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穿越之风月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克隆人的后人?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克隆人的后人?

新年刚过不久,就在春风已经吹遍整个大庆国土的时候,有人却依旧沉睡在冬日那凛凛的寒风中……
  
  二月清晨的金陵,正是车水马龙,一片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街道深处一座书院中,那教书的先生正在摇头晃脑的读着手中的书本。
  
  随着“啪”的一声,朗朗的读书声便嘎然而止。
  
  “大好春光,朗朗晴天,你不读圣贤之书,在此憨憨大睡,成何体统!?”
  
  听到先生的责问,却见一个面色黝黑,长相俊朗,双眼有些朦胧的书生不得已从座位起身——这书生名叫石远,之所以会呼呼大睡,便是因为此时他心中正处在凛凛的寒风中……石远起身站在原地,并未言语。
  
  “果真朽木!好好思过吧!”
  
  石远闻言,却低声答道:“谢过先生教诲。”
  
  那教书先生看石远已经认错,便也不再出口责难,只是摇了摇头,随步走到课前的书桌旁,这才转身说道:“下月便是江南四年一次的诗会盛事,到时候各地才子都会前来,诸位应当好好努力,切莫丢了我们“文华书院”的颜面!”
  
  “先生且放心,弟子定当竭尽全力,为我“文华书院”挣光!”
  
  “好好好!即有罗公子出面,我“文华书院”必会夺得头彩!你们应当向罗公子多多学习才是!”教书先生一脸谄媚的对着罗公子说道,下面的众多书生也是一片迎合。
  
  “是啊!有罗公子出面,我们文华书院定会大方光彩的!”
  
  “罗公子的才华当以日月争光辉啊!”
  
  “我愿为罗公子效犬马之劳!”
  
  听着这些讨好的言论,罗文丰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显得很是满足。
  
  “这些人马屁拍的还真是挺不错的……”站着的石远摇头轻轻叹了一声,转头向窗外看去。
  
  远处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小贩的吆喝声很是响亮,恍惚间石远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高楼耸立的都市……“哎,已经快一个月了……”
  
  一个月前,石远受自己“哥们”的邀请,在二十层的高楼上吃着烧烤唱着歌,却没想到在自己酒过三巡之后,原本充满“市侩”气息的烧烤摊居然响起了浪漫的音乐,然后……他就被自己的“哥们”表白了!被吓坏了的石远嘴中叼着一只鸡翅膀,一边紧盯着靠近自己的“哥们”,一边哆哆嗦嗦的向后面移动着……
  
  “本姑娘很中意你!”
  
  “你不能这样啊!我一直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要占我便宜!”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就便宜你小子了!”
  
  随着石远的惨叫,他踩到了地上的啤酒瓶子,然后便直直的滑下楼去了……他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是的,他穿越了!石远穿越到了一个类似是中国古代的世界,但这个世界的历史却和那历史书上的完全不同……穿越而来的石远相貌虽没有什么变化,可年龄却是年轻了好几岁……
  
  “哎!要是能重来一次,老子肯定会答应那个小妞的表白,毕竟那个小妞也是个美女的!”石远心中后悔的感慨着,一时走了神,竟然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
  
  原本正在讨好那位“罗公子”的众人被石远这愤然的一击打断了吵闹,吵杂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转身望着石远。
  
  “靠!麻烦来了!”石远心中轻呼了一下。
  
  “竖子,你可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最先发难的却是那教书的闻言先生,这句话却是一语双关,暗地里嘲讽石远的出身。
  
  其它的人闻声,便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我们文华书院怎会有如此不知轻重的小子?”
  
  “你知道什么!那小子是可是林家的人!”
  
  “不过是庶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怕是林老太爷自己也不知道有这么个儿子吧?”
  
  “什么庶出!听说这小子是林老太爷前些天捡回来的野小子罢了!他是姓石的!”
  
  “那怎么会被送来文华书院读书?说不定是哪林老爷子年轻时的风流债呢……”
  
  石远听着周围鹊起的讥讽之语,却暗暗叹了口气:这那是什么清福之地,分明是是非之所嘛!这次被那老头子坑惨了……
  
  “你一个无名无份的小子,能得到林老爷的垂青那是祖上积德!你不好好读书,却还想做那低贱之人吗?你……”
  
  石远本来心情很是平淡,他不想出什么风头,他这些日子也是这样过的……因为他还完全没有接受自己目前的状态,而且刚才也确实是自己做的不对,他是想息事宁人的……只是这闻言先生,竟是越说越过分了!石远一时间心中烧起一股怒火:“哥只是不发威而已,还真以为哥是好惹的!哥可是穿越者,穿越者牛B不解释啊!是时候展现下作为穿越者的优势了!”
  
