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373章 如坐针毡!滋味如何?

第373章 如坐针毡!滋味如何?


   推荐阅读:                 林霏袇闻言有些迟疑的咬了咬嘴唇,略显苍白的脸色显得越发楚楚动人:“臣女多谢皇上关爱,只是,之前臣女和昭华公主有些误会,一直担心到公主面前会惹她生厌,这才迟迟没敢求上门。”
  
      俪贵妃连忙截住话头:“你这丫头就是心思重,以前被宠坏了,做事不知道分寸,对昭华公主多有得罪,如今性子改好了,却又偏偏矫枉过正,凡事不思量个几遍不罢休,真是让人没办法。”
  
      林霏袇微微垂着头,光洁的额头白皙光华,一双眸子中慢慢的聚集了眼泪,可是却强行让她给压抑了回去:“姑姑,霏袇差点失态,还请姑姑谅解。”
  
      比美人落泪更加让人怜惜的是什么?自然是美人欲语还休、泪水似落不落,明明伤心欲绝,却强忍住故作笑脸。
  
      如此一来,不少之前对林霏袇有成见的夫人小姐们,纷纷改变了想法,这少女毕竟年纪还小,一时间犯糊涂也正常,改了就好。
  
      沈凝华端着茶盏,挡住唇边的意思冷笑,这姑侄两人还真是有意思,两人配合在一起将她给饶了进去。她们三两句话,就做了知错能改的好人,可林霏袇变好了,她就必须原谅她吗?难道她变好了,自己不原谅就罪大恶极?
  
      哼,不过是利用了别人的同情心,做着逼迫人服软的恶心事!如今这种情形,若是她拒绝帮助林霏袇,就是看不得别人好了,到时候,别人就会觉得她得理不饶人。
  
      果然,听到姑侄两人说完,百里擎苍就开了口:“凝华,朕也知道你和林家小姐有些不愉快,不过事情都过去了,她也改好了,再加上过段时日她就要嫁往大越国,身上有疤就不好了。”
  
      沈凝华站起身:“父皇,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竟然惹得俪贵妃和林小姐伤心,倒是我的不是了。之前各种事情太忙,也顾虑不到方方面面,倒是没想起来林小姐还需要生肌膏,等宴会结束,就遣人过来拿就是了,林小姐,你该早些让人告诉我你需要的,不然我怎么知道呢。
  ”
  
      听到这话,不少人心中思索起来,刚刚还不觉得,现在听到昭华公主这番话,才觉得这林霏袇太矫情,你都没说你需要生肌膏,就在这里哭哭啼啼,难道还要一个公主主动送给你才行?
  
      看着众人的反应,俪贵妃面上笑意依然,但是心中却平添几分恼意,原本她将戏做的很足,可惜沈凝华应对的那样端方识大体,倒显得她有些大题大作了,连忙扯开话题:
  
      “霏袇,昭华公主大度不计较,今天有这么多人作见证,你也不能太过失礼,过去敬公主一杯酒,以前的事情就当做过眼烟云,今后还要好好相处才是。等你嫁到大越国,远离故土之后,才知道大安才是你永远的家。”
  
      俪贵妃这番话说的百里擎苍心中大悦:“贵妃这话说的不错。”
  
      林霏袇连忙让人拿了酒盏过来,亲手倒了两杯酒端到沈凝华面前:“公主,这杯酒是我的赔礼,还请公主原谅我以前的冒犯。”
  
      沈凝华大大方方的接过酒杯,抬手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我本来就没有计较,是林小姐多心了。”
  
      林霏袇微微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动作,难道她就没有怀疑过她在酒中动手脚?在她的计划中,应该是她前去敬酒,然后沈凝华推拒,最后她来个委曲求全喝了两杯酒来证明清白。谁知道,沈凝华竟然丝毫迟疑都没有。
  
      “林小姐不是来敬酒的吗?怎么我喝了你却不喝?难道你说要和我冰释前嫌不是出于真心实意?”
  
      林霏袇一颤,连忙抬手将杯中的酒喝下去:“不是,只是刚刚看到昭华公主喝酒的姿势英姿煞爽,颇有些女中豪杰的模样,心中敬佩而已。”
  
      沈凝华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深深地嘲讽。林霏袇面色一红,强忍住怒气没有发作,恭敬的退回到俪贵妃身边,眼中却不由得带上了点点泪痕。
  
  
      百里擎苍眼神微微沉了沉,瞥了一眼林霏袇,虽然是林家的小姐,但到底是被宠坏了,性子虽然变了些,却是处处透露着一股小家子气,沈凝华都原谅她了,她还噙着泪回来,难道是在给人上眼药?
  
      俪贵妃看到皇上神色不对,连忙瞪了一眼林霏袇,心中也有些恼怒,毕竟这次是她的生辰宴,这孩子哭哭啼啼的做做样子就好了,现在还上瘾了?不知道喜庆日子不能掉泪?
  
