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特工爷爷和他的问题孙女 > 第七章启程魔都

第七章启程魔都


  “还不快滚!”丁致远一瞪跑到王虎身后,揉着痛处,不断呻吟着的那些小痞子。
  “你,你......咱们走。”王虎一手指着丁致远,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老头儿,有种你别走......”被搀到门口,王虎一脸怨毒的扭过头,还想放几句狠话。
  “你要是再不走,你剩下的那条胳膊我也给你打断。”丁致远扬了扬手中的钢杖,一脸的不耐。
  “好,你给我等着,老东西!老子非弄死你不可”王虎赶忙离开包间,但是刚走,门外就传来了他充满恨意的话语。
  “哼,幼稚。”丁致远冷笑了一声,转过头看着丁萋葳,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丁萋葳身后的那些小太妹被吓得脸色都有些苍白了,身子不时的颤抖,但却依旧强撑着没走,他的脸色也柔了几分:“你们也先出去吧。”
  “那,七,七姐?”
  “行了,我没事儿,你们先走吧。”
  “那我们就先走了。”小太妹们如蒙大赦一般,松了口气就赶忙走了,虽然知道眼前的老头是七姐的爷爷,不会伤害自己等人,但是就算是如此,刚才丁致远那副宛若杀神的样子也着实把她们吓得不行,感觉多在他身旁待一刻都是一种煎熬。
  “恩。”丁萋葳略显不耐的摆了摆手。
  人走之后,包间里面就只剩下丁致远,丁萋葳爷孙两人了,丁致远关上包间的门,转身搬了把椅子坐到丁萋葳身前。
  “丫头......”
  “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说完了赶紧走,不要当误了你挣钱。”
  “丫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辞职了,以后不去了,就陪着你。”丁致远苦笑道。
  “恩,然后呢。”丁萋葳显然不信,连头都没抬:“快说吧,说完赶紧走。”
  “我说的是真的,诺,你看这个。”丁致远赶忙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了那两张去往上海的飞机票。
  “你这是什么意思?去上海?”丁萋葳皱了皱眉:“到哪儿干什么?“
  丁致远笑了笑:”我不是说了吗,我辞掉工作了,咱们去上海那里,我天天都陪着你。“
  ”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那为什么去上海?待在这儿不好吗?“丁萋葳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去一个你和我都没有去过的城市,算是重新开始吧,就你和我。“丁致远淡淡的笑着,眼神却很复杂,有些唏嘘,又有些感伤,除了这些,又好像还掺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好了丫头,咱们还是先走吧,要不然一会儿那个叫王虎的在找过来的话,也是个麻烦事儿。”
  “好吧。”丁萋葳想了想,还是答应道,她也是恨死了王虎这个不要脸,又卑鄙的小人了。
  “哎,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坐在出租车上,丁萋葳看了眼老神在在的丁致远,最终还是好奇的开口问道。
  “这很简单。”丁致远刚想卖弄一下,但一看到丁萋葳那副‘你爱说不说’的不耐样子,丁致远赶忙陪笑着解释道:“你们不是要赛车吗,前街就百货大楼下面一个地下停车场,再说又是饭点儿,小孩子嘛,又喜欢卖弄,百货大楼旁边又恰好有个装修还算不错的西餐厅,我就猜你们可能会在那儿,没想到我进去一找还真叫我找着了。”
  “是吗,不愧是做了半辈子的生意,什么都猜得到。”丁萋葳把脸扭向车窗,低声说了句。
  听着丁萋葳的话,丁致远的心口却猛地一疼。
  看着倚着车窗,显得有些落寞又悲伤的丁萋葳,丁致远突然想把她抱住,紧紧地抱住。
  他想告诉她自己的怀抱很温暖,告诉她自己会是个好爷爷,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好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啊,因为他甚至连萋葳的奶奶是谁都不知道。
  丁致远也曾经调查过,但是奇怪的是丁萋葳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自己竟然查不到一点她的过去!若不是她真的切切实实的和自己有血缘关系,丁致远都怀疑她根本就是个骗子了。
  而丁萋葳也从来没有向自己透露过关于自己的奶奶和父母的事情,也就是自己所为的妻子和儿子与儿媳,就算自己怎么问,丁萋葳也不说,自己唯一从丁萋葳口中知道的就是他们已经死了。
  有时候丁致远也怀疑丁萋葳能够找到自己根本就是一个阴谋,但就算是阴谋又能怎么样呢?DNA这种东西是不会作假的,所以这就算真的是个陷阱的话自己也只能往里面跳。
  不过,反正自己以后就有时间了,凭借自己的手段,他相信自己总会从丁萋葳的口中问出什么的。叹了口气,他突然想起还在‘麒麟组’的地衣了,那个可爱又倔强的女孩子,也许自己这么一走,对她的打击也是很大的吧。
  “丫头,咱们下车吧。”到了机场,丁致远拍了拍已经在出租车里睡着了的丁萋葳。
  “唔...到了吗?”丁萋葳伸了个懒腰。
  “恩,走吧。”丁致远拿起了密码箱和手杖。
  丁致远定的机票是头等舱,所以他也没在底下多等就直接上了二楼。
  “你要是想睡的话,就先睡一会儿吧,到上海还要一会儿呢。”飞机上,丁致远轻轻的对昏昏欲睡的丁萋葳说道。
  “恩。”也许是真的困了,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丁萋葳便睡了过去。
  “唉。”丁致远轻轻地将自己的肩膀,靠到了丁萋葳的头上,轻轻的用手拂过了丁萋葳的发丝。
  虽然丁萋葳现在还不到十八岁,但是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不仅身材很好,长得也是极美,白皙的皮肤配着精致的五官,有一种江南水乡的婉约柔美之感,但又不是极柔,眉毛直挑,看上去竟还有些坚毅倔强的感觉,这一点倒是和丁致远很像。
  只不过此时已经睡着的她,眉毛却微微的蹙起,好似是藏了无尽的忧愁,看的让人心碎。
  事实上,丁致远是很不喜欢‘丁萋葳’这个名字的,虽然这‘萋,葳’两个字都是形容草木旺盛,生命力强的,但是乍一听之下,却总有种凄凉,悲伤的感觉,若不是丁萋葳说这是父母起的,坚决反对改名,丁致远早就给她换了名字了。
  但就算是如此,丁致远再叫‘萋葳’的时候总是感觉不舒服,其实想来,这未尝又不是,儿子对自己那种抛家弃子的怨恼与愤怒,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