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记沙流 > 第10章 少年·策马扬鞭

第10章 少年·策马扬鞭


  少年缓缓摇头道,“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是我们祖辈从狼嘴里,从胡人的刀剑下,用自己的血肉混合着沙土,在这片荒野上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家园!无论谁要在我们的家园中闹事,我们所有人哪怕用尽最后一份力气,耗尽最后一滴血……就算是不会武功,哪怕是刀没有你的剑利,但我们就算是用指甲抓,用牙齿咬,也不会容闹事之人活着离开……”
  少年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是一阵动容,老沙头夫妻俩对望一眼,眼中竟然闪出了一丝泪花,似乎他们也想起了那年两人在面对五匹野狼而命悬一线的那一刻……
  感动中,更是爆发出了满腔的豪情。
  他们一起站了出来,一个瘸腿,一个右臂空悬,俩人便这样缓缓步入场中,和少年站在了一起……
  而这时,江羽的心却是沉了下去,他这时才觉得自己小瞧了这些毫无武功的普通人……
  他真是小瞧了天下人!
  这三人完全算得上是老弱病残,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们吹倒。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那股悲壮与绝决的信念,却是令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一众刀客们此时哪里还存有半点拼斗之心,所有人都将铁刀入鞘,再无一人例外。
  “说得好!”
  猛然间一个声音从外间传了进来,令酒馆中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浑身为之一震。
  众人抬眼瞧去,却见一名皮肤黝黑,虎背熊腰的少年人,龙行虎步般走了进来。
  若只看他全身衣着,其实和这帮刀客也并无多大区别,裸露出的双臂上肌肉高高鼓起,虽不能与那些胡人壮汉相提并论,却带着一种匀称的美感,男人魅力尽显无疑。
  这少年看上去也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可带给众人的感觉,举手投足间都无不彰显着一种大家的风范,极易予人好感。
  他腰间并无挎刀,裤袋上倒是贴肉别着一把短匕,身后背着一壶羽箭,胸前斜背着一张长弓。他长发披肩,仅以一根兽筋相系,使得整个人瞧上去更显洒脱。
  比之刀客,他的样貌打扮更加像是一名猎人。若此地乃是山岭丛林,相信绝对没有人会对此存有疑问。
  可大漠里需要猎人吗?
  “此人莫非便是那‘策马扬鞭’?”
  “不错!除了他还能是谁?他便是那边家老二,边策。”
  “想不到边家老大死了这么些年后,边老二也依然如他大哥一般英雄了得。”
  “可不是嘛,他现在可是石梁堡年青一代的第一人呢。”
  ……
  从边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刀子的双眼便全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熊熊的火热与向往,低垂的手微微摆动,似是在学习他走路时的姿势。
  边策可是懒得理会周遭之人的议论,他伸出左手拍了拍刀子的肩膀,发出了沉闷的‘砰砰’声。
  “不错!是个男人了!”
  刀子被拍得一个踉跄,重新站好后,脸上已尽是笑意,似乎能得到边策的一句夸奖,就犹如已经实现了毕生的追求一般。
  “明天起,跟着我骑马。如果你愿意的话……”
  这句话一说出口,刀子已经幸福得找不着北了,他呆立当场,有些手足无措,只知道拼命地点头。
  “叔、婶,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吧。”边策对着老沙头夫妻微笑着说道。
  老沙头也笑了,他点点头,和自家女人一起拉着犹在发呆的刀子,走去了一旁。
  江羽看得很是有些恼火,想他出道江湖以来,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只要对方知道了他乃‘四大名剑’之一,谁不是对自己陪着笑脸,好话说尽?
  想不到如今来到这个蛮荒之地,面对之人,要么完全不通武功,要么也只是会三两下庄稼把式,可偏偏在这些人眼里,自己却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其实,这些也还罢了。关键在于他‘掣电剑’行走江湖,从来都是以侠义自居,对头若非淫贼盗匪,便一定会是魔教妖人。
  不是也是!
  以他七大剑派中人的身份,说出去的话便是定论。
  可偏偏如今在这个塞外的小镇,面对着这样一群对手时,怎么看他都觉得自己才是那反面人物……这种感觉,才最是令他恼怒。
  脑子里有了这些想法之后,他自然不会对眼前这黑小子存有什么好感。
  只是不待他开口,对方便已经先说话了。
  “石梁堡为过往旅客商队提供方便,守我们规矩的人,便是我们的客人,在这里能补充到酒肉饮水。若不守规矩,那便是我们的敌人……现在,你说说看,是要做我们的客人,还是要做敌人?”
