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390章 信她不信我?

第390章 信她不信我?


   推荐阅读:                 听到沈凝华的话,百里擎苍眉心皱的更紧,堂堂贵妃的侄女在宫中被害,事情还牵扯到了一个公主两个皇子,还有那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若是处理不好,皇家的脸面何在?
  
      俪贵妃缓步走到齐贵妃面前:“齐贵妃姐姐万不要太过伤心,皇上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昭华公主,你既然说了事情该结束,难道是承认那宫女绿柔的话都是真的?”
  
      沈凝华冷眼看向俪贵妃:“俪贵妃娘娘,我什么时候承认绿柔的话是真的了?难道你希望她的话是真的?”
  
      三皇子立刻站出来:“五弟妹,那宫女说的有凭有据,现在还有这么多人证存在,你想要狡辩脱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有五皇弟,你们似乎也不将父皇放在眼中了,当着他老人家的面就对宫女动辄随意踢打,实在是失仪的很。”
  
      沈凝华冷笑一声:“三皇兄,你说的话凝华不敢苟同,你说那宫女说的有凭有据,可是我怎么看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还说那么多人证存在,我想请问人证何在?你们是看到我动手推齐颖了,还是看到我和二皇兄私相授受了?至于说到君熠,他不过是踢了那宫女两脚,对于随意攀咬主子的宫女,没有直接拉下去先打上五十板子,已经是仁慈了,踢两脚又不是灭口,三皇兄不必那么紧张。”
  
      “你这是强词夺理。那宫女是直接目击人,你说她自说自话,那么你身上的血迹和齐颖手中的字条该如何解释?”
  
      “三皇兄记性不好吗?我不是说了,血迹是那宫女推我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至于齐颖手中的字条,又没有指名道姓,和我有什么关系?”
  
      三皇子冷哼一声:“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吗?空口白牙的,你说的话可信?”
  
      沈凝华笑出声:“那宫女绿柔何尝不是空口白牙的在说,怎么她说的话就可信,到了我这边就信不得了?这是哪里来的道理,为什么三皇兄宁愿去相信一个宫女,也不愿意相信我呢?”三皇子和俪贵妃早就将她和百里君熠看做了眼中钉,肉中刺,上一次算计没有成功,这一次又卷土重来,看来,他们还没有死心,一定要坐实她和百里瑾川有关系!
  
      三皇子被问的张口结舌:“你……你这是在胡搅蛮缠!”
  
      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沈凝华不在理会他,转头看向百里擎苍:“父皇,这是有人在设局陷害儿臣,请父皇查明真相,还儿臣一个清白。
  ”
  
      百里擎苍扫过俪贵妃和三皇子,最后将视线落在地上的齐颖身上:“若是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朕自然会还你清白。”
  
      “父皇,想要证明儿臣的清白,其实简单的很。儿臣只需要问几句话您就明白了。”
  
      “嗯?几句话?”
  
      “是。”
  
      “你问。”
  
      沈凝华转身:“刚刚安越公主和永涵公主说了,你们是跟在我后面过来的,那么请问从你们发现我跟着宫女离开到走到假山这处,一共用了大约多长时间?”
  
      林霏袇心中一动,原本十拿九稳的算计,现在却感觉有些捉摸不透:“大约一刻钟。”
  
      “好,就算是一刻钟。那么杨侧妃,你之前说过齐颖是看到宴会要开始了,觉得迟到了不好,这才离开了春兰殿向御花园方向来,对吧?”
  
      杨映雪点头:“是。”
  
      “既然是怕迟到,那就应该是算好时间了,从春兰殿到御花园徒步走过来,就算是找最简短的道路也需要大概半个时辰。那么齐小姐最少需要在宴会开始前半个时辰出来。绿柔找我来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大约两刻钟,再加上我们走过来的时间,怎么说也有半个时辰,也就是说刨去齐小姐在路上的时间,那么中间这半个多时辰她在什么地方?”
  
      现场一片安静,众人纷纷顺着沈凝华的思绪开始思索。
  
  
      沈凝华接着说道:“太医,以你的医术,应该能够看出齐小姐大约死了多长时间了吧?”
  
      被点名的太医一僵,随即回禀道:“从血迹和伤口来看,齐小姐死了应该有一个时辰了。”
  
      沈凝华点点头:“看来这位太医的医术的确是极为高明。父皇和齐贵妃从春兰殿一起过来,因为是坐步辇,比走路要快一些,耗费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齐颖死了大约有一个时辰,除掉这个时间,也就是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众人被震惊的回不了神,事情还能够这样推断?
  
      三皇子忍不住反驳:“这不过是你的臆测和推断!”
  
