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终极斗罗 > 第六章 再无痕迹

第六章 再无痕迹


  “哇哇、哇哇、哇哇!”震天的哭声在机舱内不断的回响着。
  那真的是震天啊!连隔音耳机都无法完全隔绝。
  刚开始的时候,蓝潇准备保留三分之一的蛋壳,但那蛋生的小婴儿哭的不行,声嘶力竭的,南澄实在是舍不得。就又给他吃了一些。只要吃上,他就不哭。
  保留到五分之一蛋壳,他又开始哭了。哭声嘹亮,宛如男高音歌唱家的水准。
  六分之一、七分之一、八分之一、……、十分之一!
  最终,蛋壳被保留了十分之一,这是底线。这已经不是蓝潇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他要为了整个团队负责。所以,他只能心硬下来,任由小婴儿在哭,也不再给他吃了。
  南澄也理解他的决定,他们毕竟是搞科研的。虽然她经常会用动人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去看蓝潇,却没有再提出让孩子继续吃。
  原本他们都以为,这孩子哭累了自然也就不哭了。可谁知道,他这真的是天赋异禀啊!看着他哭的声嘶力竭的,可就是不带停息的,哭声还极具穿透力,这一哭就是三天三夜。
  三天时间,侦察飞机已经完成了对极北之地的侦察扫描,但科考队却是无比的疲惫。没有人能在这孩子的哭声下好好休息的,无论是冥想还是睡觉,想都别想。
  侦察飞机有专门的休息室,可休息室的金属门都隔绝不了他的哭声,所以,当飞机开始返航,开启自动巡航模式之后,所有人都疲惫的不行了。
  南澄满脑子都是小婴儿的哭声回荡,她每天照顾这孩子,可他水也不喝,也不吃东西,就是哭个不停。弄的南澄真是身心俱疲又毫无办法。
  “把他放在试验台防护罩里,你也赶快睡会儿吧,护罩隔音效果还稍微好点,而且里面也安全,他跑不出来。”蓝潇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南澄说道。
  “嗯。”南澄也实在是扛不住了。
  防护罩对哭声的隔绝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哭声减小了一些,所有人都有种松口气的感觉。除了驾驶员需要继续保持清醒以免巡航出现问题之外,不一会儿的工夫,其他人就都先后进入了梦乡。
  这几天实在是有些太疲倦了,再加上主要工作已经完成,心情一放松下来,自然也很容易进入休息状态,很快,包括蓝潇在内,众人基本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哇哇哇……”婴儿哭声持续,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满含着委屈。
  剩余十分之一的蛋壳同样也被安放在试验台上的另一个护罩内,护罩内隔绝了空气,以真空低温状态保存,以确保它的品质不会改变。等到返回古魂兽研究所之后,再使用大型仪器全方位化验、研究。
  哭声中冥想实在是有点难,而且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所以蓝潇、南澄他们都选择了睡觉。睡的很沉,飞机内也渐渐安静了起来,只有那哭声依旧嘹亮,若隐若现。
  飞行员驾驶着飞机,巡航系统工作正常。离开极北之地后立刻拔升到万米高空平流层巡航,按照这个速度,大约需要七、八个小时,就能返回驻地机场。他们这次的考察之旅也将结束。
  驾驶员打了个哈欠,他也一直在被哭声骚扰啊,也是疲惫的不行了。再次检查了一遍巡航系统以及防护系统,确认没问题之后,他也双眼闭合,渐渐睡了过去。
  现在的魂导侦察飞机都十分先进,就算巡航系统出现故障也会在第一时间报警。更何况,一般是绝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飞机内的呼吸声明显平缓起来,当然,那个依旧在大哭不止的小婴儿是个例外。仅存的十分之一蛋壳上,金银花纹若隐若现,这时候也没有人能注意到的是,伴随着小婴儿的哭声,那剩余的蛋壳上光芒闪烁的频率开始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每当哭声最嘹亮的时候,那金、银色纹路就会变得最为璀璨,而当哭声减弱时,它的光芒就会随之收敛。
  渐渐的,那蛋壳就在和哭声的呼应之中,变得透明起来,而那透明的蛋壳表面,轻微的出现了一些裂痕,刚开始十分细微,但却持续发展。
  “叮”的一声脆响,蛋壳悄然破碎,不是碎成一块块,而是碎成一片齑粉,碎成一道光芒。
  金银双色光晕就那么轻而易举的钻出了防护罩,又钻入了防护罩,当它涌入小婴儿口鼻的时候,哭声终于停滞下来。
  整个机舱,也终于平静了。小婴儿就在那金银色光晕涌入之后,最后一个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嗡、嗡、嗡!”低沉的嗡鸣声震荡着机舱内部,令沉睡中的众人渐渐苏醒过来。
  “唔,这一觉睡的好舒服啊!这是开始下降的提示?我们难道快要到了吗?”南澄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有些惊讶的看向机舱前端的提示信号。
  驾驶员已经先一步醒过来,笑道:“是的,马上就要到了。正在下降中。”
  南澄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下意识的,她向身边不远处的试验台看去。
  那小小的婴儿蜷缩在一起,粉嫩嫩的肌肤仿佛泛着柔和的光晕,他小小的,却又有些孤独的样子。
  南澄下意识的就想到,他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啊?他们也一定会很想念他吧。
  “咦!”她突然意识到不对是什么了,这小家伙竟是不哭了吗?
  南澄赶忙站起身,来到婴儿身边。他那小胸脯因为呼吸而轻微的欺负着,粉嫩的小脸蛋不时还动动,小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甜甜的微笑。
  这确实是在睡觉吧?南澄心中松了口气。
  “唔,快到了吗?”蓝潇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
  “蓝潇,你快来,你看,他不哭了呢。他不哭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南澄喜笑颜开的道。
  “不哭了?是哦。要不我们也睡不了这么久吧。”蓝潇笑眯眯的说着,一边说,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另一边,然后他的目光就呆滞了。
  “蛋壳?蛋壳呢?”他猛然回过身,目光盯视向南澄。
  “啊?”南澄愣了一下,同样看向存放蛋壳的地方,是的,鸿飞冥冥。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蛋壳,消失了。
  “不是我,我没有啊!”南澄赶忙慌张的解释道。
  此时,其他几人也都已经醒了过来,发现蛋壳没有了,赶忙围拢了过来。
  蓝潇向南澄比了个手势,“别慌。你说没有就肯定没有。开启防护罩是会留下记录的。我们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被开启过。”
  南澄这才松了口气,是啊!开启试验台防护罩都会留有记录的,他们甚至每个人的开启密码都是不一样的。不过,她还是对蓝潇第一时间的选择信任自己感到很满意,也下意识的放松了许多。可是,那蛋壳呢?
  机舱内的监控系统很快告诉了他们答案。
  当所有人面面相觑,最终将目光集中在蓝潇身上的时候,蓝潇一脸的苦笑,“你们别看我,我也没办法。这可真的是死无对证、再无痕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