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九四四章,新的投资人

第九四四章,新的投资人


      盘口大了,免不了拖家带口。
  
      钱要赚,鬼要捉,饭要吃。
  
      但谁给你那么多活干。
  
      秦昆是认真的,所以来到魁山老宅时,被景三生骂的狗血淋头。
  
      “秦黑狗,你猪油蒙了心了!!!我们还缺那点钱吗?”
  
      “不缺,但是缺名气!”
  
      “江湖虚名,不足挂齿!”
  
      “景老虎,你在华夏境内打出名气有个屁用,海外,你懂吗?我去过东南亚,去过欧洲,去过日本,那边的生死道里,一些小虾米说话都会掷地有声!”
  
      景老虎大怒:“沽名钓誉!华夏委屈你了?”
  
      秦昆挽起袖子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也不动动自己的脑袋想想,凭什么人家敢来你地盘撒野,还不是因为不知道你的本事?”
  
      “哼!荒谬!哪次不是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
  
      “代价呢?”
  
      “那你想怎么样?想让那群蛮夷尊敬你?幼稚吗?”
  
      “不想,我只想让他们怕我!比起老虎这个绰号,你更像一只刺猬,只会被动挨打!”
  
      李崇眨着眼睛,和媳妇柴子悦看到秦昆二人争执,面面相觑。
  
      小师妹苏琳双手插兜凑了过来,好奇道:“师兄,秦昆和师父争执什么呢?”
  
      李崇如实回答,苏琳沉默不语。
  
      李崇舔了舔带烟渍的牙齿,笑道:“我觉得,秦黑狗的建议不错。老子最不喜欢别人来我的地盘撒野,我可以忍,却不代表咱们不能去别人地盘耀武扬威。”
  
      苏琳皱眉道:“师兄,这几十年生死道局势好不容易出现缓和,但我们去了别人地盘撒野,别人再来我们这里怎么办?”
  
      柴子悦淡淡道:“就算我们不去,将来也会有人过来闹事的。有前辈们守着华夏,稳定后方,我们为什么不去别人的地盘彰显一下本事?早就听说欧洲幻魂师的神术了,倒是想过两招。”
  
      身后,葛战走了过来。
  
      老头今天很激动,没坐轮椅,负手走来满脸微笑:“昆的建议不错,我赞同!只不过他说的是拍电影,你们别想那么多,有冲突也是后面的事。”
  
      争吵的景三生转过头,担忧道:“可是师叔……会生事端的……”
  
      葛战点点头:“三生,你顾全大局,非常好。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顾全大局。有些地方的跳梁小丑,不教训教训,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昆,拍什么电影呀,要不要老朽把那几个老家伙叫来,给你凑个场子?”
  
      有葛战这句话,秦昆心满意足,嘿嘿一笑:“行啊。只要你们同意就行。我给片酬!”
  
      秦昆说了自己的想法,葛战听完哈哈一笑:“你也知道,老朽曾任职军中,当过首长保镖的,当年杨慎给我安排了这事后,我一直抗拒,可是后来发现,他们值得我去守护,尤其面对那些蛮夷时,不应该有江湖庙堂之分。既然是主攻海外市场,那放手去做!我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支持,但老朽把话给你放在这,我保证不会有人反对!”
  
      葛战的岁数,已经活成了定海神针。
  
      老头年纪大了,他的话,就是生死道的规矩,这不是权力,而是后辈的一种尊敬。
  
      最难的一关过去,接下来就简单多了。
  
      约了时间,和张平导演见了个面。
  
      张平导演比上次在欧洲见到的时候沧桑许多,30多岁的人须发尽白,上次记得没错的话,他在给《都市驱魔人》选角,可惜票房遭难。
  
      这次张平更加谨慎,见到秦昆更加客气。
  
      因为张平知道,自己之所以声名鹊起,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在自己的电影里客串了一把,任何演技,都比不上真实!
  
      “秦……秦先生,这是剧本,你要不要看一下?”
  
      捉鬼客栈,秦昆坐在虎皮大椅上,翻看着剧本。
  
      剧本和格式不一样,写的都是场景化的文字,并不丰满,秦昆翻了几页后放下,说道:“张导,我是外行,现在想跟你确定一件事。”
  
      “你想拍一部怎样的电影?”
  
