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丰碑杨门 > 第0681章 答应出兵

第0681章 答应出兵

彭湃被老杨踹,又不能还手,只能抱头鼠窜。
  
  老杨追着彭湃打,一边打还一边质问,“杨延嗣那个逆子究竟在哪?”
  
  老杨又不傻,两个儿子追出去了半天也没有动静,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那就奇怪了。
  
  彭湃可是记得杨七的吩咐的,绝不能把他的消息透露给老杨。
  
  被老杨bī)的无可奈何,彭湃就只能出卖杨大和杨五。
  
  “老爷您别打了,我告诉你,人在长乐坊。”
  
  老杨临走的时候又踹了彭湃一脚,冷哼了一声。
  
  老杨出了府门,跨上了马,找路上的行人打探了一下长乐坊的位置,快马奔了过去。
  
  老杨走后。
  
  彭湃悄悄的溜出了府,跑去大同书房跟杨七汇报消息。
  
  老杨策马狂奔,没一会儿就到了长乐坊,还没进门就看到了杨大和杨五喝的烂醉如泥。
  
  一瞬间,老杨的怒火就蹭蹭往上涨。
  
  “杨延平!杨延德!你们两个逆子!”
  
  老杨咆哮了一声,冲进长乐坊,拽住两个人就打。
  
  两个人其实也没喝醉,只是有点微醺。
  
  被老杨一奏,就瞬间清醒了。
  
  两个成年人,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乖乖的站在哪儿让老杨打。
  
  一直等到老杨气消。
  
  老杨教训过了二人,厉声质问,“让你们去给老夫抓杨延嗣那个逆子,你们居然躲在这里偷偷喝酒。简直是岂有此理。”
  
  杨五耿直的道:“我们也不想这样,七弟压根就没出大同府城,他让我们过来喝酒的。”
  
  杨大一拍脑袋,无语望天。
  
  老杨质问道:“杨延嗣那个逆子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子?”
  
  杨五语结,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老杨瞪着杨七,“既然你说是那个逆子让你们到这里来喝酒的,那你告诉老夫,那个逆子在哪儿,老夫要亲自抓他回去。”
  
  杨五一愣,坦白道:“不知道!”
  
  老杨差点被气死,抬手就要继续教训杨五。
  
  杨大赶忙出手阻拦,他解释道:“七弟就是让彭湃给我二人传了一句话。听彭湃说,七弟躲在种放那里。”
  
  “哼!”
  
  老杨冷哼了一声,瞪了二人一眼,“回头再收拾你们。”
  
  丢下了这句话,老杨骑着马去大同书院找杨七。
  
  到了大同书院,才知道杨七早已离开。
  
  老杨又策马奔回了府里。
  
  等到他回到杨府的时候,就看到杨七早他一步回到了府里。
  
  正在跟赵普有说有笑的聊天。
  
  老杨气的想打人,可是看见杨七在陪赵普聊天,他又没办法打人。
  
  只能冲着杨七冷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赵普和杨七并没有在意老杨的心。
  
  两个人正在你来我往的打太极。
  
  赵普乐呵呵的笑道:“虎侯真是年轻有为,想当初,老夫初见虎侯的时候,虎侯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这才过了几年,虎侯就成了毅力在西北的霸主。”
  
  杨七谦逊的笑道:“一点儿小小的成就,哪能跟赵相爷相比。赵相爷三度拜相,历经两朝,数十年间,屹立在朝堂上不倒。当真是文臣的楷模。”
  
  “哈哈哈……”
  
  赵普爽朗的一笑,“虎侯谬赞了,老夫这点微末的本事,又岂能跟虎侯相比。以虎侯今时今的地位,再进一步,裂土封王也不在话下。
  
  老夫就算是熬到死,顶多也就是混一个国公的名头,着实不敢跟虎侯相比。”
  
  看似很平常的客,其实赵普是在跟杨七递话。
  
  他牵起了封王的话头,希望杨七能接下去。
  
  他却没料到,杨七根本不接他的话,只听杨七笑呵呵的道:“赵相爷真是折煞小子了。以前小子在汴京城里厮混的时候,得到了赵相爷不少照顾。
  
  现如今赵相爷到了小子的地头上,小子自然不敢怠慢。
  
  小子已经命家妻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为赵相爷接风洗尘。
  
  待赵相爷休息一晚,明小子派人带着赵相爷,好好领略一下西北的风光。”
  
  赵普脸上的笑意有些不自然,“西北的风光,老夫有的是时间领略。这宴席,老夫有的是时间吃。”
  
  赵普索把话挑明了,道:“不如咱们先聊一聊正事?”
  
