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西方邪神 > 第五章 哪个才是?

第五章 哪个才是?


  神龙帝国,繁华的帝都城内,豪华的伯爵府内待客大厅中。
  “亲爱的,你就不要哭了,你放心吧,我们的孩子会安然无恙的回来的。你要相信我忠心的部下舒伯特,他一定会安全的将孩子带回来的。更何况,我们的孩子天生就顽皮,他自己也学了一些武技,肯定会没事的。你就不要在哭啦。。。”待客厅内,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中年在极力的劝慰着一个坐在椅子上轻轻哭泣的美丽女人。
  这个身材略显肥胖臃肿,圆盘大脸,相貌平平的中年人便是伯爵府的最具权威的主人——麦森.彼得伯爵大人。而在椅子上哭泣的美丽女人便是他的夫人了。
  那坐在椅子上的美丽年轻的伯爵夫人,一边用手轻拭着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水,一边埋怨道,“你这个该死的,叫你平日里多叫些人看管孩子,可是你偏偏不听,这下可好,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万一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呜呜……我也不活了。”
  “唉,亲爱的,你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啦,我们的孩子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他平日里都会和玩伴出去游荡,一走就是两天两夜,最后不也是平安的回来了吗?并且总是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
  “去你的,你难道忘记了两个月以前发生的事情了吗?两个月以前就是因为我们疏忽对孩子的看管,之后险些丧命在外面!而今天他若是出去和玩伴们游荡倒是好说,可是他却进入了凶险的森林里,这……呜呜……我可怜的孩子……”伯爵夫人一边哭着一边偷偷的看着站在旁边一脸愧疚的来客,这下哭的更加伤心,“他今年才刚刚十五岁呀……一个人进入森林里,如果遇到什么野兽的话……呜呜……”
  站在一旁的两个客人见到同僚的夫人哭的如此伤心,心中更是愧疚不已,其中一个身穿便衣长袍的高瘦中年上前一步,对着那个哭的极为伤心的夫人抱愧道,“麦森夫人不要着急,不要伤心,林辰少爷会平安回来的,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怪我那小儿,待会我回去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兔崽子的!”
  “恩,夫人稍安勿躁,我已经派我府上全部人马到森林之中寻找林辰少爷了,相信林辰少爷会平安而归的!”另一个中年也走过来,抱歉的劝道。随后又说,“这件事情与我家小儿也脱不了干系,回去之后我一定会重重的责罚与他!”
  “……呜呜……”坐在椅子上的伯爵夫人可听不进去,一边哭着一边还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似乎是说了这么两句话,“责罚有用么,责罚有用么……我儿子就是被你们的两个老家伙的儿子骗进森林里去的……要是真的想表达愧疚之心,就把你们的儿子丢掉森林里去啊……”当然,美丽的伯爵夫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有相当水平的。以至于其他人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是什么。
  她坐在椅子上,用手擦着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水,一边伤心欲绝的哭着,一边嘴里恨恨的咿呀咿呀的说着。当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其他人并没有听出什么来,仍然是一片哭声。
  伯爵夫人现在可真有把面前这两个家伙的儿子抓起来丢到森林里去的冲动。哼!可恶,竟然把我的儿子骗到森林里去!
  今天伯爵夫人在府内的后花园里赏花,却被匆匆而来的下人打搅了赏花的雅兴,当然下人嘴中的一个叫她心惊胆战的消息更是让她失去了赏花的雅兴。消息是——林辰少爷被多巴顿伯爵大人和鲁特伯爵大人(刚才的那两个劝说伯爵夫人的家伙)的儿子骗到了森林里。
  当美丽的伯爵夫人听到这则消息后,当下吓的花容失色。据下人们说,这三个孩子之间好像是在进行一个什么赌约……而这个赌就是要林辰少爷去帝都北部森林里猎杀一只低级魔兽回来,如果林辰少爷能够成功猎杀一只低等魔兽回来的话,那两个的少爷便就什么什么退出?
  当时,伯爵夫人听了这个消息已经吓得不得了了,哪还有什么心情听下人说这三个孩子之间的什么赌约啊。便匆匆的集合府内全部人员去森林处寻找自己的儿子——当然,在她们施行寻找少爷的行动时,林辰已经出发很长时间了……
  “哎,两位老友莫要往心里去,林辰这小子从小本来就贪玩的很,说不定这件事情的主谋就是林辰自己呢,所以他这也是自作自受!”麦森伯爵说的倒是大大方方。可是他的背后却遭来伯爵夫人的一片片的白眼。她真的有上前给自己丈夫两个大耳光的冲动!哼,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虽然林辰贪玩了一些,但是只要没有人勾引,他绝对不会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去的。哼,两个月前的那件事情,儿子险些丧命在外面还不是眼前这两个老家伙的儿子鼓捣的?说什么去寻找宝贝……哼!最后,那两个小兔崽子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而自己的儿子却——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可恶!!
  伯爵夫人想到这里,牙齿就咬的咯咯响,她这会大声哭着,说话也清楚了,“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啊,你没事跟他们打什么赌啊,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在故意害你吗……?”
  “哎,艾丽,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麦森伯爵听了不高兴了。
