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伏天氏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醒来

第七百二十四章 醒来

书山下方变得极为热闹,东荒境不知多少前来。
  
  继叶伏天放出消息将要大婚之后,又有消息传出,三天后,不仅仅叶伏天将会大婚,余生、叶无尘,也将和叶伏天在同一天举行婚礼大典。
  
  余生和叶无尘两人虽因叶伏天的存在显得光芒略显暗淡,但在东荒境却同样是极为有名的后辈人物。
  
  更何况如今他们已经不算是后辈了,三十不到的叶无尘,便横扫柳国旧王族之人,斩一等王侯轻而易举,这是何等可怕的天赋。
  
  东荒境的人听闻,这次荒州也会来不少强者,这场婚礼,令人瞩目。
  
  大婚在即,书山之巅,叶伏天却安静的修行着,微风拂过,寂静无声,这里无人打搅。
  
  在叶伏天身后,似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叶伏天睫毛动了动,眼睛却依旧闭着。
  
  那身影一步步走到叶伏天身边坐下,眺望着远方的云海。
  
  叶伏天目光睁开,看了一眼这出现的老人,他依旧和以前一样,狗搂着身躯,显得那样的平凡,走在路上都不会有人在意他的存在。
  
  随后,叶伏天又移开目光,同样眺望着远方。
  
  沉默。
  
  空间是那样的寂静。
  
  叶伏天不知有多少话想说,多少话想要问,但此刻却格外的平静,他不知该说什么。
  
  是该敬他,还是该恨他?
  
  “伏天,你都猜到了吧。”老人轻声道。
  
  大师兄拥有魔刀,解语被圣境人物附体,他们都是自己身边最亲近之人,可以为自己付出一切,不惜生命一战的人,再联想到余生修行的魔道功法,叶伏天怎么会猜不到。
  
  “东海城也是您吧。”叶伏天轻声道:“为何要看着师公死,为何要让解语这样?”
  
  他的声音很低落,他分明有能力做这些,轻而易举,但他却没有。
  
  “在你的印象中,我是怎样一个人?”老人轻声问道。
  
  叶伏天的思绪瞬间回到十余年前,甚至更小的时候,他和余生受老人的教导长大。
  
  “慈祥、又严厉,甚至冷酷。”叶伏天道,慈祥温和是对他之时,严厉冷酷,是对待余生的时候。
  
  “那你认为,哪一种才是真正的我?”老人又问。
  
  “后者。”叶伏天道,他当然冷酷。
  
  老人笑了笑:“孩子,你所看到的都只是片面的,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冷酷、更无情,我手染鲜血无尽,葬送不知多少生命,我所造的杀戮,你根本无法想象。”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平静,却仿佛能够感觉到那波澜壮阔的战场,杀戮的战场,他是多么的冷蔑霸道,杀伐天下。
  
  叶伏天低头,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道:“但为何却又如此对我?”
  
  “因为你是他们的孩子啊。”老人看着叶伏天,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慈祥,这一刻叶伏天感觉他看自己就像是当年雪猿和叶青帝看自己的眼神一样。
  
  “谁?”叶伏天生出无尽的伤感之意,声音极为低落,他究竟是谁?
  
  老人摇了摇头。
  
  叶伏天很失望,他又问道:“你让余生修行魔功,让大师兄手握魔刀,解语所附体之人似乎也是魔修,为何不传我魔道功法?”
  
  “你生而为帝,自然不能修行魔功。”老人摇头道:“解语身上所附之人乃是我刻意为她准备的,同样是一位神念师,本没有打算这么早交给她,但太行山发生的事情让我决定提前交给她,于是便在摘星府将之传授于她身上,此次虽然历劫,但未来她会有一位强大的神念师教导她修行。”
  
  “可他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这样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叶伏天有些心痛,余生、大师兄、解语,都受到了不一样的安排,每一人,都将承受痛苦。
  
  “这是他们的荣耀。”老人漠然的开口。
  
  “狗屁的荣耀,你和柳禅又有什么区别。”叶伏天低沉的吼道,这是荣耀吗?
  
  这些,都是他最亲的人,承受痛苦,只是为了成就他。
  
  老人看向远方,沉默片刻,随后开口道:“我不强求,他们都愿以为你做这一切,你若觉得愧疚,你若恨我,便强大吧。”
  
  叶伏天低头。
  
  “这些,又算得了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若自己不够强大,将来,会有更多的牺牲,你要相信,哪怕有再多的牺牲,我都不会在意,哪怕你恨我,也一样。”老人站起身来,缓缓开口道:“我要去做一件事,以后,我不会在你身边,照顾好自己。”
  
  风沙卷过,老人佝偻的身躯此刻笔直的站在那,随后化作一道残影渐渐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叶伏天看着他消失的身影,只感觉极为难受,开口道:“我会强大的,义父。”
  
