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邪逆少爷 > 第二章 莫家小儿

第二章 莫家小儿


  “快去找啊,找不到小少爷,你我都要死!”
  莫家大院里,一个公鸭嗓子大声命令道,莫五敢发誓,今天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紧张,这么无助,这么害怕,就算当年第一次踏入富丽堂皇的莫家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原因只有一个--莫家最小的,可也是最得罪不起的小少爷不见了!
  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后背都湿透了,这可不是别人家的小破孩啊!
  这可是圣武帝国第一大家族--莫家的小儿子啊!
  想了想老爷夫人知道以后的下场,莫五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太可怕了,就夫人那个暴脾气,不把自己拆了玩才怪。
  上次小少爷被老爷一顿狠揍,下场就是老爷在厨房“下榻”半年之久......
  “都给老子出去找,找不到的话都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少爷啊,你跑哪去了,你要死再不回来,咱小五就要被夫人拆了玩啊!!!”
  一众仆从看着已经有些精神失常的管家,寒毛都立起来了,本来以为在这样强大的家族里当仆人挺不错的,可现在看来......指不定哪天就让小少爷玩死了......
  玩不死也得让吓死啊!
  “与此同时,那智帅带着数千宇落军从敌营中冲了过,好一个智帅,身披豹纹玄铁精甲,手握陛下所赐的八龙泣血长枪,见神杀神,甚是威风了得......”
  帝都,一处小茶楼里,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慵懒的坐在软椅上,微闭着眼,听着茶楼里唯一一个说书先生说着那不知说了多少遍的《智帅传奇》,但当他说到这一段的时候,少年忍不住睁开了双眼,无语的摇了摇头,那星辰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悲伤,低声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自己还有这一段故事,这说书的倒也是一个奇人,这瞎编的故事连小六都......比不上!”
  少年说到“小六”二字的时候,忍不住顿了一下,强忍住眼中的泪水,接着道:“我智落宇对不起兄弟们,对不起那六万七千八百四十一个兄弟,今日无酒,便以酒代茶,那日仇,来日报!”
  说罢,他便站了起来,将手中上等好茶倾倒在地上,然后再次瘫坐在软椅上,可眼中的那一抹悲伤却是散不去。
  没错,他就是智落宇,那个早死透的,血溅三丈的圣武帝国兵马大元帅,大陆第一元帅。
  可是,他命不该绝,原本早该进入轮回的他此刻却是重活在一个天生智障的少年身上,他对此,很感谢上苍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可如今听闻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宇落军全军覆没,险些奔溃,那些可爱的士兵,都是他可以以命相托的好兄弟,可如今他们没有战死在疆场之上,却是因为一个可笑的缘由全军覆没,这怎不让智落宇感到痛不欲生?
  “既然如此,你何必让我独活,让我随他们一起去了不就好吗,留我一个人在这世间有何意义?!”
  越想越痛苦,智落宇索性让忍了很久的泪水痛快的流了下来,一边流一边大声责问苍天,引得茶楼里其他人频频瞩目,却是无人敢说什么,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帝都里的莫家,有一个痴儿,而莫家人却是对这个痴儿疼爱有加,现在呢,这个恩宠万千的痴儿就在他们面前。
  “就连陛下都不能奈何他,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呢?”
  人人都是这想法,也就没人敢说什么,就当他不存在好了,心静自然凉,眼不见自然静,老天爷,大地哥,我们求求你们了,这人要发疯别找我们。
  过了半晌,智落宇才堪堪忍住了眼泪,恢复了平静,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老天爷让我再活一次,那我就要给我那些兄弟们报仇!
  智落宇此前只不过是发泄而已,这些情绪憋在心里难受,索性发泄出来,倒也舒服点,现在他的眼中虽还有点点泪水,可是他终究还是那个智冠天下的智落宇,此刻他要想的,就是要如何为自己那些兄弟报仇,不过,自己这后脑勺为什么这么疼?
  “管家管家,找到小少爷了!!!”
  与此同时,莫家大宅的门口,一个仆役一路小跑,停在管家身边急急说道,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可见这人经常练习百里加急传话。
  “走,把小少爷带回来!”莫五大喜,一挥手带着轿夫侍女就跟着那跑腿的仆役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却不知在阴暗处,有一双晦涩的眼睛看着这一切,恼怒的说道:
  “哼,算你命大,这次除不掉你,还有下次!”
