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279章 打脸怎么滴?

第279章 打脸怎么滴?

章节内容,
  
  压好怒火,调整好了表情,俪妃对身旁的宫女说道:“将霏袇叫过来,本宫许久没见她了,正好趁着这会儿说说话。”
  
  “是,娘娘。”
  
  不多会儿,那名红衣少女便走了过来,动作恭谨的行礼道:“臣女林霏袇见过诸位娘娘。”
  
  近距离打量她,沈凝华不禁在心中感叹,这个少女的确是得天独厚,眉如远黛、目若清水,脸上带着清爽的笑意,眼神更是清透无暇,让人看一眼就心生好感。
  
  俪妃招手示意她上前,拉住她的手拍了拍,对步云倾介绍道:“贵妃娘娘,这位是我的侄女,她的父亲是刑部侍郎林曲,这孩子是府上唯一的嫡女,父亲母亲大哥都娇宠的很,也幸好她自己是个有分寸的,没有养成霸道、胡闹的性子。”
  
  说着,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沈凝华,却正好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神色,被那双清冷的黑眸看着,俪妃不知道为何有些心虚,连忙收回视线。
  
  林霏袇却是看向沈凝华的方向,眼神中带着好奇:“臣女见过熠王妃,早就听闻王妃貌美,如今一见才知道外面的传言根本不足以描绘王妃万一。”
  
  对着一张纯然的笑脸,沈凝华也不会太过淡漠,微笑说道:“不过虚名而已,林小姐同样不差。”
  
  林霏袇脸颊猛地红了红,手指不由的捏着丝帕,似乎极为不好意思:“哪里,王妃姐姐谬赞了。”她话一出口,连忙解释道,“臣女实在是感觉王妃格外的亲切,这才一时失言,请熠王妃勿怪。”
  
  她这话一处口,亭子当中立刻一片安静。
  
  林霏袇低头红着脸,心中却是格外的得意,她曾经无意中见过百里君熠一次,当初因为他成为了驸马还伤心了许久,谁曾想到他竟然一跃变成了皇子,这样一来,她就有机会了,她是林家二房嫡女,当亲王的侧妃绰绰有余。<>
  
  刚刚的话也是思量了很久才开的口,想想,一个性格开朗的少女因为看到沈凝华亲切而失口叫了一声姐姐,怎么都让人不好怪罪。
  
  只是,若是不怪罪,那么这声姐姐就做实了,以后她就可以借着这层关系接近百里擎苍,若是沈凝华当场发怒,那么就显得她格外的不近人情、小肚鸡肠,这样也能够挑拨沈凝华和百里君熠的关系。
  
  沈凝华忽然笑了笑,抬眸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万分好笑,她身为林家二房的嫡女,父亲是刑部侍郎,正一品的官职,看上去已经不错了,可是这样的身份在她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一旁的静妃淡漠的垂着眸子,心中为林霏袇叹息,以为有俪妃撑腰就能和沈凝华平等对话?太过看得起自己了。
  
  许久没有听到沈凝华说话,林霏袇心中的窃喜变成忐忑,不禁抬眼看向沈凝华,对上她略带轻视的视线之后,心中咯噔一声,连忙屈膝行礼:“熠王妃,都是臣女自不量力了,还请王妃不要恕罪。”
  
  沈凝华慢慢的端起茶盏,微微的抿了一口,看着林霏袇维持着屈膝行礼的动作,双腿都有些发颤了,才徐徐开口:“林小姐,这姐姐妹妹可不是随便认下的,以后可不要如此说话不经过脑子了,今天我不计较,若是换了别人,怕是要将你拖下去打死了。”
  
  林霏袇脸色一白,继而浓浓的屈辱从心底滋生,咬着唇戚戚然的看向一旁的俪妃。
  
  俪妃本来就一肚子火气,这个时候更是觉得沈凝华在故意给她难堪,立刻出声维护林霏袇:“不过是一个称呼,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昭华公主未免太过……”她话未说完,猛得住了口,脸色大变。
  
  昭华公主!她竟然忘了这茬!
  
  沈凝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未免太过什么了?俪妃娘娘怎么不说完?”
  
  “本宫失言了,还请公主勿怪。<>”俪妃心中恨得要死,可是却不得不服软,她只想到了一句王妃姐姐算不得什么,可是却忘了沈凝华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固伦昭华公主。你一个臣女非要认一位皇家公主做姐姐,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谁给你的这么大脸?
  
  没定你个藐视皇权的罪名就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这一下,别说周围的听热闹的秀女们,连亭子中坐着的娘娘们也都觉得沈凝华宽宏大量了。
  
  林霏袇闹了个没脸,一旁的俪妃也是有些下不来台,静妃在中间做起了和事老,示意宫女将另外一个穿着藕色衣衫的少女叫了过来。
  
  这个少女性格偏内向,之前在人群中表现中规中矩,多数时间听着周围的秀女们说话聊天,偶尔才搭一句话。
  
  只是等到那个少女走到静妃面前,沈凝华的心中却猛地一颤,看着少女清丽的面容,她差点没忍住叫一声:司琴!
  
