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儒将 > 第九十四见:皇帝入蓝月

第九十四见:皇帝入蓝月


  昭忧顿时怒了,这是老娘好不容易从宫里拐出来的,你们还敢打他?“找死!”昭忧暗骂了一句,然后运气一掌拍开牢门,牢里的犯人们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外面的狱卒也愣住了,昭忧慢慢走了出去,看到不为嘴角淌血躺在地上捂着胳膊,顿时有些心痛,这种心痛是她没有察觉到的,本能。
  “你你你你别过来啊,”狱卒们害怕了,纷纷拿出刀对着她,“有为,”昭忧跑到不为身边扶起他:“你怎么样?”“咱们跑吧...”不为艰难的开口,一向守规矩又迂腐的皇帝竟然也知道逃了,看来是真被打怕了,她暖暖的笑了:“好,我带你走,”然后回头看着他们,他们冷笑:“就凭你们还想走?”
  昭忧站了起来;“看来你们是不信啊,”“丫头,我劝你还是老实点,”一个年纪大的狱卒说,同时向另一个狱卒使了下眼色,那狱卒快速闪到昭忧身后,举起刀就砍,昭忧反身一踹,狱卒被踹出好远,这一下彻底惹怒了所有狱卒,他们扑向昭忧,昭忧也不怕,与他们打了起来。
  “我们得帮帮他们,”不为那个牢房的犯人全部跑了出来,他们拿着身上的铁链朝狱卒们打去,“你们反了!”狱卒们一便捂着脑袋一边大喊,昭忧趁乱偷到了一把钥匙,转身丢给不为:“去把所有牢门打开,既然要闹咱就闹个大的,”“好,”不为跑去挨个开了门,犯人们呼啦一下涌了出来。
  狱卒们躺在地上哀嚎,他们从他们身上踩过跑了出去,看牢门的吓了一跳,都纷纷拿出刀对着这些犯人们,犯人们挥着拳头往前冲,看牢门的狱卒纷纷丢下刀跑了。
  二人从县衙里疯了一般的跑出来,昭忧雇了辆车就带着不为一路出了城,她狠下心要去江南,“喂,大恩人,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不为多次提议,他想看看沿路的风景,可是昭忧根本不停车,她不敢再让他受一点伤害,她要把他平安的带到江南,带到司马莫的面前,几天后马车终于进入了江南。
  昭忧又拉着他上了一条小船,小船从桥下走过,忽然昭忧吹了一声口哨,霎时桥底出现了一个漩涡,不为吓得抓紧了船帮,那漩涡越来越大,逐渐在船底形成了一个圈,“闭眼,”昭忧转身对不为说道,不为赶紧闭上了眼,他只觉得自己摇摇晃晃便落到了一个新地方,耳边有水声和鸟语花香。
  “你可以睁眼了,”昭忧又说,但这次语气变得很冷淡,不为睁开了眼,霎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条船正行驶在一条小河中,河两边是金色的麦田,空中飞过几只蝴蝶,紫色的飞鸟在远处略过,不为正吃惊时,他们又进入到了一片宅子中,这些梅色的建筑物都建在水上,典型的江南风,每一栋都连着一条橘色长廊,长廊上挂着橘色风铃,不为惊叹道:“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船在一处名为宝蘭苑的地方停下,昭忧带着不为进去了,她叫不为在门口等一下,并嘱咐他千万不要离开,然后快步去找司马莫,什么,不在?!昭忧吃惊的站在一个舵主的面前,那舵主也很无奈:帮主去京城刺杀乜鸥竹了,他怎么能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离开江南呢!昭忧气呼呼道:我都把养不为带来了,他这会儿却不在了!
  舵主也没办法,昭忧看着他:那我可以自己决定他的生死吗?那不行啊,舵主说:养不为现在毕竟还是皇帝,帮主不在,谁也不敢轻易要了他的性命,昭忧一脸怒气的转过身,远处大门口的男子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四处,昭忧深深叹了口气,自己还得把他照顾好。不为被安排在了后院住,每天都有人给他送饭,可他就是再没见到昭忧。
  昭忧一直想不通,对于司马莫来说,杀掉当今皇帝和杀掉乜鸥竹哪个更重要?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前者重要,因为一旦养不为死了乜鸥竹也就蹦跶不起来了,可他为何总放不下他呢?几天后昭忧终于去看望了不为,不为对于她的到来表示很开心,他用宝蓝色的大叶子做了一条小船,放在池塘里。
  昭忧蹲在他身边:没想到你手还挺巧,我想坐着它走,不为说,昭忧一惊:你想走?我总觉得我不应该留在这里,不为认真的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你可不能走,昭忧说,心想我好不容易把你抓到,就等着司马莫开心,怎能再把你放走。
  “为什么?”不为一脸纯良地看着她,“因为这里安全啊,因为这里有我啊,”昭忧觉得自己真的是演技派,不为却没再说话,转头看着小船越来越远,不为跑了,就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宝蘭苑的所有部下都出动寻他,昭忧心想戒备森严他是怎么做到的?昭忧带着人一直追到河边。
  她远远好像看见了他,于是伸出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跟,自己慢慢走过去跟他谈判,不为背对着她站在河边,不远处一条渔船正驶过来,“你都想起来了?”昭忧试探地问,不为整个人顿了一下,然后慢慢转过身:“没有啊,”她松口气,“大恩人我一直在等你,”不为说这话的时候渔船已经到了。
