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240章 还要你们何用!

第240章 还要你们何用!

    皇后宫中,梅雪挥挥手让前来禀报的人退下,转身走进宁坤宫中。
  
      赵慧盈正半靠在软榻上,身后的侍女动作轻柔的帮她捏着肩膀。听到梅雪的脚步声,她睁开了眼睛,挥手示意一旁的宫女退下。
  
      梅雪上前代替宫女的工作继续轻柔的帮赵慧盈揉肩膀:“娘娘,消息已经传过来了。肖氏去世前要求见昭华公主一面,可是昭华公主却害怕大雨没有前往,等到她去了,肖氏已经过世了。”
  
      赵慧盈勾着唇笑出声:“呵呵,好,这么大的雨,沈凝华想不小心都难,老天都在帮本宫。梅雪,你这件事情做的极好。”
  
      梅雪连忙道:“不敢当主子的夸奖。昭华公主没有直接跟着沈栋去,奴婢觉得有些可惜呢。”
  
      赵慧盈嫣红的唇边笑意越发的明显:“是啊,她若是跟着沈栋一起去看肖氏,我们今后的事情都省了。”
  
      她在道路上可是埋伏了不少人,若是沈凝华跟着沈栋出来,在半路上就会被截杀,大雨会冲刷掉所有的痕迹,谁也不会知道沈凝华和沈栋的死因,到时候,将事情推给萧家就可以了。
  
      只是,她偏偏等到了楚君熠回来才动身,有楚君熠这个高手在,难免不会出岔子,才没有让人动手,不过,现在更好,她可以多折磨沈凝华一会儿,如今毁掉她的名声,只是第一步罢了。
  
      肖氏过世的消息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沈凝华也跟着被议论纷纷。
  
      御史第二日上朝就将参奏楚君熠和沈凝华的奏章送到了百里擎苍的桌案上,不过却是被皇上压住了没理会。
  
      公主府内,沈凝华换了一身素色的衣服,额头带了丝丝的汗迹。
  
      白渃将安胎药端进来,小心的放在桌子上:“小姐,安胎药熬好了。
  ”
  
      沈凝华端着药碗闻了闻,一股苦涩的味道传入鼻尖,她仰头将药喝干净:“好了,走吧。”
  
      今天是肖氏的葬礼,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肖氏原本有一品诰命的封号,之前因为沈家受了牵连,现在肖氏过世,皇上为了以示皇恩,便允许她按照一品诰命的典仪来举办丧礼。
  
      不管沈凝华作为公主还是作为肖氏的孙女,这个丧礼都必须参加。
  
      沈府大门上挂着白纱,地上散落着纸钱,看上去极为凄凉。
  
      沈凝华下了马车,和楚君熠一前一后进入府门。
  
      刚刚进大门,便有人看到了沈凝华,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苏氏连忙迎出来:“凝华,你来了。”
  
      “婶婶。”
  
      苏氏眉目间带着倦色,肖氏过世的太过匆忙,这一夜要准备许多东西,她一晚没有睡:“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别想太多,虽然你没有及时赶来,但到底你只是孙女,肖氏底下还有儿子、孙子呢,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缘由让你一个怀着孕的孙女来回奔波!”
  
      听着苏氏的维护,沈凝华心中一暖:“多谢婶婶。”
  
      “嗯,先去上柱香,然后到后面坐一会儿,等人来的差不多了,你就先回去。”苏氏这边话还没有说完,沈栋正好从内堂走出来,看到沈凝华,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公主大驾光临,怎么无人通报?”
  
      苏氏紧紧地皱起眉头:“大哥,凝华身体不便,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让凝华上香吧。”
  
      沈栋死死地盯着沈凝华,仿佛在看一个污点,最终没有当众发作,只冷哼一声:“哼,你祖母在天之灵,这个时候说不定能安息了。
  ”
  
      楚君熠冷声开口:“老人家看到孙女安好,自然该放心。”
  
      沈栋闻言脸色变得铁青,如果不是这个时候不能闹起来,他定然会将沈凝华再次赶出去。
  
      苏氏皱着眉头,转头安慰沈凝华:“凝华,别在意。”
  
      “我知道。”沈凝华自然知道,沈栋这样大的怒气,并不是因为自己对肖氏的“不孝”,而是明白说什么也掌控不了自己,所以为他自己撒气罢了。
  
      萧景然大步走进来,走过沈凝华身边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带着嘲讽:“无心无肺之人,怎么会在意那么多。”按道理来说,肖氏的丧礼,他没有来的必要,不过想到能够来看沈凝华受为难,他自然不会错过。
  
      周围的各色目光犹如钢针一般扎在身上,沈凝华眨了眨眼睛,冰冷高贵的气息慢慢涌出,一双黑眸毫无波动的在周围扫了一圈,顿时令大部分人收敛了目光,低下头去。
  
      沈凝华和楚君熠一步步踏入灵堂,跟在身后的白渃上前取了香,点燃之后两人送过来。
  
      两人并肩而立,手中持香微微俯身行礼,而后白渃上前接过香插在香炉之中。
  
      沈凝华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听到周围人的吸气声。
  
      只见刚刚沈凝华祭拜用的香竟然灭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巧合吧。”
  
      沈凝华看了一眼白渃,白渃连忙上前将香抽下来,重新点燃后插在香炉中。
  看到这次香没有灭,才松了口气。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离开香案,一旁的烛台就猛地倒了下来,烛火噗的一声熄灭了。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闹鬼吧。”
  
      “别胡说,刚刚不是一切都好好地。”
  
      “难道是肖老夫人在表达不满?”
  