  杨七笑眯眯道:“边吃边谈?”
  
  “先谈再吃。”
  
  赵普强硬的道。
  
  老杨跃跃试的想插话。
  
  杨七长叹了一声,道:“那谈吧。”
  
  赵普看向杨七,沉声道:“虎侯如今称霸西北,割据一方,就没想过更进一步,把割据一方落在实处。”
  
  杨七假装听不懂赵普话里的意思,惊讶道:“赵相爷何故害我?”
  
  “嗯?”
  
  赵普被杨七这个回答弄的有点懵。
  
  杨七郑重道:“赵相爷,小子窃据西北之地,也只是想帮朝廷守住西北,断无自立的念头。赵相爷鼓动小子自立,自绝于大宋,不是害我是什么?”
  
  赵普闻言,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你大爷的!
  
  老夫是鼓动你自立吗?
  
  你这是在跟老夫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赵普脸色难看的瞪着杨七,低声道:“老夫说的是封王的事儿,诏书老夫都带来了,只要你点头。从今往后,你就是朝廷承认的西北王。”
  
  杨七再次大惊,失声叫道:“赵相爷,你又害我?”
  
  赵普恼了,“老夫怎么又害你了,封王对你而言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杨七连连摆手,头摇的像是拨浪鼓,“我前几可是答应了我爹的,绝不能接受朝廷王爵的敕封。一旦接受了朝廷王爵的敕封,我爹就要把我立斩决。
  
  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这下不光是赵普想吐血了,就连老杨也想吐血。
  
  赵普能猜到,老杨可能是好心般了坏事。
  
  可杨七这小子,明显有些记仇。
  
  居然毫不犹豫的搬出了老杨的话,来抵挡赵普。
  
  赵普下意识看向了老杨,老杨黑着脸,瞪着杨七,“前几是前几,现在是现在。陛下既然有圣旨,作为朝廷的臣子,岂能有违背圣意的道理。”
  
  杨七板着脸道:“爹,您从小就教育孩儿,男子汉大丈夫,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不能朝三暮四。孩儿谨记您的教诲,绝不敢忘。”
  
  老杨脸跟黑了,他不愿意给儿子服软,可是他又不得不给儿子服软。
  
  收复燕云十六州,可以说是百年大计。
  
  老杨绝不会因为面子,破坏朝廷百年大计的。
  
  当即,老杨黑着脸,低声道:“前几是老夫错怪你了,如今事已经弄清楚了。就当老夫当没说过那些话。”
  
  杨七摇头道:“那可不行,做人要有原则。”
  
  “嘭!”
  
  老杨拍桌,“杨延嗣,你到底想怎样?”
  
  杨七咧嘴笑了。
  
  杨七无奈的摊开手,笑道:“爹您一直觉得孩儿在做坏事,不管是不是孩儿做的事,你都要往孩儿上扣。您是我爹,孩儿只能听你的。你说不能接受朝廷的敕封,孩儿就不接受朝廷的敕封。这没错啊!”
  
  老杨听得出,杨七心里对自己有怨气,他气的怒发冲冠。
  
  老杨恶狠狠的瞪着杨七,冷声道:“那老子要是现在命令你接呢?”
  
  杨七笑道:“爹您发话了,孩儿不敢不从。不过……”
  
  杨七在老杨和赵普上各扫了一眼,笑道:“圣旨我可以接,但是我不会答应帮朝廷做任何事的。”
  
  老杨懵了。
  
  赵普愣了。
  
  接了圣旨,不帮朝廷对付辽国,那封你王爵干啥。
  
  老杨可以命令杨七接下圣旨,但是他不能命令杨七统领兵马去作战。
  
  父子是父子,上下级是上下级。
  
  诚如赵普之前所言,西北四府掌权的是杨七,而非老杨。
  
  杨七不开口,老杨就算是喊破喉咙,顶多也只能调集杨大、杨五、王贵等一小部分人。
  
  但是绝对不能调动大部分人。
  
  杨大三人虽然是掌兵之人,但是在他们麾下还有团正、营正、监军等等。
  
  这些人都是要验看杨七的命令文书的。
  
  所以说,就算杨大等一小部分人愿意听老杨的,老杨也没办法调动西北四府的大军。
  
  老杨在杨七面前耍不动老子的威风,只能黑着脸坐在哪儿一言不发。
  
  老杨拿杨七没脾气,赵普就只能靠自己了。
  
  大事当前,赵普也不敢托大,他以商量的语气对杨七道:“虎侯,北伐辽国乃是百年大计,这不仅关乎着大宋朝廷的稳定,更关乎着千千万万百姓们的生死存亡,还关乎整个民族的存亡。”
  
