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晴 > 第六十章 偏执的方言

第六十章 偏执的方言


  方言对于女生宿舍的安排堪称大手笔,虽说他哪怕住在其中也不会有什么不适应,别说那几乎可以媲美酒店客房一样的布置,单说外边的出租房,你总不至于因为隔壁住了几个女生你就觉得不适应吧。
  不过有一个非常玄之又玄的说法,就是但凡女生聚堆的地方空间也会为女生特有的气质所染,一种无形的气场。
  对于这个说法林朝风可是深信不疑,从女生宿舍区域走了一遭,他始终觉得怪怪的,与整个环境都不适应。
  当然那不过是他的错觉,因为方言带领他参观的也是自己的房间,员工的房间都有独立的钥匙,她虽然是老板,但也不至于去侵犯自己员工的隐私。
  这份错觉来源于他长期跟林晓薇的同居,有着天生的警惕感。
  他当初与林晓薇的卧室是独立的,大厅厨房这些是共享的,但平时在房间里走动,总感觉自己行动受限。
  因为林晓薇的卧室他不可能进,准确来讲但凡跟女生有点相关联的私密空间,他都是敬若雷池。
  常年养成的这种潜意识,真让他住进那片区域,估计也会成天疑神疑鬼的浑身不自在。
  方言领着林朝风来到了二楼右边的区域,入目便是一个个装修比较豪华的小包厢,方言介绍道:“这里算是比较高端的一个区域,高端仅限于环境,配置方面,整个网咖都是一样的配置。”
  林朝风左右打量,这些所谓的豪华包厢空间其实并不大,五台机子一组的分配,座位也是特制的电竞椅,在这些椅子后面不宽的空间内摆着一个小沙发以及一个茶几,就这些摆设就占据了整个空间。
  “你如果再加些音响等等相关的东西,你这包厢都可以整成KTV了。”林朝风笑道。
  “不能,KTV需要的环境则需要更专业的装修,我开个网咖已经不容易,可没闲工夫折腾那些。”方言说道。
  “那这些区域的开放是面对什么顾客?”林朝风一路大略数了一下,足足二十来个这种包厢。
  对于这种独立空间且精心装修的包厢,不用想也知道它的收费标准肯定不一样。
  来网吧上网的人大多就是简简单单的图个上网,很多人之所以从家里跑到网吧上网图的就是网吧的一个气氛,这种独立空间虽说环境不错,但相较于很多人的家里,却还是有着明显的不足。
  “亏你还是曾经的职业选手呢,这些便是为战队或者五黑玩家提供的包厢,面对的自然是那些想跟小伙伴们玩耍,但又不想涉身噪杂环境的顾客开放啊。”方言解释道。
  “战队?”林朝风疑惑,这里环境虽然不错,但要相较于职业战队来讲,这里还不足道哉。
  “是啊,你不知道,这H市大战队的确不少,不过我也没奢望他们会光临我们网咖,但是那些小战队可不然,他们经常会来到这里消费。”方言说道。
  “小战队?”林朝风更加疑惑。
  方言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朝风,这一个曾经的职业选手难道不知道如今英雄联盟的火爆程度?
  林朝风自然注意到了方言的目光,尴尬的笑道:“我三年前便退役了,之后也就一直打打代练什么的,对于业内的变化,由于家乡偏僻,不太了解。”
  “这样啊。”方言点了点头,正好看见前面两间包厢属于有顾客的状态,当下指着说道:“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在里面的就是旁边大学的两支高校队,马上就要开学了,他们这不在这里潇洒嘛。”
  林朝风点了点头,不由感叹时光荏苒,当初他打职业那会也就正儿八经的职业战队能受到人们的推崇,至于小战队也泛指那些冲击着二级赛事的战队。
  可这三年一晃而过,经得方言这么一提醒,他也才想起近两年关于英雄联盟的赛事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的战队的确无数。
  譬如这高校队,时不时能听到关于他们的传闻,更有甚者,据说某些大学还开放了电竞专业。
  真是不曾想当初为人所不齿的一帮网瘾少年执着的事情,这个行业今天却有如此辉煌的景象。
  方言领着林朝风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处,打开了房间的门,二人走了进去。
  这间房间相较于前面看到的那些包厢要宽敞许多,之所以拿包厢对比是因为这房间里的摆设与前面那些包厢别无二致,而且房间内还摆放着一张床,林朝风往内中看去,竟然还有独立的浴室与卫生间。
  见着方言带着笑意的看着自己,不由问道:“这要套用到酒店的客房来分的话,这算是我们网咖的总统套间了吧。”
  林朝风说是如此说,可心里对于方言这好像一切都是随着自己想象来的挥霍有些揪心,这些可都是钱啊。
  要说之前才进一楼,他还觉得这是一间正常的网吧。
  但自从上了这二楼,除却那有规矩可将的独立包厢之外,其他的一切他就看不出哪里像是一个网咖,更像是面前这个女老板的任性造就了这一切。
  难道现在的豪华网咖都走这么高端的路线了?