      这话一出,灵堂之中猛然一静,而后便是鸦雀无声。
  
      众人纷纷隐晦的盯着沈凝华:这肖老夫人过世之前可是点名要见沈凝华的,可是她却没有来,这样一看事情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楚君熠上前握住沈凝华的手,冷冷的眯了眯眼睛,随即衣袖一甩,内力猛地将香案下面的黄布掀开,一只猫儿猛地蹦出来,冲着众人喵了一声。
  
      刚刚出声的人顿时尴尬了,纷纷低下头去。
  
      沈凝华没有作声,直接走出灵堂,到后面的内室去了。
  
      内室是女眷待的地方,楚君熠不方便进来,便叮嘱白渃好生护着。
  
      百里安宁看到沈凝华连忙迎上来:“凝华,没事吧?”
  
      “无碍。”沈凝华微微摇头。
  
      白渃感觉脚边有什么东西靠近,低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刚刚在灵堂下面的那只猫,连忙挡住它的去路,不让它靠近沈凝华。
  
      “这是哪里来的猫儿?”百里安宁好奇。
  
      “不知道,刚刚钻到了供台香案底下,还将烛台晃倒了。”沈凝华看着那只仰着头喵喵叫的猫儿,心头微微发慌,仔细分辨了一下,没感觉到任何药物的痕迹,才微微将心放下。
  
      这种猫儿性情较为温和,只要不是用药物激怒,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白渃,将它抱出去。”
  
      “是,公主。”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苏氏穿着一身孝衣进门:“请公主和诸位夫人、小姐入席。”
  
      沈凝华毕竟和肖氏有血缘关系,因此吃的是素桌,看着一道道菜摆上来,她只觉得胃中一阵翻腾,捂住嘴差点吐出来。
  
      白渃连忙上前轻轻拍着沈凝华的背部:“公主,您没事吧?”
  
      沈凝华强行将胸口的恶心压下去,看到桌面上的菜却是没有了丝毫的食欲:“无碍。”
  
      苏氏命人端了一碗粥过来:“凝华,你喝点粥暖暖身子,再撑一会儿便可以回去了。”
  
      沈凝华笑着点点头:“多谢婶婶。”
  
      喝了半碗粥,总算是觉得好了一些。
  
      一顿膳食用的极快,毕竟是白事,这些夫人小姐们谁也不想多呆。
  
      一直安然无事,膳食虽然有些让人反胃,也没有丝毫其他不妥的地方。这样反倒是让沈凝华心中不安,感觉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暴风雪前的平静,怎么都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直到她要离开的时候,沈栋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凝华,今晚接三,难道你不留下?”
  
      肖氏这样的丧礼,第二天晚上子夜要请道士登台诵经,所有孝子及家属、亲友等都面向西方跪在席上,送肖氏最后一程。她身为肖氏的孙女,是要跪地哭孝的。
  
      沈凝华眼神发冷,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她怀着孩子,在这里跪一晚上,明天怕是要被人抬着出去了!
  
      萧景然没有走,站在一旁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沈凝华,眼中带着幸灾乐祸:“是啊,毕竟有血缘在,这个时候要是走了就太说不过去了。”
  
      楚君熠走出来,一直走到沈凝华身边,视线落在沈栋身上:“说够了?”
  
      沈栋一愣,随即怒不可遏:“你怎么说话呢?”
  
      “说够了我们便走了。”楚君熠满身寒意,“沈家主,大安国可没有公主跪地为一个一品夫人苦孝的先例,若是你非要开创一个,那也请你先进宫请旨吧!”
  
      白渃心中暗暗叫好,刚刚进门开始,驸马爷一直什么太大的反应,这些终于要爆发了。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不想让凝华尽孝道?”
  
      楚君熠嗤笑一声:“凝华冒雨亲自前来,上过香、行过礼,还要怎么尽孝道?再者说,沈凝华一个孙女,做到这个份上已经仁至义尽,孝道是极为重要不错,但也不是让人想怎么用便怎么用的!沈家主,你之前想方设法的让凝华不孝,这个时候又非要让凝华尽孝,孝道都让凝华尽晚了,还有你们什么事!”
  
      沈栋瞳孔猛地一缩,脸色一阵赤红:“你……满口胡言!大逆不道!”
  
      楚君熠神色一厉,他刚刚的反应是在心虚,难道他还设计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