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286章 我什么时候杀了你的孩子?

第286章 我什么时候杀了你的孩子?

章节内容,
  
  步婷荷跑出来的模样太过恐怖,本来先迎上前的三皇子都被她惊得后退了两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婷荷,你怎么了?”
  
  安亲王脸色难看,声音冷厉的喝道:“你刚刚说什么,你的孩子怎么了?”
  
  被他的声音一惊,步婷荷终于反应过来,神智一清醒,她立刻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只见她双腿一软,斜斜的倒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落,一副不堪其重的模样:“三皇子殿下,我们的孩子……他死了,他才刚刚出生,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人害死了……”
  
  她浑身抖得厉害,一半是冷的,一半是疼得,刚才那些接生嬷嬷们不是人,步婷荷恨得心中滴血,说什么要推正胎位,根本都是屁话,她们分明就是故意折磨自己。
  
  那接生嬷嬷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推动,简直比用利刃翻搅还要痛苦,那种酷刑仿佛是将她的骨头敲碎了才重新拼接起来。现在想想,都让她不寒而栗。
  
  听到她的这番话,三皇子神色发愣,语气满是不敢置信:“婷荷,你说孩子……我们的孩子被人害死了?”
  
  步婷荷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点着头,哭得几乎断气:“沈凝华趁着我生产之际,给我喂下了药物,我不知道那药有什么用,只知道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便浑身乌青发黑,已经没有了声息。”
  
  她说的声嘶力竭,哭得闻者落泪,几乎当场晕厥。
  
  三皇子猛地跑到她身旁,将她扶起来抱在怀中:“怎么会……我和五弟关系融洽,和弟妹更是没有什么不愉快,她为何下此狠手?”
  
  百里君熠面色清冷,声音更是冷如寒冰:“三皇兄,事情还没有定论,你还是不要随意污蔑人的好!”
  
  步婷荷抬头,黑色的发丝被汗水沁透,一缕缕垂在身上,让她的身形越发显得单薄苍凉:
  
  “五皇子殿下,身为母亲,我怎么会拿自己孩儿的性命开玩笑?之前为我诊脉的太医可以作证,我的脉象一直以来都是极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怎么生出来的孩子反而有事了?”
  
  “本王自会问清楚,若是被本王查证不实,这就已经是你第二次诬陷本王的王妃了,到时候别怪本王不客气!”百里君熠目光不怒自威。<>
  
  步婷荷略微颤抖一下,更加害怕的依偎进三皇子的怀中,神色说不出的委屈凄苦。
  
  三皇子怒火中烧,眼睛带着猩红之色,仿佛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不客气?你要怎么不客气?百里君熠,你不要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沈凝华害死了我的孩子,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
  
  “三皇兄,你这话未免太过了,凝华不会伤害无辜的孩子,而且事情还没有结论,谁敢伤害本王的王妃,本王就无法无天给谁看看!”
  
  “你根本就是在胡搅蛮缠!我的孩子也是皇室血脉,他还未出生就被人害死,就算凶手是皇室中人,这笔血债我也一定要讨回来!”
  
  百里瑾钰满腔怒气犹如烈火,百里君熠冷意萦绕犹如寒冰,两人针锋相对,气势分毫不让。
  
  “闭嘴!”百里擎苍猛地起身,砰地一声将手边的桌案掀翻在地上,“孽障,都跪下!”
  
  除了安亲王,在场所有的人都跪倒了一片。
  
  百里擎苍强忍着怒气,脸色黑沉沉的:“来人,去房间内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旁的内侍总管连忙快步上前,只是他刚刚走进房间没多久,就发出一声惊叫:“啊,天呐!”
  
  百里擎苍眉心一跳:“怎么回事?”
  
  就在他要再让人进去的时候,一众接生嬷嬷快步走出来,脸上带着笑意的说道:“恭喜皇上,恭喜三皇子,温荷公主平安生下了一个小公子。<>”
  
  “什么?”
  
  在场的人全部愣住了,三皇子手一松,将步婷荷推到了地上,转身紧紧地看着接生嬷嬷:“你说小公子,温荷公主的孩子没事?”
  
  接生嬷嬷似乎没有感觉到气氛有任何不对劲儿,只满脸笑意的说着:
  
  “是,这还多亏了昭华公主,因为温荷公主本来就胎息不稳,再加上第一次生产太过紧张,孕期缺乏锻炼胎位不正,小公子在产道内憋了太长的时间,一出生便浑身发青,几乎没有了声息,幸好有昭华公主及时救治,这才救了小公子一命。”
  
  三皇子愣了片刻,转头看向地上傻愣愣的步婷荷:“你之前说我们的孩子死了,被沈凝华害死了?”
  