  虽然这一世的命运已经全然不同,可是她却经常想起前世跟在身边的侍女司琴和司棋,尤其是司琴,为了她怀着身孕被沈灵菡折磨而死……
  
  看到少女行礼完毕,静妃微笑说道:“真是个沉稳的孩子,看着就让让人喜欢。”
  
  俪妃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想搭话,步云倾冷淡的点点头,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
  
  沈凝华却是在这个关头开了口:“你叫柔琴,姓夏?”
  
  少女夏柔琴连忙回答:“回禀王妃,奴婢确实叫夏柔琴,父亲是江南临江城知府。”
  
  沈凝华点点头,心中却是格外的激动,当初她收留司琴的时候,听她说过,她家乡在江南,父亲原本是知县,后来因为江南盐政贪污案被处死,她也沦落为官奴,偶然机会这才到了沈凝华身边伺候,改名司琴。<>
  
  这一世,她也着人去江南找过人,却一无所获。没想到这一世,她的父亲升了官,将她送到京都参加选秀了。
  
  夏柔琴抬头看着沈凝华,心中有些受宠若惊,关于这位公主王妃的传奇事件,她早就听闻过,原本以为这样以为容貌双绝的王妃定然是高高在上的,没想到如今一见倒是让人感觉格外的亲切。
  
  沈凝华微笑:“这位妹妹看上去倒是格外的面善。”
  
  这话一出,俪妃的脸色已经黑的犹如锅底一般,刚刚林霏袇叫她一声姐姐,被损的颜面扫地,而现在沈凝华却主动开口称呼一个小小的知府之女为妹妹,这不是生生在打她们林家的脸!”
  
  不禁冷声说道:“昭化公主,若是这个秀女的上身份高一些,给熠亲王当个侧妃,你们以后可是都能姐妹相称了,不过也没事,她的身份太低,封个妾室也是可以的,完全可以成全了你们一场姐妹情分。”
  
  夏柔琴脸色一白连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身份低微,怎敢和熠王妃姐妹相称,王妃若不嫌弃奴婢出身卑贱,能允许奴婢做一个侍女伺候,已经是奴婢天大的福分。”
  
  步云倾看向沈凝华,不明白她怎么今天这样冲动。林家的那丫头,对君熠有意思,她针对她无可厚非,刚刚也踩下了她的面子,怎么这会儿还继续打俪妃和林家的脸,毕竟林家也不是好招惹的。
  
  沈凝华起身,扶着她的手臂将夏柔琴拉起来:“母妃,这个丫头我一看就喜欢,虽然不能认作妹妹,但在我心中和妹妹是一样的,儿臣有个不情之请,请母妃答应。”
  
  “你这丫头又折腾什么呢,不情之请都出来了。”步云倾还没有说话,大步走过来的百里擎苍就笑着开口道。
  
  “参见皇上。”
  
  夏柔琴刚起身又连忙跪下去,低头看着沈凝华绣着兰花花纹的裙摆,心中满是焦急,若是王妃为了她惹怒了宫妃和皇上,那她就真的罪该万死了。
  
  沈凝华行礼完毕起身,伸手指着地上的夏柔琴:“父皇,儿臣之前不是和您说过吗,我懂得医术,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徒弟,眼前不就有一个。”
  
  百里擎苍对着夏柔琴打量了两眼:“这个丫头?”
  
  “嗯,虽然她身上的味道很轻,但是我还是闻到了浅淡的药草味道,这种味道是长期接触药草留下的,而且她的指尖微微泛黄还手背还留有荆刺草割裂的伤痕,是用黄麻包裹着手采集荆刺草留下的痕迹,一看便知道对药草有了解,而且主要的是这丫头我看一眼就觉得投缘,所以想要留在身边,请父皇答应吧。”
  
  百里擎苍哈哈一笑:“能有你这般细心的,恐怕找不出第二人了,怕是连陈韫的医术也比你强不了多少了。好,既然你喜欢这丫头,那就给你做徒弟好了。”
  
  “是,多谢父皇。”
  
  步云倾看着沈凝华,神色极为复杂,她实在想不到,当初为了复仇而救下的沈凝华,现在竟然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她喜好钻研,当初在山谷之中,她搜集来的医书、毒术酒杯她掌握了大半,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怕是更加厉害了,自己的医术和她完全没办法比了。
  
  夏柔琴高兴坏了,原本她来参加选秀只是想着走个过场,没想到竟然过了初选进入到了复选,原本想着犯些错误从宫中出去,没想到竟然有了天大的惊喜。
  
  当初她接触草药,就是听闻了昭华公主到江南赈灾的时候,亲自为百姓治病,心生敬佩向往才让父亲请了师父教导。现在她万分庆幸自己当初决定学医术,不然怎么会有机会留在昭华公主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