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最帅唐僧恶游记 > 0035章 倒背如流,古籍原本

0035章 倒背如流,古籍原本


  惠允大师缓缓说道:“唐居士,请诵金刚经一观。”
  唐真张口就来,也不客气,更不自谦:“行奉受信,喜欢大皆。罗修阿人天间世切一,丘比诸及时。尼丘比。塞婆优。夷婆优……”
  陈浩宇夫妇皱起了眉头。他们一句都没听懂。唐真背的很不顺耳,很拗口。陈太也是读过金刚经的,却一点头脑都摸不到。
  吴老板更是听得云里雾里。
  华智就更不消说了,完全听不懂,就好像在听鬼书。
  只有惠允大师迟钝的表情慢慢的变了,变得惊讶,因为他听出来了,唐真在倒着背金刚经。
  把唐真背的经文倒回来,就是‘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这是金刚经最后的一段经文。
  唐真既然是倒背,那就是从经文的最后一个字反过来背起。
  惠允大师也是天资聪慧,佛学院的高材生,他见过过目不忘的神童,却没有见过
  真正能倒背如流的人。
  倒背如流,不过是形容一个人对一本书的熟练程度罢了,并不是真的说能倒着背也如流水一般顺畅。
  但是现在就有一个少年,对金刚经倒背如流。
  能做到这一步的人,惠允大师第一次见识到。
  他的嘴巴渐渐张成了O形。
  陈太也越听越吃惊,因为她渐渐的听出来了一些眉目,感觉到了似曾相识。她读过金刚经,是个佛门的记名弟子,她渐渐听出来唐真在背金刚经,真的好像是在倒着背。
  陈太示意,立即有佣人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金刚经。
  陈太要对比着金刚经书来看,才能知道唐真的真伪。
  而惠允大师熟读金刚经,则是一听就明白。
  陈太手捧金刚经,一边听一边看,眼睛都直了。
  这金刚经她只能照着念,就别说背了。
  惠允大师能背,也能解,却不能倒背。
  吴老板也看出来眉目了,这个唐真,竟然能真的倒背金刚经。
  陈浩宇的眉头渐渐舒展,脸上的表情不知不觉变成了惊讶。
  而华智,更是钦佩的眼神看着唐真。
  这个唐真,还真是天纵奇才,他向陈老板的推荐做对了。
  唐真字字清晰,不疾不徐,陈太这时候发现了唐真背的内容跟书上的东西有些不符,惠允大师也发现了这一点。
  陈太笑道:“唐师,你好像背错了。”她对唐真的嫌恶已经淡了,脸上换上了笑容。
  唐真住口不背,说道:“陈太,你的金刚经是残缺本,我背的是完整的金刚经。”
  陈太不敢妄下断论,对于佛学,她是个门外汉,她的眼睛看向惠允大师。
  惠允大师也发觉唐真背到中途有些妙语是他所没有听过的,不过他是高僧,能听出来那些经文很玄妙,跟上下文很契合。只是这种版本的金刚经,他自己本身就没有见过。
  惠允大师判断唐真读过的金刚经是古籍原本。
  而一本古籍原本,对于佛门中人来说,那就是至宝。有些古籍书,本身就拥有佛门玄通,就好像武士手里的宝剑。
  惠允大师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站起来,说话也不缓慢了:“唐师学的,可是古籍金刚经?”
  唐真点点头,说道:“是的,现如今存世的金刚经,基本都是简略本。我倒背的,是古籍全本。”
  惠允大师大喜,情绪也激动了,声音也在发抖,就好像修真者遇上了天材地宝,机缘难得:“唐师,古籍金刚经原本,可否借来一观?”言辞恳切,诚意十足。
  唐真说道:“古籍金刚经我没有,我的师父传授给我之后就拿走了,不过全本的金刚经,就有。”唐真指指自己的脑袋。
  惠允大师心里一阵强烈的失落。
  古籍原本金刚经,如果有过高僧加持,就相当于一件佛门法器,完全可以以书压邪驱鬼,就好像道家方士的桃木剑和灵符。一些寺庙里面的镇寺之宝,就是连年代都无法考证出来的古籍原本,一向密不外传。
  惠允大师说道:“唐师,可否请你引荐一下上师。”
  佛门中人,以上师尊称有学问的高僧大士。这里的上师,指的是唐真的师父。
  唐真摇头:“惠允大师,我找不到我的师父。他是世外高人,来去无踪,四海云游,只有他能联系我,我无法联系到他。”
  惠允大师失望之极,木然站立,说道:“唐师,如果有机会,请一定帮我引荐一下。就说弟子惠允,希望得上师指点佛门经义。”
  唐真说道:“好!”
  陈太对唐真谦卑一笑,示意佣人,很快,佣人端上来了香茶一杯,小心翼翼的放在唐真的面前茶几上。
  吴老板也对唐真露出讨好的笑容。
  陈浩宇双手合十,对唐真以佛门见面礼。他对佛门和尚和道士都是礼敬有加,不肯得罪,只是着意加纳。
  唐真说道:“惠允大师,我读的地藏王菩萨本愿经,南无清凉山金色世界大智文殊师利菩萨的般若波罗蜜经,都是古籍原本。”
  惠允大师上前一步抓住唐真的双手:“唐师,可能倒背如流?”
  既然没有办法一观古籍真本,但能得到古籍原本的完整经文,那也是奇功一件。
  “倒背如流。”唐真说道。
  “可否请唐师把这些经书背一遍,我来写。”惠允大师激动的说道。
  古籍原本经书,能得到全本经文,也是莫大的造化。
  “佛门经书,自当奉送佛门高僧大士。”
  “唐师,善哉。”惠允大师忙双手合十,情难自禁。
  “善哉!”唐真也是双手合十,微微一笑。
  能点化一下三师弟文殊菩萨的小分支中的弟子,那也还不错。
  陈太见惠允大师对唐真如此尊崇,心里也再无怀疑,她是个信佛之人,忙站起来,双手合十对唐真行礼:“上师在上,弟子曲燕兰凡夫俗子,有眼不识上师,请上师原谅。”旁边的陈浩宇和吴老板都连忙站起来,双手合十,对唐真行佛门礼。
  唐真微微一笑:“陈太别客气,我是学道之人,并不是佛门弟子。我师父说要修道成仙,应该通晓儒释道三教义的基础,因为大道万千,终究归一,所以三教本是一家。其实我对佛学,不过略知一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