  恨吗,如何能够恨得起来,那是他从小最尊敬之人。
  
  …………
  
  婚礼越来越近,只剩下最后一天时间,书山之上一片盛景,从书山脚下便着手布置。
  
  这一天,书山又有客人前来,龙灵儿、顾云曦、牧知秋等人提前来到了书山庆贺,还带了叶伏天曾经在仙阁的侍女沈渔前来,此外,在星辰学院修行的王语柔也来了,明日她的家族王家之人也会前来庆贺,毕竟有过交情,王家之人知道自然是要来的,叶伏天如今在荒州的地位东荒境的人或许不那么清楚,但荒州早已传遍。
  
  曾经为王家而战的青年,如今只要他点点头,便能够坐上至圣道宫宫主的位置,这是何等的梦幻,真像是一场梦。
  
  “伏天哥哥,要不要我做伴娘啊。”龙灵儿俏皮着说道。
  
  叶伏天伸出手揉着她的脑袋,道:“脑袋整天想什么呢。”
  
  “伏天。”一道声音传来,叶伏天目光望向那边,便见到老师斗战贤君、还有剑魔、道藏贤君他们朝着这边走来。
  
  “老师。”叶伏天走上前去喊道:“两位前辈。”
  
  “叶伏天,这场婚礼可不是你一人之事,斗战是你和余生的老师、剑魔是无尘的老师、我是花解语的老师,当个证婚人没问题吧?”道藏贤君玩笑般说道。
  
  “好。”叶伏天笑着点头:“几位老师届时都要坐上位,为我们见证。”
  
  几人点头,道藏贤君又问道:“解语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有醒来。”叶伏天轻声道。
  
  “别太担心了,我已经听凰说过,她只是沉睡一段时日,迟早会情形。”道藏贤君安慰一声。
  
  “还没有考虑好吗?”剑魔开口问道:“如今,整个荒州都在等你的答复。”
  
  “我想先等解语醒来。”叶伏天开口道。
  
  “好,不急。”剑魔微笑着点头。
  
  “你去忙吧,今日有很多客人吧。”剑魔笑了笑,叶伏天点头:“楼兰,你替我照顾下老师和几位宫主。”
  
  “好。”楼兰雪轻轻点头。
  
  叶伏天离开这边,去了花风流所居住的院落,此时在这里也有很多人,南斗国天子南斗文山,苍叶国天子叶天子,还有叶苓汐兄妹。
  
  伊相自然也来了,正在一旁嘱咐着伊清璇和余生。
  
  叶无尘的父母也到了,都非常高兴,自叶无尘踏入修行路离开东荒境,他们就很少能够见到自己的儿子了。
  
  还有一人让叶伏天颇为意外,她容颜极为出众,看着叶伏天道:“怎么,不认识了?”
  
  “苍叶国第一美人,哪敢不认识。”叶伏天笑着说道,这女子正是以前的苍叶国第一美女林月瑶。
  
  “叶伏天,不仗义,如今有成就了就忘记以前的朋友了,大喜之事也不邀请。”林月瑶直爽的道:“我这算不算不请自来,你不会赶我走吧?”
  
  “不敢,就你一个人吗?”叶伏天苦笑摇头,他哪有心思邀请客人,诸人都是自发前来,不过见到这么多老朋友,他自然也心中高兴,若是解语能够醒来便好了。
  
  “不然呢?”林月瑶玩笑着道:“难道带个男人吗,我倒是想,但被你比下去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有道理。”叶伏天深以为然的点头:“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无论是谁都是要被比下去的。”
  
  “……”林月瑶一脸愕然。
  
  “你自己随意,我去看解语了。”叶伏天笑了笑抬起脚步离开,林月瑶瞪了他一眼,走到叶天子身边道:“陛下,如今叶伏天什么境界了?”
  
  “不知道。”叶天子耸了耸肩。
  
  “如今书山上这么热闹,这家伙应该挺厉害了吧。”林月瑶喃喃低语。
  
  叶伏天来到花解语的房间,南斗文音在这里照顾她。
  
  “师娘,我来吧。”叶伏天轻声道。
  
  “嗯。”南斗文音点头离开这边,叶伏天坐在床榻前,握着花解语的手,外界依旧热闹,但这里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解语,明日我们便要大婚了,你难道真打算让我抱着你上去啊?”叶伏天轻声说道。
  
  “都睡了这么久,该睡醒了吧,明天我们成婚后,我天天陪你睡个够。”
  
  安静的躺在那的花解语睫毛动了动。
  
  叶伏天目光却看着她的手,两只手牢牢的握着,轻声笑道:“你若是明天还不醒,以后可别说我欺负你。”
  
  笑了笑,叶伏天继续道:“十几年了,时间过的真快,明天你便是我的女人了,我可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你敢。”
  
  一道轻柔的声音传出,叶伏天身体轻颤了下,他抬起头,看向花解语的眼睛,只见花解语美眸睁开,眼角有些湿润,有泪水顺着眼睛滑落而下,然而她却是笑着的,笑容格外的灿烂,是那样的美。
  
  叶伏天也笑了,他抓起花解语的手温柔的轻吻了下,随后又看向花解语的眼睛,道:“你看我明天敢不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