      百里君熠上前和沈凝华并肩而立,眼神凛冽的盯着三皇子:“三皇兄,就算不按时间来看,也足以证明凝华的清白。齐颖的个子和凝华差不多,身量也相仿,若是想要将她推到,哪怕是趁她不防备的时候也不算容易,更何况要推倒撞到假山还直接撞死了,没有大力气可不行。”
  
      “天有不测风云,若是齐颖倒下去的时候正好撞到到尖厉的石头呢,这可是说不准的。”
  
      百里君熠嘲讽的看着他:“三皇兄怎么不上前自己看一看齐颖头上的伤痕,能够流那么多血出来,那伤口至少一寸深,你以为那是随便撞一下就能撞出来的?”
  
      “那谁说得准,也许就那么凑巧呢?”三皇子嘴硬,这次的计划虽然是林霏袇想的,可是他和俪贵妃都是清楚的,甚至背后不断的在推波助澜将计划完善,若是这般就让沈凝华洗脱了嫌疑,岂不是所有的力气都白费了,“还有齐颖手中的字条呢,那该如何解释?”
  
      沈凝华将视线转到杨映雪身上:“说到字条,那就要问问杨侧妃了。
  ”
  
      杨映雪一颤,连忙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什么都不清楚。”
  
      沈凝华清冷的目光直直的落在杨映雪身上,让她感觉浑身发凉:“杨侧妃,你今日身上穿的布料真是特别。”
  
      众人连忙看去,汇集起来的目光格外的沉重,压得杨映雪忍不住后退两步,死死地抓住身侧的裙摆。她今日穿的是一身苏绣的牡丹戏蝶宝蓝色罗裙,牡丹花绣的格外的精致,花蕊处和蝴蝶翅膀在阳光下还不断的闪光,尤其是动起来的时候,晶亮的牡丹和蝴蝶仿佛是活了过来一般。
  
      沈凝华从齐贵妃手中将纸条拿过来:“刚刚看到齐贵妃拿纸条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妥,看到杨侧妃的衣裙才发现了不对劲,这纸条上怎么沾着侧妃裙摆上的晶粉呢?”
  
      沈凝华将纸条对着阳光,有人正好看到亮晶晶的粉末闪过:“啊,的确是有晶粉存在。”
  
      齐贵妃猛地握住杨映雪的手臂:“这是怎么回事?”
  
      杨映雪脸色一白:“娘娘,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沈凝华闭了闭眼睛,眼底冷意不断的翻滚:“杨侧妃,你身边的宫女绿柔说齐小姐对二皇子殿下情根深种,可是我怎么觉得事情不是这样呢?”
  
      “什……什么?”杨映雪瞳孔猛地一缩,难道沈凝华发现了真相?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沈凝华走到齐颖的尸身旁边,蹲下身去眼中带了几分悲悯:“她的手一直放在肚子上,你们可知道为何?因为她有了身孕。”
  
      “啊?这怎么可能,齐颖还未被指婚,怎么可能有了身孕?”
  
      “是啊,而且这人都死了,又不能诊脉,怎么能推断的出来?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沈凝华抬眸看向杨映雪:“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的吧?齐颖身上有一股药味,你身上也有,而且还一模一样,是安胎药的味道,虽然味道极浅,但是我五感比别人敏锐的多,而且常年接触药材,定然不会判断错。可是你并没有怀孕,那么怀孕的人便是她了。”
  
      齐贵妃浑身发颤,想到这几次她和齐颖说到要将她指给百里瑾川的时候,她的异常反应和心不在焉,心中沉得厉害:“杨氏,昭华公主说的可都是真的?”
  
      杨映雪噗通一声跪下来:“不,不是,贵妃娘娘,我并不知道,什么安胎药,哪里有什么安胎药?”
  
      沈凝华扫了一眼齐颖的身上:“绿柔,过来将齐小姐腰间的荷包打开。”
  
      绿柔浑身颤得厉害,听到沈凝华话神色越发的恍惚:“是,是……”口中应着,却是一动未动。
  
      “怎么了?还不过来?”沈凝华冷喝道。
  
      绿柔连忙上前爬了两步,越是靠近齐颖,身体就抖得越发厉害,到最后整个人犹如筛糠一般,就在她要碰到齐颖的时候,眼神一个恍惚,仿佛看到齐颖睁着眼睛死不瞑目地看着她,顿时惊叫一声:“啊,我错了,不要找我,我错了,齐小姐,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住口!”俪贵妃厉声喝道,头上的凤钗微微晃动,发出一阵清脆的碰撞声,“皇上面前你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
  
      绿柔却是不理会,仿佛整个人被吓破了胆一般:“是杨侧妃吩咐我这么干的,是杨侧妃威胁了你,你不要来找我,不要找我啊,我只是奉命行事,我也是被逼无奈。”
  
      百里擎苍猛地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过《相门腹黑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