      张平一愣。
  
      无数华丽辞藻和雄心壮志从脑海闪过,化为干巴巴的几个字:“别人记得住的。”
  
      秦昆点点头:“王乾给我提过,3000投资,不少了,但也不多。”
  
      张平咬着嘴唇,格外不自信:“我拉来的投资。最多也就这么多了。”
  
      “投资人的要求呢?”
  
      “安排三个他要捧的演员。”
  
      “三个演员如何?”
  
      “……”
  
      秦昆递了根烟过去:“盈利难吗?”
  
      张导像是落水的人,闻言立即抓住浮木:“不难不难!小众题材的电影,只要制作用心,会出现以小博大的奇效!”
  
      秦昆道:“如果不要这三个演员,投资商还会投资吗?”
  
      张导僵硬一笑:“会,都是有交情的朋友,500还是能拿出来的……”
  
      小店门口,一辆奔驰商务停下,一个男子从车里走出,抱着自己的女儿,旁边是娇妻。身后跟着一男一女,男的是祭家真传韩垚,女的则是韩垚女友,涂萱萱。
  
      “秦昆,什么事找我?”
  
      临江公子分三等,涂庸为一等,其他尽为三等。
  
      临江市唯一的世家,涂家。
  
      涂庸来了,带着一家人。
  
      涂庸见到秦昆后,格外不爽,这个人经常会勾起自己不好的回忆。比如自己的保镖被他当面弄死,比如去日本被关在神奈川妖刀馆,比如在临江市老加油站附近妻女被绑架。
  
      但涂庸知道,秦昆是有本事的一类人,这种人一般会扮演命中贵人的角色。
  
      讨厌,但不可或缺。
  
      小女孩很可爱,家教很好,娇滴滴地叫了声“秦叔叔好”,便安分地坐在涂庸腿上。
  
      秦昆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递了块玉过去。
  
      “真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蓉蓉……”
  
      小姑娘看着秦昆递来一块颜色鲜红的玉,非常喜欢,又不好意思收,眼巴巴看着父亲。
  
      涂庸捏来一看,笑道:“血喇嘛啊。”
  
      秦昆一笑。有见识的人就是不一样,西藏血玉,传言藏僧死后塞入喉头,以血侵染所化,极为邪恶。但血喇嘛,则是罕见的宝玉,可以驱邪护体的。
  
      涂庸一眼就看出了这玩意的来历,却之不恭收下,立即挂在女儿脖子上。
  
      “蓉蓉,该说什么?”
  
      “谢谢叔叔……”
  
      涂庸坐在椅子上,看见秦昆小店又多了几分变化,开口道:“你这种人,没大事是不会找我一个俗人的。说吧,做什么?”
  
      “拉投资。”
  
      “哦。”涂庸淡漠回道,“多钱。”
  
      “3000。”
  
      涂庸点点头:“收益。”
  
      秦昆看向张平导演,张平导演心中剧震,这厮何方神圣?3000,眼睛都不带眨的?他在问收益,但听口气,似乎根本不在乎收益啊。
  
      张平导演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总之说了一通。
  
      涂庸听明白了:“也就是说,不确定收益?”
  
      秦昆道:“嗯。”
  
      “我明白了。拍电影嘛,没试过,当还你人情了。小妹,妹夫,你们要不要客串一下?”
  
      韩垚咧嘴一笑:“大舅子,我是主演之一。”
  
      涂萱萱吐了吐舌头:“秦大哥给我发过信息,当时就同意了。”
  
      涂庸一口茶水喷出,转头道:“合着你们就等着我出钱投资呢?”
  
      一屋子人笑的不怀好意,涂庸一叹,冤大头的角色,自己确实比较适合当。
  
      娇妻嗔怒:“萱萱,怎么能帮着别人瞒你姐夫呢?”
  
      涂庸眯着眼骂道:“让你插嘴了吗?秦昆救过你的命!”
  
      “我知道……我没说秦先生不是,就是说说小妹……”
  
      娇妻很委屈,涂庸冷哼一声打断:“这位导演,你刚说主攻海外,有宣传渠道吗?”
  
      张平尴尬,有是有,但是是上个投资商找的路子,现在三个演员都被推了,他哪还能帮自己啊。
  
      “目前……可能没有……”
  
      张平解释了一翻,涂庸道:“事情交给我。宣传费也得从票房收益里扣。还有问题吗?”
  
      张平目瞪口呆:“没了。”
  
      “嗯,好好配合秦昆就行,你要的是电影圈的名声,他们要的是其他圈的名声,你们不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