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闲臣风流 > 第四百四十四章 落花流水

第四百四十四章 落花流水


      “这明明是减肥嘛”周楠禁不住嘀咕。
  
      “你管公主殿下是绝食还是减肥,这事子木打算怎么了结?”朱聪浸厉声问。
  
      “与我何干?”周楠还在犟嘴。
  
      朱聪浸:“与你无关,当初为何撩拨人家,咱们天家人是那么好欺负的吗?”古人最注重血缘亲情,嘉善如此情形,小朱将军未免有同仇敌忾之感。
  
      欲要再发怒,又想起自己这个损友乃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便缓和语气道:“子木,过去的事情也不要提了。你现在是顺天府举人,将来可是要做进士为国家效力的。再叫你去做驸马都尉实在不近人情,也冒天下之大不韪,可你想过这事的后果没有?”
  
      “能有什么后果?”周楠不以为然,嘉善公主这么绝食几天,然后就吃一顿欺骗餐,最大的后果的变瘦变漂亮。到时候,我还立了一大功呢!
  
      所谓欺骗餐,说的就是人在减肥的时候,因为节食,身体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变产生了应急反应。
  
      身体会以为主人正处于饥荒之中,为了避免饿死,就会放缓代谢速度,将所进饮食通通转化成脂肪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一来,很多人节食之后不但不会被瘦,反胖上一圈。
  
      这是基因的本能,你也没有任何办法。
  
      所以,后人在减肥的过程中每周都会大吃一顿。为的就是给身体一个信号:食物充足,放心变瘦,不会死人。
  
      当然,这顿大餐也不能太油腻,以海鲜、水果、蔬菜、适当的肉食为主,尽量不碰碳水化合物,标准的地中海饮食。
  
      朱聪浸:“子木,试想如果殿下有个三长两短,陛下雷霆一怒,你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周楠一想,也对啊!减肥这种事情并不是管住嘴、迈开腿那么简单,要讲科学,否则很容易就伤了身体。古人可不懂这些道理,嘉善的减肥行动又如此勇猛精进,真出了事,劳资也要跟着完蛋。
  
      见他面上变色,朱聪浸苦笑:“子木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走,咱们去嘉善公主府走上一趟,劝劝殿下。现在,也只有你的话她肯听。”
  
      周楠:“原来你今天来这里就是为这事?”
  
      “我这也是为你好。”
  
      “好吧,我想想。”
  
      “别想了,走吧!”朱聪浸拉着周楠就走:“子木,我知道你是嫌殿下生得不好看,忍忍吧!”
  
      周楠翻了个白眼,你也承认嘉善丑啊,怎么刚才还口口声声说公主殿下活泼大方美貌,太违心了。
  
      倒是可以去嘉善那里走一躺,劝一劝,免得出了事情惹火烧身。
  
      不过,想起她实在不美丽的脸色,周楠同志心中不觉打了个寒噤。等下若那豪放公主要本大人献身,我是从呢,还是从呢,还是从呢?
  
      同为欢场密友,周楠的心思朱聪浸如何看不出来。劝慰道:“子木,这事忍一忍就过去了。还记得去年安王府镇国中尉请我们喝酒的事情吗?”
  
      周楠:“有点印象,是不是平凉来的那个,那中尉好象穷得厉害。”
  
      “对对对,安王府的封地正是甘肃平凉,那可是个苦寒之地。人家好不容易进京一趟,请咱们喝酒,还请了妓家,面子不能不给,即便那些女子长得实在不好看,也得甘之如饴。”
  
      周楠:“那天我也就敬了三杯子酒,说了几句话就走,可没有留宿。宁吃鲜桃不吃烂梨一筐,我可是个有节操的人,倒是朱兄好胃口,竟然下了嘴。”
  
      “你是外官走了也无所谓,我若走,太不礼貌。”
  
      周楠:“也对,都是宗室,礼貌性意思一下。”
  
      “说得是,其实我当时也难受得紧。”
  
      二损友同时哈哈大笑。
  
      周楠心中悲愤,看来,今天这个礼貌x不干也不行。不对,这事不能干,干了后患太大。可是,不做,又如何脱得了身?苍天啊大地啊,我这是犯了什么错?
  
      吴淼见周楠要和这个吊儿郎当的宗室将军出去,以为他们要去喝花酒,这酒一喝估计就是一天一夜,很大方地出了两顶轿子,像送瘟神一样把两人送走。
  
      轿子行了一气,终于到了地头。
  
      这地方位于皇城以东,靠着禄米仓,周楠也没来过,面积挺大,院子也新。
  
      经过重重朱门,二人在一个宫女的引领下进了一座清雅的小院中。
  
      朱聪浸朝一间精舍施礼,朗声道:“公主殿下,臣朱聪浸已经将周子木大人请来了,你还是进些饮食吧,臣先行告退。”
  
      里面传来嘉善的声音:“请周大人进来吧!”
  
      那宫女将提在手中的食盒塞到周楠怀中,然后和朱聪浸无声地退出了院子,又随手将院门关上。
  
      周楠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背心的冷汗就下来了。自从嘉善上次打死女官之后,也没有人再敢管她,现在这位明帝国的长公主可说是无法无天人见人怕。
  
      他走进门去,屋中的窗户都关着,光线显得有些暗,只见着一条人影斜靠在床上。
  
      非礼勿视,周楠不敢靠近,只将食盒打开,将里面的酒菜一一取出放在大圆桌上,小心道:“公主何等身份,须保重千金之躯,还请用些饭食,千万不要饿坏了自己。”
  
      “若殿下有个三长两短,陛下心中不是难过成什么样子。万岁爷身系亿兆生民之福祉,天家的事就是国事,还请公主三思。”
  
      这已经是苦口婆心了。
  
      床上的嘉善公主幽幽一叹:“与君别是容易见时难,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
  
      周楠心道:神经病,夏天刚过,热得要死,你现在又说春去也,不是还让大家再热上一场,这不符合自然规律。
  
      又明白,嘉善这是说她落花有意,自己流水无情。
  
      嘉善的声音虽然小,却显得中气十足,不像是饿了二十多天的人。
  
      也对,她身体底子在那里,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事,周楠倒是放了一半的心。
  
      嘉善:“你将饮食拿走吧,我不会用的,任何人都不能改变我的心志。周大人不肯靠近说话,可是视我如虎豹豺狼?”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衣山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