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 > 第614章:节日来临

第614章:节日来临

他要怎样做才能让她放下防备,要怎样做才能让她不再感到害怕?
  
  这两个问题白之寒思考了很久,始终没有得到答案。
  
  从公司回别墅的路上,等红灯的间隙,白之寒往后一靠,英俊的脸上尽是疲乏之态。
  
  他的助理正在争分夺秒地打字,打到一半,忽然有一个电话打进来。
  
  他看了看白之寒,小心翼翼地问道:“白总,我可以接个电话吗?”
  
  “可以。”
  
  他皱着眉头,看上去很不爽。接个电话都要问他,他只是他的上司,又不是他的父母。
  
  “没有忘,我怎么可能忘呢,明天情人节,我已经给你选好礼物了,先不说了,快到绿灯了。”
  
  挂断电话,正好跳到绿灯。助理发动车子,顺着车流前进。
  
  “你刚刚说什么?”
  
  白之寒的嗓音在逼仄的空间里响起,压迫感铺天盖地地袭来。
  
  “啊?”助理呆若木鸡,不知道白之寒问的是哪一句。
  
  “明天是什么日子?”白之寒冷冷地提醒。
  
  “明天是情人节。”助理回道,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白之寒的脸色,那人的俊庞上多了点被叫做温情的东西。
  
  助理被震在原地,他家总裁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露出那种表情?当然,白之寒不会好心地为他解惑。
  
  他侧头望着窗外,深黑的眼眸差不多可以和外面的夜色混为一谈。
  
  他忽视掉管家和佣人的迎接,径直往二楼主卧走去。轻轻推开门,看见苏小白半躺在床上,手里捧着手机,白皙细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迅速翻飞。
  
  她待在别墅里,不是看书睡觉就是玩游戏。既然她这么无所事事,他就应该把她带在身边。
  
  白之寒走过去,从她的手机夺过手机,扫了一眼,息屏。
  
  苏小白望着他,腮帮子气鼓鼓的,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别玩手机。”他淡淡说道,一副命令的口吻。
  
  苏小白乖巧地点头,心里想着却和做出的动作没有表现一致。
  
  不玩手机玩你吗?
  
  她很想这样大吼一句,可终究还是屈服于白之寒的淫威之下。
  
  她的乖巧于白之寒而言很是受用,唇角的弧度加深了些。他扯掉领带,胡乱地往地上一扔,定制的皮鞋毫不心疼地碾上去,修长的双腿在她的注视下跨进浴室。
  
  苏小白伸手关灯,只留下一盏光线微弱的壁灯。她缩进被子里,把脑袋也遮的严严实实,念经一样地嘟哝着赶快睡觉。
  
  白之寒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碰过她,偶尔他抱着她的时候,她能够感受到他的身体的变化,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只要比他先睡,她就不用承受那些。
  
  等到白之寒走出浴室,苏小白已经睡熟过去。
  
  卧室里有些昏暗,白之寒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缓缓迈步,走到床边,俯视着睡得香甜的苏小白。
  
  经过几天的调理,她的脸色总算好了些。
  
  他走到落地窗前,顺手拿起桌上的财经杂志翻阅,时不时地抬眸看她,她睡得很沉很乖巧,连姿势都没有改变。
  
  接着翻了几页,白之寒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他拿过手机,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情人节惊喜”这几个字,弹出来的回答五花八门。他一条条望过去,发现那些惊喜低俗道不堪入目。
  
  寻求浏览器的帮助,是他疯了。
  
  白之寒把手机扔在沙发上,并没有弄出很大的声响。
  
  他的视线落到苏小白熟睡的小脸上,迈开步子,朝她走去。
  
  掀开薄被,刚一躺下,苏小白就习惯性地靠进来。就算她再怎么害怕他,习惯还是不会变。她习惯了白之寒的怀抱,沉迷于此,不可自拔。
  
  白之寒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轻轻把她的脑袋抬到自己的胳膊上,温热的手环在她的腰际。
  
  苏小白一醒来就看见白之寒被放大的俊脸,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闭上双眼复又睁开,那张俊脸依然没有消失。
  
  不是梦。
  
  他怎么还在床上?此时此刻,他不是应该在公司吗?难道今天是星期六?
  
  苏小白在脑海里回忆着时间,昨天星期四,今天星期五,他应该去公司才对。
  
  “想什么?”白之寒的声音幽幽响起,如同鬼魅。
  
  苏小白身体一抖,三魂被吓得没了两魂。她拍着心口,让极速跳动的心脏逐渐恢复正常。
  
  “做什么亏心事了,被吓成这样?”白之寒懒懒地问道,带着没睡醒的慵懒。
  
  苏小白斟酌着用用,慢慢开口:“在想你怎么没去公司。”
  
  话一出口,苏小白就后悔了,这话乍一听还没什么,往深处想就会品出在赶他走的意思,但愿他别品出来。
  
  白之寒收了收手臂,让两人的身体无缝贴紧,“不想去。”
  
  这个理由,苏小白可以理解,毕竟他是如此随性的男人,去不去公司全由心情好坏而定。
  
  “怎么?很想我去公司?”他接着问道,声音平平的,听不出情绪。
  
  苏小白呼吸一滞,身体瞬时进入紧张状态。她干笑了两声,回道:“没有啊,我怎么会那样想。”
  
  她是有那样的想法,可她不敢说出口。
  
  “有就直说,我又不会拿你怎么样。”声音还是淡淡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苏小白不相信,他是说的好听,可当事情发生了,他估计早把这句话忘得一干二净,高高在上的白总裁容不得任何人的挑衅。一点点反抗,在他的眼里都是挑衅。她只有一味的顺从,才能让生活过得舒心一点。
  
  他不生气的时候,对她好的不像话,简直把她宠上了天。
  
  苏小白始终相信白之寒是爱着她的,只是爱的方法太过极端,让她喘不过气。
  
  “今天我带你出去玩。”他继续说道。
  
  苏小白没有回答,把沉默不语进行到底。
  
  白之寒忽的攫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不悦地开口:“回答。”
  
  他的眼里迸射出愠怒的火。
  
  苏小白弯了弯唇角,淡淡地回道:“好啊,我也很想出去玩呢。”
  
  白之寒的一双漆黑眼眸锐利地盯着她,冷冷开口:“可你这不是想要出去玩的表情。”
  
  整天一副苦巴巴的模样,搞得像是他虐待她一样。
  
  闻言,苏小白露出灿烂又虚伪的笑容,故作欣喜地开口:“我想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