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风回来的方向 > 你必须是衰神附体

你必须是衰神附体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个几率似乎更是翻了一倍。本来起床迟到已经够惨了,还没有搭上公车,没搭上公车也没关系,跑着过去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可后面紧追不舍的这只汪是怎么回事!殊不知,本大爷天不怕,地不怕,可对于狗狗这种生物还真是唯恐避之而不及。低头看着这条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狗狗,我是无奈的眼泪也快出来了。
  “拜托了,狗大爷,您行行好啊,我今天第一天报道啊!饶了我吧!松口啊!”我是一边拽但又不敢太过用力,这狗狗的牙齿看着蛮锋利的。不过忽略咬着我不放的森森白牙,这个狗狗蛮漂亮的。我立刻掐了自己一下,我靠,还有时间看狗,再不去学校,等着被骂成狗吧!正当我六神无主的时候,头顶传来了很低沉的一声。
  “Tony,过来。”顺着声音朝头顶看了看,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在我的眼前,因为是逆光,只能看到黑黑的人影,不过真的很高啊......“你怎么知道我英文名叫Tony?”相信我,这句话我真的只是反射性的回应,不过几乎同时,狗狗终于松开了我的裤腿,撒欢儿的去蹭主人的小腿了。我顿时懵了,什么情况,难道......“不好意思,我叫我的狗。”我了个去!顿时十万头草泥马从我心头奔涌而过,虽然Tony这个外文名是很常见,但是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你为啥骂我......”
  “不好意思,再见。”人家根本没有打理我的意思,转身和狗狗上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很快,我才想起来,我绝对......迟到了。
  “叶小伟是吧,我记住你了,下次迟到的话,你直接来我这里报道吧。”禁欲系灭绝师太在第一天,就让全班同学认识了我。来的最迟,座位什么的只能挑着坐了,倒数第一排只有一位睡着的仁兄,就那里吧。就在快走到最后一排的时候,我居然摔倒了...摔倒了...倒了。连带着几个同学的桌子还有乱七八糟的各种东西,我今天出门大概没有看黄历吧,倒是没有多痛,关键是真的丢人丢大学里来了。“还准备爬多久,差不多就起来吧。”看着眼前的一双大脚,我首先觉得,这个声音真耳熟,然后“你他妈不就是放狗咬我的那个人嘛!”我基本上连滚带爬的扒着人家的大长腿站起来的,形象什么的早就抛之脑后了,我就想问问他的狗为啥咬我。“我觉得,你最好先去医务室比较好...”“你少叉开话题了,你...”没等我说完,我就觉得自己嘴里一股子血腥味,鼻血!这一大早的,我真是快疯了,“你给我等着,回来和你没完!”放了句狠话,我匆匆的跑出了教室。看着跑出去的身影,木林风不禁扶住了额头,看来想安静的度过这个大学是有点难了。
  好不容易止住鼻血的我对着镜子呆呆的看着,怎么看也是一副帅哥样子啊,怎么命运如此多舛,老天一定是嫉妒我的美貌,嗯,没错。然后我摆了个潇洒的姿势,从后门坐到了我的位置,然后,看到了那个衰神。
  嗯,长得挺高,鼻子蛮挺,眼睛好漂亮...等等,我这是在花痴个什么劲儿。“这位同志”,大早上就睡觉啊,“你的狗狗去哪儿了啊,喂!”“我叫木林风”就说了一句话,他有趴下了,“哪个木啊,木头的木还是慕容的慕啊,别睡了嘛,聊会天儿啊。”其实我真的不是话痨,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看到漂亮的人肯定有兴趣多和他说几句话啊,不过人家压根儿没搭理我,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很不爽,然后我就推了他一下。“你很烦。”我靠了,哥和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这还拽上了,哼,你要睡,我就让你睡,嘿嘿。熟悉我的人这时候肯定会背后一阵阴风刮过,我这个典型的双子座男最不缺的就是鬼点子,小木木,你不要怪我哦,谁让你让我不爽了,嘿嘿嘿。
  大学的第一节课,就在我的阴谋中度过了。刚刚下课,教室就进来一个美女,先是四处张望了下,然后冲着我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顿时我就听见了我的心跳声像鼓点一样,越来越密集。就在我觉得自己快窒息的时候,美女的一句话让我彻底崩溃了。“你为什么在脸上花个乌龟?”我去,这怎么回事,我低头看了看同桌的脸,很干净,很养眼的美男入睡图,那这个美女说,我脸上有乌龟,这个...“你好,你有镜子么。”“有啊,给你,赶紧去洗洗吧。”不看还好,一看我觉得自己是彻底没办法见人了,我只能拿了本书,把脸挡住,跌跌撞撞的冲向厕所。
  “起来,别装睡啦,这是怎么回事啊”看着跑出去的同学,徐初夏皱着眉,俯视着正在偷笑的某人。
  “啊呀,初夏啊,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我刚睡醒。”木林风撒起慌来也是面不改色。
  “少装啦,我还不了解你啊。”初夏一脸无奈的坐在了木林风旁边,“林风,我好想你。”
  在我的世界里,人生最不能忍的事Top10以内,一定有这条,当众秀恩爱。当我好不容易清理完脸上的痕迹,还没有弄清楚这脸上的画是谁给弄的的时候,一进教室就看到刚才的美女抱着同桌的胳膊,依偎在他肩上。重点是,“美女,这是我的位置。”初夏看了一眼林风未来的同桌,把位置让了出来,然后坐到了木林风的腿上。啧啧啧,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我边念叨着,边思考着,我脸上的画是从哪儿来的。“木同学,那个,你刚才一直再睡嘛?”“嗯。”“奇怪了,谁来咱们这里了。”其实我最大疑问是,为什么本该在他脸上的画,来了我的脸上。我一直在低头思考,忽略了木林风脸上奸笑的表情。初夏看看木林风,摇了摇头,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容。上一次见他这么笑,已经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