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逆旅 > 第419章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419章计划赶不上变化


      好在西南行省是一个狭长的带着弧度的扁平状行省,疆域的宽度自然无法跟帝国腹地的中部行省相提并论,其中位于黑暗森林北部的流月郡又尤其狭长扁平,因此理论上说,只要进入西南行省流月郡,那就离疏影城不远了。
  
      访问团团长是雷色帝国魔法师总工会的一位资深大长老,克默尔水系大魔法师,也是高阶魔法师这个层次的人物中比较少见的女性。访问团的主要职责是慰问西南魔法学院,带去皇帝陛下的指示以及给新晋的两位大魔法师授勋,但是帝国魔法学院作为西南学院的直接领导者,却没能抢到团长的职务,反而将如此重要的头衔给落到了魔法师总工会的手中,这其中的奥妙,实在值得让人反复回味。
  
      但此刻,代表魔法师工会、帝国魔法学院和皇帝陛下三重重要身份的克默尔大魔法师却眉头紧皱,似乎眼前的人欠了她十万金币,而且笃定地准备要赖账一般。
  
      站在克默尔大魔法师身前的,不是巴格马提大王子殿下心心念念的雷蒂斯公爵,又能是谁?
  
      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原本潇洒倜傥风度翩翩的雷蒂斯公爵大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头发油腻腻地耷拉在脑袋前面,总是遮挡住一只眼睛;额头上的皱纹也比几天前似乎深刻了许多,尤其是眼角的几道鱼尾纹,简直像是刀刻斧凿上去的一样;挺直倔强的脊背也像是背负了太多的负担,微微佝偻了起来,使得公爵看上去不像是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反而像是被老婆赶出家门的丧家之犬一般。
  
      要论起速度来,来自帝都阑珊城的克默尔大魔法师拍马都赶不上雷蒂斯公爵——人家带领将近两万多人的帝国军队,裹挟着那如同长龙般的装满自己公爵府金银细软的马车队伍,还有庞大的女眷、佣人仆妇和杂七杂八的各色人等组成的队伍,居然只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赶到了流月郡、也即西南行省同中部行省的交界处。
  
      之前的计划不是这样的。
  
      伊凡这个王八蛋告诉雷蒂斯公爵,他会带着公爵府的人通过家族当年的商路,找到苟延残喘至今的兽人部落,在承诺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之后,请兽人部落派兵,再由伊凡大人带回疏影城。之后由那些兽人动手,血洗魔法学院和疏影城,将公爵大人的敌对势力一网打尽。
  
      这条计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雷蒂斯公爵和帝国军队不动一兵一卒,借刀杀人,铲除了敌人之后,再由公爵大人带领军队收复失地,之前的袖手旁观可以解释为敌情不明暂避锋芒。
  
      怎么看这都是一条完美无缺的计策,不仅避免了发动内战的罪名,反而成为收复疆土的英雄,一箭双雕。可是形式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
  
      雷蒂斯公爵失神地看着眼前的地面,仿佛那上面有好几个大美女在冲他搔首弄姿一般。先是留在疏影城各个要害位置的心腹失去了消息,派去打听消息的也都失去了联络,硬是将自己整成了聋子和瞎子,就连跟伊凡约定好的信号也始终没见着。
  
      一批又一批的信使派出去,直到昨天才有一个走运的家伙侥幸跑了回来。
  
      据他说,疏影城已经成了一个血肉磨盘,整个城市全民皆兵,公爵府留在城里的帝国军队和城卫军都已经投降,不投降统统被就地处决,现在连同城主府在内的所有势力都效忠于魔法军团的统帅,一个叫唐福的大魔法师。
  
      所有人,不论投诚的帝国军人,还是魔法学院的学生,和城市市民,都被编入了抵御兽人侵略的军队。这家伙到疏影城的时候,兽人远征军正在攻城,那叫一个地动山摇血流成河,他没亲眼见到城头上的战争现场,只看到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被抬下来,有人类战士的,也有长着跟狼一样的兽人战士,大多数都缺胳膊少腿,吓得他当场就吐了。
  
      而之所以那些信使和探子一个个都有去无回,是因为魔法军团下的一个分支,叫“暗军团”的已经全城戒严,不许放哪怕一只苍蝇进来,尤其是面向流月郡这一边。
  
      整个疏影城北门被暗军团的密探围了个水泄不通,据说唐福大帅已经下了命令,在抵御兽人侵略的特殊时期,任何人胆敢冲击城门,一律视作勾结兽人侵略军的帝国叛逆论处,格杀勿论!
  
      更糟糕的是,这条格杀令明显就是针对雷蒂斯公爵以及公爵麾下的那支帝国军团。
  
      那个趁着大战正酣通过一只狗洞偷偷逃出城捡回一条命的探子还说,整个城市现在都在谣传,说兽人就是公爵府引狼入室弄来的,连被俘虏的兽人和早早投靠了公爵府的前疏影城税务官伊凡都已经承认了,就是雷蒂斯公爵下了令,让兽人来屠城,然后他再以救世主的身份打回来捡个现成便宜……
  
      听到这里的时候,失去理智的雷蒂斯公爵怒不可遏地用自己的佩剑亲手杀了这个费尽周折才从疏影城跑回来的可怜鬼。
  
      这些消息实在是糟透了,但是这个倒霉鬼更加蠢到了姥姥家,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当着所有公爵麾下中高级将领和军官的面,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这些消息说了个遍!
  
      要知道,伊凡和公爵的秘密计划,除了雷蒂斯的几个铁杆心腹,几乎是瞒着所有麾下将领的!
  
      虽然雷蒂斯公爵给那个历尽艰辛才完成任务、却惨遭横死的探子戴了顶“神经病”的帽子,也一再申明这家伙说的全都是无稽之谈,并且再三保证将立即重新派遣有实力的探马到疏影城打探消息,一有消息就向大家公开——说了这么多,几乎将口水耗干,下面那些军官的眼神还是闪闪烁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于是无奈之下,雷蒂斯公爵只得采用最原始的办法,大把的金银珠宝撒下去,无数的官位爵位空头支票先开下去,以试图激励人心,好歹让大家不要生出什么二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