  看着这房间里连床都准备好了,这不是走的酒店与网咖结合的模式又是什么?
  在林朝风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之后,方言说道:“这里是安排给你的住处,可还满意?”
  林朝风足足愣了有三秒才吸了一口凉气,问道:“老板娘……”
  “叫我方言就好,老板娘什么的,太显老。”方言提醒道。
  “好吧。”林朝风清了清嗓,问道:“方言,我想问一下我的工资是不是真的只有四千?”
  “是啊,如果你工作表现好的话,可以申请加薪。”方言说道。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林朝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请问,我早说过,加入了这个大家庭,这里就都是你的家人。”方言笑道。
  “话说你对员工的生活安排如此阔绰,这网咖是否盈利啊?”林朝风说完赶紧补充道:“哦,我只是好奇,没有别的意思。”
  “没事,我相信你也可以看出来,如果以生意人的角度来看,我这二楼完全可以挪作他用,比如你之前说的KTV,但是我就是要如此安排,因为我想对身边的人,特别是为了网咖做事的人更好一些。”方言语气非常笃定,随后补充道:“至于盈亏,你尽管放宽心,这网咖之所以能在这里开张十余年,自然是盈利状态。”
  十余年?
  林朝风心中又有了疑惑,但是从方言的语气之中,他不难看出方言再对员工生活照顾这方面自然有着相应的故事,当下也没有多问,只是笑道:“看来是我上辈子积善行德所致,导致今生遇上了你这么个老板。”
  “别贫嘴,好好适应环境。”方言说着便把钥匙丢给了林朝风走出了房间,走到门口,转身笑道:“别高兴太早,记得你现在还是试用期,早点把帐号拿出来,顺便提醒一句,晚上十一点上班。”
  方言说完便关上了房门,留下了一愣一愣的林朝风在房间里发呆。
  林朝风就近坐在了靠墙的床上,看着眼前的一切,神思有些恍惚,自语道:“我这就算是应聘完成且已经安居了?”
  这着实是实打实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还真有点不适应。
  早在来H市之前,他还预测过自己可能会有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要熬过,毕竟H市出租房的行情可不比P县县城,贵而且不好找。
  在他不寻求张雅文帮助的情况下,算得上是他将要面临的最为紧要的事情。
  可这一切就在自己想买包烟的契机促成下,好像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就好像心头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忽然忘了一般,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蓝光网咖历来如此,而且蓝光网咖的女主人有着一段非常曲折的故事,而带着这些故事的人儿此时也已经回到了前台,继续做着自己手里的工作。
  就如林朝风与她初见时那样,她不说明自己的身份,谁又知道她会是这里的老板?
  “新来的那位小哥你让他住哪去了?”方怡柔问道。
  “哦,空了个包厢出来,本来那间便没有什么生意,不如就让他将就着住吧。”方言做着手里的工作回答道。
  “我看你似乎挺欣赏他的。”方怡柔笑道。
  “有吗?”方言依旧随口回答道。
  方怡柔没有直接回答,微微的看了一眼正埋头整理着各种资料的方言,问道:“你觉得他会是他吗?”
  这时方言转过了头,问道:“你也觉得他很像?”
  方怡柔点了点头,说道:“只是感觉像,具体我不清楚。”
  “那你感觉对了,我刚才打电话问过HR俱乐部的熟人了,他真的只是曾经的一名替补。”方言说完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上。
  “那你这简直就是为那个人而设定的工作为什么你会让他通过?”方怡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