  “先生你吃饭了没?”
  
  叶闻言平地里很少去说教这书院的学生,毕竟都是些富家子弟,自己也能挂着为人师表的牌子捞到不少好处的。只是昨日他发现自己的小妾和别人私通……而现在又刚好碰到了石远这档子事,他是知道石远身份的,便没有多想,将自己这一肚子火气发在了石远身上,却没想到这次他是踢到了铁板……
  
  被石远打断话语的叶闻言很是不爽,但他却不知道,眼前的这小子询问他这个问题做什么。于是便淡淡的答道:“吃过了。”
  
  “哦,先生你吃的什么?”
  
  “当然是饭了!”
  
  “哦,先生可知饭是什么做的?”
  
  “当然是那五谷之物!你到底要说什么?”
  
  “好的很啊!先生倒是清楚的很!那你可知那五谷之物皆是出于你口中的“低贱之人”?我还以为先生你不食五谷呢!却没想到你也是要吃饭的。先贤有言: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就连我朝先皇也是自民间揭竿而起的,你这一句“低贱之人”却是连皇室也一起辱没了!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啊!”对于目前自己所处的朝代,石远还是做了些了解的……
  
  石远这一顶辱没先皇的帽子扣下来,林闻言便当场愣住了。“你这是血口喷人!你……”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在场的众位同窗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看到林闻言头上的点点汗渍,石远就知道这老小子是害怕了,于是他打算再吓吓这个老小子。
  
  “哼!呈口舌之利,宵小鼠辈!”先前出尽风头的罗文丰看到石远抢了风头,便开口讥讽道。
  
  “哦?这位兄台倒是很了解我啊!我是宵小鼠辈,兄台怎会与我这老鼠共处一室?”石远却是没有示弱,笑嘻嘻的看着罗文丰,他这是将罗文丰引为众矢,若说自己是老鼠,那在坐的这些人便也是与自己共处一窝得老鼠了!
  
  罗文丰倒也听出了石远的用意,便连忙将话题转开说道:“我朝先皇虽自民间揭竿而起,却也推崇儒道,其用意可见一斑。若照你所言,那天下读书人便都成了罪人不成?”
  
  石远闻言暗暗叹道:这个罗公子倒也不是草包,只可惜让你碰上了石哥我了!
  
  “读书当然没错,只是读圣贤书,当做圣贤之事!倘若五谷不分,四肢不勤,只会讥讽天下百姓,这书不读倒也罢了!”石远说完便将拿在书中的书本重重的摔在了桌上,起身向着那闻言先生走去。
  
  叶闻言看到石远突然发飙,黑着脸向自己走了过来,一时不知所措,身子连忙向后退着,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你不能打我!我……我……”
  
  石远黑着脸走到叶闻言的身前,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位衣着华丽的老头,良久,他淡淡的叹了口气。作为一个现代人,果真还是不能接受这种阶梯制度……不过似乎在自己那个年代也是如此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天下大同,只不过空谈而已,他之所以动这么大火气,只是自己在“上一世”也是出身山野,自己却是听不惯那闻言先生一口一个“低贱”之人的叫法而已。
  
  转过神来,石远看了眼眼前还在哆嗦的老头,又转身看了眼身后那群噤若寒蝉的公子哥们,微微一笑。伸出手去将那老头的衣衫整了整,说道:“先生不必害怕,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
  
  叶闻言听到石远的话后,也猛地回过神来,刚才一时被石远镇住,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他可是这文华书院的先生,虽无官无爵,但在这金陵城中也是有些声望的,怎会被一个石远所惧?他这样想着,一时倒也有了胆气,开口说道:“谅你也不敢!今日之事你若好好赔个不是,念在林老太爷的面子,我便不与你计较了!倘若……”叶闻言刚回过神,便向石远发难,要找回颜面。
  
  石远轻声一笑,却没有立即开口,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叶闻言的肩膀,开口说道:“先生这衣服可真是好绸缎啊!”
  
  叶闻言听到石远的话,下意识回道:“那是当然,这可是出自金陵张家的上好绸缎!”
  
  石远听到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绸缎是好绸缎,只是却穿错了人!”
  
  叶闻言听到石远的话,正想出口责问,却没想到石远说完便向着室外走去……
  
  “昨日入城市,
  
  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
  
  不是养蚕人。”
  
  诗刚好读完,石远也刚好走到门口,他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还在发呆的叶闻言等人淡淡说道:“老子……退学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