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希望白陆离能顾不受到影响。
  
      “我明白。”顾东流点头,他知道柳禅的意思。
  
      “万象他预测道宫将有一劫,是否能够度过此劫尚且未知,若道宫真遇灭顶之灾,你切记要活着,为道宫传承下去。”柳禅对着白陆离嘱咐道。
  
      “道宫,不会有事。”白陆离开口说道。
  
      “希望如此吧。”柳禅低声说了句,心中却并不那么轻松,如今白陆离也回来了,卦象也将应验,荒州之地,究竟会发生什么?
  
      道宫,又将会面临什么?
  
      没有人知道,荒州一直显得很平静,但从禹州到荒州的路上,已经有一行浩浩荡荡的强者在,直奔荒州之地。
  
      知圣涯九子之一的展逍死在了荒州,这件事,当然不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