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可能遇到了假大神 > 第599章 果然祸害遗千年

第599章 果然祸害遗千年

胜利!
  
  当屏幕上打出硕大的两个红字时,现场一片寂静。
  
  这个时候,仿佛所有的语言都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所有人,久久地盯着屏幕。
  
  一支横空出世的队伍,居然是以压倒性的优势碾过轮回,夺下城市争霸赛的冠军。
  
  放在半年前,甚至半个月以前,都没有人会相信这件事。
  
  就连对璀璨抱有信心的曹方,最好的猜测,也是两支队伍打成5:6,进入加时赛。
  
  可是没有。
  
  10:0的比分,像一击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观众席才爆发出了铺天盖地的呐喊。
  
  叫我无敌红了眼,嗓子已经沙哑得几乎听不见他在吼什么了。
  
  大湖终究是经历过职业联赛的人了,一时的失神过后很快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璀璨今天给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比赛,10:0的积分,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战术。现在,让我们把掌声和荣耀都送给璀璨。”
  
  “恭喜璀璨成为第一届城市争霸赛的总冠军,也恭喜他们,成为第一支经过选拔进入到职业联赛的队伍。让我们一起期待,璀璨在夏季赛的精彩发挥!”汪洋的声音有些发颤。
  
  璀璨的粉丝都快疯了。
  
  10:0!
  
  这不是运气!
  
  而是碾压!
  
  轮回则有些黯然伤神。
  
  电子竞技的残酷就在于此。
  
  欢呼和荣耀,永远只属于胜利者。
  
  而在胜利者身后,是一个又一个努力奋斗过但事与愿违的失败者。
  
  柚子捂着眼,激动得胡言乱语。
  
  王复按着他,就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陆守恒不忍直视地抬头看天。
  
  “我们赢了!!!卧槽!!!我们赢了!!!”柚子大喊道。
  
  南柯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
  
  柚子以为他没有听见,凑到他的耳边,加重了音量,“南柯!赢了啊啊啊啊!我们是冠军!!冠军是我们的!!!”
  
  “吵死了。”南柯低头收拾外设,嘴角却极快地勾了一下。
  
  久违的兴奋感崩腾在血液中。
  
  陈禾却是第一时间看向魏渡。
  
  魏渡的神情看上去比南柯还要平静。
  
  无数的摄像头和闪光灯对准了璀璨。
  
  魏渡的脸在灯光下没有丝毫血色。
  
  他淡定地把手收进袖子里面,扫了一眼鼠标上留下的血迹,慢慢地将鼠标和键盘收了起来。
  
  “你……”陈禾忍不住出了声。
  
  对于城市争霸赛,陈禾其实一直琢磨不清楚魏渡是怎么想的。
  
  他好像对这件事毫无兴趣,又好像对此投入了太多热情。
  
  让魏渡出现在职业赛场,一开始只是陈禾的一时冲动,她想要让所有人看见,其实真正的第一法师,联赛第一人,是他。
  
  魏渡收拾的动作有条不紊。
  
  陈禾心头突突直跳。
  
  “陈禾。”魏渡忽然开口叫了陈禾的名字。
  
  陈禾一怔。
  
  “谢谢。”魏渡笑了出来。
  
  这一次,陈禾看见了魏渡微红的眼眶。
  
  “你的手……”陈禾压低了声音。
  
  “已经没事了。”魏渡扯起嘴角,“本来伤得就不算深。别担心,一会儿还有颁奖仪式,先下去吧。”
  
  陈禾惴惴不安地点点头。
  
  她到现在都没有看见魏渡此刻的伤口,可在这么多聚光灯下,显然不是一个好时机。
  
  柚子冲了过来,要拉着魏渡一起走。
  
  陆守恒看他的动作,忙拦了一下,“别碰他的手。”
  
  “手?”柚子眨着眼睛,“大神手怎么了。”
  
  一时间,璀璨的气氛沉了下来。
  
  魏渡笑笑,“回休息室说。”
  
  后台。
  
  休息室。
  
  离颁奖仪式还有二十分钟。
  
  陈远已经在休息室等他们了。
  
  在他桌上,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品。
  
  魏渡径直走了过去。
  
  柚子粗大的神经终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大神手怎么了?”
  
  魏渡淡淡地道,“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
  
  “别装逼了,手给我。”陈远压着火气道。
  
  魏渡耸耸肩,将队服脱了下来,递给了陈禾,把手递了过去。
  
  陈禾紧张地盯着他的右手。
  
  璀璨几个人也探头探脑地跟着。
  
  魏渡把拳头缓缓张开。
  
  “……”
  
  休息室静得连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见。
  
  “严重吗?要不要做手术?”陈禾小心翼翼地道。
  
  陈远嘴角一抽,“做你妹啊,伤口都没有流血了,我靠,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陈禾不乐意了,“你够不够专业啊。”
  
  “这伤口就是长了一点,也不深好吗,你人还没嫁出去,胳膊肘怎么拐成这样了。我高中的时候帮你打架,小拇指都断了,也没见你担心!”陈远无语。
  
  “你的手跟魏渡的手能一样吗?”陈禾声音也很大。
  
  明明是无妄之灾,为什么就让魏渡碰上了。
  
  陈禾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出。
  
  陈远:“……”
  
  “我手怎么就不金贵了!我操,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还有职业战队挖我去打首发,我以为我真的菜吗,我就是不想玩而已!”
  
  “菜鸡。”
  
  “见色忘义!”
  
  “菜鸡!”
  
  “胳膊肘往外拐!”
  
  “菜鸡!”
  
  “被猪拱的白菜!”
  
  “菜鸡!!!”
  
  ……
  
  众人无声地离开了战圈。
  
  顾停云被陈禾和陈远之间突如其来的二人转吼得一愣一愣的:“真的不用劝劝吗?”
  
  “不用。”陆守恒拿起桌上的纱布和碘酒,“她只是需要释放一下。”
  
  魏渡本来已经要伸出去让陆守恒帮忙消毒的手收了回来:“你很了解她?”
  
  “我觉得这个时候吃醋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陆守恒说。
  
  “呵呵。”魏渡低头自己动手。
  
  反正城市争霸赛已经过了,夏季赛的时候可以把韩默飘过来,到时候一脚踹了陆守恒,免得他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陆守恒没来由地觉得后背一寒,“你是不是想过河拆桥。”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魏渡一笑。
  
  陆守恒斟酌了一下,“不是。”
  
  “猜错了。”魏渡咧开嘴,“我是。”
  
  他自己半天没有把纱布拆开,比赛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下了赛场,总感觉伤口动一下就在作痛。
  
  魏渡干脆把纱布和碘酒又扔给了陆守恒。
  
  “不是不相信我吗?”陆守恒抬眼。
  
  “怎么会,我们是好兄弟啊。”魏渡一脸无辜。
  
  “……”
  
  陆守恒用陈远的狗头发誓,魏渡先前绝对是在打自己的主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