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无在天地 > 第一章 梦里的男人

第一章 梦里的男人


  1梦里的男人
  陈义最近经常做梦,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了,但是梦到的经常是同一个人,这个梦中的人一直都是背对着他,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从他的背影中,陈义才能够判断出这是同一个人。
  陈义不是没想过上前去看清楚这个背对这自己的人,可是每当他走进这个人的时候,那人居然诡异的飘开,和他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让陈义并不可气。郁闷的是陈义每次问这个男子是谁的时候,这个男子都不做任何回答,只是用那似乎沧桑的语气说:“时机未到,无可奉告。”
  这次,陈义想都没想问这个男子,没想到这男子先开了口:“你要死了。”陈义先是一愣,气的不轻,这个在自己梦里面的男子,每次自己想和他说话,问一些离奇的事情,他都是惜字如金,没想到这次主动和自己说话,居然是这么句诅咒自己死的话,陈义当下怒道:“你丫的才要死。”
  陈义想,这男子每次在自己梦里面的时候,自己总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男子仿佛就像是自己,又仿佛和自己有很大的差别,一身不知道是什么款式的黑色衣服,头发居然还是辫子造型。这都是21世纪了,还有人搞这“非主流”,就算是非主流,也不应该这般如此复古吧!陈义虽然很想讽刺性的报复一下这人刚才诅咒自己死去的人,话还未到嘴边,那男子仿佛叹了口气,就说:“再过三日,你就要死了。”陈义两次被这人诅咒要死,忍不住爆粗口:“****的,你放屁。老子健康着呢!活个百来八十的不成问题。”那男子这次没有在说话,只是那从未转身的身体终于动了。
  陈义一见这男子要动,心里一喜,早知道爆粗口对这男子有用,这么些日子来,在梦里,自己应该早就这样野蛮了,虽然自己是津京大学的高才研究生,平日里也懂得礼貌,注意素质,可是这些日子来,这梦里的男子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想搞个明白,使用了何止一次手段,利诱、威逼,甚至连萎缩的装可怜都用过,可惜总是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那男子就是不转身,仿佛那背对这自己的男子,对自己想法知道的一清二楚,要不就是不疼不痒的一句:“你装的挺好!”要不就干脆不做声。
  此时此刻,陈义见那男子转过身来,怎能不激动?陈义就那么用渴望的眼神一眼不眨的盯着那男子转身。陈义想过眼前这个男子任何一种长相,甚至觉得这个梦里的男子应该是个女的也不奇怪,要不就是个丑八怪。
  陈义愣是没有反映过来,死死的盯着那张脸,自己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灰白,陈义身体在颤抖,他很明白自己这是在自己的梦里,可是还是忍不住哆嗦,害怕。因为这张脸除了陈义的母亲(孤儿院的院长在陈义心中就是他的母亲)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他更熟悉这张脸,这张脸就是自己的脸,和自己张的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比自己的脸略显苍老。
  那男子此时却不和陈义一样,脸上带着奚落的笑:“怎么?怕了?”陈义很怕,确实很怕,他总是觉得这一个月来的梦有些不同寻常,自己也查过这方面的资料,可惜对于梦,现代的科技还没有一个十分令人信服的解释,唯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算是有点科技的含量。不过,现在陈义显然不相信科学的解释,他只觉得浑身冰冷,哆嗦的道:“你是谁?”“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对你那么了解?而且有和你一模一样的相貌?”