  江羽此刻怒极反笑,在他眼里,这些塞外的粗鄙之人全都是一伙的,这黑小子明显就是跳出来拉偏架的,对那帮刀客们看也不看一眼,似乎就认定了是自己一个人在故意闹事。
  他此刻已是懒得去细想缘由。
  归根到底,的确是他先生事端的,而那帮刀客也早在片刻功夫之前就已收了兵刃……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无非就是一战而已,他‘掣电剑’的名头又不是吹出来的。
  江羽已经不打算和对方讲道理了,他觉得自己一个人不可能讲得过这么多张口,既然对方是这般说法,那还是靠着手上家伙来解决这一切便是。
  缠绕在他手臂的软剑,忽地弹开,转瞬之间就在边策的眼前幻化出了一团剑光,没有人能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果然不负‘掣电剑’之名。
  眨眼之间,边策胸前的麻衣变被划开一个一寸大小,纵横交错的口子,却未伤及他半点的肌肤。
  便是那三人桌上的中年客,在第二次见到这样的剑法之后,也不由得若有所思,似是在思考着破解之道。
  刀客们见他真敢动手,就又纷纷拔出刀来,显然是想要上来帮忙。边策却一伸手,将他们给阻止了下来。
  “你看我这招剑法如何?”江羽微微一笑,到了此刻,他终于将这场面重新搬了回来,掌控全场的感觉真好啊!
  “很好看。”边策淡淡说道。
  自始至终,哪怕剑光已在眼前,他却做到了连眼皮都没有跳动半分,更没有低头去看胸前被长剑划开的衣襟,似乎在他眼中,对方的武功以及这般凌厉的剑招全都不值一提。
  “好看?”江羽皱起了眉头,“莫非你觉得我的剑法就只是好看?难道你觉得我的剑法杀不了人?”
  “哦,你要杀谁?”
  江羽有些不习惯别人如此开门见山咄咄逼人的问话,一时间却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边策忽然笑了,这笑容也消去了刚刚还剑拔弩张的紧张,“莫非你想要杀我?那你说说看为何想要杀我?”
  (我几时说过要杀你了?我只是不想被你们这些人小看了。)
  江羽心中憋愤不已。
  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后,江羽略微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淡淡说道,“你把我‘长青剑派’看成什么了?我剑下所杀之人无一不是罪恶滔天的恶贼,又岂会欺负你等这些不通武功之辈。”
  “那便好极了,如此,你何不放下剑来,喝酒吃肉……可好?”
  边策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江羽双眼和他对视片刻后,又问,“那他们言语上辱我师妹之事,又该如何?”
  边策皱眉回头瞧去,立刻便有刀客上前将刚才之事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他朝那刀客点点头,然后才回首说道,“地域不同,风俗人情自然也不相同,我塞外儿女,讲求爽直真性情,倒是没有对那位姑娘存有不敬之意……这样吧,我让他们向你敬一杯酒,大家就当交个朋友……这事就此接过。”
  说到这里,他见对方仍是一脸冷笑,也不松口,于是叹了口气道,“若这样还是不能令你满意,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吧。只是一条,若要拼斗,就必须是在石梁堡之外。”
  “若我一定要这里动手呢?你自问拦得住我吗?”江羽也笑了。
  “我为何要拦你?”
  边策的这句话不仅令江羽糊涂了,就连周围的那些人也全都是满头雾水,有些搞不清状况?
  “果然是少年人啊,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就是就是,长得还算像模像样,没想到是个软蛋,连刚才那个小伙计都不如。”
  ……
  刀子听见那些窃窃私语之声,气得浑身都在颤抖,若非老沙头的手紧紧压在他的肩头,只怕立时便要冲出去和那些乱嚼舌根子的人算账。
  边策看也不看其他人,就这么盯着江羽,缓缓说道,“我出来,只是告诉你我们这里的规矩。”
  “哈哈哈……”江羽仰头大笑了三声,只觉一肚子的怨气自此终于发泄完毕,感觉爽快至极。“那你已经说完你们的规矩了么?”
  “还没。”
  “呵呵,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边策点点头,也不去管对方有没有听,然后就自顾说道,“你要在这里杀人打斗,那自然也由你。你即便是杀了人,想要离开石梁堡,我们也同样不会拦你……”
  江羽对此很满意。
  “不过……”边策这两个字才刚一出口,江羽的眼皮就没来由地跳了几下,心头也隐隐有不好之感。
  “不过,我保证,接下来你在整个关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点食物,任何一袋清水……即便是你想依靠武力从其他人手里强取豪夺,我也敢保证你得到手的东西都无法食用。你知不知道沙漠有一种毒蛇,比‘七步倒’更毒?”
  边策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脸上依然是那片无比善意的笑容,然而江羽却已是听得手脚冰冷。
  “同时,在你周围百步之外,最少会有十余骑,他们会不分昼夜,永远跟随着你,用手中的弓箭招呼你……你武功高强,所以也不要怪大家伙如此对你。”
  江羽此时脸色已是惨白一片,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对方那平静淡然的语气,让他毫不怀疑此言的真实性。
  在那般情形之下,便是他的武功再厉害十倍,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