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江湖迟暮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按下葫芦浮起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按下葫芦浮起瓢

    扬州府江州城。
  
      东躲西藏一路逃来的赵成可算是在这里见到了李先生和卢浮,灰头土脸的赵成见到李先生的时候简直就像看见了救星。
  
      李先生看着狼狈的赵成,暗暗发笑,还没到你最狼狈的时候呢。
  
      赵成全然把江州当做了自己的地盘,往郡府大堂的案前一坐,心想着又有了本钱,可以卷土重来了,这回定然要让应穹吃个大亏才行。
  
      堂下坐着几个门客,还有李先生和卢浮。
  
      “卢浮,都准备妥当了吗?”赵成问道,其实他知道有李先生在,一定都准备好了,之所以还要问一遍,那大概是想强调一下自己的身份。
  
      “回公子,早已准备妥当。”卢浮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孙家的人都控制住了吗?可别让这些人搞点小动作,坏了咱们的大事。”赵成说道。
  
      “都控制住了,派了人手看管,不会有问题的。”卢浮不紧不慢的回答着,不时偷偷看看一言不发的李先生。
  
      “好!明日,我们便朝扬州城进发!任他应穹和那沈无岸纠缠去!拿了扬州城,就有了和应穹叫板的资本。”赵成盘算的十分完美,拿下扬州城,控制了扬州府,那边又有越人掣肘,一时半会,应穹应该拿他没办法,他就有时间联络各郡世族们,若是自己拿了扬州城这些世族还不愿倒向他,那可就要出下策了……毕竟听李石说,他们和南边的六诏做了一笔大买卖……
  
      “是,公子!那属下先行告退了。”卢浮恭恭敬敬的起身告辞。
  
      赵成点了点头,卢浮便离开了。
  
      “李先生,您怎么不说话啊?”赵成皱着眉头质问李先生,从刚才他就一直沉默不语。
  
      “哦,没什么可说的了,该说的公子都说了,接下来就只管行事便是。”李先生十分平静,看着赵成,客气道。
  
      “哦对了,先生之前说要送我一份大礼,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赵成忽然想起之前李先生说过的话,一下子又好奇起来。
  
      “哦,在下本想派人刺杀应穹,却不想失败了……”李先生脸上有些失望的说到,不禁叹了口气,看着赵成。
  
      “无妨无妨!”赵成听后,也没有多惊喜,刺杀应穹,在他看来本就不现实,且不说应穹本身的武功,光他身边的那些士兵恐怕那些刺客也不是对手,现如今的扬州军,赵成可是亲眼见识过了。
  
      “不知公子拿下扬州城之后,该当如何?”李先生问起赵成后续的计划。
  
      “当然是号召世族们一同起兵对抗应穹啊,然后重立府帅,这扬州府帅又不是他们应家的,凭什么别人不能当?”赵成说着,心里的小九九便可见一斑。
  
      李先生闻言,原来是相当府帅啊,就凭你,能和应穹相提并论吗?可笑可悲,从你有这个想法开始,大概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如果情势不如公子设想呢?”李先生继续问道。
  
      “那就来个鱼死网破,李石说他们在和六诏做生意,六诏大量购买粮食,看来是内战消停了,到时候不行,我就请六诏出兵,我若是不得好死,他们也别想好过。”赵成说着,眼神变得凶狠,只要自己拿出足够的诚意,想必六诏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洛阳府空虚,扬州府内乱,这样绝佳的机会,谁会不心动呢?
  
      李先生沉默了,看着赵成,一时无话可说,竟然想引狼入室,扬州再乱,那也是中原汉人的家事,轮不到外邦插手,所谓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这个赵成,其心歹毒啊……
  
      “李先生怎么了?有何不妥?”赵成眨了眨眼,见李先生不说话,诧异的问道,难道他不同意自己的计划?
  
      “没有不妥,公子所想十分周全。”李先生抬头微微一笑,回答道,暗道,既然你想玩火,那我就放你去玩。
  
      “哈哈,比不上李先生,李先生接下来有何计划,说来听听。”赵成傻笑道,问起了李先生,心想我忙活你不能消停啊,既然都上了我的船,都要干活,谁也别想下船。
  
      “接下来在下要去一趟越郡,见一见沈无岸,看能不能让他在公子取得扬州城之后,牵制应穹,为公子多争取一些时间。”李先生想了想,说到。他偷偷叹了口气。
  
      “嗯……好吧。”赵成本想把李先生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如他所说,越人那边的确需要有一定的行动来配合自己,现在能办到这件事的只有李先生,不得不放他走啊……想到这里,他看了李先生一眼,这个人越来越无法看透了……关键时刻他似乎都不在自己的身边,是无意还是有意?
  
      “公子不必多虑,属下也是为了公子的大业啊。”李先生见赵成眼神不对劲,知道他怀疑自己了,于是赶紧表个态。
  
      “我明白,明白,哈哈哈,先生做事,我赵成一百个放心。”赵成尴尬一笑,圆着场子。
  
      “事不宜迟,那在下就即刻启程。”李先生起身,告退。
  
      “先生一路小心,我就不送了。”赵成坐在椅子上,看着李先生,点了点头,平静说道。
  
      李先生转身的那一刻,赵成的目光变得迷惑起来,而李先生则在那一刻,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笑意。
  
      两人心里在想什么,恐怕他们彼此都已经感受到了。
  
      随着李先生离去,赵成也一下子卸了劲,疲倦让他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这一天,江州城四面城门紧闭,全城戒严,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始恐慌起来。
  
      街上,不停的有巡逻的士兵。
  
      连江州的码头也布满了士兵,禁止一切船只靠岸。
  
      来往的商船带着不解和困惑向其他的州郡驶去,自然也带去了他们的所见所闻。
  
      当天夜里,身处吴郡的应穹,得到了部下从红叶河码头听说来的消息,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深夜里,众人被召集到了郡府。
  
      在应穹的授意下,卫锦没有被叫醒,大堂里,坐着樊川,申炎。
  
      “今日,码头的守军从过往的商船那里听说江州的码头戒严了,禁止一切船只靠岸……”应穹神情严肃道。
  
      “江州?哪里来的兵?不是都调来了吴郡吗?”樊川奇怪道,当然老总管下令的时候他就在身旁。
  
      “所以说……”申炎意识到了危险,当下心中一惊。
  
      “赵成!”樊川瞬间反应过来,惊叹道。
  
      “看来这就是他的后手,怪不得我有那样的预感。”应穹叹口气,这下可麻烦了,若是他和越人联手,那自己可是分身乏术啊,神策军回去了,自己的人手捉襟见肘,挡得住越人却防不了赵成,按下葫芦浮起瓢,令人头疼。
  
      三人在堂中都开始沉思起来,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万全之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