  “等我?”“我们一起走啊,”不为指着渔船,“为什么要带我一起走,”昭忧哑然失笑,养不为,我可是你的仇人啊,“因为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不为认真的说,男子的发丝在夜风中被吹乱,昭忧整个人愣在那里,信任?你tm跟我谈信任?!这时候不为已经上了船,他朝她伸出手:“这里并不安全,我每天都勘察,发现他们都是不好的人,你跟我走,我们去安全的地方。”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昭忧摇头:“我属于这里....”“这里是魔教!”不为本能地喊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昭忧大惊,“这几天我到处查看,好几次都听到那些看着我的人说这里是蓝月帮,”不为说:“你不应该与他们为伍,你是好人,”“我怎么能是好人呢....”昭忧苦笑,泪水却在眼里打转。
  就在这时船突然开了,不为一个没站稳差点掉进水里,昭忧下意识的想跑过去扶他,“你是好人,”不为朝她挥手:“我相信你!”船慢慢离开岸边,昭忧无措的看着,明明那么恨他,此刻却无力抓住他,“头,”身后那几个手下喊:“你得跟着他,不能让他回京城,”昭忧突然想起,他一但回京城,自己就再也没有这种好机会了。
  于是她赶紧迈开腿朝着渔船追了去,脚尖点在水面,整个人飞到了船尖上,风一吹又差点摔下去,不为赶紧伸出手拉了一把,女孩没站稳扑进了他的怀里,不为尴尬的举着手,昭忧红着脸听到了两种心跳声,渔船驶离了江南,却没有往京城走,不为似乎是看出来了:“这不是去京城的路吗?”
  “你为什么总念着京城?”昭忧望着湍急的河水,“我也不知道,”男子垂了下眸:“总觉着那里有很重要的事,”昭忧心惊的回头看他,难道这是他要恢复记忆的征兆?既然如此,那自己就更不能让他回京了。
  二人上岸,昭忧又雇了辆马车带着他一路向北,路经汾城外高耸入云的玉龙雪山,“停车,”不为扒着车窗:“这里好美啊,我要上去看看,”昭忧只好扶着他下车,现在自己只能顺着他,万一把他惹恼了自己跑回京城就完了。
  “你慢点爬,”昭忧看着不为跟着游客们爬上了雪山上的天梯,自己也赶紧跟上,“这里……鸥竹说过,”不为边爬边说:“他们也来过,”昭忧惊讶的看着他的背影,他想起乜鸥竹了!他的记忆果然在恢复!
  昭忧这时突然发现,天梯再往上就变成了天然形成的冰道,游客们都止步了,只有不为还在往上爬,“皇上,”昭忧本能的大喊:“上边越来越不安全了,我们别……”这时雪山上已经开始刮狂风,不为眯着眼回头大声问:“你叫我什么?”
  “不好了,雪崩了!”这时游客里不知谁喊了一声,接着大家向上看,果然霎时整座雪山地动山摇,雪浪从上方扑过来,游客们吓得抱头鼠窜,狂风嘶吼中,不为向下一跃,一下子把昭忧扑倒,然后抱着她一路向下滚,昭忧只能听见耳边的狂风嘶鸣,她知道他是在保护自己。
  雪崩持续了好一会儿,雪崩过后,所有人都被埋在大雪底下,不为以为自己死了,刺骨的寒冷和无尽的黑暗让他快要喘不过气了,“我们...没事,”昭忧在他怀里艰难的说着,不为一听没事立刻开始往外扒拉,这一扒拉不要紧,两个人顿时向下坠去,昭忧这才意识到他们被雪浪冲到了悬崖边上!
  眼看就要从悬崖上掉下去了,不为本能的用手也想抓住什么,却也真的抓住了,就像是一根铁器,它插在悬崖上,大雪也没有将它掩盖,不为死死地抓住它,另一只手死死抓住昭忧的胳膊,昭忧就这么在悬崖边上左右摇晃,只要不为稍一松手她就得毙命。
  “不为!养不为!”昭忧不再叫他有为了:“你放开我吧,不然手会冻僵的,手冻僵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你的身份不允许你有一点闪失!”“不要!”不为大喊道:“我只认识你了,如果没了你我在这世上就一文不值了,”昭忧低下头忍住泪,养不为,你怎么就那么善良,善良的有点傻,你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是养束飞的儿子啊,我哪怕你是个普通人的儿子我也不会对你如此有恨意。
  “你放开吧....”从小就经过各种非人训练的昭忧当然明白眼下只能活一个,而且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能养不为活,所以她做了一个决定,自己只能葬身崖底,到死,也没能完成司马莫给的任务,“我是个坏人,”她说:“我其实想杀你,”耳边的风越来越大,带着雪花飘扬四方,不为根本听不见她说什么:“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昭忧刚要再重复一遍,不为却突然发力把她使劲往上拉,昭忧落下泪,看来他是真的不想让自己死啊,那既然这样,自己就不客气了!昭忧皱眉,双手拽住他胳膊,脚尖点在山石上,借着他的臂力腾空而起,一下子落到远处的空地上,一切平安,昭忧站定后还在喘气,这招看似简单,其实很危险,要是他刚才突然减力或自己踩空,那都是致命的。
  不为也抓着那根铁器爬了上来,趴在悬崖边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