  他喜欢步婷荷的美貌,知道她心中有所算计,但是他并不介意,因为没有任何手段的女子在皇子后院是活不下去的,但是他容忍不了她拿自己的亲生骨肉来算计,女人没有了还可以再找,可是子嗣永远都是皇家不容碰触的禁忌。
  
  步婷荷微微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口中阵阵发苦,这个时候她才感觉浑身酸痛,想要动一动手指都万分困难:
  
  “三皇子殿下,我……”
  
  她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房间再次传来动静,沈凝华抱着一个襁褓,缓步走了出来。
  
  三皇子神色激动,看到沈凝华,面上带了些羞愧之色,之前他对沈凝华多番无礼,刚刚还辱骂甚至想着置她于死地,可是转眼间,她成了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
  
  “昭华……弟妹,我的孩子可是没事了?”
  
  沈凝华脸色发白,裙摆上还带着点点血迹,可周身的带着的温和暖意,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了她显现出来的狼狈:
  
  “三皇兄,小侄子的确是没事了,不过因为先天不足,他的身体还差的多,今后好好调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三皇子紧绷的神色放松许多:“多谢弟妹,三皇弟,刚刚是为兄失礼了,等孩子情况稳定我定然登门致谢。”
  
  百里君熠扬起唇角,仿佛全然不在意刚刚的针锋相对:
  
  “皇兄说的哪里话,你刚刚不过是太着急了而已,若是有人要害我的娘子和孩子,我不跳起来当场杀人就是好的了,只是,以后还是莫要太过冲动的好,毕竟父皇教导我们要沉稳。”
  
  三皇子被他的话说的脸色发红,不过这个时候他理亏,任由被人损两句也笑呵呵的应下了:
  
  “是,我……为兄今后定然会注意的。”
  
  沈凝华将孩子给三皇子递过去,三皇子小心翼翼的接过来,看到孩子闭着眼睛,小手乱动的模样脸上一阵欣喜。
  
  他府中有妾室,而且还生下了四个孩子,只可惜,四个孩子都是女儿,这是他的第一个儿子。尽管身体不算康健,但是皇家什么药材都有,总能调理好,等他有了嫡子,这个庶子就是最好的帮手。
  
  一旁的接生嬷嬷连忙说道:“三皇子殿下,孩子刚刚出生,体弱的很,外面还有些凉,还是将他放回殿内吧。”
  
  三皇子连忙点头:“对,你说的不错。”说着,将孩子递给一旁的接生嬷嬷。
  
  沈凝华视线扫过地上的步婷荷,眼中闪过一道凉意:“温荷公主,孩子都出生了,而且还活的好好地,你难道不打算抱一抱他吗?”
  
  她这样一说,接生嬷嬷连忙识趣的走过去蹲下身子,将孩子递向步婷荷。
  
  步婷荷的神色颇为忐忑,等看到襁褓中的婴儿的确活着的时候,心中的忐忑变成激动,孩子不是死婴,他还活着,而且是个儿子,这样一来,父亲和六哥的计划就能顺利进行了。
  
  想着,她努力的伸出手将孩子接过来。接生嬷嬷等到她把手放在襁褓下面的时候才松了手。
  
  只是,她本以为步婷荷会将孩子抱住,谁知道她收回手的瞬间,步婷荷惊叫一声,也猛地将手收了回来,襁褓直接落在地上。
  
  幸好步婷荷是半趴在地面上,襁褓距离地面只有一尺有余,孩子身上也包着厚实的襁褓,并没有被摔伤,只是受了惊吓,闭着眼睛哭了起来。
  
  “啊,好痛,我的手好痛!”步婷荷也惊呆了,在她抱住孩子的瞬间,手臂上传来的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感,她感觉自己的手臂都断掉了,而且是连着骨头被捻的粉碎的那种断。
  
  这一下,除了沈凝华和百里君熠,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尤其是三皇子,他直接快步上前,一巴掌打在步婷荷脸上:
  
  “你不喜欢这个孩子,本王就将他抱给别人养,本王的子嗣是皇家血脉,还轮不到你来嫌弃!”
  
  步婷荷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顾不得脸上的疼痛,连忙挣扎着爬起来看向被接生嬷嬷抱着的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你没事吧,娘亲对不住你,娘亲竟然将你摔到了。”
  
  她伏在地上,裙摆上都是血迹,挣扎着看向孩子的模样颇为让人不忍:“娘亲没用,竟然连抱你都抱不住……”
  
  她这样一说,哭得又那般凄惨,三皇子心中的恻隐之心动了起来:他刚刚的反应是不是太过了。
  
  安亲王连忙上前:“婷荷,你刚刚生产完,身体虚弱的连动都动不了,怎么能抱得稳孩子……”
  
  “父亲,那也是我该死,刚刚疼得太过厉害,没看清楚,就以为孩子死了,正伤心欲绝,恨不得随着孩子去了,幸好昭华公主救了他,现在终于有机会抱他了,却连抱住他的力气都使不出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第一更送上,第二更还是在晚上11点之后,嘿嘿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