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182章 我们走着瞧!

第182章 我们走着瞧!


  
      沈凝华心中一动,回头看向地上毫无声息的萧浣溪:“父皇,宣太医吧。.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百里擎苍紧皱着眉头,萧景然对萧浣溪的宠爱他也有所耳闻,若是她死了,怕是还要掀起不小的风‘波’。
  
      在场的夫人小姐们几乎吓愣了,纷纷低着头默不作声,生怕这个时候染上什么干系,皇家、萧家、昭华郡主……没有一个是她们能够惹得起的。
  
      皇后干脆让人将这些人全部送了出去。
  
      沈凝华和萧浣溪一同被送到了百里安宁的宫中。
  
      陈韫很快赶过来,上前要帮沈凝华把脉,却被一旁的皇后制止:“陈院正,萧小姐似乎没有生气了,你快帮忙看看,毕竟是萧家的嫡‘女’,不管怎么进宫的,若是出了事,怕都是要寒了萧家人的心。”
  
      百里安宁暗中皱眉,母后这是故意给凝华难堪呢……
  
      沈凝华丝毫不在意:“母后说的有理,陈院正还是先给萧小姐看诊吧,我略通医术确认自己无碍便可。”
  
      百里擎苍没出声反对,心中却是对皇后又增添了几分不满。
  
      陈韫点点头,略微上前一步看到萧浣溪的模样,心中便是一惊,连诊脉都没用,直接回禀道:“皇上,萧小姐已经过世了。”
  
      皇后眼中暗芒一闪,脸上多了几分悲悯:“可怜的孩子,正值青‘春’年华,竟然丧命在水中,真是令人怜惜。”
  
      百里擎苍点点头,脸‘色’沉了一分:“你去帮凝华看诊,看看她可有什么不妥。”
  
      帮沈凝华诊完脉,陈韫略微沉‘吟’,而后道:“公主受了惊吓,呛水上了肺部,要好好休养,不然容易落下病根。
  ”
  
      沈凝华心中一顿,心中对陈韫多了几分感‘激’,她已经悄悄为自己把过脉,她一点事情也没有,陈韫将她的情况说的糟糕些,面对萧家的反扑,她才越发的有胜算。
  
      “有劳陈院正。”
  
      “应该的,公主好生修养,万不要上了身子。”
  
      “好。”
  
      听到萧浣溪去世的消息,萧景然眼前一黑,直接晕死过去,府中一片手忙脚‘乱’,太医接连下了五遍针,才让萧景然清醒过来。
  
      他起身的第一件事便是穿上一身战袍,带上皇上亲赏的御赐金锏,纵身跨马直入皇城。
  
      萧凤玦起身要将他拦住,却被萧景然直接一马鞭打在‘胸’前:“你身为兄长,连自己的亲妹去世还能如此冷血,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看着马匹扬尘而去的模样,萧凤玦忍着‘胸’口的剧痛,差点将牙关咬碎。
  
      一身怒气冲冲的萧景然骑马冲到皇宫岳武‘门’才被‘侍’卫拦下来。他高举着皇上御赐的金锏砍翻一众‘侍’卫直接入了皇宫。
  
      这一路上,萧景然就像是疯了一般,丝毫不管周围‘侍’卫的阻拦,一直冲到百里擎苍所在的南书房。
  
      他抬头看着巍峨的牌匾,猛地跪下来,高声喝道:
  
      “臣,萧景然求见皇上!”
  
      百里擎苍看着大殿‘门’口,周身流淌着冰冷的气息,从萧景然一开始闯宫他就收到了消息在这里等着:
  
      “宣!”
  
      “臣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景然穿着征战沙场的铠甲战袍,银光锃亮的铠甲满是一片肃杀冰冷的光芒,隐隐的还有血腥味道传扬而来,带着令人胆怯的冰冷杀意。
  
  
      百里擎苍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萧景然,猛然回想起当初他犒赏三军的场景。他一个皇帝站在高台之上,底下官兵一片静默,直到他敬完酒才有呼喝声传出来。
  
      而之后萧景然上台,底下兵将却是高声欢呼,几万兵将合在一起,那呼声震得人心中发颤,仿佛连云霄都能被冲破一般。
  
      萧家在大安国守护神的位置上待得太久了,以至于兵将只认识有萧家,竟然不知道还有皇室百里家。
  
      “萧爱卿直接闯入宫廷,想来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了?”
  
      萧景然猛地抬头,黑沉的脸‘色’双目赤红:“皇上,微臣的‘女’儿萧浣溪如何了?”
  
      百里擎苍略微一顿,挥手对一旁的内‘侍’略微示意了一下:“将萧浣溪带过来。”
  
      萧景然浑身一颤,转头看向内‘侍’的方向。只见四名宫‘女’抬着一个架子走入大殿,架子上躺着的赫然是脸‘色’青白、毫无声息的萧浣溪。
  
      “浣溪……”萧景然双手抖得厉害,也不管百里擎苍叫不叫起,直接跑到萧浣溪身侧,伸手抚上了她的面容,冰冷的触感令他心中剧痛,“臣的‘女’儿,我萧家的‘女’儿,竟然被这样害死了,皇上,臣求皇上力逞凶手,还臣一个公道。”
  
      百里擎苍神‘色’不虞:“凶手?你觉得谁是凶手?”
  