  见那男子还算平稳的语言,也没有恶意,陈义害怕稍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在我的梦你,对我所想,当然了解,但是你为什么和我长的一模一样?”那男子微微一愣,道:“聪明,不过,猜对了一部分。”陈义没有出声,他相信,等会就会有自己的答案了,那句“你要死了”也会有个解释。
  果然,那男子道:“我不仅对你了如指掌,对你的未来也知道。因为……”陈义张大了嘴,忍不住吼道:“难道你就是未来的我?”那男子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陈义打断自己的话,微微一笑:“错。”陈义这下不明白了,彻底迷糊了。
  那男子又说:“我不是你的未来,而是你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就是你,没有我,就没有你,因为我,才有你。”陈义以他180的智商这才恍然大悟,松了口气道:“原来你就是我的历史啊,难怪你和我一样的。”“是你和我一样,因为没有我,就没有你。”陈义懒得和这人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何况面前的这男人,还是以前的自己,难怪衣服那么古老,原来不是搞非主流,而是……不过陈义还有疑问:“你为什么诅咒我死?哦,不,是诅咒你的未来死?”
  那男子诡异一笑,让陈义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这种预感来的毫无理由,仿佛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吼叫,颤抖着心灵。那男子鄙视的看了陈义一样:“因为,你不适合活下去,一个没有勇气的胆小之人,是没有资格活到这个世界上的,况且,我的未来不是你这样的,我的未来应该是精彩的人生,我也不允许自己的未来这么胆小,而且只是一个书生。”
  陈义怒了,气道:“老子怎么啦?老子好歹也是一个金物质研究人员,你丫的还小瞧老子,老子研究个金武器灭了你。”那男子突然哈哈一笑:“你要能灭了我,我就放你一马,让你活下去!”陈义郁闷,感情这丫的智商有问题,要是能灭了你,还需要你放我一马吗?自己的历史怎么看起来像个弱智啊,不过听他的那话,好像是要把自己怎么着?陈义这时候可不敢大意,道:“前辈,我好歹也是您的未来,您就好好的保佑我就行了,没必要来诅咒自己的后代死吧?”那男子一笑:“我当然不会诅咒自己的未来。”陈义听言,心里刚松,不料这男子接下来又说:“可是,现在我要活下去,你就必须得死。”
  陈义总算是明白这梦中的黑衣人想干什么了,感情这丫的是想把自己杀了,而且还是通过杀了自己来复活自己,这TMD什么跟什么啊,一个历史的自己要复活,要杀了现在的自己。陈义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一切的一切太荒唐可笑了,但是他能感受到在面前的这个号称是自己历史的男人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冰冷,以及一种不屑,这种鄙视让陈义明白,眼前的这个男子绝对是想把自己干掉,也有绝对的能力把自己杀掉。但是陈义能放弃么?不能,陈义吼道:“你不是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吗?没有你,就没有我吗?为什么现在确要杀死自己的未来?”那男子道,叹了口气:“我是你,但是你不是我,因为没有我就没有你,可是你太弱了,你根本就不配生活在这个世界,你的人生是失败的,这是我不容许的。只有我,伟大的练天大师才能活着这个世界上,我比你更适合这个强者的世界。”陈义倒吸一口凉气,尽然这丫的劝不住,那也只好……但是陈义绝对不会放弃,他要刚快逃,因为他能感觉到那个男子,历史的自己心里的那种强烈的杀机。
  陈义扭头飞奔,只是想尽快的远离这个自己曾经想了解的男人,远离预感中的危险。那男子在陈义逃跑的时候,并没有追赶,只是喃喃道:“有用吗?难道你还不了解我的强大吗?”陈义当然能感觉到面前这男子的恐怖,因为了解,所以害怕,那是一种感知,对自己认识的一种感知,是对那男子一种来至心灵最深处的理解的强大后产生的害怕和无任何抵抗的心里,可是陈义依然两腿在跑、跑……他只是想跑,只是想跑,这一刻,他只是想跑,就算是跑不出去,也要跑,就算是后面有一颗远远超过他速度的子弹在追他,他也要跑,这是对生的渴望,对活的欲望,只要背后还没有受到子弹的打击,只要自己双腿还能动,自己就要跑,能多活一秒也是好的。
  那男子在陈义跑的没影了,却不显得丝毫心慌,微微一笑,自语道:“真是个有毅力的家伙啊,看来这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啊,不过,离我的要求差太多了,还是早早的收了他吧,以免那老家伙觉得我的一个分身未来居然这么差劲,还不是被笑掉大牙。”
