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一品修仙 > 第四五八章 镜面里的镜像,不同的对待之法

第四五八章 镜面里的镜像,不同的对待之法

勇者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恶龙的巢穴,将睡在金币上的巨龙的头颅斩下,然后带着巨龙的头颅和无数的金币,回到了家乡,成为了英雄。
  
  这是秦阳在前世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听到的故事。
  
  当年关注的点,就是这货发了笔横财,绝对可以买很多很多的小浣熊,凑齐水浒英雄卡了。
  
  到了后来,懂的越来越多的时候,理解了什么正义的勇士和邪恶的恶龙时,也已经再也不相信什么所谓的正义了。
  
  人家恶龙也就长的难看点,在自己家睡的好好的,被人悄咪咪的摸进来砍死,找谁说理去,就算是有什么公主,还不兴人家公主就喜欢高富帅么,难道就必须跟一个除了把砍刀连一块金币都没有的穷人么。
  
  逆向回溯,在一个疑问之上再建立起一个疑问,发出了无数疑问之后,庙祝无声无息的洗脑,施加在他心中的观念,也随之轰然崩塌。
  
  秦阳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
  
  这种狗血故事,从我知道没钱连小浣熊都买不起的时候,就已经不信了。
  
  什么怨气、恶念化作的恶龙,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东西,也从来没点击里提到过只言片语,甚至这个世界的生灵,都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血脉,都是来源于应龙。
  
  就算是真的,当年应龙陨落的时候,怨气和恶念之类的,化作了恶龙。
  
  但有又怎么了?只要他不碍着谁,不是神经病变态,老想着杀光所有的生灵,就算是恶龙又能怎么了,他可曾有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劣迹么。
  
  真要是有什么毁天灭地,屠戮苍生的举动,不可能一点只言片语都没有吧。
  
  当年遇到的小人魔,那才是真正的恶的化身,仇恨的化身,怨气的化身,生来唯一的使命,就是去复仇,去杀戮。
  
  这比之一个什么恶龙纯粹了不知道多少。
  
  结果呢,小人魔现在在五行山待的好好的,被山谦当宝贝一样的对待。
  
  所以秦阳心里清醒的很,真的有什么恶龙,要是将其彻底镇压,能让他得到想要的东西,安全的离开这里,那恶龙就是邪恶的。
  
  若不是,那恶龙就是正义的。
  
  说到底还不是屁股决定脑袋,立场的问题。
  
  就算是往大的说,以大义的角度来看待问题,约束的也只是一个族群,所谓的道德底线,也从来都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而不是要强加给别人的。
  
  但若是放到大世界里,比如当年的燃寿妖女,人家不去吸收寿元就会死,只是为了生存而已,也从未强迫掠夺谁的寿元。
  
  对于她来说,生来就是如此,没什么不对的,但放到人族,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这就是邪恶。
  
  恶龙的事,暂且搁置,反正看情况再说。
  
  至于那位庙祝,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若事实真的如此单纯明了,他站在了大义的立场,站在了绝大多数人的立场,又有利益相诱,他何必遮掩一些问题,让人忽略掉很多事情,又何必耍手段无声无息的加强人的念头。
  
  他只需要有一说一,我秦有德是讲道理的人,同样也是怕死的人,有没有巨利相诱都不重要,届时,屁股自然还是会坐在他这边,帮他收拾了那位估计还没冒过泡就被镇压的恶龙。
  
  看看,多简单的一件事,非要搞的这么复杂,让自己平白无故的多费脑子。
  
  这个庙祝可真不是东西。
  
  一路在心里默默念叨,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座巨峰的山脚下。
  
  山峰上光秃秃一片,半点植被都没有,上层还有一些迷雾飘散,散发着微弱的光晕,照亮这里的黑暗。
  
  秦阳从南面登上山峰,而同一时间,妖母从东面登上山峰,蒙毅从西面登上山峰,一起向着山巅而去。
  
  行进不一会,秦阳就已经察觉到,山巅有一股深沉压抑的力量,隐而不发,镇压在山巅,那种力量,远超他能抵挡的极限。
  
  眨了下眼睛,催动瞳术,运足目力,向着山巅望去,看破了迷雾,就见山巅,悬着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材,棺材上雕刻着一头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应龙浮雕。
  