  伯爵夫人可不管,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当下哭声又大了几分,对着麦森伯爵便就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如果我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情,我。。。我。。。一定拆了这个伯爵府!!”她心中对那两个老家伙的憎恨与抱怨,全都旁敲侧击的发泄在了自己的丈夫身上。
  “大人……夫人……”这时从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仆人,仆人单膝下跪禀道,“大人,夫人,少爷已经被舒伯特侍卫长带回来了。”
  “啊?在哪?”伯爵夫人一听,当下便止住了眼泪,起身忙问道,“少爷有没有伤到哪里?”
  “回夫人,少爷没有任何事情。”那仆人回到。
  这下夫人高兴了,忙擦掉自己眼角里的泪水。
  多巴顿伯爵和鲁特伯爵听到了这个消息,大松了一口气。而麦森伯爵也是松了口气,说道,“我就说嘛,孩子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你看你刚才,在那瞎哭个什么!”
  “哼!”伯爵夫人白了丈夫一眼,哼了一声。
  而伯爵府的门口,一队士兵慢跑着归来站在伯爵府门口的两侧,一辆马车缓缓的行来,然后停在了伯爵府的门口。坐在马车里面的肖凌一路上心里都是乱乱的。
  现在自己这个世界上的父母的样子自己根本就不清楚,这个如果见到以后,自己不认得……?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虽然现在自己有理由说是被惊吓过度而导致了所谓的‘失忆’,但是这个理由肖凌怎么感觉都有着一丝不妥,尽管他现在已经成功的骗过了数百名士兵了。
  马车停下的那一刹那,肖凌的眉头仍然皱的紧紧的。这会只听外面传来舒伯特的声音,“少爷,我们到了。”
  肖凌闻言,一阵犹豫和紧张,但是最后犹豫了几分钟还是从马车上下来了。下来后,看着一副庄严豪华的伯爵府大门口,心中更加忐忑不已。如果搞不好自己会不会命丧这里?
  其实肖凌心中的担忧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现在已经是灵魂附体,所以就算是他现在没有这具主人的记忆,但是却有这具主人的身体。外貌一样,谁还管灵魂是不是原装呢?更何况灵魂这东西摸不到看不着,就算不是原装的谁又能有所发觉呢?
  可是,尽管这样,肖凌还是有着一丝顾虑。
  在来的路上,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想到了极有可能发生的这么一码事情——现在可能是自己和他们寻找的少爷相貌一样,而并不是什么灵魂附体,只是穿越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真正的少爷回来后.....?肖凌想到这里他几乎都已经不敢想下去。。
  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自己的性命就完全没有保障了。冒充一个伯爵儿子?冒充一个少爷?这个罪可是不小。
  怎么办?
  现在跑吗?
  可是周围全都是士兵怎么跑?
  不跑吗?
  如果那个少爷回来后怎么办?
  肖凌越想心越乱,越想心中越是害怕。额头不由的溺出丝丝的冷汗,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心中后悔莫及,暗骂自己是蠢货。刚开始还天真的以为是被那个导演看中?而且还不知死的雷恩那些士兵打招呼。如果当时跑掉了不就没有这种事情了吗?
  虽然肖凌现在对自己憎恨不已,但是回头一想,当时的情景的确应该这样发展。毕竟一切来的都是那么突然,看到一群在森林里走动的身穿铠甲的士兵,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肯定会联想到拍戏的吧?
  然而舒伯特见少爷失神,赶忙皱眉问道,“少爷,您有什么不舒服吗?”
  “哦,没,没有。”肖凌心不在焉的看了舒伯特一眼说道,他现在虽然再走,但是他却感觉自己的双脚异常的沉重,并且每走出一步,他都感觉自己离鬼门关越近。最后他突然停下脚步,眼睛紧紧的看着舒伯特。
  舒伯特发现少爷的一样后,皱眉问道,“少爷,您怎么了?”
  肖凌沉默了一会,心中一横,妈的,有什么算什么,大不了一死,先过上几天舒服的日子再说!想完后,便摇摇头,说道,“舒伯特,如果你们知道我不是你们的少爷后,你们会采取什么行动?”
  舒伯特听了一阵茫然的看着少爷。
  “会不会杀了我?”
  “少爷,您为什么要问这么古怪的问题?”舒伯特笑了一下说,“少爷,您现在肯定是行了一天的路程,累了,饿了,又在森林里受到了惊吓所以才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现在已经没事了。吃完饭后,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就会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肖凌看着舒伯特,嘴巴抿的紧紧的,最后眼睛依着索动,心下想到,“妈的,既然现在无法逃跑,既然木已成舟,那就豁出去吧。今天在森林大难不死,那么我一定不会死在这个伯爵府中!”想罢,他对着舒伯特点点头道,“恩,我们进去吧。”
  到了伯爵府的大院后,肖凌第一个感觉就是非常的宽大,豪华,但是这座宽大的伯爵府中却仿佛弥漫着一种叫人压抑的气息,这种气息仿佛被伯爵府这个大大的牢笼笼罩了一般,透不出去丝毫。
  在舒伯特的带领下,肖凌行走了一小段路程,却发现前面出现了四个人影。看着四个人的打扮都是华贵无比,一定是那种整日养尊处优的贵族。三男一女。
  女的在微弱的灯光下,身段透露着丝丝成熟的妩媚。明显刚刚哭过的脸上显得年轻而美丽,五官都很大方,皮肤白皙光滑。身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长裙,显得这个人端庄而又美丽。
  女的旁边站着一个略显肥胖臃肿的年轻人,身材中等,那微微凸起来的肚子,明显是在整日的腐败中被慢慢培养起来的腐败啤酒肚!
  在这个腐败的中年人旁边站着一高瘦的中年人。而这个高瘦的中年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人。这两个中年人跟这个身材臃肿的中年人比起来略显的清淡了一些,仿佛是刮不到油水的那种。
  肖凌将这四男三女一一的打量了一番,心中却犯了难喝琢磨。
  有了刚才在森林口认错父亲的那一经历,肖凌现在已经不敢贸然行动了,更何况现在还是三个男的。
  他们到底哪个才是这具身体主人的父亲?
  ………
  

Ps:书友们,我是饮酒醉回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