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308章 你要逼朕废了你?

第308章 你要逼朕废了你?

   &章节内容,
  
      四皇子猛地抬头:“父皇,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揭露的,那么多花楼怎么可能同时着火,是有人诬陷我们,定然是有人诬陷我们啊!”
  
      “是啊,父皇,平白无故那么多地方着火,谁知道那账本是不是伪造的?这么多官员受牵连,还将儿臣几个算计其中,这背后之人的心思毒辣可想而知,父皇,您不要被小人蒙骗啊!”
  
      听他们这样一说,百里擎苍停住了继续斩杀官员的话,视线不定的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百里君熠看着惊慌失措的三皇子和四皇子:
  
      “两位皇兄,那账本是不是造假先别说,那大笔的银两可造不了假,如果说为了陷害而拿出这笔银两来,我倒是想让人多陷害我几次了,这样别说西北赈灾,就是江南赈灾都绰绰有余了。”
  
      三皇子和四皇子被这句话噎住,凶狠的瞪着百里君熠:
  
      “说起来倒是好笑,我们几个皇子都被牵扯其中,太子皇兄也被害中毒,怎么偏偏二哥和五弟没事?”
  
      百里君熠唇角笑意没有一丝变化,眼神带着浓浓的嘲讽和戏谑:“三皇兄是想说什么,难道非要满朝文武和所有的皇子都靠花楼捞钱才好?”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可没有那样说。”
  
      “那皇兄就不要血口喷人了。”
  
      “难道我说错了?在场基本上所有人都被牵连了,为何你没事?”
  
      “你们想要捞钱,我可不缺钱花,我享受亲王俸禄,父皇也时不时的有赏赐下来,我的王妃是固伦昭华公主,享受的也是亲王俸禄,我的儿子是贝子,女儿是郡主,这些俸禄加起来,只要不使来招兵买马、收买权贵,怎么说都够了。
  ”
  
      百里君熠义正辞严,看到三皇子没话说,他的表情越发的嘲讽:“还有,三哥,也没有睡规定乌鸦窝里不能飞出几只白鸟,虽然这周围都黑的放光,难道还不允许别人是白的?
  
      “你……”
  
      三皇子等人怎么都想不到,百里君熠敢将话说的这样直白,他不用招兵买马、收买权贵,所以俸禄够用了,那么就是说,他们图谋不轨暗中谋划所以俸禄不够用,才要贪赃那么多钱财了?
  
      而且还说什么乌鸦白鸟,这样**裸的嘲讽,他还真是够胆量!
  
      百里擎苍脸色阴沉的厉害,看向死士:“几个牵扯到的皇子府上可搜查了,有什么东西搜查出来吗?”
  
      “回主子,几个皇子府中一点不合规矩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三皇子等人松了口气,身体放松了很多,他们平日里极为小心,很多不能见人的东西都藏了又藏,生怕被人撞见,怎么可能让人轻易查到。
  
      将几人的神色变化收在眼底,沈凝华心中冷笑一声,这些人还在得意,怎么就不看看皇上难看了许多的脸色?他们有争夺皇位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尤其是三皇子在朝堂上就差和太子党的人大打出手了,而现在,皇上最信任的死士,一点问题都没有查出来,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百里擎苍脸色松快了一阵,而后蓦地难看起来,他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几个皇子都不安分,尤其是老三,他需要两个儿子争锋来稳定朝局,所以对他暗中扶持,看中的也是他冲动鲁莽的性子。
  
      可是现在死士却告诉他,三皇子的府中一点不合规矩的东西都没有出现,能够处理的这般滴水不漏,难道他平日里的表现都是伪装?
  
      三皇子还不知道自己被百里擎苍定义为了心思诡谲、擅长伪装的人。
  此时听到死士没有找到证据,哪里肯放过刚刚和他呛声的百里君熠:
  
      “五弟,你现在怎么说?父皇已经派人调查了,为兄的府中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你刚刚口口声声明示暗示,是不是应该和我道个歉?”
  
      “道歉?我只是说出心中所想,又没有指名道姓的说什么,三皇兄你太过敏感了。”百里君熠冷着面容,丝毫没有将三皇子的话放在心上。
  
      三皇子满脸恼怒:“父皇,您看看五弟,儿臣身为他的兄长,他对我儿臣都是这般态度,对您这个父皇是不是也存着不孝之心?”
  
