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夜传说 > 第九章 出卖
石壁冰冰凉凉的,像火一样烧着他们,风从石壁上折回便成为粗粝的砂纸刮过脸颊。有水滴的声音,滴答,滴答,冷静得叫人心慌。同样是石洞,这里叫人痛不欲生。
  华郁晨把他们抓回来,却不来看他们一眼,每日一顿饭按时送进来,似乎只想保证他们能够活着。离愁很内疚,他答应把沧耳带回来,华郁晨明知他办不到,就是在等他去找琅環把。不想这回华郁晨把他们的位置都计算好,让他们没有准备的时间,把他犹豫的时间也骗走。华郁晨会怎么对他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应该一心想掌控琅環,打赢这百年大战。可是他为什么这么沉得住气,放他们在此不管不顾呢?
  琅環依旧平心静气地修炼,离愁知道她的鼻子可以伸到千里之外,很少打扰她感应周围的情况。反倒是日暮让他担心,她从未这么镇定,低眉顺眼跟着华郁晨的人回来。她背靠石壁,一语不发,不去看他们。
  有一次容君路过这里,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仿佛这里没有人在呼吸。那天琅環罕见地抱着膝盖盯着外面,容君的出现让她白了脸。她跪着冲到门口,手臂止不住颤抖,但是任离愁怎么追问都不开口,之后更加严厉地练功,气息之强大使得离愁不敢坐她周围。
  琅環发现了她离开灵山前感受到的邪恶气息,越来越强,那样的气息让她十分不安,从未有过的不安。还好她的封印术已经强大起来。石芽顶上消耗不少内功,这段时间趁着华郁晨端着架子她才有机会修炼回来。不管是什么势力,绝对不能将它放出来,绝对不能让它伤害人。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冲着离愁微笑起来。
  他感觉周围气息流畅起来,胸口的堵塞也散开了。他重新坐到她身边,担忧地说:“华君这么晾着我们,是因为他下了决断了吗?“
  ”你最怕什么决断呢?把你赶出灵山?骁骑已经回不去了,他已经压倒你一次,你还怕什么呢?沧耳也没有带回来。哦,当初你们交换的条件是什么?“
  她远在石芽顶但还是什么都知道,那一瞬离愁心虚地想,她一直在身边。
  ”是你,他希望你回灵山助他一臂之力。“
  ”哦,但我觉得容君不这么想。“
  ”容君复出后,变了一个人似的,就看了一眼,我也知道,他一定出了什么事。“
  琅環看向日暮,”这该问日暮才对,你在地道里发现的东西,价值重大。“
  日暮似乎在出神,她咳了两声,离愁看着她,她避开他的目光,说:“容君的计划这般隐秘,华郁晨会发觉的,让他去操心不就行了吗。”
  琅環盯着她,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肯定,华郁晨不知道容君的计划,容君也不知道华郁晨在密谋什么,或者说从来也没有人知道华郁晨在搞什么东西。这样反而更好猜。不过,容君在做什么我一定要知道。“
  ”你担心他藏着更大的阴谋?“离愁跟她说。
  ”我几乎不敢想象,那种东西……“
  ”你不如想象一下自己的族人。“日暮打断她。
  琅環醒悟过来,魔域的事情她很久没有探听过。原以为叔叔的计划失败,魔域中人就不会有危险,现在看来魔域无主不可能安然无恙。魔人拥有大地隐藏的力量,受到自然的庇佑,想动,或者敢动魔人的人不多,但现在就在这里,明目张胆。
  三宗之一,茯夫人。
  茯夫人斜靠在榻上,一个鲛人捧着葡萄跪在她脚边,面色清冷。这个鲛人十分美丽,似乎带来了整个海洋的神秘和通透,与生俱来的高傲是镣铐锁不住的。华郁晨送给她的礼物,就这一件最令人欢心!茯夫人冷笑一声。她伸出手,拈起一粒葡萄,慢慢蹭过那个鲛人的脸,划过那人的嘴唇,最终送进自己的口中。她像小姑娘似的媚笑起来,鲛人的脸像一块冰,一丝裂缝不见。