  只见黑光一闪,那男子就不见在原地。陈义突然撞到一个人,他抬头一看,心里拔凉拔凉的,这不就是他吗?不就是那个说自己要死了的男子吗?陈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男子,那男子伸出一双手,手掌上顿时出现了个黑色旋涡。旋涡虽然很小,陈义却感觉到了死亡的到来,这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不过陈义两眼怒火,没有丝毫佩服,只是对生命充满了强烈的求生。那男子见陈义如此,叹了口气道:“哎,我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没珍惜。”说完就动手,那黑色旋涡立马就变大,直接奔向陈义。陈义哪里对抗得住,被那旋涡一拉,就要被旋涡吸走,立马吼道:“****,老子不服。”那黑衣人一愣,手一松,道:“你又有何服?”陈义见黑风旋涡被他控制的动弹不得,不由佩服,但是现在是唯一能救自己的机会,便道:“你说给过我机会,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你说我还有三天的时间,怎么现在就就要杀我,你这人,虽然能力比我高,但是说话毫无道理,再不然,就是你说话像放屁。”
  陈义在赌博,他赌自己的历史是个一言九鼎的人,是个对承诺很在意的人,和他一样是个注重承诺的人,不轻易承诺,一旦承诺,誓死完成。这就是陈义。陈义只是凭一种感觉,说出了这看似粗鲁的话,其实是在赌,赌自己的历史和现实中的自己是一样的性格。
  果然,那男子听了陈义的话,眉头一皱,只一会儿,手上的黑色旋涡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用冷漠的语气对陈义说:“你很聪明,但是这阻止不了三天后,我取你性命的决定。”
  陈义一愣,旋即心喜,即使只能多活三天,自己高兴,所谓好死不如耐活。况且三天的时间,陈义还可以最最后的博弈,用三天的时间来准备自己最后的“战斗”,虽然这战斗是对历史的自己,但是自己还是要全力以赴,因为自己这是在为生而斗争。
  不过,现在陈义得明白这男子口中给过自己机会是什么意思,就问道:“你说给过我机会,怎么我不知道。”那男子道:“你在过三天就是25岁,这25岁差3天的时间,都是我给你的机会。”陈义听言,心里默然,他根本就不懂这男子是如何给他机会的,如果是历史创造了他,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历史的自己确实是给了自己机会,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历史创造了新社会,再回过头来毁掉现代的。陈义又听到那男子说:“我在1个多月前就出现在你梦你,就是很你进行心灵的交流,没想到啊,只是我单方面的感悟,你却感受不到我内心的思绪,如果你能感受到我内心的想法,或许这一个月来,你的时间不会浪费。”
  陈义郁闷,就是在眼前这男子说要杀自己的时候,自己才真正的感受到眼前这男子的强大,和内心的杀机,才真正意义上的做到自己对历史自己的认知,按道理而言,自己要感知自己的存在是在自然不过了,可是陈义……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啊,自己要杀自己,是不是自杀呢?更可悲的是,只是在历史的自己要杀自己的时候,自己才真切的感受的眼前这男子的强大武力,和内心的真实想法。
  陈义此时恨不得咬上历史的自己一口,这丫的明显就是一闷骚型的牛人,不给个提示,就给人出了一个题目,而且这题目还是隐藏的,这算什么,是网络游戏?要将隐藏的人物触发?还是真心话大冒险?还是哲理生活发现?最糟糕的是,做不出这题,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丫的还好意思说,给过自己机会,陈义如是想。那男子就说了这么句话:“好了,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取你性命。”
  陈义只觉得黑光一闪,那男子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梦的世界就分崩离析,无数叫破裂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仿佛无数个自己在叫嚣:“杀了他”。
  陈义左右一看,那里看得到那男子半点身形。
  

Ps:书友们,我是不透先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