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造化之王 > 第3114章 冒充
    “谁?”
  
      圣祭费索暴喝一声,磅礴如海的神念,陡地像是海啸一样,席卷向了四面八方,意图寻找出声音的来源。火?然?文??  w?w?w?.?
  
      圣祭费索的动作,让刚刚吃了个大瘪的圣祭方平脸上陡地写满了震惊。
  
      圣祭费索这样大动干戈,只代表了一件事,就是圣祭费索,也没有找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的来源,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寻找。
  
      要知道,圣祭费索可是造化神将巅峰的强者,可是与已经陨落的圣祭莫雨齐名的存在。
  
      同样意识到这一点的内监大总管童德海与宁高郡公车远修,脸色也是一变。
  
      要是这样,就代表着有强者来北海镇国公府撑腰,那么他们想要在短时间内不动波澜的顺利接管镇国公府一事,恐怕就办不到了。
  
      尤其是内监大总管童德海,更是着急。
  
      新君骜继位之后,童德海虽然为内监大总管,但是许多事上,骜表现的并不信任童德海,让童德海这个内监大总管做的有些憋屈。
  
      这一次童德海奉圣命办这件事,他自然清楚这件事对洛邑,对大周甚至是对新君骜的意义,更清楚办好这件事对他的意义,所以他无比迫切的想办好这件事。
  
      圣祭费索的神念如海啸一样的荡过,却没有任何发现。
  
      圣祭费索没有找到这个突然出声者。
  
      童德海看在眼里,却是万分着急。
  
      若是这样拖下去,再有跟圣祭费索差不多的强者介入,恐怕这事儿肯定得办砸了。
  
      “费大人,人质!”童德海提醒了一声。
  
      圣祭费索是何等的精明,童德海一提醒,就想明白了。
  
      从现在的种种情况看,这个女人廖飞白无论是在镇国公府旧部,还是外界高手那边,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若是以这个廖飞白为人质,那有些事,说不定就会少很多麻烦,
  
      说实话,这个动作虽然下作些,尤其是对他一个圣祭而言,但是,却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心动意动,神念催动间,圣祭费索就欲动手。
  
      但也就在此时,一道雷光突兀的从天空中劈了下来,力量波动中,雷光并不是太强大,但是雷光中却蕴含着一种让圣祭费索都心惊的力量。
  
      圣祭费索不由得被阻止步。
  
      此乃叶真的慑魂雷。
  
      几乎是同一刹那,刚刚出了‘人质’这个主意的内监大总管鱼朝恩,突然间感觉脖子凉嗖嗖的,莫名的冷意。
  
      虚空微微一颤,叶真出现在镇国公府上空,负手而立。
  
      叶真出现的刹那,圣祭费索眼皮猛地一跳,圣祭费索并不认识叶真,他并不是惊于叶真突然的出现。
  
      而是震惊他方前没发现任何一丝一毫的外人气息,叶真却能凭空在他面前的出现。
  
      不说别的,凭这一手本事,就非同一般。
  
      圣祭方平也有些懵,还有隐藏在天空中的一干圣祭,也有些懵,都在奇怪叶真这厮是从哪凭空冒出来的。
  
      方才搜索的,毕竟是圣祭费索。
  
      但是,下方的内监大总管童德海,却陡地露出了见鬼一样的模样,嘴巴张的老大,想喊出叶真的名字,但是半天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
  
      心里却是狂吼起来,这怎么可能。
  
      叶真不是已经陨落了吗?
  
      这可是大首祭东阳司辰亲口说的。
  
      若不是可以确定叶真已经陨落了,更知道对付叶真的是两位造化神王,打死童德海,也不敢接下这趟差使,更别说是出那种馊主意了。
  
      童德海当场懵圈了。
  
      同样震惊无比的,还有宁高郡公车远修,他是见过叶真的。
  
      所以在看到叶真之后,除了懵还是懵。
  
      这......这事应该怎么算?
  
      简直......坑啊!
  
