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相门腹黑女 > 第474章 呵呵,你不记得我了?

第474章 呵呵,你不记得我了?


   推荐阅读:                 一身白衣脸带面纱的屠苏清黎略微落后半步跟在君华身侧,走过悦阳客栈的时候不由的开口:“君公子,如今已经来到了京都,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比较好,这悦阳客栈看上去就不错,公子意下如何?”
  
      君华下意识的皱眉,他觉得这样做不妥当,可是仔细想想,他们在京都没有认识的人,先找家客栈安顿不是应该的吗?可为什么一想到这样做,就感觉有些心虚,甚至觉得这样做万分不对呢?
  
      看到他愣住,屠苏清黎不由的再次开口:“君公子,你怎么了,可是想起了什么?”
  
      君华一愣,随即摇摇头:“那就先安顿下来吧。”
  
      客栈小二连忙迎出来:“二位贵客是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两间上房。”
  
      两间上房?刚才一看还以为这是一对夫妻,他还心中羡慕般配呢,原来不是啊:“是,您随小的上楼。”
  
      掌柜的原本正靠在柜台上算账,偶然间一抬头,猛地愣在原地。他连忙收敛表情,等到君华一行人上楼才掏出一块小令牌,快速的走出去。
  
      皇宫中,沈凝华看着奏章上的内容,有些头痛的揉了头额角,将奏章扔到一旁:又是请求册立太子的,总有那么一些人,时刻盯着皇上的位置,总担心她这个皇后会取而代之,真是没事找事!
  
      红菱快步的走进来,满脸的喜色:“皇后娘娘,有人在京都看到皇上了。”
  
      沈凝华一愣,猛地抬起头:“在什么地方?”
  
      “悦阳客栈。”
  
      沈凝华心脏狂跳,眼中隐隐的带了水光,好一会儿才平复心中的激动:“他既然来了京都,为什么不回宫?为什么不和我联系?”激动平复之后,一股不安升上心头,这不像是百里君熠的作风。
  
  
      “兴许皇上有其他的原因……”红菱下意识的没有将百里君熠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的事情告诉沈凝华,皇上对皇后一片深情,那女子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沈凝华起身:“红菱,帮我找一身不显眼的衣服,我要去见一见百里君熠。”
  
      “娘娘,还是等奴婢先调查清楚再说吧。”
  
      “不必,夜长梦多,我怕会出事。”
  
      夜晚,一辆马车从皇宫侧门驶出,向着悦阳客栈的方向而去。沈凝华带了纱帽,整个人遮挡的严严实实,客栈掌柜恭敬的等候在后门处,亲自指引着她上了二楼。
  
      君华坐在床上,从怀中掏出破损的荷包仔细的摩挲,眉心紧紧地皱着,到底是谁,送给他荷包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想不起来,怎么能够想不起来……就在他满心暴怒的时候,一道轻巧的脚步声向着他的房间而来。
  
      他下意识的皱眉,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然连一道脚步声都格外的关注,正想着,房间门忽然被敲响:“谁?”
  
      门外没有应答,只是不徐不缓的敲着门。
  
      君华上前将门打开,一旁的中年男子是掌柜,他扫过一眼有印象,中间站着的女子带着纱帽,将整个人遮挡的严严实实,看不到丝毫的容貌。可是他的心却猛烈的跳动起来,眼前的女子定然是一个绝世美人。
  
      沈凝华看到他略微呆愣的模样,心头微微一紧,转头看向掌柜和红菱:“你们在一旁等着。”
  
      “是。”
  
      说完,沈凝华抬脚走进房间。君华连忙让开,等她进来之后又小心的关上门。做完这一切他猛地愣住,来住客栈的时候,他想到要和屠苏清黎住隔壁,就感觉浑身不舒服。
  而现在,一个陌生的女子进来和他独处一室,他却一点反感都没有,甚至心中还隐隐的涌上来阵阵欢呼雀跃。
  
      走进房间,沈凝华将纱帽摘掉,露出一张绝世无双的容颜。她只是随意的穿了一身绯红色的罗裙,用玉簪将发丝盘起,丝毫未施粉黛,可倾城的容貌依旧引人心驰神往。谁能想到,如今的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君华满眼都是惊艳,心中的激动如何都隐藏不住,他下意识的控制着自己的心跳,生怕自己太过剧烈的心跳声,会让眼前的女子觉得唐突。
  
      “这位小姐,你深夜来此,可是有什么事情?”
  
      沈凝华猛地抬头,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惊诧和不敢置信:“你叫我什么?”
  