  远远望去的时候,像似这头应龙缠绕在棺材上,将棺材完全遮掩住。
  
  似是察觉到秦阳的目光,棺材上的力量,微微掀起一丝涟漪,应龙浮雕的眼睛,骤然睁开,向着秦阳望来。
  
  秦阳察觉到变化之前,就果断的闭上眼睛,避免了与之对视。
  
  深沉而压抑的波动,似是流水,从山巅传来,这一次他感应的更加清楚。
  
  青铜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存在,在试图破棺而出,而青铜棺材上却有另外一股同样强大的力量,将其镇压在青铜棺材内,两相僵持,难分高下。
  
  波动持续了一会之后,再次陷入了沉寂。
  
  秦阳暗道,看来那位庙祝说的话,的确有一部分是真的,这里的确是镇压了什么东西,而镇压那个东西的力量,就是庙祝的力量。
  
  他们已经陷入了僵持,有些事庙祝需要有别人,而且必须是非龙裔的存在,帮他去完成。
  
  潮水一般逸散开来的波动消散,秦阳便打算继续前进。
  
  然而这一次,越过一座伴峰的时候,前方却变成了一片平整如刀削的平台,前方石壁,也化作了一面巨大的镜面,倒映出秦阳的影子。
  
  随着秦阳踏上平台,镜面之内的倒影,也随之做了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步之下,竟然踏出了镜面。
  
  秦阳眉头微蹙,再次踏出一步,倒影也跟着踏出一步,同样的,倒影也是眉头微蹙,凝神望着秦阳。
  
  秦阳抬头看了看山巅,这种变化,应该就是方才出现的,对方有一些力量逸散到这里,想要阻拦他。
  
  化出另外一个人,自然没有直接照着秦阳的模板,直接化出一位秦阳来的简单,让秦阳去对付自己。
  
  秦阳抱着手臂,打量着对面的自己。
  
  “上一个敢用我这张脸的人,已经被我活活打死了好几次,现在更是不敢靠近我十万里之内,你想怎么死?”
  
  “我就是你,你的倒影,不是什么冒牌货冒充你,你会的我都会,你知道的我也都知道,我出来的时候,有个念头告诉我,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成为你。”倒影同样抱着手臂,脸上带着微笑。
  
  “那你觉得你能杀了我么?”
  
  “不能,因为有些东西,是倒映不出来的,你身上倒映不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而且我就是你,所以我也不准备动手了。”
  
  “那你退群吧。”秦阳随口丢下一句话。
  
  就在这个瞬间,对面的倒影,骤然消失不见,前方的空气被压缩,倒影周身燃烧着火焰,目呲欲裂,全身的气血都在燃烧,所有的力量,汇聚成一拳,轰向了秦阳的脑袋。
  
  秦阳咧着嘴露出微笑,同样一拳轰了上去,藏而不发的力量,在这个瞬间爆发开来,与倒影对轰到一起。
  
  “轰!”
  
  血色的火焰化作一圈涟漪,从二者中间扩散开,倒影翻转着倒飞了回去,重重的砸在了石壁镜面上。
  
  倒影的一只手臂,扭曲成了古怪的形状,趔趄着爬起来,疼的呲牙咧嘴,却还在笑。
  
  “果然真的是我啊,这次我信了。”秦阳点了点头,算是彻底信了倒影的话。
  
  按照自己的性子,纵然没机会,也要放手一搏,拼一下。
  
  “是啊,不亏是我的本尊,什么底牌都没用,也比我强。”
  
  “既然你就是我,那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让你退群吧。”
  
  “当然明白,本尊是不可取代的,你死了,就算我不死,也不会有什么前途,纵然是我能杀了你,我也注定不会有好结果,所以,还是别上了别人的当,刚才只是没忍住而已。”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走吧。”
  
  “那行,我退群了,你自己小心点,我出现在这里,不是意外,他不只是想要拦着你而已,有些话我说不出来,你自己领悟吧。”
  
  倒影丢下最后一句话,便倒飞向石壁,没入到石壁镜面里,消失不见。
  
  眨眼间,镜面里再次倒映出来的倒影,就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倒影了。
  
  秦阳仰望着山巅,心里嗤笑,原本还以为是化出一尊拥有自己力量,却没有意识的镜像,想要让镜像来杀了自己。
  
  没想到,这里倒映出来的,还真就是说自己。
  
  那还用打什么啊,这么简单的计谋,就算只是倒影,也不会信那种什么取代本尊的鬼话。
  
  不过,倒影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没办法说出口的话,应该就是最关键的那一部分。
  
  除了要拦着他,那还有什么?
  