  接着,那眼神的主人缓缓缩进了黑暗之中。划分两头,智落宇现在犯愁了,按照他本来的世界观,你买人家东西就要给钱,可现在却是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我说,你不收我钱是怎么个意思?”智落宇看着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老板,脑门上不由得垂下三条黑线,这叫什么事啊,我这死了一个月,现在从新走过,可这人怎么变了,做生意还有不挣钱,还往外贴钱的,这叫哪门子事啊?
  “莫少爷,莫小少爷,您别闹了,这顿算我请您的,您要是再给我钱,这不是打我脸吗?”茶楼老板是一个略胖的中年人,他现在一个劲的作揖打拱,满脸堆笑,可智落宇却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情绪,一种叫“轻蔑”,“不屑”的情绪。
  说到这,智落宇也有些明白了,自己现在这身躯的主人,以前就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主。
  帝都四绝,智绝,情绝,武绝,痴绝。
  其中的痴绝便是自己复活的身躯--莫要离......
  但其中的情绝,虽叫情绝,但不绝情,要是智落宇没有陨落的话,尚可以压他一头,此人的智计丝毫不在智落宇之下。
  想到这,智落宇微微一笑,皓白的牙齿在他人看来,仿佛露出初露峥嵘的洪荒巨兽一般,散发着让人心惊的点点寒光。
  既然智落宇已经死了,那莫要离这个名字也不错啊,就连皇帝陛下都有些忌惮啊!
  想到这里,智落宇,哦不,是莫要离便起身离开,没有在理会点头赔笑的茶楼老板,待到他刚出门,就看见莫家浩浩荡荡一群人开了过来,莫要离定眼一看,却是自己家的管家莫五。
  “少爷,我们来带您回家!”莫五激动地说道,心中却是有些惊异,这少爷,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你来的正好,这家茶楼不错,砸了它!”莫要离点了点头,移步端坐在软轿上,接着说道,“记住,声音大一点,要让我听到!”
  “嚯嚯嚯......”莫五艰难的回头看了看轿子里的少年,再看了看旁人,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这这,这还是我家那个痴呆的小少爷吗,怎么变化如此之大???
  “怎么,还要我说第二遍吗?”莫要离皱了皱眉,声音略冷的问道。
  “不不不,少爷您歇着,来人,给我砸!”莫五艰难的把脑袋转了过来,然后大声的吆喝起来,只见膀大腰圆的莫家侍卫就开始砸茶楼的剧烈运动。
  “嗯,不错!”莫要离点了点头,看着侍卫们运起粗浅的真气不一会便将茶楼砸的稀巴烂,便坐回轿子里不在言语,可心中却是有了一点点涟漪,而且越来越大,最后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
  “上辈子我自幼体弱,老元帅说我天生残缺,没有丹田,这辈子可不一样了,上一世熟读医术武典兵法,这辈子貌似可以搞一下试试啊!”
  莫要离想的却是实话,上一世他智落宇天生残缺,没有办法修炼,最后只能当一个书生元帅,到了最后也是惨死,可如今上天给了他一具新的身躯,那他为何不可以修炼呢?
  他熟读大陆历史,自然知道这些侍卫用的是真气,他同样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不受世俗限制强大的存在。
  “锻体九重天,先天方为极,真武后断山,一步一登天!”
  这是当初他翻开老元帅典藏的古籍之中第一页上便写着这样一句话。
  锻体,入气,化元,真元,先天,真武,断山,大帝以及只有在远古才存在的最强大的古神,这便是从古至今圣武大陆真气修炼的层次。
  现如今他不敢说是否还有大帝存在,只不过他从小到大连断山层次的强者都没有见过,但不可能不存在,这是一个尚武的世界,保不准连古神都存于世。
  “少爷,已经砸完了......”就在莫要离合眼琢磨的时候,莫五在轿子外轻声轻语的说道,“是不是要马上回去?”
  “嗯,不回去还去哪?”莫要离突然睁开了眼,淡淡的说道。
  “是,起轿!”
  莫家一众人便浩浩荡荡的踏上归途,此时,让莫要离对莫家更感兴趣的是,从开头到现在,城卫军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由此看来,莫家的实力已经让皇帝都要忌惮了啊,这倒不是夸张,上一世他基本上就没有听到过皇对莫家的不满。
  “呼,这趟水,还挺深呢......”
  轿子里的少年仿佛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回到莫家以后要面对的狂风骤雨。
  “呵呵呵呵,看样子自己后脑门上这一下,不是一般人能打的,那么,就让我们来好好玩一下吧!”
  他当然知道,现在后脑勺上的剧痛不会是自己闲着没事干敲自己玩的,既然有人算计,那么他就不会轻易放过他,斗智,貌似他还没输过。
  不知不觉中,曾经的智落宇已经和莫要离融在了一起,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变化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