      “臣的‘女’儿明明不会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落水身亡,皇上,这其中绝对有隐情啊。”萧景然心头剧痛,这是他唯一的‘女’儿,是他是若珍宝的‘女’儿啊!
  
      “你是在怀疑在朕的皇宫之中,有人谋害了你的‘女’儿不成?”
  
      “臣不敢,只是臣听闻,浣溪是和昭华公主一起落水的,臣要和公主当面对质!”
  
      沈凝华被扶着走进大殿,听闻这句话,心中冷笑一声:“萧大人要和本公主对质什么?”
  
      萧景然猛地回头,身体瞬间紧绷,握在身侧的手不断的收紧,手臂、脖颈、额头根根青筋暴‘露’。
  
  
      扶着沈凝华的百里安宁只觉得呼吸一窒,几乎被萧景然身上的杀气压得喘不过气来。
  
      沈凝华身体略微一侧,毫不示弱的用气势‘交’锋,顿时整个大殿一片肃杀。
  
      萧景然每一个字都仿佛被咬在牙中吐出来的一般:“公主,同样是落水,为何你没事,而我的‘女’儿却死了?”为何死的不是你?
  
      沈凝华面‘色’清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平日里多做善事,自然有老天保佑。”
  
      “你的意思是我的‘女’儿自作孽不可活了?你凭什么这样笃定,她就该死?”
  
      “萧大人不要扭曲我的意思,本公主不是阎罗王,手中没有生死簿,定不了谁的生死!”
  
      “公主和我的‘女’儿素有过节,你在水中可有对她不利?”
  
      “萧大人这话错了,我和萧小姐关系不错,更加没有什么过节,若说唯一不睦的,便是她喜欢上的本公主的准驸马,还上吊威胁你,前段时间诸位夫人可是见识过的。”
  
      萧景然怒视着沈凝华,若是手中有刀,定然会直接将她斩杀:“浣溪喜欢楚君熠,你就要因为嫉妒杀了她?”
  
      “楚君熠是我的驸马,其他‘女’人连为侧妃的机会都没有,若说嫉妒,应该是她嫉妒我才对。萧大人这样一说,本公主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藏身在草丛之中,还要将我推下水,原来是嫉妒我,想要置本公主于死地!”
  
      “你休得胡言,浣溪‘性’格纯善,才不是像你一般蛇蝎心肠!”萧景然怒发冲冠。
  
      沈凝华一声冷笑,直接开口道:“萧大人,我现在知道谁是害死萧浣溪的凶手了。”
  
      “你说什么?”
  
      “哼,害死萧浣溪的人就是你!”
  
      “你胡说!”
  
      沈凝华笔直站立,高贵气息砰然而出:“你身为父亲,却不以身作则,对‘女’儿只知道宠溺娇惯,纵得她无法无天,竟然觊觎公主的驸马,这是罪责之一!”
  
      “你身为朝臣,对待当朝公主语出不敬,进而影响的萧浣溪心中对本公主毫无敬意,多次出手加害,若不是本公主机敏,几条命都让你们谋害了,这是罪责之二!”
  
      “御‘花’园中皇后娘娘摆宴,诸位世家夫人、小姐均在场,亲眼目睹萧浣溪加害于我,你却空口白牙,硬是诬陷本公主为杀人凶手,如此目无法纪、胆大妄为,是对皇家的藐视,这是罪责之三!”
  
      “你身为朝廷重臣,皇上信任的臣子,竟然在非战事时期,穿铠甲披战袍上殿,御前不恭、居心不明,这是罪责之四!”
  
      “萧大人,这几条罪名,本公主可有冤枉你?身为父亲不以身作则,‘女’儿能教养成什么样?萧浣溪能平安活到现在,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沈凝华句句话语掷地有声,只说的百里擎苍忍不住心中叫好!
  
      萧景然满目赤红,眼底压抑不住的岩浆翻滚,恨不能毁天灭地一般:“公主真是好口才!果然一张伶牙俐齿!”
  
      沈凝华黑眸闪亮、眼中光芒熠熠生辉:“行得正、坐得端,本公主字字句句皆经得住考量,所以才有话可说。”
  
      “好,真是好!我可怜的‘女’儿浣溪,为父对不起你!”萧景然死死地盯着沈凝华,半晌,低头抚上萧浣溪的面庞。
  
      我儿,勿怕,父亲定然为你报仇雪恨!
  
      “皇上,微臣有罪,听闻‘女’儿过世,一时间太过冲动,请皇上责罚。”
  
      听到萧景然开口求饶,沈凝华心中猛地一颤,整颗心揪了一下,心中明白,萧景然这是要拼劲全力置她于死地了。
  
      百里擎苍紧抿着‘唇’,将心中翻滚的不悦慢慢的压在心底,这个时候,还不能动萧家,不然恐怕民心难安。
  
      “无碍,你丧‘女’心痛难忍,以至于失去理智,朕可以理解。不过,萧浣溪确实是因为对凝华心存敌意,谋害不成反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如今她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也算是过去了,朕不再追究,你将她带回去好好安葬。”
  
      “是,臣多谢皇上隆恩。”
  
      萧景然起身,挥手挡开上前要抬萧浣溪的宫‘女’,这些人低劣下贱,怎配碰触他的掌上明珠,他将身上战袍脱下,盖在萧浣溪身上,而后被抱着她走出大殿。
  
      沈凝华,天高水长,我们走着瞧!血债血偿,定要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