  让倒影取代了本尊,然后听从对方的命令么。
  
  从原本跟庙祝一伙,变成了跟恶龙一伙,最后来一波逆转么?
  
  秦阳能瞬间想到的,就是这个了,但想想,不能说出口,却又拐弯抹角的给了提示,最后又被那种力量,强行拉回了镜面里。
  
  应该还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可现在,他对着石壁镜面挥了挥手,里面的倒影做出同样的动作,已经再也得不到任何的提示了。
  
  抬头望了望山巅,秦阳继续前行,无论如何,到了终点就能知道了。
  
  而同一时间,三眼妖母和蒙毅,也都遇到了从镜面里走出来的自己。
  
  一块平台上,无数的妖母残影,幻化而出,相互交错到一起,叮叮叮的响声连成一片尖锐的长鸣。
  
  无数的幻影,与同一时间,向着两个方向相互重叠到一起,化作两个妖母。
  
  最后一个幻影,也在这时消失,二人的速度催发到了极致,在平台之上,化出一片扭曲的光彩。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两个妖母同时现身。
  
  其中一个,半跪在地,一只手扶着地面,一只手被斩落到地上,面色苍白无比。
  
  而另外一个妖母,脸上被斩出了一条贯穿脸颊的伤口,若是再深入一些,她的脑袋怕是都要被切开了。
  
  她扶着即将翻开的脸颊,任由鲜血咕咕而下,眼睛里冒着寒光,肆意大笑。
  
  “我就是你,但是我可以放弃这张脸,来换你的死亡,换来取代你的机会,哈哈哈……”
  
  而正牌妖母,缓缓的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讽。
  
  霎时之间,就见整个平台,不知何时,已经被无数细丝包裹住,每一根细丝之间,都间隔着很大一段距离,随着妖母一只手轻轻攥紧,那无数细丝骤然向着中心收缩。
  
  眨眼间就化作一枚囚天茧,将倒影笼罩在其中。
  
  囚天茧化作一枚蚕茧大小,静静的悬在那里,里面还能感觉大有什么东西在动。
  
  妖母睁开竖瞳,一道神光爆射而出,将囚天茧笼罩。
  
  光辉消散,囚天茧消失不见,里面的倒影妖母也随之消失不见。
  
  妖母捡起地上的断手,重新安到了手腕上,妖气涌动之后,手腕上的伤口都随之消失不见,妖母活动着手,望着镜面,冷笑一声。
  
  “同样的力量,也要看谁在用,怎么用了,假的终归是假的,不堪一击。”
  
  ……
  
  而蒙毅这边,也遇到一个从镜面之中走出的倒影蒙毅。
  
  两个老瞎子站在那对视了好半晌,蒙毅才伸手虚引。
  
  “请。”
  
  倒影蒙毅与其相对而坐,二人各自拿出一个罗盘,又拿出一块龟甲。
  
  二人合力,不断的推演占卜,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倒影蒙毅站起身,一拱手。
  
  “我活你死,乃是十死无生的大凶之局,我死你活,却是凶中带吉,逢凶化吉之相,如此的话,告辞。”
  
  倒影蒙毅就要转身回到镜面的时候,蒙毅却叫住了他。
  
  “莫急,这么久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与我合力推演占卜,而我一个人实力有限,有些事情连最起码的吉凶都无法占卜到,如今正好遇到你,合作天衣无缝,何不继续助我多推演几件事?”
  
  “咦,说的也是,我也有这种感觉。”倒影蒙毅恍然大悟。
  
  俩蒙毅相对而坐,开始合力做一些平日里,蒙毅自己都占卜不出吉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