      四皇子在一旁帮腔:“是啊,父皇,在您的面前五弟都这般表现,不在您面前更是嚣张的目中无人,这般行为作态,实在是让人不能容忍。”
  
      百里君熠冷笑一声:“不能容忍,两位皇兄不也忍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现在就忍不了了,还有四皇兄,刚刚父皇的人只说三皇兄府中没有证据,可还没说到你府上了,你现在就这般理直气壮,小心待会儿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四皇子瞪着百里君熠,恨不得将他撕碎。
  
      “我只是就事论事,四皇兄怎么和三皇兄一样敏感了?”百里君熠脸上始终带着笑意,说话也颇有一种漫不经心的味道,可他越是这样,就让其他人越发的觉得嚣张跋扈。
  
      如果不是当着百里擎苍的面,三皇子和四皇子恨不得直接撸袖子上前揍他了。
  
      四皇子回头就找百里擎苍评理:
  
      “父皇,你看看五弟,他没有长在父皇身边,对我们这几位兄长没有什么友悌之心就算了,但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吧,怎可当着您和文武百官的面如此嚣张,这般心无君父、目无尊长,以后还了得?”
  
      百里擎苍视线落在百里君熠身上:“君熠,你的话的确是太过分了。
  ”
  
      百里君熠收起脸上的笑意,抬头看着百里擎苍,视线带着亲近、孺慕以及一丝难以掩饰的复杂:
  
      “父皇,四皇兄说的对,儿臣的确是来自民间,长时间不在父皇身边,也没有对您和母妃尽到应有的孝心,原本儿臣想着好好留在京都为父皇分忧,只是如今看来,京都的确是不适合儿臣,儿臣自请离开,请父皇应允。”
  
      三皇子等人的眼神瞬间亮了,百里君熠虽然出身有些问题,但是备不住他的身份太高,而且还有沈凝华生下的一对龙凤胎,再加上他开办的华君药行在民间积累的威望,让他们从心底里忌惮,如果他能离开京都,那就再也构不成威胁了。
  
      至始至终沉着眼眸的二皇子百里瑾川却是抬起了头,眼神幽深的看向沈凝华,手指不由得握紧:百里君熠要走,沈凝华也要跟着……远离京都,再也不见……
  
      想到这种可能,他身上的冷意和杀气怎么都压抑不住,冷厉的眼底闪过一道暗沉的黑色,百里君熠要离开可以,但是沈凝华必须留下!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杨映雪感觉到他身上冒出来的冷意,手指不断的颤抖,紧紧地绞着手中的丝帕,脸色苍白的厉害。
  
      百里擎苍心中巨震,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要离开京都?”
  
      “是,”百里君熠微微低头,“父皇,四哥刚刚也说了,儿臣是个缺乏教养目无尊长的,京都这种气氛实在是让儿臣喘不过气来,所以,经过深思熟虑,儿臣还是决定要离开。”
  
      百里擎苍额头青筋闪动:“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朕的儿子,不在京都,你想要去什么地方?而且,朕看老四说的没错,你就是个没有孝心的,既然你多年来不曾在朕身边,现在不思尽孝,倒想着远离京都,这是什么想法?”
  
      三皇子心中兴奋,父皇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一句老四说的没错,就在百里君熠身上贴上了标签,这件事情运作好了,完全可以废了他。
  
      百里君熠脸上没有丝毫的惶恐,他看向沈凝华,对着她伸出手。沈凝华起身走到他身边,两人携手而立,而后对着百里擎苍跪下,深深地行礼:
  
      “父皇,儿臣也不想离开父皇身边,只是儿臣做错了事情,不得不离开。”
  
      百里擎苍眼神闪动,沉默的看着两人。
  
      百里君熠抬头:“父皇难道就不想知道儿臣做错了什么吗?”
  
      百里擎苍还是不说话,心中却多少有了想法,片刻之后才问道:“你……你们做了什么?”
  
      百里君熠微笑,转头和沈凝华对视一眼,杨声说道:“那几个花楼就是儿臣派人烧的!”
  
      虽然心中有了准备,可是听到百里君熠这样说,百里擎苍还是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三皇子和四皇子等人已经疯了,声嘶力竭的开口谴责百里君熠和沈凝华。
  
      “五弟,你实在是不像话,公然烧毁了京都好几处花楼不说,还弄出什么账本来诬陷我们,简直是无法无天!”
  
      “是啊,你眼中还有没有父皇,还有没有王法,在京都之中翻云弄雨,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太气人了,简直太气人了,不仅陷害我们几个兄弟,甚至连众多朝廷官员都陷害了,你居心何在?”
  
      “刚刚父皇可是斩杀了好几名官员啊,那些可都是兢兢业业之人,幸好父皇冷静,没有继续斩杀下去,如果按照那假账本上记载的东西,现在我大安国还有无官员可用?”
  
      “父皇,五弟的居心实在是险恶,定然不能轻饶。请父皇圣裁!”
  
      底下吓破胆的官员们也冷静下来,此刻有了三皇子和四皇子领头,纷纷跪地高声呼和:“请皇上圣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