  就是这样才好玩。茯夫人拿脚趾在他脸上画圈圈,嘴角的葡萄汁闪着歹毒的光。
  ”夫人,昨天抓的那个魔人,已经自尽了。“
  下人急匆匆跑上前来报告。
  茯夫人翻翻眼睛,漫不经心地说:”多大的事,照旧……“
  ”你就不能少惹他们的麻烦吗。“
  声音远远传来,茯夫人直起身,挥挥手,底下的人把鲛人带下去。华郁晨走进来瞥到,指指那人,说:”你把时间花在鲛人身上,还找魔人的麻烦做什么。“
  ”华君,你送我的这份礼物我很是喜欢呢。“茯夫人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把葡萄放在他手边,拿起一颗剥号递给他。
  华郁晨推开她的手,笑嘻嘻地说:”夫人,我一直为你着想着,看来事情办的不错。这样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啊,“她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你不当家可就不知道,魔域中有多少难办的事,我要是没了这个乐子,准发疯。“
  华郁晨皱皱眉。
  ”魔人有什么了不起,如今魔力深厚的也没几个了,仗着那个消失的魔君的庇佑横了这么多年,给灵族带来不少麻烦呢。“
  “你可知道,我把琅環请回来了。“
  ”哦?“茯夫人饶有兴趣地坐正身子,“你竟然想到这点,不错,那么说鲛人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他端起杯子,慢悠悠喝下一口茶,才说:“夫人以后想要什么样的男宠而不得呢?”
  茯夫人刚弯了弯眼睛,华郁晨又说:“不过,琅環可是魔域的公主,魔君不在她可就是第一人,你这样我可不好交代。“
  ”好吧,你开了口,我就放他们一马。等战争结束再说。“
  华郁晨心里冷笑,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僭越到如此地步,实在不配宗主之名。
  “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必须占据暗道,取得三君的秘密计划,进行部署。”离愁的声音细如蚊虫。
  琅環闭了闭眼,睁开眼时眼前一片清明,她的传音肯定清澈——“就这么办。”
  日暮静默不语,手握成拳,一下一下落在另一只拳头上。她侧过脸,似乎无意留心他们的谈话,殊不知转头的同时也将耳朵正对着他们。琅環瞥了她一眼,继续微笑着安静地传音入离愁之耳。
  华郁晨越来越肆无忌惮,他似乎对沧耳不再有兴趣了,转而大张旗鼓地捕捉普通鲛人,一旦得手就送到茯夫人处,看上去是在讨好她。近来节奏却出现问题,鲛人战士训练有素,地面上除鲛人战士之外的鲛人不多并受到保护,往常华郁晨胸有成竹能轻易钻空子抓到鲛人。而今却总是走错路线,不知中了什么邪。
  这天他气急败坏地用刀在手上那些鲛人的脸上割出三条痕,意犹未尽之余,猛然想起各种缘由,叹了口气,命人把琅環请到华宗大殿阁。
  琅環不肯睁眼,稳如灵山盘坐在地,底下人无可奈何回去报告华郁晨。他知道只有琅環能坏他的事,也只有她能猜透他的心思。从小到大他只看得起这么一个人,现在他必须亲自把她接出来。
  琅環笑眯眯地喝茶吃饭,绝不先开口说什么。华郁晨有求于她,心知琅環站在鲛人一方,否则不会避世数百年对灵族毫不相帮。魔人受到大地的庇佑,拥有无法估量的神秘力量,这是三宗一直忌惮魔域的缘故。让茯夫人肆意干涉魔域中事,也是为了打探如今魔人究竟还有多少能量,若不能为己用……
  “华郁晨,你的生意越做越好,茶却反之。”琅環说。
  他坐直身体,打起十二分精神说:“待会我就命人把最好的茶送到你手中。”
  “送到魔域,还是送到石芽顶呢?”