      “……”看到她的眼神,君华心中一慌,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弥补,生怕一开口再次让女子生气,她应该时刻笑着才是,“我……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你认识我,对不对?”
  
      沈凝华一愣,随即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君华没动,任由她抓住自己的脉门,甚至低头去欣赏那双素白纤细的手指。感觉到微微的凉意从手腕传达到心底,他的心忍不住砰砰的激烈跳动起来,想到她正在摸着自己的脉搏,定然会发现自己的异常,不由得耳边一红,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脸,生怕她会生气。
  
      脉象除了快一些以外,没有什么异常,沈凝华抬头,正撞进那双漆黑的眼眸中,那双眼睛带着小心翼翼的期望和爱意,光芒明亮的几乎刺眼。沈凝华怒极反笑,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这个人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感觉到那只微凉的手离开自己的手腕,君华心中升起一股不舍,差点伸手一把握住,拼尽全力才勉强克制住,不让自己唐突美人。
  
      确定眼前的人是百里君熠,确定他的性命无忧,沈凝华心中的焦急和担忧便去了大半,只是想到他竟然不记得自己了,不由得怒火中烧:“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
  
      “我……对不起。”君华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道歉,只是看着眼前女子眼中的黯然,他就不由得感觉心中绞痛,这一刻,只要能让眼前的人高兴,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沈凝华起身,直接向着门口走去:“既然不记得,那就算了。”
  
      “你……”君华一把握住沈凝华的手腕,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替他动作,“不要走!”
  
      沈凝华快被他气笑了,转头一巴掌打过去:“啪!”自从收到他失踪的消息,这段时间她心中的弦都快要崩断了,每天晚上醒来,枕边都是湿的,生怕他遇到了什么不测,结果呢,这个人好好地不说,竟然还完全不记得她了,她没有拿出刀子,一把将他捅死就是好的了。
  
      百里君熠丝毫不在意脸上的巴掌,只想着要将她留下,不能让她离开。
  
      屠苏清黎听到了隔壁的动静,不由得出来查看。刚出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掌柜和一个女子,眉心猛地皱起来:“你们是何人,为何站在这个房间门口?”
  
      红菱上前挡住她的脚步,手中的长剑瞬间出鞘:“回你的房间去!”
  
      “你……大庭广众之下,难道你敢杀人不成?”
  
      沈凝华正在和百里君熠对峙,听到门口的动静,眉心猛地皱起来,甩开他的手便将房间门打开:“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让掌柜的清走客栈的客人了吗?怎么还会有别人在?
  
      红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转头看向百里君熠。
  
      屠苏清黎已经走到百里君熠身侧:“君公子,这位小姐是?”
  
      沈凝华瞳孔猛地一缩,转头看着百里君熠,面容已经冷了下来:“眼前的这位小姐和你是一起的?”
  
      君华连忙摇头,摇完之后又觉得不妥:“不,她……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初我受伤中毒,便是她救的我。”
  
      “救命恩人?”沈凝华冷冷的勾起唇角,心中冷哼一声,“你好大的胆子!”
  
      君华一愣,旁边的红菱也愣住了,一时间知道沈凝华想要做什么。
  
      原本沈凝华心中有气,便想着先离开,等到他恢复记忆再和他算账,如今看到屠苏清黎,她忽然改了主意,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衣,神色清冷,可是那双眼睛却藏着对百里君熠的爱慕,这样的女子怎么能让她待在百里君熠身边,时间长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说着,沈凝华转身走进房间,直接坐到了椅子上,对着门口的百里君熠说道:“还不赶紧进来,站在门口像什么样子?”
  
      君华看到她不坚持要走了,心中顿时高兴起来,连忙进门,之后回神就想关门,却发现屠苏清黎也走了进来,不由得有些郁闷。
  
      屠苏清黎看向沈凝华,眼底隐藏着敌意:“不知道这位姑娘姓甚名谁,怎么会出现在君公子的房间之中?”
  
      沈凝华看着她,微微勾了下唇角:“我姓甚名谁不重要,我倒是想要问一问你,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质问我?”
  
      屠苏清黎一哽,身份,除了救命恩人,她在君华心中还真没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可救命恩人就能管别人房间中为什么出现女人吗?
  
      君华站在一旁,看到沈凝华为了他生气,心中不由得高兴,她在生气,是不是说明她在意我?
  
      “我屠苏清黎是君公子的朋友,关心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屠苏清黎说着,就去看君华,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可是一看之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君华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反而正目光殷切的盯着座位上的女子,还小心的端了杯茶过去!
  看过《相门腹黑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