      被俪贵妃冷冷的一扫,林霏袇心中一颤,知道演戏演过了,连忙压下泪痕,乖巧的站到一旁。俪贵妃看到她这个表现,才觉得满意了。
  
      “皇上,您看看,这满御花园的花朵都比不得昭华公主的颜色呢,真是让人羡慕。”
  
      兰妃捏着帕子擦嘴角,听到这话笑着配合道:“谁说不是呢,昭华公主的姿容可是整个大安国都有名的,而且公主长得那么美,礼仪规矩更是没有办法挑,这一般人若是能够学上五分,就配的上人称赞一句极为规矩了。”
  
      “兰妃妹妹净会说实话,你把实话都说了,我这想要再夸一夸都找不到合适的词了。”
  
      兰妃笑的越发灿烂:“那贵妃娘娘可要原谅我一下,我这看到这般姿色、容貌都堪称绝代的人,怎么能忍得住不夸一夸?”
  
      俪贵妃掩着口笑:“皇上,您赶紧赏两盘蜜枣给兰妃妹妹,这小嘴比抹了蜜还甜呢!”
  
      听着两人的话,百里擎苍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来人,将朕面前的点心给兰妃端过去。”
  
      兰妃连忙起身谢恩:“臣妾多谢皇上。”
  
      话题中心的沈凝华却至始至终没有什么,只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以让她动摇。其他前来贺寿的夫人、小姐们心中就有些不爽了,她们都是大家闺秀出身,难道这么多人比不上沈凝华五分?
  
      百里君熠坐在沈凝华对面,对着她微微的举了举酒杯,眼中带着璀璨若阳的笑意。
  沈凝华端起茶盏微微抿了一口,就看到他眼中几乎溢出来的笑意,心情不由的愉悦了很多:俪贵妃给她树敌就让她树去吧,待会有她难受的时候!
  
      到了进献寿礼的时间,太子率先站出来:“父皇,今日是贵妃的寿辰,儿臣略备薄礼,还请贵妃不要嫌弃。”
  
      俪贵妃连忙起身行礼,有些诧异的看着太子:“太子殿下说这话可是折煞本宫了。”
  
      百里擎苍脸上刚刚有的笑容倏地一下变得僵硬了很多,太子是储君,俪贵妃即便是后宫第一人,但是也只是贵妃,除了正宫皇后,没有人值得太子去讨好,他这样做本身就缀了储君的威严,尤其是还当着这么多诰命夫人和小姐面!
  
      太子却是没有注意到百里擎苍的神色不对,经过之前皇后去世的事情,他在后宫之中几乎没有了存在感,原本支持他的官员也渐渐地另谋出路,这一次,他思量了良久,才借着俪贵妃的事情出头。
  
      太子送上的礼物极为贵重,甚至还有一颗硕大的红珊瑚树,在日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光芒万丈,一看便是稀世难得的宝贝。
  
      百里君熠和沈凝华对视一眼,心中都带上了笑意,太子这步棋走的不高明,却是无意中帮了他们大忙。
  
      看着如此珍贵的礼物,百里擎苍心中的不满更加重了一分:“好了,太子退下吧,让你的其他兄弟献礼!”
  
      没有得到理想中的称赞,太子脸色有些难看,却是听话的退到一旁。
  
      二皇子送上的礼物没什么特殊的,都是一些别人常送珠宝、瓷器,只是比往常的份历多出来一半,这么多华贵的东西堆砌在一起,就有些让人眼花缭乱了。
  
      俪贵妃有些紧张,这礼物是不是太过贵重了些?
  
      百里瑾川刚刚犯了错,百里擎苍也懒得理会他,直接挥手让他下去,将三皇子召了上来:“你给贵妃准备了什么礼物?”
  
      三皇子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着母妃荣光,他们也跟着骄傲,听到百里擎苍的问话,连忙让人将礼物抬上来,一箱箱礼物并排放着,绫罗绸缎、珠宝玉器,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
  
      本来百里擎苍是因为不乐意看到太子和二皇子才将三皇子交上来,没想到看到三皇子之后心中更加堵得慌了,脸上最后一丝维持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百里君熠和沈凝华颇为有默契的垂眸掩饰住眼中的笑意,这可不是他们故意给俪贵妃下绊子,实在是俪贵妃自己的儿子坑娘啊!
  
      俪贵妃脸上的笑意也快维持不住了,她一心都放在怎么算计沈凝华身上了,也没有专门去问自己的儿子准备了什么礼物,原以为他们有分寸,没想到竟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这寿礼也就比往年送给百里擎苍的轻那么一点吧?
  
      百里擎苍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嘴角,他倒要看看这几个儿子都送的是什么?
  
      “不错,三皇子真是有心了。老四,你呢?准备了什么礼物?”
  
      听到百里擎苍的夸奖,三皇子极为心满意足的退下去,四皇子连忙走上来,想着趁百里擎苍心情好,也讨一个彩头:“父皇,儿臣送给母妃的礼物可谓是独一份的,来人,快些将我的礼物抬上来。”
  
      宫人抬了两个蒙了红布的架子过来,四皇子上前将红布掀开,只见一个八折玉石屏风现了出来,屏风上刻画着山水树木、飞禽鸟兽,一面面栩栩如生,价值丝毫不比太子送上的珊瑚树低。
  
      这才掀开第一个红布,俪贵妃已经坐不住了,犹如屁股底下埋了针一般,坐都坐不安稳。
  看过《相门腹黑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