  他眯了眯眼睛,她又说:“我可不愿意住在你这里。”
  “好吧,魔君失踪已久,次君无法带领整个魔域,所以,”他摊摊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整个魔域?”
  “整个魔域。”
  “完全的权力吗?”
  “放心。”
  “承诺。”
  “我承诺。”
  “好呀。”琅環站起身来,“我懂,我相信你知道我懂什么,那就不需要解释了。送我回魔域。”
  华郁晨狡诈多疑,对琅環是别无他法更无法控制,看上去是她受制于他,只有他知道自己多么敬畏这个魔域公主。所以她要自己送她,他并不觉得与身份不符。
  狱中只剩离愁和日暮,日暮心里觉得轻松不少,往离愁那边坐得更近一些。
  离愁说:“日暮,你长大了。”
  她心里紧张,颤抖的声音流淌出来:“怎么这样说呢?”
  “华君把我们截在半路,把我们抓回灵山,我们接下来生死不定,你不惊不慌,很好。”
  “你在我身边,这一路我很安心,现在也是。”她垂下头,害羞道,“离愁,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她想了一路,想问他,一个从小到大都怀着的问题和美好的希冀。
  从手臂拿得动剑的年龄开始,他成为她的老师、朋友、兄长。青青的草地上,他持剑负手,英姿飒爽的模样和梦一模一样。父亲叛族,她伤心地想,她再也配不上他了,他的身边只能是魔域受人崇敬的公主琅環,她只配给华郁晨嘲笑蔑视终生。然而他给了她更多帮助,每次华郁晨为难她,他总不动声色地站出来。甚至他在前方战斗,还托人把自己记录的奇闻异事带回灵山。也许他不是那么喜欢琅環,也许自己的位置,也不低……
  然而跟她那五个字重叠在一起的是他清冷的声音——
  “我不会为华君摆布,背叛正义。”
  生生将所有迷恋和种族、战争拉扯成一团。
  琅環回到魔域,魔人愣了许久,不知道是谁喃喃说:“是公主,是公主回来了。”
  手中的东西全都散落在地上,他们盯着她,情绪缓缓裂开。
  这里有浓烟的气息。
  琅環垂下眼睛,屈膝,向所有子民跪下。人群中发出一声尖叫。
  她抬起头,肯定地说:“我回来了。”
  日暮张了张嘴,动弹不得,眼泪却如洪水般淌下。说不清这是羞愧还是痛苦。
  离愁直视前方,似乎她站在他的对面,而他正看着她的眼睛那样,说:“华君的目的是琅環,我竟现在才理解,去或不去,沧耳来或不来,琅環才最关键。如果我们不去石芽顶,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你在怪我吗?可我怎么能看着华郁晨把你害死!琅環她,不可能永远被你护在身后,灵族正需要她,我不会让她再逃避。”
  他重重叹了口气。
  由远及近传来脚步声,最后停在身旁。他抬起头,是琅環。她的声音通过气流传来——“小金已经继续前往。”
  离愁点点头。
  “宗主,我找到制约之术了。”
  次君跪在堂下,那张人脸已经因为邪恶和仇恨变成动物的脸,模糊了五官。
  容君高坐在榻上,闭目念咒。
  “只要这样做,您就不必再忌惮魔人。”
  “次君,”容君的声音如同遥远的钟声,“你也是魔人。”
  “不,我的兄长从来都认为我是个废物。魔域中人没有人承认我,琅環有什么好,所有人都推崇她。我才是君啊!”
  “可惜,你没有得到魔人神秘的力量,你的血液不是纯净的。”
  “我不屑成为魔人。容君,请让我跪在您的脚下,让我辅助您,您将会成为这天地间唯一的王!”
  次君用膝盖走到容君的脚边,将额头磕在他的脚背上。
  “如此,来吧,我们将拥有纵横天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