      车远修第一次觉的,他那个皇帝妹夫,简直是个巨坑啊。
  
      同样震惊的还有柳枫,但柳枫却是惊喜。
  
      之前一直联系不到叶真,还以为叶真出了意外,此时叶真突然出现,柳枫当场喜极而泣。
  
      “大帅!”
  
      “大帅回来了!”柳枫哭着笑着大吼起来。
  
      叶真其实接到柳枫的传讯的第一时间就回来了。
  
      不过回来的叶真发现师姐廖飞白正处在一个重新的突破关口,就没有打扰,而是在一旁暗中护持。
  
      直到师姐廖飞白突破,叶真这才出现。
  
      柳枫的声音,就像是一波瘟疫一样,迅速的传遍整个镇国公府。
  
      之前因为礼部官员开始给叶真办身后事,那种种举动,立时就让叶真的死讯传遍了大半个镇国公府,让镇国公府内哭声震天。
  
      此时柳枫一声吼,镇国公府的内哭声先是顿了一下,无数目光看向了半空中,就看到了叶真熟悉的身影!
  
      随后,镇国公府的哭声就迅速被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所代替。
  
      “大帅回来了!”
  
      “大帅回来了!”
  
      “大帅没事!”
  
      .......
  
      镇国公府,正在做丧事布置的礼部官员懵圈了,看看自个手里的玩意,再看看天空中负手而立的叶真,礼部带队官员额头的冷汗,就当场下来了。
  
      圣祭费索何等人物,此时已然明白这突然出现的人是谁了。
  
      是叶真!
  
      镇国公叶真。
  
      已经被追封为北海王的叶真。
  
      这叶真还活着!
  
      那他这任务怎么继续下去?
  
      大首祭东阳司辰来时,和他商量过种种预案,用来应付各种各样的意外,包括叶真背后的造化境支持者等等,甚至是军队的哗变。
  
      但唯独没有料到这件事叶真还活着!
  
      这事儿.......
  
      圣祭费索也是懵圈了。
  
      反应过来的圣祭方平,也陡地坐蜡了。
  
      今天这事儿,他得罪人得罪海了去,尤其是叶真看他那不善的目光,让圣祭方平如坐针毡!
  
      叶真一挥手,夷烈四人陡地出现。
  
      “保护好师姐!”
  
      “是!”
  
      夷烈四人齐齐领命的同时,叶真道宫内紫灵仙剑突然间一振,“以力证道!
  
      这丫头竟然在剑道一途上,还能以力证道,这......”
  
      万分震惊中,紫灵主动要求要替廖飞白护法。
  
      叶真自然不无同意。
  
      料理完这些,叶真扫了一眼圣祭费索等人,目光却是落在了内监大总管童德海身上。
  
      “童公公,竟然有劳你来传圣旨了,不知道陛下这是有什么旨意呢?”叶真忽地笑问起来。
  
      童德海张嘴结舌,不知道如何作答。
  
      不过,叶真也并没有要他回答的意思,只是轻轻一招手,持在童德海手中的两封圣旨,就陡地离地而起,飞向了叶真。
  
      接过圣旨,叶真随意一扫,就笑了。
  
      “封我为北海王?陛下还真是够大方的,我大周的王爵,可是够难得的啊。
  
      既然陛下如此厚爱,那臣就却之不恭了.......”
  
      “叶国公.......这是追......追封......”童德海打着结巴。
  
      “追封?”
  
      叶真长噢一声,又看向了宁高郡公车远修,“车郡公,听你的意思,你是要全盘接管我北海三郡所有?”
  
      宁高郡公车远修猛地打了一个突,忐忑无比的向天空中的圣祭费索发出了求援的目光,“这个........我也是奉........”
  
      身为皇帝的大舅子,卖皇帝这种事,车远修还不敢做的太利索。
  
      就在车远修为难之际,天空中的圣祭费索突地开口了。
  
      “尔等莫慌,我怀疑,这个叶真是魔族冒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