  赵普感慨道:“辽人占据着燕云十六州,奴役着我汉人,为汉家男儿,理当出一份力,解救他们。而且西北没有屏障,辽人年年南侵,掠夺我族人的粮食,掠走我族人去奴役。
  
  面对这些,虎侯就真的能够泰然处之吗?”
  
  赵普见杨七沉默不语,就趁打铁,道:“虎侯若是没有实力,朝廷自然不会麻烦虎侯。可是现如今的虎侯,手握数十万兵马,兵强马壮,难道就不该为百姓们出一份力。”
  
  赵普说的真意切,差点儿就潸然泪下了。
  
  老杨、杨五二人,早已激动的嘴唇都在颤抖。
  
  恨不得现在就驱马北上,跟辽人血战一场。
  
  杨七古怪的瞥了赵普一眼,心里腹诽赵普。
  
  你一个大宋第一贪官,好意思在我面前讲这些为国为民的大道理。
  
  不过赵普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杨七没点儿反应也不行。
  
  事实上,从杨七开始经略南国的时候,就已经为这一场雍熙北伐做准备了。
  
  他自然没有不参战的道理。
  
  他只是在考虑,趁着这一次的机会,能从大宋上刮下来多少油。
  
  “赵相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小子不答应也不行。不过这出兵也有出兵的章程,出多少兵,拿多少粮饷,战后有什么收获,这些是不是都得议一议?”
  
  杨七笑眯眯的看着赵普。
  
  老杨有些急了,想要插话。
  
  杨大眼疾手快,抓住了老杨,在老杨愤怒的眼神中,摇了摇头。
  
  老杨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赵普听到了杨七的话,心里放松了不少。
  
  只要杨七答应肯出兵,剩下的事都好谈。
  
  赵普端起茶水,浅尝了一口,笑道:“朝廷许你一个王爵,这种天大的好处摆在你面前,你还想索要粮饷和战后的好处?”
  
  杨七失声笑道:“赵相爷,一个王爵,放在别人眼里,那可是天大的好处。但是对我而言,真的是好处吗?有没有王爵,这西北四府都是我的地头。
  
  为了一个名分,让我出兵数十万,去帮大宋打仗,你觉得我傻吗?
  
  还是你赵相爷能够保证,朝廷在拿下了燕云十六州以后,不会掉转枪头,对我出手?”
  
  赵普心头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
  
  杨七的猜测,几乎和赵光义的布局一模一样。
  
  赵光义之所以又给折家老太君太后级别的谥号,又给杨七封王的,就是为了利用折杨两家,在北伐辽国的时候出大力。
  
  等到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他就会携大胜之姿,毫不犹豫的折返西北,对付折杨两家。
  
  赵光义不仅这么想,而且还打算这么干。
  
  所以赵普不敢给杨七任何的保证。
  
  赵普甚至都不敢给杨七一个空头的许诺。
  
  因为他可以肯定,只要他敢点头说朝廷不会在收复燕云十六州以后对付折杨两家,那么杨七一定会提出反制的条件。
  
  比如让赵光义派一个皇子过来当质子,又或者留下赵普当质子。
  
  杨七似乎看透了赵普的心思,似笑非笑的盯着赵普。
  
  赵普心头有些慌乱,可他毕竟是老江湖,脸上一点儿异样的表也没有,他笑转移话题道:“朝廷的事,自然有陛下作主。老夫不能越俎代庖。
  
  陛下的意思是,希望虎侯可以出兵二十万,以左军的份,出陈家口,一路沿辽国西南而入,征讨辽国西南五州之地。”
  
  杨七眯起眼,笑道:“出兵二十万?这可是要抽空我西北所有的兵力啊!”
  
  杨七摇摇头,“这可不太妥当。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此前小子抽空了麾下的兵力,前去讨伐党项,就有贼人趁机袭击了我大同府城。造成了我大同府成千上万的百姓死。几十万亩良田颗粒无收。更害的许多百姓流离失所。
  
  要是这种事再发生一次,小子这西北四府,恐怕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